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人士認為的“我們”實質是政府的力量,依賴政府解決問題。-斯考森 (圖片:SOH合成)
自由派人士認為的“我們”實質是政府的力量,依賴政府解決問題。-斯考森 (圖片:SOH合成)

裸體社會主義(5): 社會主義者偽善的一面

辛吉
2019-09-17 09:28
那些自由派的很多人,他們是怎麼做慈善的?很多的研究表明,他們捐出做慈善的錢少得多,或者說他們給的善款是給他們的同僚設立的所謂慈善機構,這些非營利組織把善款拿去,結果是干別的用。

美國憲法學者、大學教授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的著作《裸體社會主義》(The Naked Socialist),還原了社會主義最真實的面目。對於今天美國出現的大麻合法化、房租管控、日益嚴重的遊民問題等等現象,如何認識?這些現象或政策出現的根源是什麼?社會主義對美國的影響以及對當今和後代的影響是什麼?通過本台節目製作人方偉和記者子涵的系列專訪,斯考森教授為我們做深刻解析。

一個很明顯的現象:打着幫助窮人旗號的自由派人士,卻在統計中顯示對捐款沒有那麼大方,這是為什麼呢?他們聲稱相信“我們”的力量,那“我”也是“我們”的一部分,為什麼不去自己努力解決問題呢?來看斯考森教授是如何解答的。

(接上文:裸體社會主義—斯考森專訪(4): 社會主義就是政府強迫人做“好事”)

社會主義者偽善的一面

斯考森教授說,讓我們舉無家可歸的例子。比如現在美國社會主義的政治人物,他們顯示出非常同情無家可歸者,會在各種場合說,無家可歸者有他的權利,他想在哪兒睡就在哪兒睡,咱們怎麼能歧視他,怎麼能限制他呢?但是當有人問,你那麼尊重他們,你要不要讓無家可歸者到你家裡去,在你家卧房門口睡,或在你家卧房裡睡?他們則無話可說了。所以這些社會主義者們,只是鼓動和希望別人好好善待無家可歸者,他們自己則不用這麼做。這就是社會主義者偽善的一面。

社會主義者漠視人性的兩面,善款非善用

關於人性,都有兩面——陽光的一面和黑暗的一面。社會主義者就是漠視人性的兩面,他拿出來的答案就是強制人們做“好事”。怎麼強制呢?不管你富人願不願意,我就用收稅的方法把你很多的錢拿過來,然後再塞給窮人。

舉個例子,舊金山的國會議員佩洛西,在離她的家(她的家當然很好了)不遠的地方,就有窮人在街上睡,佩洛西她自己不去解決這個問題,她要讓聯邦政府砸大筆錢到舊金山來,解決她住家旁邊的無家可歸者的問題。

再說說我和我太太的例子。我們畢生都每月拿出我們收入的10%捐給我們的教堂,我們的教會就會拿這個錢去幫助窮人。當然幫助窮人的條件是什麼呢?就是給窮人吃的,窮人拿到這些吃食的條件就是要到我們教堂來和義工見面交談,要幫他們去找到工作。甚至你要是不來談話,就不能拿到吃的。這就是我們解決貧困的方法。我們是這麼去付出的。

但是,你要去看那些自由派的很多人,他們是怎麼做慈善的?很多的研究表明,他們捐出做慈善的錢少得多,或者說他們給的善款是給他們的同僚設立的所謂慈善機構,這些非營利組織把善款拿去,結果是干別的用。

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做事思路根本不同

很多共和黨人或者說保守派的人士,他們的慈善捐款比自由派人士的捐款要多得多。對於我跟我的太太來說,其實我們沒有多少錢,我們是很窮的,知識分子家庭,但我們就定下來捐出10%,這就是我們自己給自己的一個約束,讓我們一定要把善款捐出去。當然我們捐款的對象就是我們教會,這樣這個錢就不會跑到莫名其妙的一些打着慈善組織招牌的黑洞里去,以致最後所資助的事情都不是我們認為正確的事情。

為什麼一直打着要幫助窮人旗號的自由派的人,他們捐款那麼吝嗇呢?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其原因是思路問題。

自由派或者民主黨人他們的思路是:什麼都是以“我們”,而不是“我自己”來做判斷的。所以要做個“好事”,就是大家一起拿出錢來把“好事”做了,但是我自己不需要做。而對於保守派人士來說,他覺得:我誰都不依靠,我要做一件好事,我就自己去做。

當初卡特里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2005年五級颶風)襲擊路易斯安娜的時候,就是個典型的例子:在洪水泛濫的地方有兩個社區,一個是依賴福利的社區,他們就在那兒等,等着政府救助,結果是沒水沒電,凄慘無比,到最後還在等政府上門。而另外一個社區是保守派比較強的社區,他們說,我們自己救助自己。他們自己努力工作,分配資源,結果自己恢復了水和電,自己有吃的。

所以保守派的想法就是:我們靠自己,除非我力竭,力氣用盡了我才去要求幫忙。

自由派所相信的“我們”實質是政府力量

那麼保守派和自由派做事的思路到底區別是什麼呢?既然自由派認為他們相信“我們”,那他也是“我們”的一分子,他為什麼不去自己努力呢?其實,這還是個心態的問題,當自由派人士認為“我們”才有用的時候,他實質相信的是政府的力量,就是政府來解決問題,我解決不了所以我也不用解決。

相反,保守派人士會認為說,我們是不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的,出現問題,我自己先動手。每個人自己扛起責任,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所以自由派很依賴政府。那就象喬治·華盛頓當初所警告的那樣:對政府要非常地警惕,政府就象火一樣,你把它弄大了,它傷起人來是很厲害的。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這裡閱讀本系列文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