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榮光歸香港(圖片:金水/臉書)
願榮光歸香港(圖片:金水/臉書)

江峰:鄧小平對撒切爾夫人承諾:“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

江峰
2019-09-17 18:02
2017年香港回歸20年,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說法治、獨立司法體系和自由媒體是香港取得成功的關鍵,香港未來的成功取決于《中英聯合聲明》當中賦予香港的權利和自由。同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也表示對任何侵犯香港公民自由和新聞自由的行為表示關切。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已經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

今天是9月24日,朋友們好!我是江峰。

“馬島戰爭”勝利的餘威

1982年,英國、阿根廷在福克蘭發生了一場戰爭。4月30日,英國皇家海軍艦艇“征服者號”報告,發現阿根廷的主力艦“貝爾格拉諾將軍號”,於是,特遣艦隊司令伍德沃德少將,就請示當時的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 :“動不動它”?

撒切爾夫人馬上去諮詢並主導了內閣,做出決定 “Take him”(把它幹掉)!

兩天後, “貝爾格拉諾將軍號”在受到了三枚魚雷攻擊之後沉沒了。

這是一場在遙遠的地球那一頭的一個小島的領土爭端,這對英國人來說,還不如英國職業足球英超一個進球更讓人關注,這是一場保守黨的首相撒切爾夫人主導的戰爭。撒切爾夫人贏得了馬島戰爭,這位有着鋼鐵般意志的女人憑藉她的睿智、堅強,向世界證明英帝國輝煌尤存。同時,她個人的強硬作風也贏得了全世界敬仰的目光。

前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圖片:Margaret Thatcher Foundation /維基)
前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圖片:Margaret Thatcher Foundation /維基)

緊接着,這位有着鐵娘子稱號的首相,為了大英帝國,也為了地球另一頭的另一個小島的主權問題,踏上了行程,這座小島的名字叫做——香港。

1842年,清政府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中被打敗了,跟英國簽署了《南京條約》,把香港島永久的割讓給了英國,1860年清政府又輸了一把,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再次戰敗,與英國簽署了《北京條約》,把九龍半島永久割讓給英國。

1840年代畫家筆下的香港島(圖片: STODDART R.N./Hong Kong Museum of Art)
1840年代畫家筆下的香港島(圖片: STODDART R.N./Hong Kong Museum of Art)

1898年,清政府跟英國又簽了一個租約,叫做《展拓香港界址專條》(The Convention Between Great Britain and China Respecting an Extension of Hong Kong Territory 或 The Second Convention of Peking),把香港新界還有200多個島嶼租借給英國,租期是99年。從1898年到1997年的6月30日到期。

朋友們有的去過香港,有的可能不太熟悉,從大陸坐火車到香港,最後一站叫做“紅磡站”。這一帶叫尖沙咀(Tsim Sha Tsui),尖沙咀這邊就是九龍,因為它跟大陸連着,所以叫做九龍半島,隔着維多利亞灣與香港島對望。

維多利亞港與中環。舊時香港 #舊時香港 #舊時香港討論區

Posted by 舊時香港 on Sunday, October 28, 2018

那麼,維多利亞灣的南邊,太平山、中環那些高樓大廈,還有香港大學都在另一邊,四面環海,那就是香港島。香港的北面與深圳交界就是新界地區。全境由香港島、九龍和新界組成,其中香港島北部最為發達。

主權歸屬的背景

撒切爾夫人在1982年有一份備忘錄提醒英國外交部,那上面說,英國對新界的統治權到1997年為止,其它領地不能自主。這是有背景的,也就是香港與其它的殖民地不一樣。

在1971年,香港、澳門,已經從“聯合國自治領土”的名單中移除了,只有留在這個名單中的地區,才可以最終脫離英國統治,成為獨立的主權國家。

撒切爾夫人的意思是香港它不在名單里不能夠自治,必須有個主權歸屬,是繼續歸英國管,還是歸中國管呢?到時間了要協商,萬一談不攏,是不是要打呢?

其實,在二戰時期,中華民國政府已經對香港提出過索回。但是,當時就碰到那個蠻橫的丘吉爾,在家抽着雪茄說: “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走過去,否則誰也別想把香港從大英帝國分裂出去。”

在大陸的“文化大革命”時期也有過衝突,面對當時的一股“逃港潮” ,中共軍隊和民兵在香港邊境還發生了武裝衝突,在英國軍隊全面介入之後,當時周恩來就明確表示說 “無意收回香港”。也就是咱們別打、別鬧,我們不收回香港。所以,中英香港問題在歷史上不是說沒有過強力較量的。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文革時期),香港成為了亞洲四小龍之一,在當時它趕上了美國主導的全球化大趨勢,開始騰飛。港英政府主控下的香港,總體上民主運作良好,政治環境也比較穩定,這非常有助於刺激經濟發展,有了錢的香港人,和對香港投資環境非常信任的外國投資者,在香港這裡尋求土地利潤。

香港成為了亞洲四小龍之一(圖片: Base64,由CarolSpears修飾/維基)
香港成為了亞洲四小龍之一(圖片: Base64,由CarolSpears修飾/維基)

可是,新界還有30年左右租期就到了,這樣人們又容易喪失投資信心,於是,港英政府開始北上,跟北京方面探討1997年後租約到期的問題。另外,在國際上還有一個自治法權的背景,這個新界的租約,香港島和九龍的主權一起談吧,它們到底歸誰?

於是,中英香港問題談判就此拉開了帷幕。經過港督、前任首相好幾輪接觸之後,1982年9月,撒切爾夫人訪問北京。喜歡對抗、好打網球的撒切爾夫人,和老謀深算、愛打橋牌的鄧小平開始交鋒。這個過程說起來也很複雜,為什麼?它涉及到國際法、英國的外交條約、王室特權等這些問題,還涉及到中英兩個大國為什麼沒拉香港代表一起談呢,是不是都沒想起來呢?

另外,除了《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整個制定過程,還有後期的香港民主化,涉及的問題很多。還有中華民國呢?比如,中華民國台灣說,你們倆等等,《南京條約》、《北京條約》、新界的租約,這些正本都在我這裡放着呢,我才是房東,憑什麼你們倆就在這談了?這裡還有一個法統的問題。

“南京條約”的簽署和蓋章(圖片:Captain John Platt, Bengal Volunteers. Engraved by John Burnet./Anne S. K. Brown Military Collection)
“南京條約”的簽署和蓋章(圖片:Captain John Platt, Bengal Volunteers. Engraved by John Burnet./Anne S. K. Brown Military Collection)

今天把這些問題擱一邊,咱們說這個中英香港問題的第一次高峰會,後來的決策是怎麼談出來的。當天,外界一直說撒切爾夫人跟鄧小平交鋒之後,直接就在人民大會堂的樓梯上摔了一跤,有人覺得這事很揚“國威”,還有,很多中國人是相信兆頭的,說這兆頭顯示英國人肯定在香港問題上吃虧了、摔跤了。實際上是怎麼回事呢 ?

1982年的9月23日,撒切爾夫人首先是會見了當時的總理趙紫陽,趙紫陽提出了兩個原則,第一是中國要擁有主權,第二要保證香港的繁榮穩定,但是當時會議記錄說,如果在兩者之間必須選擇,中共會把主權放在第一位,放在香港的繁榮穩定之上,這正是中英兩國談判在香港問題上基本出發點的不同。

撒切爾夫人準備訪問北京之前,有記錄顯示英國外交部在醞釀,希望英國政府即使不能夠統治香港(喪失主權的控制),至少能夠管理香港,為什麼要管理?它認為只有繼續按照英國的路線,才能保持人們、特別是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換句話說,英國把主權的歸屬放在了第二位考慮,前提是什麼?把香港的經濟繁榮、香港人的福祉放在第一位了。回過頭來說說英國能不能夠爭取主權呢?

曾經意氣風發的撒切爾夫人不是剛打贏一場戰爭嗎?她問過自己的下屬,如果我們去爭這個主權,在中共的敵對狀態下,你們有把握依靠英國的海軍空軍的力量,守住香港和九龍嗎?

下屬搖頭:別說打了,只要中國大陸切斷水電、食物供應,香港難以維持。另外,還有一個法理上的問題,福克蘭群島上面1800人幾乎全都是英國居民,不是阿根廷人,他們100%的支持英國出兵,所以戰爭是有民意的。而在香港有近600萬的華人,在那工作的英國人只有不到25000人。儘管當時在香港有一個民調顯示,當時85%的香港人願意維持英國的管制狀態,但是還是有一部分人願意歸還中國的嘛,那真的打起來,對這個民族來說是一個災難,所以在談判之前,撒切爾夫人就已經知道了她自己手中是沒有牌了,但她必須要繼續去爭。

最後的博弈

1982年的9月24日,歷史上的今天,撒切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接受時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實際的中共的掌權者鄧小平的會見。

那個時候的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沒有改成現在的那個鍍金的大門,現在人民大會堂大門好多都是鍍金的,特別的土豪,那個時候是紅漆漆的很沉重的木門。撒切爾是從北門進來的,左轉之後就上了紅地毯,快走到頭了,一看那紅漆的大門還是緊閉的,撒切爾夫人當時在琢磨:我是不是應該停下來呀?瞬間,大門~~緩緩打開。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外交禮儀上的小聰明,算計好了,無形中給客人一個壓力。

鄧小平出現了,帶着滿臉的微笑。

實際上,英國是第一個承認中共國家政權的西方大國,但是撒切爾夫人是第一位走進紅色中國的英國首相。賓主寒暄一番,按序入座。撒切爾夫人首先就提出來了,這三大條約按照國際法仍然有效,所以英國希望可以繼續統治香港,

滿手好牌的鄧小平說不行,主權問題沒得商量,很強硬的說中國如果不收回香港,就意味着中國政府會被視為晚清政府,別人就會把中國領導人看成是李鴻章。

撒切爾夫人就說了英國方面的考慮,是英國並沒有從香港謀取過任何東西,建議為中國和全人類着想,由英國管理香港,她的意思是他們管理香港是有信心的,還說在考慮主權問題之前,首先應該考慮的是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需要有一個明確的安排。鄧小平就回應,你說香港穩定繁榮啊,那等以後香港收回來後,看採取什麼樣的措施,收回來了再說。首先是要談1997年香港收不收回來的問題,15年以後(當是1982年),到97年不收回的話,中國政府就要下台,就要退出歷史舞台。撒切爾夫人一看,沒有任何的承諾和進展,她就說了一句在外交上語氣很重的話,她說如果中國政府單方面廢除條約,過渡期如果出現災難性的後果怎麼辦?這是一種比較硬氣的話了。

鄧小平回頭對自己助手說了,我簡直沒辦法跟這女人談,她根本不講道理,然後他回過頭對撒切爾夫人說,不超過一兩年,我們就要宣布收回香港,如果不行,就另外考慮收回的時間和方式,什麼意思呢?也是一句很重的話 就說可能會提前收回,還可能會用不是和平的方式,那麼鐵娘子撒切爾夫人還是據理力爭,想盡量的為港人、為香港爭取權利,第一次的會面就這麼結束了。

撒切爾夫人走出人民大會堂,在樓梯上了摔了一跤,當時鏡頭照下來,國際媒體也登了。根據英國媒體的報道,撒切爾夫人在馬島戰爭期間,三個月在唐寧街的首相官邸內幾乎是徹夜無眠,而且還從來沒有換上過睡衣,就穿着她的西裝制服。在跟鄧小平會面前的一個月,還做了一次腿部的靜脈曲張手術,所以這是她摔跤的主要原因,在隨後到香港的訪問當中,當時就有記者質問說,你為什麼把香港500多萬人民,交給共產黨獨裁者手裡?

她非常輕聲、充滿內疚的說,我已經為香港儘力了。

因為撒切爾保持香港繁榮的這種強烈要求,說要減少英國政府對香港回歸的阻力,也為了安撫港人的顧慮,後來,中共和鄧小平做出了妥協,說既然你們的資本主義好,那就搞“一國兩制”吧,是這麼來的。說香港現行的社會,經濟制度不變、法律不變、生活方式不變,叫“馬照跑、舞照跳”。

北京方面除了派軍隊之外,對香港特區政府不派出任何幹部 ,這也不會改變,對香港的政策50年不變,鄧小平說,我們說這個話是算數的。

1984年的12月19日,《中英聯合聲明》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西大廳正式簽署,香港命運從此改變。

1997年的7月1日,香港主權正式移交。深圳當天組織了十萬市民歡送駐港部隊入港,沿着紅荔路、紅嶺路 一直到皇崗口岸,數萬小學生揮舞鮮花送行。5點鐘時分,突然雷電交加、暴雨傾盆,香港天文台當日錄得20年來最高降雨。孩子們都被要求不準離開街道旁邊,渾身都濕透了,家長心疼,有的跑過來在後面打着傘。組織者要求他們離開,作為前首相的撒切爾夫人參加了移交儀式,她回憶說,這是她人生中最悲傷的一天。

香港人不認命。

Posted by 舊時香港 on Sunday, June 16, 2019

2017年香港回歸20年,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Alexander Boris de Pfeffel Johnson)說法治、獨立司法體系和自由媒體是香港取得成功的關鍵,香港未來的成功取決于《中英聯合聲明》當中賦予香港的權利和自由。同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也表示對任何侵犯香港公民自由和新聞自由的行為表示關切。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已經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

歷史上的今天:中英香港問題高峰會。

主權與制度並不從來高高在上

要得要不得,還要看它

對自己的人民,是否良善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