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11日,消防人員在搜救現場。(AP photo/ Shawn Baldwin)
2001年9月11日,消防人員在搜救現場。(AP photo/ Shawn Baldwin)

“9·11”聽證會 左派不提激進伊斯蘭卻說是氣候變化威脅

仲軒
2019-09-10 15:25
“9·11”參院聽證會,民主党參議員等左派政客們完全不提恐襲的元兇和激進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卻把氣候變化說成是主要的威脅。

9月9日,紐約市的國家9/11紀念館和博物館舉行“9·11”18周年紀念會,悼念在2001年9月11日發生的伊斯蘭恐怖襲擊事件。而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舉辦的特別聽證會上,民主党參議員等左派政客們完全不提激進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卻把氣候變化說成是主要的威脅。

“9·11”之後的美國國內伊斯蘭恐怖主義事件也被忽略了,包括查塔努加(Chattanooga)、胡德堡(Fort Hood)、奧蘭多(Orlando)和聖貝納迪諾分校(San Bernardino)等許多的襲擊事件,都被漠視了。而對伊斯蘭恐怖主義者的意識形態到底是什麼,只有前國土安全部部長邁克爾·切爾托夫(Michael Chertoff)在三個案例中提到了“聖戰恐怖分子”一詞而已。

切爾托夫與兩位前國土安全部主任:珍妮特·納波利塔諾(Janet Napolitano)和傑姆·約翰遜(Jeh Johnson),一起在委員會面前為國家安全問題作證。

約翰遜是提到一些跟目前安全有關的問題了。他認為槍支安全是國家安全最優先要改革的事項。

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的資深成員、民主党參議員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D-MI)宣稱:“氣候變化對美國和地球構成了生存威脅”。他在開幕致辭中將“氣候變化”與“9·11”恐襲聯繫起來了,並呼籲國土安全部關注氣候變化的威脅。

彼得斯沒有談及“9·11”恐襲事件的元兇,他還將“白人至上主義暴力”也列為國家安全的威脅。

“9·11”恐襲。(AP photo/Todd Hollis)
“9·11”當天,人們從布魯克林橋逃出曼哈頓(AP photo/ Daniel Shanken)

約翰遜認為槍支安全是國家安全最優先要改革的事項。

納波利塔諾則將“氣候變化”和“全球變暖”列為聯邦政府政策應該優先考慮的國家安全威脅,她還將這兩者與非法移民和“激進化”聯繫起來了,她認為是極端天氣讓中美洲和南美洲的人向美國移民的一個主要因素,但是她支持開放邊境,反對川普建牆。

然而根據美國公民移民服務局(USCIS)代理局長肯·庫奇內利(Ken Cuccinelli)周二(9月10日)在福克斯新聞上介紹的情況,8月份由於有了部份的邊境牆,目前在南部邊境抓捕的人數為6萬4千多人,比7月份就降低了22%,而與5月份相比,更是下降了一半。4月份的數字是14萬多人。這個邊境牆,實實在在地減輕了許多邊境拘留所和警力的負擔。

2018年10月,中美洲移民大量往美國走來(Ap photo/Moises Castillo)

根據《華盛頓郵報》今年6月份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要長期解決中美洲的移民遷徙問題,必須增加經濟機會、減少腐敗、增加稅收、減少當地的犯罪率,減少毒品的泛濫。而對於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的居民來說,他們國家的土地政策並不會讓人們有意願去耕種,因為土地的主權,不屬於農民,政策不幫助人民,就會使人們沒有意願去投資於農業生產。另外還有兩個主要原因,那就是暴力和食物不足,才導致了中美洲人離開他們的家園,而這些跟“氣候變化”一點都沒有關係。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