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相助(示意圖片:〔宋〕李相東籬秋色圖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仙人相助(示意圖片:〔宋〕李相東籬秋色圖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好善樂施老翁起死回生 報應不爽張果老驅驢顯神跡

吳永健
2019-10-14 15:24
常言道:一毫一善,與人方便。 一毫一惡,勸君莫作。善惡相形,禍福自見……再看古時的記載也很有趣,說的是為人在世,應該公道存心,積福行善,處世低調,與人方便。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俗語說「千年難逢天開眼」,如果有那麼一回,真讓你碰上了,相信你會興奮不已:老天真的開了眼。

常言道:一毫一善,與人方便。 一毫一惡,勸君莫作。善惡相形,禍福自見……

再看古時的記載也很有趣,說的是為人在世,應該公道存心,積福行善,處世低調,與人方便。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清朝作者宣鼎的一篇文章「田處士石驢」,收錄于《夜雨秋燈錄》中,講的是一個老人借貸無券,而生髮出的一樁故事。它發人深思的是,就好像老天真的開了眼似的,到最後真相一幕幕的展現給了世人:

老翁叫陸守素,東平安山人,心地仁厚,家境殷實,向來與本地一個姓盧的人是好朋友。盧某家底微薄,兩家有錢財往來,盧某時常暗中侵吞,陸翁淡然處之,毫不見怪。

盧某曾向陸翁借貸二百兩銀子,主動提出要立一張借券。

陸翁笑道:「我們是道義之交,相交以心,信義誠實是根本,何必還要立借券呢?」二人也就情同手足,越來越親。

陸翁有個兒子陸駿,英俊瀟洒;盧某有個女兒,眉清目秀,年齡相仿。盧某感激陸翁恩德,把女兒嫁給陸翁兒子,因此兩人交情更加深厚。

嘆命運 愛捉弄

沒料到陸翁家後來遭到巨大變故,家道中落,男女僕役紛紛離開,門庭冷落,可張羅捕雀。回憶從前衣着鮮麗騎驢外出,現在只能徒步代替乘車,陸翁內心十分抑鬱傷感,因此得了病。

陸翁的病一天比一天重,而盧某來看望的次數卻越來越少。眼看吃藥無濟於事,陸翁漸漸地只能躺在床上輾轉呻吟。人常說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陸翁先富後貧,盧某先貧後富,本鄉本土知情的人,沒有人不為此而嘆息。

陸翁將死那天,因為缺錢,後事毫無準備。他叫來兒子,告訴他說:「我的靈魂已經出竅,在墳墓間遊盪,眼看已活不成多久了。家裡雖然很窮,幸虧你岳父盧君曾向我借貸二百兩銀子,可去討還,作為我的喪葬費。」

兒子問有沒有借券,陸翁說:「他當時雖然說過立券,但我與他既是至交,又是至親,還需要什麼借券呢?他是老父生平最知心的朋友,儘管前去討還,用不着顧慮重重。」

陸駿還在猶豫不決,妻子盧氏催促他說:「這一方的鄉親,誰不知道我父親受過公公的恩德?即使沒有借貸過,辦理親家後事也義不容辭,何況曾借貸過呢?而且公公不要我父親立券為據的話,我也是親耳聽見的。」

老天有眼(示意圖:維基)
老天有眼(示意圖:維基)

迷中人 愛算計

陸駿無奈,就鼓足勇氣來到丈人家。盧某得知來意後,奸笑着說:「你父親神志不清,是不是在講夢話?可是既然他這麼說了,你何不拿着借券來討債?」

陸駿把父親所說沒有立借券的話轉告丈人,盧某裝出一副哂笑的樣子說:「錯了,錯了!世上即使是親兄弟,凡借貸也必定要寫下字據作為憑證,不然所有的文書都可取消了,人們之間經濟往來只需要說一句話就足夠了。

我並非人面獸心,何至於賴債?看在親家即將離世,本當給予你小小資助,但既有了這樣的情節,恐怕別人唾罵我盧某是賴債人,現在只能薄待親家,這也是迫不得已啊!」

陸駿聽了很震驚,兩手空空返回,而父親已奄奄一息。

陸駿暗暗把丈人的話告訴了妻子,兩人都不敢相信誰真誰假,搞不清真假了。

第二天,陸翁就咽了氣,將調換寢席,全家號哭。

天開眼 仙人助

忽然,走進一位鶴髮虯髯的老道士,腳穿芒鞋,手持竹杖,竹杖上掛一個小葫蘆,登上客堂求見。陸駿出來接待,道士說:「我姓田,名木,人們都叫我處士。最近因為濟寧嵫山玄女廟破敗失修,素來聽說令尊慷慨大方,因此前來募捐,還請不要吝惜。」(處士,古代指有才德而隱居不願做官的人)

陸駿忍住悲傷,告訴他:「老父剛剛去世,連殮屍用具也沒有,哪裡還談得上捐錢?」處士聞說:「我有起死回生的法術,何不引導我去看看令尊?」等到進入卧房,一片哭聲頓時停止,原來陸翁斷氣後又開始微弱呼吸,漸漸有了生機。處士靠近陸翁,略加診視,說:「這不過內心鬱結失調,何至於死?」從袖子里摸出一隻寸把長的石驢,只見得這石驢雕刻得惟妙惟肖,處士念了一會兒咒語,石驢就慢慢變大,活動起來,變成真驢,呦呦嗚叫。處士喃喃與驢講話,驢昂頭向天而嘯。

處士說:「長面公,我來居士這兒募捐,並非來治病,忘了帶丹藥,你何不替我往嵫山去取一粒來?」驢長鳴一聲,彷彿是說同意,然後放開四蹄銜着小葫蘆出門狂奔而去。陸駿說:「嵫山離此地一百里,什麼時候能奔到?」處士說:「快得很。稍安毋躁。」頃刻之間,驢已返回,仍將葫蘆放在處士面前,處士從葫蘆里倒出一粒丹丸,大如珍珠,燦爛如火。立刻叫人用溫水調和丹丸,灌入陸翁口中,過了燒一餐飯的工夫,陸翁喉嚨里咯咯作響,吐出痰塊有碗盞來大,頓時神志清醒,恢復性命。

陸駿夫妻急忙向處士叩頭道謝,邀請他到客廳坐下,想請他喝酒表示感謝。處士搖搖葫蘆還有響聲,又倒出一粒丹丸,比先前一粒小但更香。處士故作驚訝,問驢道:「多取一粒,派什麼用場?」驢仰天笑個不停,又嗚嗚鳴叫。

處士點點頭說:「不錯,不錯,長面公可說是比我想得還周到呢。」(示意圖片:Wikimedia Commons)
處士點點頭說:「不錯,不錯,長面公可說是比我想得還周到呢。」(示意圖片:Wikimedia Commons)

處士點點頭說:「不錯,不錯,長面公可說是比我想得還周到呢。」就把丹丸交給陸駿的妻子,說:「要好好珍藏它,將來關鍵時刻,必有重要用途。」說完要走,挽留他也不行,只見他飄然騎上驢,茶都未喝一口,不知去了哪裡。

陸駿重新走進卧房,只聽得父親慢慢靠起,喟然一聲長嘆,說:「危險極了!不是騎驢老翁來,我的名字早已登錄在陰曹戶口簿上了。」他要喝水,給他吃剩下的丹丸屑粒水,喝下後精神恢復原狀。他坐起身,告訴家裡人說:「剛才被兩個鬼役引着走,走了一里左右路。忽然看到一個鬍鬚長長的老翁騎驢而來,舉起鞭子叱責鬼役說:『陸翁他一向善良,好多事還未做完,何不把他交給我。你們回去告訴閻羅王,不會得罪。』鬼役遵命而去,他帶我返回。等回到家門口,跨進門坎突然跌一跤,一下子像夢中醒來。」一家人聽了陸翁的話,又驚又喜,更加相信,說:「田處士真是個仙人啊!」焚香叩頭,感謝不已。

看穿了 不能說

消息傳入盧某耳中,他感到愧對親家,準備了酒菜上門為陸翁再生慶賀,舉止非常局促不安。

有一天,陸翁偶然問起討債的事,陸駿如實稟告。陸翁沉默了好一會兒,恍然醒悟似的說:「這的確是我健忘了。」告誡媳婦再不要多費口舌。盧某見陸翁坦然無疑,以為他真的忘了,心裡暗暗高興而行跡上也漸漸更親近。

偶而有一次盧某到陸翁家喝酒,手持酒杯談得興緻勃勃。突然間盧某捂住心口說痛得受不了,陸翁連忙派人把他送回家。陸翁一個人還在獨自飲酒,忽然似乎看見盧某又回來了,陸翁喜出望外,問他病好了沒有,快坐下繼續喝酒,倏忽之間盧某又不見人影。陸翁正在驚異,僕人進來報告說:「後院馬廄中,母驢剛生下一條小驢,非常可愛。」陸翁趕去一看,果然很雄偉。驢駒見了陸翁依依不捨,好像舊曾相識。陸翁心中疑竇叢生,拿起一根棍棒,一下子就將驢駒打死。家裡人又疑又怕,怎麼好端端的驢駒要被活活打死呢?大家都不理解陸翁的所作所為。

原來陸翁自從服用了田處士的丹藥後,內心極明朗,多少能知道些未來的事,只是不可說出來罷了。他馬上走出叫來陸駿說:「你岳父很危險了,何不快去探訪一下?陸駿去了,盧家果然鬧哄哄亂作一團。陸駿問僕人,僕人答道:「主人剛才扶着牆走進家門,忽然伸長脖子發出驢叫聲,叫了三聲,突然倒地而死。灌藥搶救多時才蘇醒,現在仍哀哭不停。」陸駿進內去看,盧某頻頻搖手,臉面朝著牆壁說:「沒有臉皮見你,可替我回家謝謝你的父親。」陸駿回家告訴父親,陸翁一笑置之。

次日,盧某穿着華麗服裝,用牛車裝載着沉甸甸的銀錢來到陸家,登上客堂對着陸翁再拜說:「蒙你再生之恩,感激已極,還敢賴欠賬嗎?現在我承認錯了,特來請你原諒。」陸翁推辭不掉,又請他喝酒並詢問得病的原由。盧某忸怩着說:「講出來實在要被人笑話,但不講又不足警誡世人。我告辭回家時心痛到極點,忽然路上遇見一個騎驢老頭,笑着對我說:『我是處士田木,就是先前替陸君治療疾病的人。』我很吃驚,向他求拜。他說:『你心痛,何不喝喝石邊的清泉水?』引導我到一個地方,清泉晶瑩,叫我喝個夠。我看到石邊有個山洞,裡面儲藏着銀子堆棧得像山一樣,我正痴痴望着,老頭突然拍一下我的脖子,說:『狡詐啊!』我啞巴似的倒在地下,看自己已經變成了你家的驢駒。如果不是你當頭一棒擊斃驢駒,那麼我變成長耳朵禿尾巴的畜生就無法避免了。」

陸翁正在驚詫,再三安慰他。忽然婢女老媽子奔涌而來,慌慌張張稟告說:「老爺,大事不好了!小娘子自殺了!」陸翁趕緊奔進裡間去看,只見三尺紅羅,盧氏已高懸在屋樑下。原來她因為羞愧父親的所作所為,感到無臉見人而上吊自盡。全家正束手無策,陸翁問道:「田處士所贈的第二粒丹丸還在嗎?」陸駿頓時想起,從妻子的綉囊中翻找出,解下盧氏,灌下丹藥,過了一些時候,她也就蘇醒過來。盧某愧見女兒,連忙悄悄離去。

明白人 知因果

陸翁第二天忽然夢見田處士來說:「你又獲得了生命,難道不能為嵫山修廟了卻這樁心愿嗎?」陸翁對田處士再拜說:「不是不願意,可惜我的力量太綿薄了。」處士說:「盧某斗室中有埋藏的銀子,可獲二千兩銀子。」說罷拂袖而去。這時陸翁也已夢醒,牢記着,但始終不了解此話的含義。

過了一個多月,盧某由於被鄉里人嘲諷,無臉再在此地生存,想賣掉住宅搬家別處,苦於一時又找不到買主。派人問陸翁是否要,陸翁豪爽地即刻答應了,就用盧某還來的錢買下了他家的住宅。

陸翁搬遷剛結束,挖掘地下,果然如數掘到藏銀。

盧某得知自家住了數十年的屋內藏金被掘,悔恨不已,真是「此地無銀千萬兩,自家主人不曾知。」

張果老(圖片:維基)
張果老(圖片:維基)

陸翁吩咐兒子帶上千兩銀子去嵫山布施。陸駿到了嵫山,看見山腳下有石叟石驢像,造型逼真,生動得像活的一樣。詢問當地人,答道:「這是張果老與他所騎的驢。」這才悟出處士姓田名木的本意,這田木合起來,不就是一個「果」字。

陸翁後來活到九十歲,更加不遺餘力廣做好事。陸駿後來中了解元。陸家世世代代虔誠祭祀田處士。只是不清楚盧某的後代變成怎樣的遭遇。

杜若香先生曾在東平做過判官,他也曾聽到當地人詳盡地說過這件事。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