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重重危機之下中共能否擺脫70年大限魔咒 (音頻/視頻)

楊光
2019-09-13 11:26
中共試圖營造建政70年紀念氣氛,卻處處顯露獨裁政權70年大限跡象。貿易戰和香港抗爭已成為中共面臨前所未有挑戰之象徵。中共在撤回修例拒絕其它訴求後,加緊國際信息戰、宣傳戰和公關戰能否奏效?中共是否會回到計劃經濟時代?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是中秋佳節,我們首先祝聽眾朋友們中秋快樂、闔家團圓。接下來的10月1日是中共篡政70周年的紀念,會在這一天營造一個普天同慶的假象,中共祭出了「胡蘿蔔加大棒」的策略,「大棒」就是各級政府高度戒備進入臨戰狀態,這個跟往年也差不多少;「胡蘿蔔」就是北京不惜降准來刺激股市,安撫股民的情緒;對外又向美國放軟身段,緩和緊張氣氛,換取美國延遲增加關稅,以便北京能夠順利度過10月1日。

那麼北京到底在擔心什麼呢?民間一直有「逢九必亂」的傳言,也有中共難過70大關的說法,是不是中共真的末日將近呢?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

橫河先生,您看北京這一次它為十一做了這麼大量的準備,要大肆的慶祝一番,您以前說過這個專制政權幾乎沒有超過70年的,您怎麼看待中共接下來的命運呢?

橫河:就像剛才妳講的,中共今年面臨兩個大忌,就是70年和逢九必亂,所謂現代專制政權、獨裁政權「70大限」的事情,一般參考的是蘇聯和墨西哥。墨西哥有一個叫革命建制黨,它從1929年成立,到2000年選舉失敗,執政71年。蘇聯大家知道,它是成立於1922年,十月革命那時候布爾什維克掌權,但是那時候沒有蘇維埃聯邦,它不是個聯邦,聯邦是1922年成立的,解散是1991年,是69年。

其實還有個例子,人們說是中華民國,就是中華民國從1927年北伐成功,之前實際上等於是另外一個政權,要不然它不會用北伐的方式嘛,北伐成功,統一,到1967年民主轉型成功為止,它是屬於威權政權,也是一黨的,70年。

這裡不包括一般人舉的例子,還包括獨裁者69歲,因為獨裁者太多了,69歲就這幾個死的,可能不能算,因為不確定因素太多;但是政權70年它有一定的規律可循的,這指的是獨裁政權時間長的,短的就不舉例子了。

中共今年建政70年了,它實際上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它建政70年當中從來沒有碰到過的。

另外一個角度就是所謂逢九必亂,以前我們談過,1949年建政本身建立在犧牲無數生命的基礎上的,共產黨自己說的,2千萬人頭;到了59年,就是大躍進失敗,那一年死人最多,58年其實沒有餓死什麼人,是59年餓死人最多,幾千萬人就是那一年餓死的;廬山會議反右傾也是那一年。

到了69年,文革繼續,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那一年;中蘇邊境衝突,差一點爆發核大戰;到了79年,鄧小平向美國送投名狀,同時支持紅色高棉,發起中越邊境衝突,死傷慘重;到了89年,就在首都天安門廣場屠殺;到99年迫害法輪功。就是09年沒有全國性的大亂,然後到今年,我們知道首先是開始於去年的美中貿易戰,今年5月份中方翻盤以後,等於是全面升級了,也就是說今年才開始全面開打的。

另一件事情就是全世界都在持續關注到現在熱度都不減的,香港反送中抗議,中間還有一些本身也可以成為重大事件的插曲,像中國大陸現在豬肉供應短缺、開始使用票證等等這些事情。所以今年對中共來說確實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年份。

主持人:我們來看一下您剛才講到的中共面臨的幾大挑戰,主要是兩個,它們會不會成為中共今年致命的問題。我們先來看一下香港問題,從林鄭月娥宣布撤銷修例後,雖然香港民眾不滿意,但是局勢確實是緩和了,而且林鄭的民調也略有回升。您看從現在開始,當局下面會採取什麼樣的措施,這事情會怎麼走向?

橫河:現在看起來香港問題遠遠沒有解決,如果是在6月9日,就是第一次香港民眾大規模的和平抗議發生以後,她撤回修例的話,確實就不會有後來持續至今的抗議活動。但是到了6月12日,警方開始使用暴力以後,那時候就是打了催淚彈、布袋彈、橡皮子彈,從那個時候以後,它實際上性質也變了,程度也變了。

所以民眾的訴求從開始的時候一個訴求,撤回修例,增加到了五大訴求,加上另外四個就是撤回暴動定性、撤回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隊濫權,和林鄭月娥辭職下台;到7月份開始,林鄭下台這個訴求就被改為雙普選。大多數抗議者是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所以我們可以肯定而且確實也看到了港人的抗爭沒有停下去,會繼續下去。

當局的措施我覺得主要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中共當局,還有一方面是港府,當然這兩者其實是有關聯的,而且有的時候在香港實施的政策其實是中共的,港府還沒有那個權力和沒有那個力量,但是有的時候還是有區別,至少中共在這方面還要裝一下門面,有的還得讓港府出面。

港府方面我覺得主要還是老一套,它沒什麼新東西,就是街頭鎮壓、警方減少批准集會的不反對通知書,就是禁一些集會,然後加強搜索火車站、車站等等,就是抗議者乘車和撤退的集散地。這個就有一點像,目前的做法有點像沒有《緊急法》的緊急狀態。另外一個就是動員香港的親共力量,甚至可能是從中國大陸調,進行反抗議行動,還有有組織的去破壞「連儂牆」等等,這些都是一些小動作,這個就是在這幾天正在發生。

中共當局動作要更大一些,這些動作主要是在香港以外的,而不是在香港的,主要就是污名化的宣傳戰、信息戰、公關戰等等,等於是在世界上全面出擊,有些雖然是以香港出面的,但實際上還是中共自己。

在信息戰方面,它有進攻和防守兩部分,所謂防守實際上是封鎖信息。這個有個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全球最大的代碼開源社區,就是GitHub,最近公布了一個信件,是中共公安部給它的信,要求它封鎖大紀元等媒體的新聞,要求重點封鎖的信息裡面就有大紀元的全球新聞,而全球新聞當中最近這段時間最多的就是香港內容。而且在信件當中,現在你到GitHub去看,信還在那裡,還貼在那裡。它說如果貴公司認為上述做法影響較大,請至少讓來自中國IP地址的訪問用戶看不到。從這裡看的話就是說,它最低限度要做到的是封鎖大陸的網民,因為它要求的也是中文的部分。這個是比較少見的,就是由公安部來直接出面。

上一次它要GitHub封鎖信息是2016年,但是它不是以中國官方組織出面,是以中國網絡安全協會,叫做網絡空間安全協會,由它來出面的,當時要求刪除一個項目叫「Zhao」,說他誹謗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那個是一個網絡博主,叫做「編程隨想」,他列出一個「趙家人」的名單。那是2016年的時候,以別人出面,甚至是以民間組織出面。

我們知道中共一直在全世界干涉別的國家的內政,你像現在對美國國會準備通過一個關於香港的法案,它就說這是干涉中國內政;但美國人認為對於美國國內立法,中共來干涉,就是干涉美國內政。

那它對這個公司、各個組織的壓力就更大了,從來就沒停過,但是那個多半是以大使館、領事館或者是其他代理人的名義出面的。直接由中共的公安部出面,據我所知,就除了國際刑警組織發紅通以外啊,其它的還真的很少,也許是以前不知道。就是它也這麼做,但是人家不知道而已,一般人不會說嘛。

進攻型的呢,就是製造假新聞,這個最聳人聽聞的就是在9月9日的時候,《中國日報香港版》聲稱說是香港的抗議者會在911那天發動恐怖襲擊。那這一個呢,我個人倒覺得一開始的時候它還真的不一定是假新聞,就是說很可能是中共策划了9月11日那一天由它自己偽裝抗議者來製造恐怖襲擊,目的是嫁禍抗議者。

這個其實是有先例的,你知道納粹曾經在德國製造過國會大廈縱火案,中共在89六四期間也自己放火燒軍車來嫁禍市民和學生;最典型的是2001年中共導演「天安門廣場自焚案」。這一件事情其實值得說一下,就跟中共這一次聲稱抗議者911要發動恐襲有相當類似的地方。

2001年的時候,當時情況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進入第3個年頭,實際上只有一年半,就是它連頭帶尾已經快3年了,那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請願是持續不斷,而天安門是中共統治的象徵,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抗議毫無辦法。在2000年,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每年上半年會在日內瓦開這個會議,那麼2000年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在日內瓦進行抗議就把中共搞得灰頭土臉的。

眼看2001年又要到了這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開會的時候了。中共就為了在國際上挽回面子,同時在國內它要製造一個事端,讓民眾改變不積极參与迫害的局面,因為大家對這個運動不感興趣,它想改變這個,所以在1月上旬的時候就開始了一個反法輪功的所謂百萬人簽名運動。這個簽名運動發動了幾天之後,就是1月23日,中共導演了這個天安門廣場的自焚案。它的一個直接效果就是使得百萬簽名得以完成。而且簽名它是簽在布上面的,一整匹一整匹的布。百萬簽名你想要多少東西呀?它把這個布卷專門空運到日內瓦去,那麼費事!實際上天安門(自焚)事件有一部分就是為了這個國際公關用的。

那現在香港的形勢其實也是,就中共對香港現在發生事情是毫無辦法的,就除了軍事干預,但是軍事干預這個後果太嚴重。

主持人:現在不太可能了,軍事干預。

橫河:對,現在可能性就很小了,所以它很可能會製造一個恐怖襲擊事件。不過港人立即宣布911為了悼念紐約18年前恐襲的遇害者,就停止一天街頭抗議。這個大概使得中共的計劃落空了,所以沒有發生,就變成了假新聞。原來它就是想做成一個真新聞的。

實際上中共的信息戰已經超過香港事件本身了。美國國防部前中國科科長包士可,他9月9日在《國會山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他就說香港危機已經不僅僅是抗議者和中共政府和港府之間的對抗了,它已經發展成為中共打擊西方的信息戰了。他要求美國政府,既然它是針對整個自由世界的,他說如果西方在這場戰爭當中失敗的話,那麼就沒有路可退了,所以他要求美國政府要干預,干預中共發動的這場信息戰,就是不能讓它肆無忌憚這樣打下去。這是一個新的動向。

主持人:香港有評論員指出,就是說這一次香港的運動它其實是陰陽結合,所以勝算很大。您剛才講到兩個富婆到聯合國,我們知道這個賭王的女兒何超瓊就是其中之一嘛,她在聯合國說希望全球給香港空間和時間,讓香港人自己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那這個潛台詞是不是說美國不要推動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

橫河:至少是她去聯合國的主要的目的就是做一個國際公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希望美國不要推動這個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這就是剛才我講的國會正在準備通過這個法案。這實際上中共開闢了另一個戰場,就是政府層面支持港府來對抗整個自由世界。

其實在這個公關方面,從力量來看的話,似乎很不成比例,就是香港的抗議者和中共是不成比例的。因為中共是一個政權,而且是一個非常蠻不講理的,在國際上就是要用所有的可能性去壓別人的這樣子一個政權,而且它有幾乎是取之不盡的資源,因為它花錢沒有人能夠管嘛,其它任何國家花這麼多錢去收買去做這些公關,是要被民眾監督的。中共在國際組織當中也很霸道,你像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很大程度就被它控制了。

而港人根本就沒有組織,就是他所有的公關行動到現在為止都是個人行為,就是真正的民間外交,甚至都沒有人委託他們,到現在我們所知道的也就是黎智英來了美國一趟、何韻詩在聯合國發言一次。最近幾天何韻詩到了澳洲、黃之鋒到了德國,現在他們兩個人都到美國來,會在美國國會進行聽證。但是就是這樣子寥寥無幾的幾個國際公關已經得到了美國參眾兩院兩黨的大力支持,就這個法案。

中共只能不停的抗議和威脅,但是實際上現在是無人理會它。這個是典型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它可以在中國大陸造謠,但是在國際上沒有人相信它。那中共在國際上的目標現在直接的就是阻止美國通過這個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因為這個法案對中共的政治、經濟、統治集團的利益都是至關重要的,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從另外一個角度,就是美國從現在的民意、輿論、媒體、政治氣氛各個方面來看的話,中共能夠影響這個法案,就是阻止這個法案的渠道和可能性都非常小,因為這個實際上已經超出美中貿易戰的格局。本來這個法案就跟貿易戰沒有關係,它完全是一個價值體系的對立和衝撞。所以說中共是越出面越使得美國國會容易通過,現在是這樣的。

至於她說的讓香港人自己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這個話不應該對美國說,應該對中共說,因為現在妨礙香港人自己解決問題的,甚至妨礙這個港府特首解決問題的,還是中共!也只有中共,沒有別人。何超瓊她在聯合國的這個活動是中共一系列公關活動的一部分,但是我覺得他們這個活動能夠起的作用非常小。原因是什麼呢?因為他們講來講去是非常空洞的中共官方的這種陳述,就是說它是沒有事實依據,它就全是空話。而外界得到的,就是所有的人、其他的人在中國大陸以外的所有的人得到的消息它不是來自有組織的。

就是何超瓊講的話是和中共官方的話是一模一樣的;但是外界得到的是沒有組織的各方面的第一手資料,你像抗議者的資料、現場記者的資料、國際人權組織的資料,就是說這些大量的都是第一手信息。有了第一手信息的話,那正常人,而且他們在正常情況下沒有私利的情況下,就是對這件事情他沒有自己的利益的情況下,那麼他就不會相信中共的說詞。因為每個人會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親耳聽到的東西,而不會相信另外一個人的說法。就不會相信說中共給你剪接一個片子,這個片子你已經看過全部的了,它來剪接一段告訴你這是另外一回事,你會相信嗎?不會相信的!

當然這兩個人誰都知道她們是中共的政協委員甚至是政協常委,就是是中共統戰系統的,也就是說他們甚至都不是港府派出來的,是中共派出來的,誰都知道。就是說他們甚至都找不出能夠有一點獨立的第三方的有一點威望的人為他們出頭,它能找的就是賭王,你想賭王這種本身在國際上,就是說他除了有錢以外什麼都沒有!沒有人把他的話會當回事。他的女兒,也就是因為她是賭王的女兒,你怎麼可能讓全世界去買她的帳?就是因為她的這個身分本來就不值得信任。所以說中共連國際社會能夠有一點點相信的中立的人都找不出來替它說話,所以我覺得那是沒有用的。

主持人:其實現在是網絡時代,中共要是想像20年前或是30年前那樣隱瞞真相,確實是非常難的。我們看到除了中共之外,其實普通民眾對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也非常的關心,7月份以來在美國白宮的請院網站上就已經有三次和這個法案相關的征簽,人數都是很快就超過了10萬。那麼這個法案您剛才也說它會很嚴重的影響中共,那到底會怎麼影響中共的未來呢?

橫河:講一下白宮請院網站。這個網站實際上是表達民意,但是這件事情沒有請願,也有足夠的民意基礎了,就這個法案。事實上這個法案最早的時候是在雨傘運動的後期,就由新澤西的國會議員克里斯·史密斯提出來了,各種原因吧,可能也是提出來的時機不合適,就沒有進行討論。那麼這次返送中抗議的時候就又重新提出來,這次就得到了廣泛的支持。

它的內容其實很多,至少有五六條主要的把它總結出來。最被人關注的就是幾個,一個就是要美國政府每年去檢視1992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是說是由於這個政策法給了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所以說讓美國政府現在每年檢視,就是說符合香港獨立關稅地位的條件還具不具備,如果不具備的話,那麼就要取消它的獨立關稅。

另外一個被人關注的就是制裁,制裁什麼人呢?制裁在香港壓制公民基本人權的官員,這個官員包括中國大陸的官員和香港的官員。那麼這個制裁措施就包括禁止進入美國,和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

就是這個每年檢視美國的香港政策法,這個實際上阻止中共直接軍事干預的主要起作用的因素,因為它只要軍事干預了,就是香港喪失了兩制的直接證據,就是不再能夠享受獨立關稅了,那美國立刻就可以取消他的獨立關稅地位。當然,有很多其它條件。

其實美國的香港政策法,就是1992年那個法律是個基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細化了,就怎麼樣執行這個《美國-香港政策法》,細化了很多條件,就是說它的可執行度就高了很多。而一旦香港失去了獨立關稅地位,失去了自由貿易區的地位的話,那他也就不可能保留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了。這個對中共絕對是貿易戰以外的另外一個,甚至可能是更沉重的打擊。

至於說對中共和港府官員的個人制裁,它對他們個人的震懾作用很大,但是我個人覺得對於中共政策的影響力,可能沒有其它措施這麼大,但是對港府官員的作用可能更大一些,因為他們和西方國家的關係可能更緊密。但是這一條對美國方面來說的話可能實施起來比較容易一些,所以它影響力相對小,但是實施可能更快、更多,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那麼現在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就討論一下貿易戰帶來的經濟問題。因為貿易戰我們之前討論很多了,但貿易戰的確非常嚴重的影響了中國的經濟。最近有一個神祕的錄音在網上流傳,據說是一個體制內的高官的私下談話,他是給中國經濟畫了一個相當悲觀的畫面,當然很多我們都已經看到實現了,還有一部分是我們還沒有看到,但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那您一直說中共把執政的合法性的基礎是建立在經濟發展之上,如果經濟垮了,真的像那位錄音者所曝光的那樣子,重新回到計劃經濟時代,那這個執政合法性的基礎就垮塌了,那之後會發生什麼呢?

橫河:這個錄音裡面講了幾個方面,我總結一下最簡單的,他說的可能性,中國的經濟的走向,就是消滅民營經濟,回到計劃經濟,外資撤走,他認為外資僱用了4,500萬人,這些人可能都要失業,那麼加上中國自己的出口加工業,他認為可能有8,000萬人要失業;另外一種做法就是要發行新紙幣,把這個地下的錢給逼出來,就是說舊紙幣一作廢了,你埋在地下的錢不就沒有用了嗎?因為很多錢它不在銀行里,是不想讓當局知道的。

現在不清楚這個錄音的真假,我個人覺得從說話的一些用詞和語調來說的話,他倒不一定真的是體制內的高官,但一定是很知道內情的。而他這部分我個人覺得,在中共的多個選項當中有可能是最悲觀的一種選項,最悲觀的一種措施,不一定真的是很多選項當中這是唯一的,或者是最重要的,倒不一定。

但是事實上它有很多確實是和現在情況很相似。但我個人覺得中共是回不到,就上面那個錄音所談到描述的計劃經濟時代的。因為如果能回去的話,當年中共也就不需要改革開放了。計劃經濟是沒有出路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沒有成功,當年最強大的蘇聯沒有成功,現在最徹底實行社會主義計劃的委內瑞拉也失敗了,委內瑞拉按照川普總統講,從南美最富裕的國家變成了最窮的國家。

在經濟發展上中共能夠維持到今天,中國的經濟能夠發展到今天,它完全是,第一,部分的放棄了計劃經濟成分,而成為市場經濟,儘管是很不完善的市場經濟,或者是部分的市場經濟;第二個就是,它搭上了美國和全球化的順風車。如果這兩條都沒有了,它幾乎沒有可能發展出當年蘇聯那樣和自由世界平行而又對立的一個政治經濟集團,就是不大可能的,就像冷戰那個時期一樣。它兩條沒有的話,它的力量甚至可能比不上前蘇聯。

在合法性基礎上面,毛澤東是繼續革命,鄧小平是經濟發展,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都是經濟發展的另類表達,如此而已。從現在中國大陸使用的,就中共提出的一些口號來看的話,它倒是很有點要回到毛澤東的繼續革命,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那是死路一條!中共現在沒有了理論,沒有了合法性基礎,如果經濟也沒有了,我認為還不到那個時候,中共就解體了!中共熬不到那一天。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的時間已經到了,關於這個話題我們暫時討論到這裡,我們歡迎您下次節目繼續收聽,觀眾朋友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來說幾句


直接翻牆網址
2019-10-04 22:38

 看真相網址
https://git.io/ccc
https://git.io/p

① https ≠ http 網址首次打開可能較慢,若網址未打開,請重試、多試、重新開機再試、或擇時再試…若網址始終打不開,請轉換其它各公司網絡進行嘗試(如:手機網絡)……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