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30 心正行正的老先生-鮮蘑菇 (音頻/視頻)

雪莉
2019-10-19 13:23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雪莉。《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紀曉嵐的敘述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中國前輩祖先敬天信神,舉頭三尺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民俗風情。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於: 

心正行正的老先生

       我過世的老師陳白崖先生說:他的啟蒙老師某先生(記不清姓字,似乎是姓周)。 這個老師篤信程朱理學,但不追求道學家的名聲,所以,他一輩子無聲無息,最後窮困而死。然而他內心純正,表裡如一,儼然一位古代君子。他曾經租了人家幾間空屋,住在裡面。

一天夜裡,他聽窗外有人說:“我有事想要奉告,可又怕先生害怕,不敢進屋,怎麼辦呢?”某先生說:“請進來吧,沒關係。

就見門外進來一人,這人的腦袋虛擱在脖子上,由兩隻手扶着,似乎是怕它掉下來;腦袋上沒有戴頭巾,可身上穿的卻是讀書人的長衫,長衫大半被血浸透了。某先生拱手讓坐,來人亦謙遜有禮。

某先生問:“請問您有什麼話要說?”

來人道:“我很不幸,于明末被強盜殺死,至今陰魂未散,一直呆在這間屋子裡。

過去,有到這兒來住的人,我雖不想作祟傷害他們,但由於陰陽二氣互相衝撞,居住的人常常受驚嚇,我也不得安寧。

現在我想出了一個辦法:鄰近的一家有處宅子,大小足夠您全家居住。現在那裡還有人住着,我先去那裡興妖作怪,他們一定會搬走;如果再有來住的,我還像先前一樣折騰他們,時間一長,也就沒人敢再來住了。就廢置在那裡。您去乘機賤價買下,然後搬過去,也不必再租房子。 穩穩噹噹地住在那裡。我也可以安居在此。這不是兩全其美嗎?”

某先生說:“我一輩子不幹雞嗚狗盜之事,何況驅使鬼魅去害人呢?這樣做也太不道德了。我在這裡讀書,也是為圖清靜。您既然也住在這裡,那我就把這間屋子改做貯藏室,放些雜物,每天都鎖上門,您以為如何?

鬼聽完了這話,十分慚愧地謝罪道:“我見到您案頭上有關於性理方面的書,所以才敢出這個主意。不想您是個真正的道學家,我剛才的話太冒犯了。既然您如此寬宏,能夠容人,我也不應再提過份的要求,只要能住在這屋子的廊下就可以了。”

後來,某先生在這裡住了四年,一直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這就是某先生的一身正氣所起到的威懾作用啊。

==

鮮蘑菇

       我在烏魯木齊時,守城軍營都司朱君送了一些鮮蘑菇給我,守備徐君看到了,說:當年他還沒有作守備,只是一個平民時,偶爾在市上見到一位賣鮮蘑菇的人,想買一點。

旁邊有一位老者,卻大聲斥責賣鮮蘑菇的人說:“他還要在這裡做幾任官,你怎麼敢這樣做,把這種東西賣給他吃?

那賣蘑菇的人猶豫而去。徐君並不認識那位老者,事後老者亦不知去向。

第二天,聽說有人吃了蘑菇後死掉了。徐君懷疑那位老者是土地爺的化身。那個賣蘑菇的人也再沒遇見,懷疑是找替身的鬼。

    《呂氏春秋》稱味道最美的蘑菇莫過於越駱之地出產的蘑菇。這樣蘑菇本來無毒,有毒的都是被毒蛇、毒蟲爬過,污染過的。吃了這種毒蘑菇,會使人不停地笑。

陳仁玉所作《菌譜》中,載有用水調的苦茗白礬的解毒藥方,張華的《博物志》陶宏景的《名醫別錄》 、  都載有地漿解毒法。地漿解毒法,是用黃泥調水,澄清以後飲用,所以稱為‘地漿’。

====

文字由紫君根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整理

更多故事請看: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