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森教授認為科技帶來的“社交媒體狂熱”也像“暴民狂熱”一樣。(網絡圖片合成)
漢森教授認為科技帶來的“社交媒體狂熱”也像“暴民狂熱”一樣。(網絡圖片合成)

了解西方文明(14):現代科技帶來“人造生物”和“暴民狂熱”

馨恬
2019-10-6 14:18
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告訴我們,在他成長的年代,人們學到自然的生活方式,而現在的年輕人整天低頭看手機,他們就像是變成了“人造生物”,而科技帶來的“社交媒體狂熱”也像“暴民狂熱”一樣,有人誹謗別人卻不用承擔後果。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美國著名的古典學家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告訴我們,在他成長的年代,人們學到自然的生活方式,而現在的年輕人整天低頭看手機,他們就像是變成了“人造生物”,而科技帶來的“社交媒體狂熱”也像“暴民狂熱”一樣,有人誹謗別人卻不用承擔後果。

接上集:了解西方文明(13):科技發展和富裕生活造成現代社會道德下滑

上一集里,漢森教授說,我們現在有精緻的都市休閑文化,但是卻沒有恥辱文化了,人們不會羞恥于做任何不好的事情。漢森教授認為,這種道德下滑是科技發展和富裕生活所造成的。那麼高科技和富裕生活是如果影響現代人的呢?

過去的人會自然的生活方式  現在的年輕人完全像“人造生物”

漢森教授說,他記得55年前他在這個房子里(記者註:我們在他家裡做的採訪)長大的時候,跟他的祖父母住在一起。一到周六不用上學了,他的祖父就把他和他的兄弟們都叫到農田裡干一天的活兒。他們會央求:我們可以去城裡嗎?那時候進城是一種奢侈,一直到後來他拿到駕照才能自己進城。他的祖父就回答說,“不能去城裡,你們會惹麻煩的”,然後會給他們很多活兒干,讓他們累得不行。

祖父倒不是惡意地那麼做,而是教了他們很多關於自然的知識,比方說,風從南方吹過來,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鳥兒今天早早地就在築巢了?今天的月亮在哪一個階段?或者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今年沒有多少蝴蝶?祖父教漢森兄弟們如何預測天氣、知道什麼時候會有危險。比方說,如何識別安全的兔子和可能帶有病毒的傑克兔,以及土狼。

他們那時候學到了自然的生活方式。而今天的年輕人,漢森教授說他前些日子在紐約,看到六七個年輕人在一起,全都在低頭看手機。假如他問他們,今天的日期是什麼?氣溫是多少?月亮在哪個階段?晚間的平均氣溫如何?太陽什麼時間升起?等等問題,他們都不會知道答案,他們已經變成了完全是人造的生物。

年輕大學生整天看手機 失去體力勞動的興趣和能力

或許這也沒什麼,但是漢森教授覺得某些重要的東西已經失去了。尤其是體力勞動的能力。漢森教授跟本地的農場主說,你們缺乏各種勞工,包括鋪設屋頂的人、采李子的人。那些農場主們的回答總是:我們沒辦法用那些年輕大學生,他們來的話,很快就覺得無聊,他們不想做這種工作,也不認為這種用體力賺錢的工作是高尚的企業。

有一個人跟漢森教授說,他用過大學生去收采水果,結果那個學生整天就在看他的手機。但是那些生長在比較貧窮家庭的,或者成長過程中受到的教育是要努力工作的,他們就有完全不同的想法。

漢森教授感概到,在這個立國先父們從未想象到的70億人的全球村和無限財富之中,憲法和立國之父們的精神能否屹立不倒,還有待觀察。

科技帶來的“社交媒體狂熱”就像“暴民狂熱”  誹謗他人卻不用承擔後果

我們可以看到,現在連幾歲的小孩都開始玩手機,而且玩的比大人還好,漢森教授表示,這種科技的發展到底會產生什麼樣的作用,我們現在還不得而知。我們從來沒有哪一代人是從5、6歲一直到80歲都用手機的,我們不知道它對大腦有什麼影響?是否會導致癌症?是否會影響人的行為?

但是,我們已經知道的是,科技造成了類似暴民狂熱的效果。就像法國大革命時期,暴民們攻佔巴士底獄,要把管理者和富有的鄉紳絞死。而現在的“社交媒體狂熱”就很類似,有些人在臉書、推特上說些很糟糕的話,試圖破壞別人的職業生涯,卻不用承擔任何後果。你也不能起訴他們誹謗罪,他們遠在別處,用的是匿名。

漢森教授說,我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看看以後會發展成怎麼樣吧。

但是,漢森教授認為,如果沒有人站出來表示強硬的話,這種趨勢就不會停止,這也是他和很多選民支持川普的原因。請關注下一集的內容。

點擊這裡看本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