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或繼續惡化並失去動力。(AP Photo/Andy Wong)
中國經濟或繼續惡化並失去動力。(AP Photo/Andy Wong)

多方因素拖累中國經濟進一步惡化

賀景田
2019-10-18 12:33
中國官方周五公布的數據顯示,受貿易戰、國內需求疲弱、投資下滑、產業鏈外遷等因素影響,中國經濟進一步惡化,滑落至近27年來的最低水平。來自經濟學家和媒體的分析顯示,中國經濟下行壓力還在繼續增加,未來可能會失去動力。

中國官方周五公布的數據顯示,受貿易戰、國內需求疲弱、投資下滑、產業鏈外遷等因素影響,中國經濟進一步惡化,第三季度GDP增長速度滑落至6%,為近27年來的最低水平。來自經濟學家和媒體的分析顯示,中國經濟下行壓力還在繼續增加,未來可能會失去動力。

中國第三季度GDP增長6%

根據中國統計局10月18日公布的數據,中國第三季度經濟產出增長6%,處于北京全年目標6%至6.5%的低點,創下至少27年以來新低。今年上半年,其產出增長為6.2%。

中國公布的數字低於此前市場預期,包括路透、日經、彭博等主流財經媒體預計,中國7月到9月第三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比去年同期增長6.1%,

BBC報道指出,中國增長數據低於市場預期表明,這個經濟體遭受的打擊超過許多人的想象。

此外,中國官方給出的經濟數據並不受外界信任。BBC報道提醒,許多經濟學家警告,實際數據要比中國官方公布出來的低得多,官方數據只是提供一個經濟發展的軌跡,是政府釋放的信號。

貿易戰的衝擊

財經媒體CNBC報道,瑞穗銀行經濟與策略主管瓦拉丹(Vishnu Varathan)指出,中國的經濟成長率自2018年首季升至6.8%之後便開始下滑,主要因為與美國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持續升溫,他表示,“毫無疑問地(中國經濟)下行情況很嚴重。”

澳大利亞大型金融服務公司麥格理集團(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Larry Hu)認為,中國政府今年的目標是經濟增長6到6.5%。即使北京和華盛頓之間曠日持久的貿易戰中的緊張局勢有所緩解,但前景也不可能很快好轉。

美國總統川普上周表示,中美雙方已就協議的第一階段達成共識,並暫停了關稅上調,但雙方官員都表示,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經濟放緩大部分因素在中國國內

《紐約時報》報道認為,貿易戰加劇了中國經濟的不確定性,但這並非全部,中國經濟放緩的大部分因素源於國內。

大多數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政府在先前放寬借貸以致房價急劇上漲,中國金融體系已經背負了沉重的債務負擔,這對北京可能在壓力下推出更多刺激經濟成長的措施形成約束,其可推出積極刺激措施的範圍有限。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表示,在應對巨大的下行壓力的同時,還要要確保宏觀槓桿率不會上升,這增加了政策的難度。

宏觀槓桿率是指債務總規模與GDP的比值,宏觀槓桿率的上升意味着負債收入比上升,經濟主體的債務負擔加重,違約風險也隨之上升。

麥格理集團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說,“最大的挑戰是,在房地產和全球化等老的增長動力逐漸消失之際,從消費和技術領域尋找新的增長動力。”

然而,隨着消費者信心的減弱,其他領域也出現了疲軟,比如汽車行業。根據官方統計數據,汽車銷售佔中國經濟產出的5%,但如今,中國的家庭不再像過去那樣買車了。

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上周六宣布,9月份汽車零售額同比下降6.6%,對於一個曾經習慣于兩位數年增長率的行業來說,這是一個大幅下降的數字。

該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由於家庭購買力不足,消費疲軟,銷售恢復非常緩慢。

房地產市場疲軟也拖累了經濟增長,打擊了消費者信心,幾十年的房價上漲讓數億中國人背負沉重債務,許多家庭都在艱難地償還巨額抵押貸款。

中國經濟三駕馬車之一的凈出口貢獻率進一步下滑,今年前三季度,包含貨物和服務的凈出口貢獻率19.6%,降至三者中最小。

彭博報道認為,即使出口沒有減少,中國經濟仍可能會繼續掙扎,通縮壓力打擊公司利潤,進口下降也表明國內需求疲軟。

投資放緩或成最大挑戰

《紐約時報》報道說,中國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來自投資放緩。中國的道路、橋樑、高速鐵路和港口設施已經近乎飽和,工廠規模也很龐大,投入的資金已經夠多,政府機構和企業越來越難以找到更好的投資機會。

今年前9個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回落,較上年同期增長5.4%。固定資產投資是衡量建築活動的一項指標,長期以來一直是一個主要的經濟驅動力,但其推動力正逐步減弱。相比之下,今年前8個月固定資產投資增長5.5%,上半年增長5.8%。

中國統計局表示,最近製造業投資、民間投資增長速度有所放緩,說明現在實體經濟面臨不少困難。

彭博報道說,中國製造業正在苦苦掙扎,雖然9月份有所改善,但官方採購經理指數,不管是整體還是新訂單分類指數,仍處于收縮水平。中美貿易戰和全球貿易疲軟是拖累製造業不景氣的部分原因,而企業在政府和央行控制債務的舉措下更加難以獲得信貸,是另一部分因素。今年製造業投資增速勢將成為至少是2014年以來最低的一年。

數據顯示,前三季度製造業投資同比增長2.5%,此前上半年該增速由一季度的4.6%降至3.0%;而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則連續第三個月下滑,前9個月同比增速降至4.7%且不及整體增速。

產業鏈外移的影響

《紐約時報》引述紐約投資銀行BDA Partners上海辦事處合伙人韋馬柯(Mark Webster)的觀點報道說,跨國公司對中國市場的興趣正在減弱,有的甚至開始撤出,這將對中國經濟產生深刻影響。

韋馬柯說,跨國公司在過去18個月大舉撤資。今年上半年,在華投資的外國公司的併購交易額較去年同期下降了89%,僅為63億美元。

紐時報道說,跨國公司在許多工業部門遭遇了嚴重的產能過剩,迫使企業不斷降價以維持經營,並破壞了利潤率。

經濟將繼續下滑

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中國經濟學家澤連(Max Zenglein)表示,“增長放緩是北京特別關注的主要問題,特別是考慮到中國共產黨2021(建黨100)周年。中國領導人會希望不惜一切代價避免經濟增長下降。”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高級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認為,中國經濟面臨的壓力會在接下來數月間繼續增加。

他表示,雖然中國官方可能會出台更多政策支持經濟發展,但要想真正見效需要時間。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表示,雖然9月數據有翹尾表現,仍延續了上半年的下行態勢,顯示經濟下行的壓力在持續加大。他認為,“四季度經濟增速難以明顯回升,內外需求明顯反彈的可能性不大。”

華寶信託宏觀分析師聶文認為,下行壓力可能在未來兩三季度都會存在,預計階段性會有破六齣現。不依賴房地產和外需,GDP增速中樞或下行到5-5.5%。

彭博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舒暢和彭博經濟學家曲天石撰文稱,中國的成長調整尚未結束,第四季度增速仍有低於6%的風險。

彭博經濟研究認為,第三季度並不是中國經濟的最低點。美中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的細節尚未公布。因此,當前對中國3600億美元商品加征的15%-25%關稅仍然是一個重大的外部阻力。加上民營部門的疲弱形勢,這意味着中國經濟在未來幾個月可能會繼續失去動力。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