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64)

轉載
2019-09-10 15:48
《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

《共產主義黑皮書》:亞洲的共產主義

作者:讓-路易斯‧馬格林(Jean-Louis Margolin)和皮埃爾‧瑞格勒特(Pierre Rigoulot)

有兩個特徵將亞洲的共產主義與歐洲的共產主義區分開來。首先,除朝鮮外,大多數政權都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而確立,並建立了具有強烈民族主義特徵的獨立政治制度(老撾在這方面是個部分例外,因為它依賴于越南)。

其次,在撰寫本書時,所有這些政權仍在掌權,甚至在柬埔寨也是某種程度上掌權。因此,當時開放的唯一必不可少的檔案是與柬埔寨波爾布特時期相關的檔案(莫斯科的共產國際檔案並不涉及任何仍然存在的政權)。儘管如此,我們對這些政權及其過去的了解還是顯着加深了。在中國、越南、老撾和柬埔寨進行實地研究,現在相對容易一些。現在那裡可獲得一些有趣的消息來源:官方媒體(包括從各種西方消息來源獲得的中文無線電廣播的翻譯)、地區性報刊、這些政權前領導人的回憶錄、逃往國外的難民的書面證詞,以及在這些國家境內搜集的口述記錄。出於內部政治原因,柬埔寨人現在被鼓動着譴責波爾布特時期,中國人則被鼓動着譴責文化大革命的恐怖。然而,這種選擇性地開放材料已經產生了一些怪異的效果。例如,我們仍然無法獲知黨領導人之間可能進行的任何辯論;我們仍然不知道毛主席的指定繼承人林彪元帥是如何或為何在1971年死去的;文革期間毛澤東的意圖仍然相當神秘。對於上世紀50年代中國和越南的“清洗”,人們知之甚少;對於大躍進,所知甚至可能更少。位於中國西部的龐大死亡營中發生的事件,幾乎不為人所知。通常,在鎮壓中遭殃的共產黨幹部和知識分子的命運,比普通公民的命運更加為人所知。而後者在受害者中佔了絕大多數。朝鮮──強硬共產主義的最後堡壘之一──仍然牢牢地閉關鎖國,幾乎無人成功地離開該國,直到最近。

由於所有這些原因,接下來我們將不可避免地對事實進行近似性的陳述,且一些數字相當具有推測性。但遠東共產主義的結局與手段則非常顯而易見。(待續)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三部分 另一個歐洲:共產主義的犧牲品(63)

點擊這裡查看《共產主義黑皮書》系列文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