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加賦帶來的康乾盛世(圖片:維基)
永不加賦帶來的康乾盛世(圖片:維基)

《真實的江澤民》引言:五千年歷史舞台  亂世丑角應劫而生

吳永健
2019-09-20 20:02
道德猶如空氣,沒人計算空氣的金錢價值。不過,在一個嚴重缺氧令人窒息的環境中,空氣就是生命,就是無價之寶。今天的世界已離不開中國。把握世界,需要讀懂中國。西方傳統的資本主義是在道德和誠信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而二十多年中共特色的“改革發展”卻是一個敗壞道德和誠信的過程。

 

“中共有何資格坐在這裡!”

這一模一樣的問話,是繼林耶凡2017年正聲先發,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質問中共代表,現在又迴響在香港爭取自由的世界舞台上。

今年9月16日,香港立法委員陳淑莊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譴責香港政府和警察對港人無差別的施暴不斷升級,並懇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調查。她還質問:為什麼香港亂局背後的主謀——中共政府,“仍可作為成員國,安坐在人權理事會上”?

一個民族的誕生,承傳,興旺發達或最終沒落,從來都與這個民族道德高尚或墮落緊密聯繫在一起,天意和天命一向是上天神靈根據民族的道德水平為判斷基準而最終裁決的。

神垂憐于下界生命,幾千年前,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人,這是人之為人的合法性。中華民族是上天護佑的民族。民族的祖先伏羲指導人首要的是“通神明之德”。中國傳統社會言必稱“天道”。中國人常說的“大道”,謂之“天之道”。上古“至德之世”,即謂天遺神之規範於人類,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後嗣。

中國五千年輝煌傳統歷史文化的頂峰時期-貞觀盛世,唐太宗以至德治國,文化繁榮,國泰民安,經濟發達,萬國來朝,出現了“監獄成空,吏同虛設“的奇蹟。

唐太宗(圖片:維基)
唐太宗(圖片:維基)

貞觀六年,唐太宗下令獄中三百九十名死刑犯放假探親,次年回來受死。假期一到,三百九十名犯人悉數回來報到。因他們遵守信用,唐太宗免了他們的死刑。這是何等的明君聖德,道德感召、大智大慧!此乃君民共舉之道德水平。

傳統的最後一個皇朝——清朝康熙大帝親政後,便宣布停止圈地,整頓吏治,放寬墾荒的免稅年限,至康熙元年始,每年均有減免國稅,扶助災民的政策。

康熙五十年起,分三批免去全國各省的賦稅一年,連同各省歷年拖欠的賦稅一併豁除。

康熙五十一年實行“永不加賦”政策。康熙大帝在位六十年間,蠲免天下錢糧共計五百四十五次,摺合白銀高達1億5千萬兩,相當于當時國家每年兩千萬至三千萬兩財政收入的五至七倍。這是怎樣的利民聖主,國富民強、社稷福祉!此即國家政府執政之道德。

文治武功、雄才大略的漢武帝劉徹,創立西漢王朝最鼎盛時期,亦是中國傳統皇朝的一個頂峰。

漢武帝卻在“輪台罪己詔”中“深陳既往之悔”,不忍“擾勞天下”,“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以明休息,思富養民也”。

併當群臣之面自責曰:“朕即位以來,所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傷害百姓、糜費天下者,悉罷之!”

漢武帝(圖片:維基)
漢武帝(圖片:維基)

“罪己詔”是自覺奉守上天旨命的君王之德行,也是傳統皇朝執政合法性在人間的真正實施。史上的皇帝多有“罪己詔”告白于天上,負責于地下,承擔天災人禍的己任。

先哲聖人老子在兩千五百多年前就看見了人類社會的下滑軌跡,他明明白白的告訴世人:“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

道-德-仁-義-禮-智-信,這是人類社會的不同階段。人們維持不住先天原有的高尚道德,逐步從遵守神的旨意回歸上界的精神恪守,下滑到一個不如一個的社會境況-“仁”,“義”,“禮”,“智”,“信”的不同階段。

神垂範人寰,先世極立中華道德,而今舉目張望曾經被神如此盼顧的“神州”大地,不能不讓人悲泣,連人類最後一個社會形態,以“信”為世,起碼的社會誠信,行事做人的基本信譽,在黨國政府執政,官商為富的普遍實踐中,早已被人為的破壞殆盡,蕩然無存。已然掉離人類底線,還在一日千里下滑,能去哪裡,這真的還不危險嗎?!

“你長大了想做什麼?”

“想做官。”

“做什麼樣的官呢?”

“做……貪官,因為貪官有很多東西。”

這是記者採訪廣州一所小學問孩子們的理想是什麼時,一名6歲小女生的對答。

2011年10月13日傍晚,中國廣東省佛山市兩歲的女孩小悅悅,被一輛麵包車撞倒。

前車輪碾過女孩之後,司機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繼續加大油門從奄奄一息的女孩身上再次碾過。右後車輪在碾過時被孩子的下肢明顯的墊高再落下。肇事者毫不猶豫,加大油門逃之夭夭。

事後,肇事司機被問及為什麼再次碾壓孩子,他說:“對啊,如果她死了我只要賠一兩萬,如果她活着幾十萬都不夠…”

他是有意軋過去的!接下來,在事後回放的錄像中出現的是一個接一個,總共十八個過路人,從躺在血泊中的女童身邊完全視而不見,輕鬆無事的走過,沒有一個人有絲毫營救的意向。

一個民族喪失了道德,就喪失了後代,喪失了前途和未來,喪失了人之為人的理由,也就喪失了上天護佑其繼續作人的合法性!

道德猶如空氣,沒人計算空氣的金錢價值。不過,在一個嚴重缺氧令人窒息的環境中,空氣就是生命,就是無價之寶。

凡河鎮霧霾與晴天對比(圖片:Tomskyhaha/維基)
凡河鎮霧霾與晴天對比(圖片:Tomskyhaha/維基)

今天的世界已離不開中國。把握世界,需要讀懂中國。西方傳統的資本主義是在道德和誠信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而二十多年中共特色的“改革發展”卻是一個敗壞道德和誠信的過程。

以經濟腐蝕道德,再次用無神論打擊信仰,顛覆五千年“真善忍”道德標準,用經濟發展掩蓋人權迫害,加速敗壞道德。

更甚的是,透過全球化的經濟利益,以“溫飽權”取代普世價值,把道德敗壞擴散到全世界。

在商言商,就經濟談經濟,就政治說政治,人們不需要談道德。為什麼?因為所有社會活動都有基本道德作為承載的社會基石,是道德維持在一定標準之上使之成為可能。猶如空氣之於人,無需談論卻不可或缺。但是,在今天的中國,“在商言商”背後的道德基礎已經不復存在。道德成為了稀有空氣。

中國的經濟經歷了不惜血本透支歷史的“發展”,同時帶來了非常嚴重的後果。人們,甚至包括中共,都在公開談論這些問題。中外學者紛紛為中國把脈,指點迷津,開出了形形色色的解決方案,小到關注民生,大到實行政改。且不說中共會不會採用這些方案,就算去做,也是尺蠖效應(借用尺蠖的爬行方式來比喻一種政治現象)。

因為實施這些方案所需要的道德根基,社會的正常基礎結構被腐爛的道德蛀空了,那麼,實施的過程,就會大打折扣,就會陽奉陰違,扭曲變形,就會淮橘為枳,畫虎類犬,所謂的解藥反而製造更大的困境,最後難逃回天乏術的終局。要想讀懂中國,就需要了解中國的道德現狀。

泱泱五千年,何以至此?

歷史大戲真有閉幕之時嗎?“故義勝利者為治世,利勝義者為亂世”。這是因為時空的舞台上跳出了一個亂世丑角,以他猥瑣的個性特點,乾的壞事、蠢事不勝枚舉。他以壞事做絕的方式讓中共最後埋葬着自己;他在社會中建立了披着現代外衣的奴役制度,以共同犯罪把官吏們緊緊捆綁在執政道德喪盡的腐敗中;在人們心中掐斷了傳統文化的根,以致全民族隨意謾罵祖先代代相傳維續香火的中華傳統文化;在最後的緊要關頭欺騙並把全人類拖下深淵,滅掉人類在道德上復活的希望。

縱觀當代歷史,人類從一個“熱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到一個“冷戰”。

如今在人不知鬼不覺中,被這個丑角拖入一場“貪戰”—全球經濟化中無道德的搶奪。人嚮往好的生活,希望多賺錢本身無可厚非,但為什麼選擇與撒旦為伍,取之無道,在沒有槍炮、不見血腥之中,以“共毀”的方式,不斷突破底線的沉淪于自我道德的崩潰之中。在最後的緊要關頭欺騙並把全人類拖下深淵,滅掉人類在道德上復活的希望。

可是,所有的這一切,並不是因為他的聰明和能幹。他只是打開了魔瓶,放出瓶中緊縛的惡魔,公然不斷的向人性最低處的“貪婪”發出現實的迷人誘惑,像劇毒的游蛇一般,在人性最壞處的極端自私中無拘束的遊走……

神還需要動手嗎?人已經在自行毀滅……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