香港:新聞自由度倒退最厲害的地區(公民黨 Civic Party/臉書)
香港:新聞自由度倒退最厲害的地區(公民黨 Civic Party/臉書)

江峰:“世界新聞自由日” 揭露《逃犯條例》毀香港

江峰
2019-09-10 18:31
《逃犯條例》一旦執行,香港人跟大陸目前一樣,你上微信說一句中共不愛聽的話,都可以逮捕入獄,香港人會被引渡到大陸,接受不公平的審判和酷刑。香港僅存的法律,無法再為香港人提供司法保護,在香港工作的新聞工作者也會直接受到威脅。說真話、不說假話,在中國做到不容易。敢說真話,憑的是什麼?良心!只要良心在,新聞自由不會死去。

卡舒吉的遭遇

今天是5月3日,朋友們好,我是江峰。

2018年10月2日,60歲的沙特記者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來到了沙特駐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總領事館來這取離婚證明,他要拿到這個證明,才能跟現在的未婚妻正式結婚。

卡舒吉走到領館門口的時候,似乎聞到了危險的氣息,他拿出一部手機交給未婚妻,對她說:“你就在領館外等我,哪都別去,這部手機可以直接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身邊人通話,記住!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之內,我要是還沒有出來,你趕緊地打電話向總統求救。”

卡舒吉(圖片:April Brady / POMED,維基)
卡舒吉(圖片:April Brady / POMED,維基)

卡舒吉扭頭進了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就再也沒有走出來了。

一支十五人組成的沙特特工隊,早就在領館內等候多時,這些殺手來自沙特政府情報機構王室衛隊。卡舒吉先是被懲罰性地切掉了手指頭,然後被殘酷地肢解。

土耳其作為伊斯蘭世界的一極(另一端的大佬),它跟沙特關係非常微妙,在國際上明爭暗鬥的很厲害。因此,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被土耳其情報部門嚴密監控。在這當中發生了什麼事土耳其情報人員都知道。

這卡舒吉到底是誰?為什麼沙特要這樣的瘋狂、不顧一切地除掉他呢?

事情的根源還得從頭說起,卡舒吉的祖父,是沙特開國君主的御醫。卡舒吉還有個表哥,是英國戴安娜王妃的未婚夫,就是那位跟戴安娜一起在巴黎喪命的阿拉伯富商。卡舒吉自己本來也是沙特體制內的筆杆子,跟恐怖大亨本拉登原來關係也不錯。

但是,在美國留學之後,卡舒吉接受了現代西方民主理念,變為崇尚新聞自由、針貶時弊和批評獨裁的沙特執政當局,甚至批評現在權傾一時的王儲薩勒曼(Salmān bin ʻAbd al-ʻAzīz Āl Saʻūd)。他呼籲沙特進行民主改革,成為著名的自由派記者、沙特的公共知識分子和異議人士。他的公開身份是美國《華盛頓郵報》駐中東首席記者、專欄作家。

2015年前的《華盛頓郵報》總部大樓(圖片:Daniel X. O'Neil/維基)
2015年前的《華盛頓郵報》總部大樓(圖片:Daniel X. O’Neil/維基)

由於深度涉入沙特王位的爭奪,令現在的沙特攝政王儲薩勒曼對他特別痛恨。所以,卡舒吉才遭此毒手。

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表了卡舒吉的最後一篇文章,題目是:《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表達自由》。

文章里卡舒吉批駁了這個封鎖互聯網、拘捕記者、打壓傳媒的獨裁政府,使民眾們無法得到真相。因為沙特與土耳其、美國的微妙關係,這個事迅速地發酵,成為全球2018年最著名的殺害記者事件。

但是就全球範圍來說,沙特的新聞自由程度還不是最糟糕的。有這麼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組織叫做國際記者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縮寫IFJ),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國際性記者組織。今年是國際記者聯盟公布中國新聞自由報告的第11年了。在這11年以來,中國新聞自由狀況每況愈下,2018年排名全球倒數第5名。2019年的中國,更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壞得冒尖。排到了全球倒數第4名。就連這個敢在領事館裡肢解自己記者的沙特都甘拜下風,它排在倒數第9名。

中共輸出意識形態 滲透全球新聞媒體

中國扣押媒體人數量是世界第一。一些人僅僅就是因為在社交媒體,或者是即時通訊的網站上傳一篇文字稿就被捕了。很多被拘押者受到了酷刑的虐待,有10名公民記者健康狀況惡化、有命喪獄中的危險。我們今天說起這個新聞自由,是因為5月3日是聯合國大會確認的“世界新聞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

1991年的5月3日,歷史上的今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記者們在南非的納米比亞(Republic of Namibia)的首都溫得和克(Windhoek)這個城市發表了宣言,重申新聞自由是人權的一部分,獨立、多元和自由報刊是發展和維護一個國家民主與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正是由於有無數的新聞從業人員,遵從職業精神、恪守做人的良心,成為了人類衝破黑暗的燈塔 、驅趕嚴寒的篝火。

中共建政後,從沒有頒布過一部新聞法。中共高級領導人(前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陳雲說出了原因,為什麼沒有頒布新聞法呢?他說:“國民黨統治時就制定了一個新聞法,我們共產黨人抓它的辮子、鑽它的空子。現在我們當權了,我看還是不要新聞法為好,免得人家鑽我們的空子。沒有這個新聞法,我們主動了,想怎麼控制就怎麼控制。”

在毛澤東時代,一篇篇的紅色套字的社論、一場場鬥爭的號角,在報紙上,你找不到任何黨和領袖的意志之外的聲音和觀點。

Posted by 美國之音中文網 on Wednesday, October 28, 2015

時間到了鄧小平時代,媒體多樣化似乎是體現出來了,但是也沒有擺脫圍繞黨的領導的原則。

在江澤民時代,開始再次強調黨對媒體的絕對領導,“輿論監督”這四個字大量出現了。但是,這絕不是西方民主社會所理解的新聞媒體輿論監督(“第四種權力”)這種理解,而是強化媒體為加強和完善中共執政能力的服務,中共媒體隨着國家經濟地位提高,開始全面的滲透和影響西方了。

有一份報道來自於“無國界記者協會”(RSF),他們發表的叫做“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China’s Pursuit of a New World Media Order”)。什麼意思呢?中國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

這個報告描述了過去10年當中,中共政權大力投資發展能夠吸引國際公眾的媒體,圖謀重塑全球傳媒秩序,它已經開始對世界的新聞自由造成威脅。

報告中揭示了中國政府為實現其目標而採取的策略包括:使其國際電視廣播現代化,在國際媒體上購買大量廣告,滲透外國媒體……以及大規模使用勒索,恐嚇和騷擾。

2016年初,習近平不是視察央視《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嗎?在那他提出來說,要集中講好“中國故事”,打造具有較強國際影響力的外宣旗艦媒體。在這邊說完話 那邊還真的就行動起來了,打造了中國環球電視網 (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縮寫作CGTN),成為中國海外媒體的航空母艦。

同時,它們開始收買批評中共政權的海外華語媒體,爭奪國際話語權。比如說,這個媒體要是自家人,我就大量地給你投廣告;你要是開始發出不同的聲音,我就減少廣告;你要是真成為了獨立良心媒體,中共大使館就直接出面了,聯繫當地僑團,誰在你這登廣告就威脅誰。

這是新聞自由嗎?這是言論自由嗎?

這不是街邊的燒烤,你想買幾串就買幾串嘛!你不賣?我連炭火都給你滅了!就這麼霸道。

中共對華文媒體是這樣的,對西方大報也是軟硬兼施,可以整版整版地登廣告;也可以反過來給你來硬的,把西方記者列入黑名單,用媒體簽證來控制你的新聞資源。中共把百度和微信這樣的審查和監控工具出口海外,鼓勵威權國家複製它的策略,蔓延到東南亞的新加坡、泰國、柬埔寨、阿拉伯的也門、還有中亞地區、南美的厄瓜多爾和委內瑞拉。

原本你住在一個地方,就只看一個地方的報紙是不是?現在是網絡無國界呀,中共就把它自己的這套防火牆建得高高的,然後把文化和意識形態這個管控、網絡媒體、大數據監控和經驗,就推廣到越來越多的國家,這就跟瘟疫一樣,接受中共這套網絡監控管理辦法和硬件的國家,無一例外地新聞自由度都在唰唰地往下滑……

香港主流傳統媒體,早就已經是集體遵守北京的命令了。香港新聞自由度評分連續五年下滑,相對2003年的世界第18位,今年跌落到第83位,是新聞自由度倒退最厲害的地區。近期港府還強推《逃犯條例》,激起了十三萬港人上街大遊行。

顯而易見,這個《逃犯條例》一旦執行,香港人跟大陸目前一樣,你上微信說一句中共不愛聽的話,都可以逮捕入獄,香港人會被引渡到大陸,接受不公平的審判和酷刑。香港僅存的法律,無法再為香港人提供司法保護,在香港工作的新聞工作者也會直接受到威脅。

Posted by 公民黨 Civic Party on Sunday, March 31, 2019

在香港,我們可以預見,惡法的通過將更加挫傷香港僅存的自由。

在台灣,中共對台灣媒體的滲透已經是行之多年了,那手法是眼花繚亂、錯落有致。早期是招待、參訪,用給錢的工商報道來餵養這些媒體,到後來乾脆花錢、通過台商直接收購媒體。媒體的言論口徑慢慢地轉向維護中共立場,這種媒體越來越多,幾乎直接就套用中共的官媒原文。台灣民眾跟大陸民眾一樣,就直接沐浴在中共的“雨露滋潤”當中了。

然而,儘管民眾普遍對共產黨在歷史上都有反感,可是由於台灣擁有充分的新聞自由,加上親共媒體一邊倒的這種偏頗報導,台灣民眾慢慢地喪失了對媒體信任感,變成了“誰說都不信、沒一個好人”,留下了這麼一種感覺。而這種撕裂台灣民心的效果,正是中共對台統戰需要達到的亂中取勝的目的。

抵制中共滲透 新聞媒體要敢于講真話

不過,西方對中共外宣滲透已經開始警覺了。在美國,川普政府強令習近平的海外媒體旗艦(CGTN )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這個外國代理人登記有什麼作用呢?簡單說,它可以幫助美國人認清,這個不是一家西方自由社會的媒體,它是一家掛羊頭賣狗肉的中共的宣傳機器和情報機構。

有意思的是什麼呢?代表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環球電視網,被迫註冊為外國代理人之後,那些高管們迅速地逃離美國。看來習近平要求的講中國故事,越來越不好講了,越來越沒有人去敢講了,說謊的人畢竟心虛嘛!

還真不知道這種一針見血的辦法,台灣願不願意借鑒?

說真話、不說假話,在中國做到不容易。

敢說真話,憑的是什麼?

良心!

《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杜斌,將12位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釋放者的口述史做成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約100分鐘(可能會有最後的細節修改),中英文字幕。馬三家女子勞教所(Masanjia Women’s Labor…

Posted by SF Choi on Saturday, April 13, 2013

雖然這樣的記者在大陸為數不多,但他們依然存在,揭露中共馬三家勞教所的罪惡:對普通女性信仰者酷刑的那位記者,杜斌 ,就是其中的一位。

當局抓捕杜斌,就反覆問他:“杜斌,你為什麼要拍攝《小鬼頭上的女人》?你後面是什麼組織? 是誰授意的?”

杜斌說了:“我就一個人,這是做人的本分,對發生在女人身上的酷刑虐待,我沒辦法接受。只要是一個爺們,都無法接受!”這就是杜斌做人的良心、做記者的尊嚴。

馬三家勞教所使用的種種酷刑。(明慧網)

Posted by SF Choi on Sunday, April 14, 2013

只要良心在,新聞自由不會死去。

歷史上的今天,“世界新聞自由日”:

行船,需要站立船頭的瞭望者

他們未必帶來光明,

但是他們可以更早的發現礁石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9-13 17:57

遺憾的是現在很多中國人還稱毛是“偉大領袖”!!!沒有武力推翻看不到希望!!!

honglouzj
2019-09-15 04:20

拜反手毛的都是些人頭豬腦子,上天已經給予警示了,反正有希望了,打起信心來。

匿名
2019-09-10 21:00

這是江峰老師歷史上的今天節目的文字稿,太好了,收藏。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