淵明白李世民在京城時時有生命危險,批准秦王府遷居洛陽……
淵明白李世民在京城時時有生命危險,批准秦王府遷居洛陽……

【大唐聖王李世民 】第37集 唐王朝大廈將傾 秦王智囊獻計獻策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10-5 21:59
皇帝李淵命令李元吉為掃北行軍元帥。李世民最得力的十多位將軍被調到李元吉手下。房玄齡、杜如晦調到朝廷任職。用釜底抽薪手段消滅秦王。秦王智囊獻計獻策。

聽眾朋友您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千古英雄人物》專欄,我是陸平。

今天播出的節目是大唐聖王李世民第37集《唐王朝大廈將傾 秦王智囊獻計獻策》

上一集我講到李淵下令撤銷秦王李世民的陝西、陝東行政首領的職務,轉交給齊王李元吉。命令李元吉為掃北行軍元帥。天策府的尉遲敬德、段志玄、程知節、秦叔寶等十多位將軍,調到齊王大元帥帳下。將房玄齡、杜如晦調到朝廷任職,不得再踏進秦王府。

秦王府上上下下聽到這個命令,人人憤慨。不過,他們也早有思想準備。在張亮被陷害的時候,房玄齡和杜如晦已經深切感到太子和齊王步步進逼,唐朝的大動亂已經難以避免。

房玄齡對秦王說:“殿下,如今你兄弟三人矛盾已成,而且漸趨公開化,禍亂的跡象很明顯了。有朝一日亂局發生,不但禍及秦王府,更恐國家危亡。當此之際,不可不深思!在下以為,殿下不如效仿周公當年故事。外寧州郡,內安宗社。古人有雲:為國者不顧小節,正是這個道理,若再猶豫觀望,必致家國淪亡,身敗名裂,請殿下三思。”

房玄齡說的所謂“外寧州郡,內安宗社,”意思是要穩住各州郡刺使、都督等軍中要員。然後在朝中舉事懲處擾亂朝廷的罪人,登上帝座。房玄齡針對秦王李世民心中的顧慮,希望秦王李世民仿效周公。我們大家都很熟悉周公的故事。周朝的文王封第二個兒子姬發繼承王位,是為周武王,武王的弟弟姬旦,就是周公,他忠心耿耿協助周武王滅了商朝,建立周朝。不幸武王早逝,太子成王年齡很小繼承王位,周公輔佐成王。這時周公的兩個弟弟管叔、蔡叔起來造反,企圖篡奪王位,周公用武力鎮壓了管叔、蔡叔,使周朝朝廷穩定,為周朝八百年歷史打下堅實的基礎。周公這樣做,受到後代世人的歌頌。

不過,以秦王的身份,他不能不更加謹慎。一方面,當今高踞皇位的,是他的父親,另一方面,正面敵手又是他的嫡親兄弟。面對骨肉之情,手足之誼,怎麼能放的下呢!李世民說:“先生一席話。很有道理,看的很遠。眼下真應了那句俗語,“樹欲靜而風不止,”我們不能不做最壞的打算。不過,我想,暫時還是要觀察局勢的變化,讓他們多行不義,充分暴露,失盡人心之後,再除之不遲。”

杜如晦笑道:“殿下的意思我等明白,這些年在戰場之上,秦王多是開始堅壁不戰,待敵人將士疲勞時突然攻擊,直搗其心臟,一戰而定勝局。在未來這場沒有刀光劍影的戰場上,以靜制動,與堅壁不戰大有異曲同工之妙。”

過了幾天,發生了李世民在東宮酒宴中毒事件,李淵明白李世民在京城時時有生命危險,批准秦王府遷居洛陽。秦王的部下都鬆了一口氣,準備動身。但是,李淵受太子和李元吉的蠱惑又變卦了。李世民心情非常憂鬱,對他手下的將軍們說:

“出洛陽已成絕境,除了和東宮方面正面交鋒,我們再沒有其他道路可走了。然而骨肉相殘,古往今來,都視為最大的罪惡。我知道大禍只在朝夕之間,如果等待那邊先為不道,然後以正義討伐,大家以為可行否?”

尉遲恭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大王是久經戰爭的人,當知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人情誰不珍惜生命!而今我們大家用自己的生命侍奉大王,這不是天授大位於大王嗎?而今塌天大禍就在眼前,而大王仍然猶豫,不以為憂;大王縱然不以自己的生命為重,又將國家百姓置於何地?大王不用敬德之言,敬德只能辭去,歸隱山林再為草莽,不能留居大王左右,束手就擒,還希望大王採納大家的意見!”

長孫無忌點了點頭道:“大王若不聽敬德的勸告,這一場征戰不用算亦知道必敗!東宮待大王如寇讎,大王待東宮以手足。如此態勢不均,而大王之心又不能定,明知必敗之戰,敬德等大將軍豈肯服從?再猶豫彷徨下去,大將軍們必不再為王所有,無忌亦當相隨而去,不能再侍奉大王矣!”

6月1日,李淵在太極殿親自主持中朝,宣布正式拜四皇子齊王李元吉為御北行軍元帥,當場授以金印、天子劍,並且確定6月5日,在昆明池為李元吉出征送行。由太子主持儀式,秦王必須出席。

秦王李世民退出會場回到天策府,心情異常沉重。確實感到天將要塌下來了。李世民和他妻舅長孫無忌說,現在需要房玄齡和杜如晦回府來商量。長孫無忌立即到房玄齡家,請房玄齡回秦王府,房玄齡正與杜如晦下棋,杜如晦說:皇帝命令我們不能再踏進秦王府,這大白天去秦王府太招搖了吧。

長孫無忌回來報告秦王。李世民說,一定要他們回來商量。尉遲敬德,你再去走一趟。房玄齡看尉遲敬德來了,故意冷冷的說:我們不敢違抗皇帝的聖旨。尉遲敬德明白他們的心思,馬上回府。

李世民說:敬德,你怎麼沒有帶他們回來?

尉遲敬德苦喪着臉說:“殿下,玄齡長史跟末將說,陛下煌煌聖敕言猶在耳,不得復事大王,而今如私自前來拜謁,必然禍及全家,故而不敢奉教!”

李世民氣得渾身顫抖:“他們想在這個時候背叛我?”

尉遲敬德勸說道:“殿下息怒,房公說,私自召他們入府相見,不僅他們違抗皇帝聖旨,該當死罪,就是殿下,也是違背父皇聖旨,既是不忠也是不孝,大王素來愛惜名聲,怎能一時糊塗,做出這等不忠不孝的事?

幾句話頓時讓近乎暴跳的李世民冷靜了下來,他明白這是房玄齡的激將法。苦笑道:“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玄齡和克明果然用心良苦呀!”

房玄齡和杜如晦話中有話,很清楚,不管是李世民召他們前來還是他們私自回府,都是違抗皇帝,然而兩人沒有說出口的意思,又極為明白。那就是說:如果秦王敢突破自己陳規,尊天意順民心,那麼我們就不會顧忌什麼皇帝的聖旨,一定追隨秦王。

李世民扭頭問尉遲敬德說:“敬德,你是不是也覺得玄齡和克明這麼做是有道理的?”

尉遲敬德說道:“殿下,恕末將直言,您若是還未曾拿定主意,就是強行將兩位相公綁回府來,也不見得能有甚益處!

李世民點了點頭,伸手從腰間取下了佩刀,微笑着遞給尉遲敬德道:“敬德,辛苦你和無忌再跑一趟,就說是我說的,我不管什麼聖旨,也不管是誰不許他們兩位再追隨我,我從現在起自己說了算。今日要他們務必奉教回府。他們不是說違抗了聖旨就是個死麼?你拿着這柄腰刀前去,告訴他們,如若還不奉我的教令,你即刻砍了他們的腦袋回府復命!

尉識敬德眼睛一亮,接過腰刀追問道:就這麼和兩位相公說嗎?李世民斬釘截鐵的說:軍令如山,不是戲言!

聽眾朋友,您想想,李世民真要殺房玄齡、杜如晦嗎?房玄齡和杜如晦會不顧李淵的皇命,回秦王府追隨秦王嗎?請繼續收聽大唐聖王李世民第38集《大難中義士不棄 明天理秦王出手》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