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人生】21年前我被現代醫學判了死刑

轉載
2019-10-8 06:07

聽眾朋友,您好,我是宋陽。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21年前我被現代醫學判了死刑》,故事的主人公今年七十多歲了,二十一年前因身患絕症被醫院判了死刑,就在走投無路絕望等死時,卻絕處逢生,奇蹟般康復了。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故事。

三十六歲那年,我在一次勞動中傷了腿關節,因為年輕一直不在意。後來腿經常痛,就當成關節炎貼膏藥,針灸,按摩,吃消炎止痛藥,沒想到問題越來越嚴重。到了第二年的一天,在一個無證行醫的人家裡按摩時,出了大事。在我痛得忍不住嚎叫半天之後,被一個朋友撞見,急忙送醫院救治,醫生檢查後說我得的是股骨巨細胞瘤,即人們談之色變的癌症,而且已到中晚期,由於亂投醫,關節囊已碎如破乒乓。

股骨病變處已如爛透的桃子,醫生拒絕收我入院,說這種病在全世界都沒有醫好的先例,住院也沒用,他們也從沒收治過這種病人。當時台灣有一位學者叫欒茀的,跟我得的是一樣的病,《人民日報》登載他被送到北京協和醫院由知名專家教授救治,結果也沒救過來。所以無論怎麼祈求,醫生就是不收我。

我痛苦絕望,被送回家後整整嚎叫了一天一夜,凄厲的哭喊聲鬧得全院子的人都無法睡覺,那種劇痛,那種慘狀,人人見了都只搖頭,不忍心責怪我。

到了第二天,通過單位同事、朋友奔走,才有一個人的醫生朋友答應收我入院,但仍說是醫不了。他們商量一陣說,乾脆把病腿從大腿根部鋸掉。我惶恐而無奈的問鋸了腿能活多久,醫生說:“好嘛,你可以活一個星期,不好那可能手術台上你就下不來了。”

我說:“一個星期?那不是傷口都沒好就死了嗎,那又何必鋸呢?我還不如保留個全屍。”醫生說:“不鋸你就只能出院。”同事朋友問醫生有別的辦法沒有?醫生想一陣說:“還有個辦法就是鋸掉壞了的骨頭,另做個不鏽鋼或塑料的人工關節換上。”但他立即否決了這一方案,說:“做人工關節要天津、上海才能做,至少要等一個多月,到時你死了我賣給誰呢?那麼貴的東西,而且每個人的尺寸也不一樣啊!”

我又絕望了。朋友們再跟醫生溝通,問還有別的辦法沒有?醫生想了好半天才說:“倒還有一個辦法,就是鋸掉壞了的骨頭,另取自身一根小骨頭來補,但我們這兒從沒做過這種手術,只是骨科主任在上海進修時看別人做過,自己也不敢收治這種病人,因為反正都醫不好。”

又託了多少人情,並由單位領導出面簽字後果自負,骨科主任才決定全科室主治醫師並實習醫生一起上場,大家試驗性的為我做這手術,並先告知:“你這個病是醫不了的,我們只能儘力而為,不能保證成功。”我無話可說,只能聽天由命了。

在手術台上我就死了一次,又被搶救過來,手術後,從腳底到胸部打石膏固定,叫我在床上躺兩年。沒料回家不到一周,植入骨髓的角鋼條就斷在骨髓里了,引起骨髓感染,痛得我死去活來。因為醫院從沒打算做這種手術,所以沒有那種材料設備,是臨時用兩截短角鋼焊接的,沒曾想會斷。這樣一來,我就又來到鬼門關了,至今想起來都後怕。

那時別人看我就是一個死人,而我已不能用任何語言或表情動作向人表示我還沒死,內心恐懼人們把我當成死人就這樣送去太平間或火葬場。當時查白血球一萬多,問醫生什麼問題,醫生不語,只說有問題。

我竟然沒死成,真的是老天爺保佑,拆開石膏時,腿上的肉皮已成稀糊狀,臭不可聞。又經過許許多多無法言說的痛苦之後,我才從新學會了坐,學會了站,學會了拄雙拐走路,再厚實的衣服腋下都被磨成了破網狀。

此後的十幾年過的什麼日子啊,吃藥成了家常便飯,每月工資入不敷出。窮得上月拉下月,常靠借貸度日,葯吃得傷了腸胃,傷了心臟,傷了眼睛,甚至指甲也吃沒了。常年感冒,呼吸道堵得令人窒息,心跳超速,連說話都累得斷氣;吃東西禁忌很多,稍不注意,不是拉稀就是便秘,多次打石膏落下嚴重風濕,腿痛酸軟抽筋是常事,陰雨天更痛得哭,眼睛也莫名的痛得要命,書報電視都不能看。因植入腿骨內的角鋼條斷裂,有時走着走着裡面的螺絲釘和鋼絲等一卡起,腳就沾不得地了……全身這裡不痛那裡痛,還時時擔心是否癌症複發啊,這樣的苦日子不知何時是盡頭?

就在這種艱難困苦中,我還要為求名求利去爭鬥去拼搏,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間還有弟弟妹妹需要我扶持,為了他們我還得努力奮鬥,支撐着去上班,哪怕只剩一口氣,我都放不下自己“頂樑柱”的責任心,可是,當我為評職稱去找醫生開證明時,醫生又給我當頭一棒,說:“你還開什麼證明啊,評什麼職稱啊,我們根本沒想到你還能活到現在!後來我們又收了幾個和你一樣病的,身體素質還比你好,手術後鋼條也沒斷,可他們全都死了,你這種病是醫不好的啊!”

我備受打擊,痛苦和絕望又包圍了我。更不堪的是,平日照料我的丈夫突然又腦出血癱瘓了,真是禍不單行,雪上加霜啊!這日子沒法過了,身體和精神的雙重痛苦一併襲來,我的承受力已到極限,任何藥物都已失去效應,我不得不給家人交待了後事。我哭,孩子哭,一家人圍着我哭,於是,眾多的人來與我訣別,同情、關心、嘆惋、勸慰,可又有什麼用呢?人在疾病和天災人禍面前實在是渺小又可憐,無奈又無助啊,哪怕你的親人也救不了你啊!

可是,老天爺又一次保佑了我,就在我走投無路徹底絕望等死時,卻有幸得遇了法輪大法。當我走進法輪大法修煉,奇蹟立現:心跳正常了,拐杖扔掉了,眼鏡摘掉了,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了。溶于大法中,我懂得了真善忍的法理,明白了人為什麼會生病、為什麼有苦有難。

修煉法輪大法二十一年來,我沒再吃過一粒葯,沒再花過一分錢醫藥費,連傷風感冒都不會得,這可是真實的神話啊!

親眼見證我絕處逢生,我的親人、同學、朋友中因我而得法受益者,也相繼走出疾病,他們的家人都激動的說:“做夢都沒想到我這輩子還會有這麼好的日子過。”

更大的改變是我的內在。人說:“江山易移,本性難改。”可沒想到在大法中,我整個人生觀世界觀都變了。我徹底拋棄了無神論和鬥爭哲學,不再追名逐利,不再有意無意的傷害別人。我以前急躁易怒,說話尖刻,性格脾氣都不討人喜歡,總是自以為是,總找別人的不是,整天忿忿不平,牢騷滿腹,怨天尤人;總覺的自己付出太多,得到太少。得法之後,一切全變了!而這種變化是在不知不覺中一點點的變過來的。

而今,我活得輕鬆自在,樂觀開朗,再不為個人利益去爭去斗,更不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當我明白失與得的關係,真正放下對名利的執著時,才發現自己原來什麼也不缺;當我內心充滿了祥和慈悲,才發現處處都是親人和朋友。

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身心、我的命運,使我擁有了真正的幸福人生。

每當看到想到身處疾病和災禍中的苦難的同胞們,特別是跟我一樣得了絕症被醫生宣告不治的人們,我都想大聲對他們呼喊:救人的大法就在眼前啊!法輪大法才是你得救的唯一希望啊!不要再聽信那些抹黑法輪功的欺世謊言,切莫因自己的猶豫彷徨,而錯失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啊!

聽眾朋友,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我是宋陽,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改編自【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現代醫學宣告必死的我21年來好好的活着)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