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9月7日加州小城Fremont居民抗議興建“遊民導航中心”。(SOH/常寧攝影)
圖為9月7日加州小城Fremont居民抗議興建“遊民導航中心”。(SOH/常寧攝影)

加州小城要建“遊民中心”(上):市民強烈反對 議員出來應答

楊曉
2019-09-10 18:16
加州小城Fremont(音譯:弗利蒙)要建一個“遊民導航中心”(Housing Navigation Center,簡稱HNC),這引起了市民的強烈反對。本台《熱點大家談》節目連線了Fremont市的華人議員來和我們的聽眾朋友交流溝通。

加州小城Fremont(音譯:弗利蒙)要建一個“遊民導航中心”(Housing Navigation Center,簡稱HNC),這引起了市民的強烈反對。但是,Fremont市議會很快就要做出選址決定了,反對建立遊民中心的市民們也發起大型抗議活動。

本台在9月6日的《熱點大家談》節目里連線了Fremont市的華人議員邵陽,請他和我們的聽眾朋交流溝通。

事件回顧 有華人為“遊民導航中心”而絕食抗議

這次的節目談一談在加州東灣的居民中非常熱門的話題,就是在東灣城市Fremont建“遊民導航中心”的事。

遊民問題不僅在整個灣區,甚至在整個加州都已經是每一個城市中的大問題了。加州有好幾個城市的遊民人數在美國是上榜前十名的。

東灣Fremont有23萬左右的人口,根據統計資料,它的遊民問題比2017年上升了27%。現在大概有608名遊民,這個數字和舊金山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個級別,但是對於Fremont這樣的小城市來說,它的增長還是很多的。

以前在南灣、東灣類似Fremont的城市裡基本上很少看見遊民,但是現在一個城市的遊民就有數百人。

因此Fremont市政府準備想要建“遊民導航中心”。根據從市政府的網站上看到的消息,他們是從今年5月份開始探索這個想法的,現在差不多4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他們已經把遊民中心的地址選擇範圍減少到兩個地方了,一個是Decoto(音譯:迪扣頭),另外一個是Fremont的市中心down town。

在這個過程中,很多市民,也包括很多華人市民,表示非常不同意。選址問題也是造成很多爭議,甚至到了白熱化的程度了。例如,從9月3號開始,有一位華人退休工程師孫先生,開始在市政府面前絕食抗議。

從社交媒體上看,有許多人經常去關心他,晚上也有人去陪他,以保障他的安全。

9月10號,市議會有一個專門聽證會。按照是議會的時間表,在9月到10月之間,他們就會確定遊民中心的最後地址。

因為時間很緊張了,Fremont 的居民感覺到了最着急的時候。社區呼籲在9月7號下午舉行一個抗議活動。

我們在這裡給我們的聽眾朋友提供一個溝通的平台。我們聯繫到了Fremont市議員邵陽先生,他通過連線來上我們的節目,跟我們的聽眾朋友做一個溝通。

加州小城Fremont的華人議員邵陽博士。(SOH photo)

主持人:為什麼Fremont市議會會決定在這個城市建“遊民導航中心”,您能跟聽眾朋友說明一下嗎?

邵議員:孫先生已經提交訴求 結束絕食了

邵陽: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首先跟大家講一下大家很關心的孫先生絕食的問題。昨天(指9月5日)我們的市長去孫先生絕食的地點見了孫先生,也交換了一些意見,孫先生也表達了訴求。

孫先生的訴求是說,他希望把這件事情放在投票上,由Fremont市的市民、選民來共同決定,而不是在9月10號市議會上由七位市議會成員來決定。這個訴求已經轉達到了市長,他覺得他的使命也完成了,所以他從今天(指9月6日)開始,他就停止絕食了,他說他要重新回歸個人生活。我們很高興看到了他可以回家,停止傷害自己身體的行為。

邵議員:市議會興建“遊民導航中心”的想法從20184月就開始了

邵陽:第二個,剛才聽到你們介紹的背景資料不是很準確,我們實際上是從2018年4月17號,由市政府的市議會,就開始討論有關遊民以及建設避難所或者臨時住房,或者叫做“導航中心”的可能性。從2018年4月份開始討論這個問題,我們的市民,甚至包括我當時在競選市議員,我都會去參加市議會的討論。

在2018年7月17號和2018年9月18號,又進行了兩次專題討論。特別是在2018年的9月18號,一年以前,由市政府首先開始聲明我們Fremont現在已經進入到“避難所危機”的一個狀態,因為已經沒有辦法來照顧日益增長的無家可歸者的人數,所以他們出台了一攬子的計劃,其中包括給這些無家可歸者修建導航中心。當時所擬定的兩個地址,都是在我們家附近的Fremont Arlington的兩個地址。

從那時候開始到今天的市議會,決定秉承前市議會要修建臨時住所的決定,就做了進一步的動作。比如說,從州政府開始申請了“HEAP Fund”資金,結果申請到210萬美金的資金。

同時,在今年的4月16號和6月18號,兩次開會討論是否要繼續興建這個“遊民導航中心”,同時選址是用什麼樣的方式,什麼樣的標準來進行選址。如果按照這條路來走,我們也從今年4月份開始就擬定了一個大概的時間表。因為我們申請“HEAP Fund”資金的最後截止日期是在2020年的6月份。如果到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做任何動作的話,即使我們申請到了這210萬,我們還要如數的退還給加州政府。

在2019年的7月9號,是在群情激蕩,參與者非常踴躍發言的情況下,我們一起從整個的11個待選的地址當中選出來這麼兩個地址。

這是一個過程,也就反映出來,首先,這不是市議會特別是這一屆市議會一時興起,在這幾個月當中就開始要來推動的,這實際上是從去年4月份就充分地讓市民參加,一起和市議會走到現在,一步一步走過來的。不僅過去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的,甚至對將來要發生的事情也每一次都公諸于眾,每一次來跟市民交代。

那麼很不幸的一點就是,包括絕食的也好,包括馬上要去遊行的也好,很多民眾,特別是我們的華人民眾,大概是在7月9號以後,才開始關心這個議題,因此有很多的資訊可能他們並沒有及時了解,所以反映出來的就是情緒非常激動,或者很有恐懼感,好象是天要塌下來一樣,所以他們的反應也是相對來說比較激烈,包括孫先生,我曾經也去跟他見過面,隔着帳篷,當時他睡在裡面,我站在外面,他就跟我說,他是從7月初他才開始關注這個話題的。同時,整個的過程當中,他沒有給市政府的任何一位市議員寫過信,也沒有在市政府8月份所組織的三次見面會或者聽證會過程當中發過言。

所以我相信,實際上這代表了一部分我們現在正在關注的這些華人聽眾,他們對這個話題非常感興趣,可是,他們還需要再花點功夫,瀏覽我們市政府的網頁,或者繼續通過出席我們的市議會的會議來了解整個的來龍去脈。

沒有建築成本預算而先有運行成本預算是怎麼回事?

主持人:感謝邵陽。首先是絕食者的信息,非常的感謝。我們很多關心孫先生的聽眾朋友也知道了最新的信息,孫先生現在已經是回家了。

第二點,因為這是市政府的網站上看到的explore the housing navigation center(探索住房導航中心)是在5月2號。不過,剛才也謝謝您解釋,是在去年,也就是一年半前,Fremont市政府已經在開始考量這件事情了。

下一個問題,在你們的網站上面說,這個遊民導航中心它的development cost(開發成本),就是把這樣一個中心建起來的cost (成本)目前是沒有estimate(估算),而它每年的operation cost(運行成本)已經有了,是245萬美元的一個estimate(估算)。那麼想問一下,這樣一個245萬每年的cost(成本),以及將要建立的中心會服務多少人?

邵陽:有關於整個這個建築的費用是,我們有兩個備選的地址,在市政府的那個地址,現在預估的建築費用是237萬4千塊(美元);而在北面Decoto那個地址,是227萬6千塊。這些我必須要說,它實際上是我們預估的地址所對應的費用,其中包含了40萬塊錢左右的儲備金。就是contingency money (應急費)和administrative charge(管理費)。

如果說要選中其中一個地址,就會由市議會就這個錢數做一個預算,最後營建的費用,還要通過招標以後投標的中標者所提出來的價格來做。現在只是一個預估而已。

主持人:好的,了解。我們來接聽一下聽眾熱線。已經有幾位聽眾朋友從節目一開始就打進來,並且一直在耐心等待。

聽眾周女士:沒有“不建”的選項,市政府給大家下了一個坑,是欺騙手段

周女士:我想要說一下,邵議員好象說我們關心得比較晚了,但是不管怎麼樣,因為我今天看了他們9月10號有個agenda(議程),裡面有幾十頁,關於建造,因為我們大家都聽說是,剛才他也講了嘛,據說是有200萬(美元)的資金,如果明年6月不運作,這個資金就退回去。但是這不是事實!為什麼呢?他們已經用了60萬,要把一個motel(汽車旅館)改成一個遊民居住地。這個錢已經講得很清楚,不是專門為蓋這個HNC(遊民導航中心)用的,是可以用在遊民身上任何都可以用。

他們既然已經用了60萬,那就可以把它用下去,因為這個用處並不是專款專用。

講到專款專用,我有個很大的困擾,就是它在agenda(議程)的第17頁講得很清楚,就是這個total amount(總金額) 是7.7個million(百萬美元),那7.7個million(百萬美元)是多少床位呢?45個床位,而且是大通鋪型的床位,男女混合的床位,然後我們市要出320萬,再給370萬,Alameda County(阿拉美達縣)給80萬。那麼這320萬裡面,就有一部分是affordable housing fund(可負擔住房資金)。

我就想,為什麼人會變成homeless(無家可歸的遊民),就是因為不能afford(負擔住房),那這個affordable(可負擔住房)的錢為什麼可以拿去用作這種temporary housing(臨時住房)?而且它也講,這只是個試驗,如果不合適的話,我們就關閉。關閉的話,是不是又要浪費錢呢?我們說,如果把taxpayer(納稅人)的錢,就是民脂民膏這樣用的話,這個市政府是逃不掉責任的!

而且,現在他們給的選擇地址,Decoto 和Down town,按照他們今天的agenda(議程),就是應該有一個consent(允諾事項)就是“no HNC”(不建遊民導航中心),卻從來都沒有提過。他們也做一個survey(調查),很多人同意Yes,但是很多說Yes的人是說,“不要再給Decoto,要down town就好”。所以基本上(調查結果)就是Yes,OK?(是不是這樣?)但是實際是“不要在我家後院,到你家去就好”。我覺得這個不管是在道德上,在真正的意義上,都存在着No(不要建)的意思了。

這樣子的分化瓦解,我不知道聽眾裡面有多少是經過文化大革命從大陸來的,我就覺得很恐怖,一個社會變成這樣子,我們的社會應該是美國的社會,是和諧的,應該是可以討論的。市府為什麼會做這麼一個大坑,跟大家講說Yes,No,你要是在Decoto還是在down town?你們如果有興趣可以去那個網站看一下,你如果選擇: 我不要Decoto,也不要down town,你就不能夠填下去。

所以很多我們的neighbor(鄰居) ,大家都一頭霧水。我們這有一個neighborhood(街坊鄰里),因為我在這邊已經好多年了,我們那些白人鄰居啊、老人啊、那些退休的人啊,我們在一起,看到這個770萬(美元),差點昏過去,說:怎麼會?!我們被告知說210萬是州政府給的啊,怎麼會有這樣子的事情!所以大家明天(指9月7日)或者禮拜二(指9月10日)都會去市政府要諮詢這個事情。

我就覺得,作為政治人物也好,有考量,我們可以同意,但是不能夠用這種手腕來欺騙,變成沒有誠信的問題了。

我們今天不管怎麼樣,美國是資本主義社會,不是共產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社會,不能夠用這種手腕來分化瓦解群眾,然後說,我聽到的意見都是Yes。這個不是Yes啊,你說,要在我家在你家就是Yes嗎?作為我一個基督徒來講,我不能夠忍受這樣的欺騙。我認為,市政府應該很明確的說,Yes就是要蓋,不管在哪裡蓋。No就是不要蓋,不管在哪裡蓋。

(如果不要蓋的話),那請提出來你們認為最好的解決遊民問題的辦法,請提出來你們能夠怎麼樣去幫助遊民。就象我說,可以蓋,隨便在哪裡蓋,我做10年義工,我都可以做。但是你一定要把事情講清楚,弄明白,你為什麼要蓋?為什麼你不能夠把現在的facility(設施)弄得更好?

這些問題,就象他們在公聽會議上說,警察用40%的警力去管,結果後來,錯掉了,又4%,就是說,反反覆復的。

邵議員:希望大家多了解市政府公布的資料 希望大家對無家可歸者要有愛心

主持人:我們請邵議員來回應一下周女士的問題。

邵陽:首先周女士的發言,可以看出在整個溝通過程當中,對信息的了解是多麼的重要。她講到懷疑市政府的誠信,或者是市議員的誠信,覺得是搞文化大革命,或者是挑撥群眾斗群眾,或者是把共產主義的東西帶到美國來,或者是什麼,這些實際上是一種叫做“身體性的反應”。

講到底,首先那個770萬(美元)究竟是哪裡來的?怎麼計算出來的?我希望周女士也好,其他關心的民眾也好,首先花點時間去了解一下。

這個770萬是三年的費用。第一年主要是在構建上面,第二年和第三年是營運。那麼營運的話,就象我們之前跟所有市民所介紹的,大概營運費用是每一年240萬,而其它是作為先行投入的營建。這一點是我必須要澄清的。並不是說,我們之前跟他們說是240萬,一下子就升到一年770萬。

你可以看到,實際上我們的這些材料都已經公布了,在市政府的網站,開會的所有議程的輔助材料,也都公布給市民,我們市議員能看到的材料,市民也同樣可以看到。但是同樣的材料,就有不同的解讀,而這個解讀的過程當中,是否有看錯或者理解錯的問題呢?我是希望周女士可以在這個方面,先進行深思,然後再開始下結論,然後再開始上綱上線說我們是否有欺騙的行為,甚至是把共產主義帶到Fremont的行為。

這一點實際上可以反映出來,在整個我們這件事情上,之所以有很多民眾反響激烈,甚至明天(指9月7日)還有些民眾要去遊行,就可以看出,實際上,如果大家都可以冷靜下來,先不要下結論,然後可以好好地來看我們所公布的這些資料和數據,比如說,周女士可以了解一下究竟affordable housing fund(可負擔住房資金)是什麼樣的性質?它所規定的用途是怎麼樣的?過去這個affordable housing fund(可負擔住房資金)做了哪些用處?是否已經用在homeless(無家遊民)的身上?這其實不會很快下這樣一個結論。

同時,我覺得,我們在美國,是一個有愛的社會,因此的話,對於那些街友,我們不僅僅是政府需要來做很多的捐助,甚至是實質性的幫助,我們的市民,實際上也需要來投入。

我想要講一點,在明天(指9月7日),我們的北 Fremont就有一些居民,他們自發要組織一個慈善義賣,為我們現有的Fremont街友的援助項目來捐款,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表態。

老實說,我們是否要建,建在哪裡?這個本身來說,市政府用了大量的努力,想要跟市民來進行溝通,這是有目共睹的。但同時,我也相信,在我們的華人團體當中,我們千萬不要把這些遊民當作是洪水猛獸,他們實際上是跟我們一樣的人,在Fremont現有的無家可歸者當中,有70%就是來自於Fremont,而不是從別的地方來的所謂的“流浪漢”。他們不流浪,他們只是流落街頭。

我希望在整個過程當中,大家都可以用一種文明理性的方式,而不是個人攻擊的方式,把對方描繪成一個騙子,或者是某某主義的推行者,這樣的話,才可以達到真正的透明公開,同時理性溝通,也能夠幫助我們市議會來做出這方面的決定。

邵議員:市議會對興建“遊民導航中心”是全票通過 沒有議員反對

主持人:之前提到絕食的孫先生希望這個建不建遊民中心的決定要通過公投。現在Fremont的居民還有沒有選項說,可以不建?

邵陽:對孫先生的講法是說,公投是有一定程序的,只要他搜集到足夠的簽名,就可以把一些議題放在公投選票上。但是因為我們9月10號就要開始投票,顯然他幾天內不可能完成一個特別的投票,因此他只能做一個事後的referendum(公投)的方式,或者通過數字簽名推翻市議會的決定,或者通過簽名來罷免這些市議員,或者是市長,這都是法律所規定的可以進行的渠道,關鍵是要搜集到足夠的簽名。

同時,有人懷疑說,過去都沒有把“不可以建”作為一個選項列出來,實際上這也是一種誤解。因為市政府在做這個會議的日程時,它會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列在那裡,可能性有大有小。那麼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經過多次市政府的市議會的討論,興建這個導航中心(的決定)在7月9號是全票通過,甚至是沒有任何的市議員做出反對,因此,這本身不是一個爭議很大,或者是可能性不見得很大的一個選項,只不過是行文的一個標準。

市民千萬不要說,又誤導了,以前說要建,現在又說不建了,其實沒有這樣的搖擺。這些誤解實際上是可以通過溝通,但是千萬不要有怒氣,千萬不要有預設立場說,你看,你就是在玩我們,你就是在欺騙我們。這樣的話,實際上並不是一種很好的溝通。

(未完待續)

加州小城要建“遊民中心”(下):市民不滿議員表現 2020選掉民主黨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