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危樓愚夫》海報
電影《危樓愚夫》海報

電影《危樓愚夫》 :諷刺俄政府的“堅硬之作”

簫辰
2019-10-21 07:56
”我們像豬一樣的生存,像豬一樣死去,因為我們的冷漠!在豬群里我們不可能像人一樣活得體面,在人群里也不可活得能像豬一樣邋遢“。 當我們失去了真正認識和了解這個現實社會的能力的時候,當我們失去了尋找任何事件真相能力的時候,當我們習慣與哪怕是謊言都不加思索去言聽計從的時候⋯⋯我們不也是“危樓”中的一份子嗎?

小說《圍城》中有句話“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可是現在時代變了“城裡的人“在”城裡面”待的久了就麻木了。少數醒的人想衝出“城”去的時候卻被“擋”在“逃離路上”。

今天給大家帶來的一部諷刺意味十足的俄羅斯電影《危樓愚夫》。 電影依靠“一個晚上”的快節奏敘事就把俄羅斯腐敗的統治階層和“無可救藥的烏合之眾”羞辱的體無完膚。《紐約時報》曾經這樣評價這部電影“無可撼動的堅硬之作”。《危樓愚夫》是由尤里·貝科夫執導劇情片,於2014年8月9日在瑞士第67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首映,並獲得四項大獎。本導演執導的《警界黑幕》曾在第16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斬獲金爵獎。《危樓愚夫》講述了水管工迪馬·尼基丁為了挽救一棟危樓中800多人的生命,與俄羅斯整個腐敗的官僚體制進行對抗的故事。大家就帶着“誰是愚夫”這個最簡單的問題看一下子這部影片吧,可能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相同。

《危樓愚夫》電影海報

善良的“小馬”(全名:迪馬·尼基丁,以下統稱“小馬”)是一名市政維修處的管道工。一家五口人住在一個不大的房子裡面,生活很拮据。”小馬“一直堅持自學建築學,為人正直的他不接受妻子讓他給領導送禮升職的建議,他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有一天能夠過上好日子。這種正直倔強的性格完全是遺傳與他的父親。父親是個與人為善的人,經常修理小區里被“壞小孩”破壞的長椅。母親則是抱怨自己的命苦,嫁了個喜歡無償奉獻的老公,而兒子好像跟爸爸一樣。

一天小馬在一棟樓里維修爆裂的水管時發現牆體有巨大的裂縫,他走到外面經過仔細核查,他發現兩邊樓體的承重牆各有一條巨大的裂縫延伸到樓頂,地基也有很大的錯位和移動。 回家後他運用自己掌握的知識進行了計算,最終得出結論:那棟樓可能不會超過24小事,隨時都會倒塌。事不宜遲小馬決定把這一情況上報給市裡的領導。 故事由此拉開序幕。

故事其實說到底很簡單,就是一個豆腐渣工程的危樓時刻威脅着800多名住戶的性命。在被人發現後按正常的情況,政府應該立刻做出疏散和安頓工作。但是官員們怕出事後自己擔責任相互推諉視而不見,當發現並不能很好的掩蓋即將樣發生的悲劇時,大家都認可殺死“替罪羊”的方式結束這場危機。

當危機來臨,“美麗的女市長”不得以從醉生夢死的舞會中來到會議桌前。經過裝模作樣的開場白後,她本想讓大家從“貪污”來的錢中拿出一部分把房子修一下。可是經過簡單的核算安置樓里的800多人比之前貪污掉的數字還也要大幾倍時。大家相互指責,最後在儘力想辦法如何掩蓋糊弄過去,反而誰也不去解決問題。“美麗的女市長”說:“都別想着明哲保身,這不是820個人一個一個的死掉,那樣還可以找合理的理由。820人一起死掉就是特大事故了。你們推來推去有一個是無辜的嗎?”

《危樓愚夫》視頻截圖

她接著說:“咱們政府的一半費用都用來行賄了,不這樣做的話連一分錢的財政撥款咱們都得不到。大家個個都有別墅汽車,家屬們都送出國,財產也轉移出去。我們拿什麼來安置危樓里的人?”可能她內心非常擔心事情處理不當而死人。但她從不起眼的底層爬到了高位,已經習慣了如何討好和賄賂上級,很多時候對下級辦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何況這件式上她早已選擇死保自己的官位。

經過大家激烈的討論最後決定:還要連夜銷毀證據,殺死幾個“替罪羊”把事情推倒”替罪羊“身上。房管局長和“光頭”被大家當成了“棄子”,很不幸小馬也在其中。保安隊長把這三隻”替罪羊“帶到郊外準備槍殺。臨死前房管局長他覺得小馬沒有理由被殺(”小馬“只是發現問題的人,他發不發現危樓將倒的隱患,大家貪污的事實都存在。而且危樓將倒的根本原因是大家貪污了修繕房屋的錢),最終他為“小馬”求情。執行殺戮任務的保安隊長也覺得“小馬”沒有什麼大的威脅,恐嚇著讓他永遠離開這座城市,算是放過了他。

伴着兩聲槍響,”小馬“慌亂的逃回家裡。他向家人說明了情況,全家都感到了窒息。父親借來一輛車讓“小馬”帶着妻兒逃出城。真是無巧不成書,善良的”小馬“在逃跑的途中經過危樓的時候,他發現危樓沒有採取任何疏散措施。 小馬意識到市長他們已經放棄了危樓里的800多居民的性命。善良的他最終還是決定叫醒樓里的800多居民。他讓妻子獨自開車離開。妻子非常不解的說到:“他們對我們來說什麼都不是”。面對妻子的不解小馬堅定說:“我們像豬一樣的生存,像豬一樣死去,因為我們的冷漠!在豬群里我們不可能像人一樣活得體面,在人群里也不可活得能像豬一樣邋遢” 。妻子聽完他的話流着淚無奈的走了。

“小馬”衝進樓里,逐門逐戶通知裡面的居民進行疏散。當所有的住戶都下了樓之後,“小馬”才最後一個下來。故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以為危樓里的人終於被這位英雄所救。可是事實並不是這樣。所有被疏散出來的人發現樓並沒有倒塌。大家感到被戲弄並且開始謾罵,最後大家一哄而上對小馬拳腳相加。似乎把所有的生活中的戾氣都撒在了“小馬”身上。大家發泄完了心中的不滿,隨後陸續又回到了那洞搖搖欲墜的危樓裡面。

“小馬”蜷縮在地上一動不動,使出渾身的氣力他也無力回天。電影中“小馬”的生死未知。就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不僅面對着官僚貪婪腐敗,還要面對底層群眾的愚昧無知。危樓中是住着是社會渣子,他們生在窮苦人家,沒有學歷、沒有財富、不懂道理,不明青紅皂白,只要不餓着肚子,不給自己找麻煩,能夠麻痹自己一天算一天,他們更像是一群沒有牧羊人的綿羊群等待這“狼的到來”。

多少人在搬出“危樓”之後才發現自己曾經生活在這麼恐怖的地方。危樓將塌,誰能扶正?如果說市政廳腐敗可以理解,那麼民眾的麻木真的讓人感到無奈。群體性犯罪,往往是從個體的無知,麻木和墮落開始。電影中民眾都習慣了這種麻木,也就形成了這樣的生存環境。如果有假如,電影中的民眾都能像小馬的父親一樣,正直,從不行賄,也不偷盜的話,或許結局會暖很多,電影中的這個世界真是糜爛透了。

《危樓愚夫》一如既往和所有的前蘇聯電影一樣,整部片子的風格厚重,那種暗黑之下隱隱散發出的一絲光亮顯得若有若無,就好像體制之下的人性拷問,縱然你百鍊成鋼,也無力回天。我個人不太喜歡前蘇聯風格的電影,但是這一部是個例外。有時間找來仔細品味一下導演講述的這個故事,琢磨一下“危樓在哪?”“誰是愚夫?”其實是挺有意思的。

想起姜文的兩部電影《鬼子來了》,《讓子彈飛》。這兩部電影中的民眾也是類似的生活狀態。儘管時代背景不一樣,所在國度不一樣,這些作品都在用一個故事折射這一方土地上愚昧人民的麻木不仁。當然《讓子彈飛》中“鵝城中的居民”被導演“解放出來了”。但是他們之前的那種“安於現狀”狀態跟《危樓》中的居民有什麼本質不同?想不出這種生活狀態下是誰的可悲?當我們失去了真正認識和了解這個現實社會的能力的時候,當我們失去了尋找事件真相能力的時候,當我們習慣與哪怕是謊言都不加思索去言聽計從的時候⋯⋯我們不也是“危樓”中的一份子嗎?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