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列夫防線(Bar Lev Line)(圖片:ابراهيم على/臉書)
巴列夫防線(Bar Lev Line)(圖片:ابراهيم على/臉書)

【江峰時刻】使以色列命懸一線的“贖罪日戰爭”和改變世界經濟的第一次石油危機

江峰
2019-09-19 13:53
從以色列建國那天開始就戰亂不斷,但是,這個彈丸之地的以色列,竟然就在不斷的贏得戰爭當中,穩穩的在海邊紮下根來了。到底這是猶太人的勇氣和智慧呢,還是真的如同他們所說的,因為這是“上帝應允他們的土地”呢? “凡是遠離了自己的神的時代,就會蒙受災難;當他們找回正信的時候又總是能蒙主眷顧,用奇蹟打造了一個個不可能的倖存甚至是勝利。”

 

10月16日,朋友們好!我是江峰。

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存在是整個阿拉伯地區的眼中刺。

從以色列建國那天開始就戰亂不斷,但是,這個彈丸之地的以色列,竟然就在不斷的贏得戰爭當中,穩穩的在海邊紮下根來了。到底這是猶太人的勇氣和智慧呢,還是真的如同他們所說的,因為這是“上帝應允他們的土地”呢?

不管你信還是不信,反正猶太民族無論是從《聖經》記載的歷史上,還是現代人親眼目睹的現實,都清楚的記錄了他們 “凡是遠離了自己的神的時代,就會蒙受災難;當他們找回正信的時候又總是能蒙主眷顧,用奇蹟打造了一個個不可能的倖存甚至是勝利。”

《贖罪節在會堂祈禱》(圖片:Maurycy Gottlieb/特拉維夫美術館)
《贖罪節在會堂祈禱》(圖片:Maurycy Gottlieb/特拉維夫美術館)

贖罪日以色列被偷襲 命懸一線

今天說一下第四次中東戰爭,也叫“贖罪日戰爭”,還有戰爭之後席捲世界的石油危機。

別忘了,第三次中東戰爭當中還是以色列贏了,當時埃及和敘利亞僅6天時間就丟掉了西奈半島(Sinai Peninsula)和戈蘭高地( Golan Heights),西奈半島在以色列的西邊,隔斷了埃及;戈蘭高地在東邊、在北邊,那一頭是敘利亞。佔領的戈蘭高地和西奈半島,這下就大大的加強了以色列的防禦縱深,提高了國家安全。

不僅如此,以色列還花了5億美元,在蘇伊士運河東岸,在西奈半島這邊修建了一條長達100多公里的巴列夫防線(Bar Lev Line)。

巴列夫防線(圖片:Amir Tours Amir Tours/臉書)

這個巴列夫防線很有特點,不是混凝土的工事,它是高十幾米有55度陡坡的沙地。不要說裝甲部隊,步兵想爬上去都很困難,鬆軟的沙地用常規爆破也很難,如果你拿很大爆炸力的炸藥包“砰”,也只炸了一個小坑,流沙一會兒就給你堵上了。

以色列軍隊在第二線還埋了油管,把閥打開就是一道火牆,只要埃及軍隊在這裡耽擱幾個小時,強大的以色列空軍,以雷霆萬鈞之勢就會降臨。那時,埃及軍隊對勝利就別抱什麼太多的幻想了。

埃及國內日趨高漲的經濟和政治上的壓力,迫使當時的埃及總統薩達特急於發動一場戰爭,挽回領土和面子,也挽回些國內政治和經濟上的失分。為此,他們進行了精心的策劃和周密的部署。

首先,他們就要挑一個最佳的進攻時間。“贖罪日”,是猶太歷中最重要的日子,猶太人在這一天要完全脫離塵俗的世界,進行全心全意的沉思、懺悔和祈禱。

那麼一東一西,埃及和敘利亞這兩個國家的領導人密謀,就在1973年10月6日猶太人“贖罪日”這一天對以色列發動一場突襲。

緊接着,埃及就作出了一些戰略欺騙,搞了兩次大規模的戰爭動員會,搞了一次,沒事,騙你;再搞一次,又是假的!兩次都讓以色列疲於奔命,結果以色列包括提供它情報的美國都認為:第三次不太可能,於是真的戰爭到來時放鬆了警惕了。

埃及軍隊對於如何突破巴列夫防線也做了細緻的研究。埃及軍隊提前派出蛙人部隊,用水泥把那個油管的出油口給堵上了,這樣,以色列軍隊想放火,火牆戰術就失靈了。

同時,埃及進攻部隊調來了消防船,用密集的高壓水槍來衝擊沙牆,這一招看起來很平凡,但是非常好用。他這一噴,沙牆開始迅速的塌陷,比炸藥包來得好使多了,整個防線上一下子被衝出了60個突破口。

由於贖罪日的緣故,以色列前線嚴重兵力不足。以色列當時也是一時大意。派出了他們認為最強的坦克部隊(600裝甲旅)。他們以為這600裝甲旅一衝就可以把失地奪回來了。

沒想到的是,他們有一個情報沒掌握,埃及步兵裝備了大量蘇聯的AT-3反坦克導彈,這是一種後面拉根線,有線制導的導彈,特別便宜,命中率很低,但是超飽和的攻擊彌補了命中率不足的缺陷。在這鋪天蓋地的導彈雨下,戰場上的以色列坦克到處都癱瘓了,每輛癱瘓的坦克上,好多導彈制導線扯在那裡,其中以色列的190裝甲營被殲滅了。

The day of victory ,, the day of dignity October 6 <3 Egypt <3 the land of history and glory

Posted by ‎ܔܔܛ ܔܔܛܔܔܛܔ‎ on Saturday, October 5, 2013

這一戰果被埃及方面誇大為全殲了以色列的190裝甲旅,營長變旅長了。結果在全世界的報紙中登出來,廣為宣傳,大家一看,這次以色列完蛋了。

同時,敘利亞在東邊也發起了攻擊,一下子集中了1400輛蘇式坦克,形成了坦克海戰術,把100多輛以軍坦克打得節節敗退。約旦和伊拉克看形勢大好,也想加入戰場。

在如此巨大的壓力下,當時的以色列總理梅厄夫人就帶領廚房內閣祈禱。這廚房內閣,因為在贖罪日,也沒有正常回辦公室去上班,就跑到梅厄夫人家裡來,在廚房開了一個緊急內閣會議,叫廚房內閣。在這廚房,內閣祈禱說:求上帝救救以色列!

喬裝改扮 深入敵後 絕地反擊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埃及軍隊突然停止了進攻的腳步。為什麼?因為他們怕繼續進攻會導致以色列空軍的優勢。為什麼呢?他們的蘇聯薩姆防空導彈集中在西奈半島一帶,如果他們的突出太近了,擔心以色列的絕對的空軍優勢會把他們的埃及坦克部隊給消滅了,所以他們暫時停下來了。

其實以色列已經是強弩之末,擋不住埃及部隊的進攻了。

這下以色列騰出手來了,集中兵力對付東邊的敘利亞,幾十萬以色列的預備役部隊也迅速集結了起來。

說到以色列的預備役部隊,他這支部隊是一直接受軍事化訓練的,平時穿着西裝到公司上班,換上軍裝跟現役軍人沒有任何區別。

以色列軍隊迅速的越過了1967年的停火線,直逼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這樣敘利亞想組織有效的反攻,即使加上約旦和伊拉克的增援部隊也需要再等一個星期,才能形成有效的攻勢了。

這時,以色列趕緊回過頭來收拾埃及了。對付埃及,要想挽回敗局真的就得發揮以色列的空軍優勢。但是埃及人不敢往前走,以色列的空軍也不太敢往前走,關鍵就是埃及的地面防空導彈基地。以軍的統帥部決定派出一支突擊隊突襲,偷偷穿越如狼似虎的戰鬥正酣的埃及前線。於是,贖罪日戰爭最精彩的一幕拉開了……

以軍45裝甲師師長阿里埃勒·沙龍看着地圖說:你們看(美國發過來的衛星照片),這是美國的間諜衛星發過來的情報,埃及南北軍團中間有個幾百米寬的結合部,天賜良機!

當時的沙龍、還有特種部隊首腦埃胡德·巴拉克(後來也成為以色列總理)就準備進行這場冒險行動。

10月16日,埃軍和發動反擊的以軍在蘇伊士運河的東岸打得難解難分,在埃及的伊索姆地區,有一座橫跨運河的浮橋上的埃軍正在那裡守橋,戒備森嚴,突然發現十餘輛埃及坦克和大批的裝甲車從前線方向急駛而來。奇怪,這裡不是單行嗎?咱們不是往東進攻,怎麼從東邊回來坦克了呢?

車隊逐漸靠近了,如臨大敵的守橋士兵發現,來的是蘇制坦克和裝甲車,坦克上搭乘的士兵都穿着埃及軍服,手持AK-47衝鋒槍,臉上布滿了塵土和血跡,顯然是一場血戰下來的。

車隊按要求停下來後,一名少校軍官從車上跳下來,用流利的阿拉伯語向守橋衛兵說,“辛苦了好兄弟,真主保佑你們!”

衛兵馬上敬禮並恭敬的回答說,“少校閣下,請問您是哪個部隊的?”

少校說,“我們是21裝甲師的,要回西岸執行重要任務。”

21裝甲師!那可是埃及的王牌部隊,就是那支消滅了以色列王牌裝甲兵,上了電視的那支英雄部隊。

橋頭衛兵立刻充滿了敬意,說“請少校率車隊趕緊過橋吧。”

守橋的埃及士兵就沒有想到,這些裝甲車輛就是以軍的突擊隊,他們哪來的蘇制坦克呢?原來是通過前幾次的戰爭沙龍收集起來的,以前繳獲的埃及的蘇制坦克和裝甲車,沒有扔掉。重新噴上埃軍的標記,騙過守橋的埃軍部隊,以軍的突擊隊順利的通過浮橋,踏上運河西岸的土地。

按照作戰計劃,兵分三路,迅速的殺向埃及的導彈和高炮陣地,不到一天,埃及花費巨資買來的新型防空導彈SAM導彈和高炮,在襲擊下蕩然無存。

由於嚴重威脅以軍飛機的這些防空導彈基地被摧毀了,以色列空軍得以迅速的打通了蘇伊士運河地區的空中走廊。以軍戰機大肆突擊前方的機場和埃軍後方的重兵集結地域。有些埃軍還沒有到達前線就被以軍戰機炸的潰不成軍了。

23日,以軍的地面部隊在空軍的掩護支援下全線反攻,沿運河的西岸南端橫掃到北端。

24日,埃及被迫在不利的戰爭態勢下接受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宣布停戰。

贖罪日戰爭結束了。以色列再次塑造了不敗的神話。但是,這場戰爭帶來的世界範圍的影響才剛剛開始。

贖罪日戰爭(圖片: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維基)
贖罪日戰爭(圖片: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維基)

石油國輸出組織的“石油武器”

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之後,尼克松政府當時決定由美國空軍向以色列提供緊急供應的。為了維護以色列和阿拉伯衝突的中立地位,美國的軍需品供應被要求都是在晚上運抵以色列,但是一場強大的側風和氣候條件拖延了美國運輸機的起飛時間,導致他們在光天化日之下着陸在以色列。

這一下全露餡了!瞞天過海不靈了!本來對美國放一馬的有些阿拉伯國家也不好意思再裝糊塗了,原來說沒有看到美國飛機支援他們,現在你們看照片,都來了,登報了!

1973年10月16日,歷史上的今天,石油國輸出組織在科威特舉行會議。滿場子都是白袍子黑鬍子的首腦和王子們,他們決定提高石油價格,將把石油價格提高70%,這是第一步。在石油定價史上,產油國完全掌握了控制權,並且在沒有和主要的石油公司協商的情況下,行使了他們的權力。

兩天之後,為了報復美國對以色列的軍事和金融援助,阿拉伯石油部長們再次宣布,每個月減產5%,這就是所謂的石油國家號稱的石油武器,西歐和日本用的石油大部分都來自中東,美國用的石油也有很大一部分也來自中東,這個石油提價和禁運立即就讓西方國家經濟出現了一片混亂。

提價以前石油價格每桶只有三塊錢,$3.01,到1973年底石油價格達到了每桶接近$12,提價了三到四倍,石油提價大大的加大了西方大國國際收支赤字,最終引發了1973-1975年戰後資本主義世界最大的一次經濟危機。

經過這次石油危機之後,巨額財富象潮水一般湧入中東,一夜之間中東產油國就從赤貧過渡到了暴富,全球最大的產油國沙特阿拉伯的政府財政收入,1971年只有14億美元,石油危機爆發之後超過了1000億美元,中東產油國過去幾十年以令人難以置信的資金投入和超乎尋常的建設規模開始了全方位的經濟大開發,大幅度的增加國家福利待遇。大家看到的那些沙漠中奇幻的城市,都是這一時期建設出來的。

這次石油武器的使用短期來看,他並沒有改變以色列的戰爭勝利結果,以色列終究贏得了這場戰爭;從長遠來看,石油禁運改變了西方經濟政策,他們開始增加了勘探,使用替代能源,增加了這方面的研究,增加了節約能源和更嚴格的貨幣政策,用來更好的對抗通貨膨脹。

從根本上來說,這使得國際經濟得以重塑,在還給這些產油國(石油輸出國)一部分財富的公平之外,世界經濟反倒變得穩固了。對於地區政治、獨裁政權這種不穩定性,和對世界經濟的衝擊具有了更強大的抗擊能力,壞事變好事了。

第一次石油危機:1974年美國的汽油定量配給票(圖片:Warren K. Leffler/U.S. Library of Congress)
第一次石油危機:1974年美國的汽油定量配給票(圖片:Warren K. Leffler/U.S. Library of Congress)

石油輸出國組織在短暫的財富迸發之後,地區的國際關係也開始複雜化,開始分邊站了。有很多國家站到了美國這一邊,有很多國家站到了蘇聯那一邊,很多站到蘇聯的那一邊的國家,在上個世紀90年代以後又從他們的依屬關係變成了衝突關係。因為蘇聯變成了世界最大的產油國,加上宗教衝突,加上戰爭不斷的爆發,21世紀世界體系形成了新一輪的格局。

歷史上的今天,第四次中東戰爭與第一次石油危機。

人走紅要有人的謙卑

國家走運要有國家的擔當

成天下事者,知天命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