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甲亢合併症患者的苦樂人生

慧光
2019-10-28 21:28
在中國大陸北方有一位普通女性,從小就養成了爭強好勝的個性,雖然在單位爭得了一些好處,可是卻因為家庭矛盾長期生悶氣,搞得身體一團糟,最後被確診為“甲亢合併症”,並且已到晚期,無法治癒,只能在病痛的折磨中了卻殘生。可是後來她走入法輪功修煉,一切全都改變了。

我是生活在中國大陸北方的一名普通女性,老家在河北省。打從年輕時我就很要強,啥事兒都想爭第一。因為善於應酬,深受領導器重,只要有接待任務都讓我參加,慢慢的我就成了單位的女強人。經過長期鍛煉,我的酒量很大,因為喝酒能給我壯膽,還能顯得豪爽,很多業務就能在酒桌上搞定。記得那時流行“三盅全會”(即將白酒、紅酒和洋酒混在一起喝),很多人不敢這麼喝,而我卻越喝越來勁兒。

之所以有爭強好勝的個性,因為我在家是“老閨女”,從小家人都寵着我,培養了我得理不饒人的強勢性格,然而這種個性也讓我吃盡了苦頭。

結婚後我對丈夫是百般不滿意,我們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鬧得雞犬不寧。當時就想離婚,我媽說“離婚了,你肯定要孩子,可你們娘倆住哪呢?”想到這裡我就猶豫了。雖然沒離,可是我跟丈夫是各過各的,長期冷戰,誰也不理誰。

因為長期爭吵打架,總生悶氣,我心中充滿了對丈夫的怨恨,心口總感覺憋着一口氣,身體就越來越差。當時患上了多種疾病,主要有腎盂腎炎、甲亢和神經官能症,還有中耳炎和痔瘡等,總是睡不着覺,渾身沒勁兒。由於掙錢心切,又怕做手術花錢,就靠吃藥維持着。後來發展到大腦總是迷迷糊糊的,手腳發麻,騎自行車總摔跟頭,有時摔得滿嘴是血。到最後臉都腫了,眼睛也凸出來了,整個臉都變形了,臉上還長滿了色斑。有一段時間高燒長期不退,渾身冒虛汗,一上樓就眼冒金星。

實在挺不過去了,只好去大醫院做檢查。經過專家多次會診,確診是“甲亢”。據專家說,甲亢有三種類型,我是最嚴重的那種,而且是往裡面長,壓迫心臟,變成了合併症,所以我同時患有心臟病和糖尿病(兩個加號),還不能做手術。大夫說:“你來晚了,能維持現狀就不錯了。”意思就是只能等死了。人活到這個份上,我也絕望了,心想活一天算一天吧。經歷了這麼多痛苦,其實我覺得人活着也沒太大意思,也許死了就解脫了。

我二姐是醫院大夫,我經常到她的醫院去打針。在那裡我遇到一個護士,每次去打針時都跟我提法輪功,說如何如何好,祛病有奇效。一開始我不信,覺得她說的神乎其神的,我還反問說“專家都說治不了,練功就能行?”那時我滿腦子都是掙錢的想法,別的啥都聽不進去。

有一天丈夫對我說,他們單位里的同事倆口子都有心臟病,最後是煉法輪功煉好了,叫我也去學,我就不去。有天早上,他硬把我從床上拽起來,還罵罵咧咧的,先送我去醫院打針,接着就把我送到了一個地方。去到之後才知道那裡都是法輪功學員,她們叫集體學法、煉功。不知為什麼,聽着那些學員念《轉法輪》書時我覺得渾身很舒服,身上不再那麼難受了,之後我就天天去。開始時似懂非懂,但慢慢的聽懂了,我知道了人有病是因為人有“業力”,消去“業力”病就會好,聽到這裡我彷彿一下子清醒了。

因為經常去,不知不覺的感到這些人都特別善良,非常願意跟她們在一起,後來就跟她們一起學煉功法。奇怪的是,沒幾天我就感冒了,高燒四十多度,我沒有像往常一樣去吃藥、打針,堅持與她們一起煉功,三天以後就全好了。這件事讓我很震撼,原來“消業”的事是真的!還有一次,突然感到牙疼,半個臉都腫了,有了前面的經驗,我仍然不去管它。期間還有人勸我去醫院,可我沒動心,結果三、四天過後也好了。

就這樣兩個月過去了,漸漸的我覺得身上有勁了,眼睛也不鼓了,嗓子也不啞了,臉上的斑也減少了,我完全恢復成一個健康人。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事實就在眼前!有一天當看到鏡子裡面的我滿面紅光時,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珠子,激動的泣不成聲,哽咽着半晌說不出話來……。我知道這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任何語言也表達不了我的感恩之心!

以前由於和丈夫之間的矛盾,使我對他和他的家人記恨日增,我經常在心裡想:反正我也活不了幾天了,死了我也要抓兩個墊背的,要麼把他們家燒了,要麼把他先從樓上推下去,然後自己再跳下去。修煉以後,我知道了人與人之間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是“業力”輪報,今天的不幸其實是在還“業債”,因此我放下了記恨心,決心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逢年過節我專門去看望婆婆,每次去都要買東西、給錢,婆婆很高興,知道我是因為學了法輪功才變好的。在家裡我做飯、洗衣服什麼都干,丈夫也不再跟我爭吵、干仗了。

大約一年後,我又去了二姐工作的醫院,很多認識我的人看到我跟以前判若兩人,非常驚訝,因為我以前是這裡的常客,對當時的狀況他們都印象深刻,而眼前的我年輕、漂亮了,臉色白裡透紅,說話聲音也輕柔了,他們好多人都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政府的殘酷迫害,我被迫失去工作。沒辦法,只好靠擺地攤掙些錢,後來租了個店面賣勞保用品。我一邊賣東西,一邊向顧客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為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而編造的謊言,揭露中共編造的“自焚”假象。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介紹,事實生動,讓那些顧客心服、口服,有些人當場就說“不信都不行啊!法輪功真好!”

以前因為家庭不和,有時會拿孩子出氣,因此兒子的逆反心理特彆強,一直不願與人交往。看到我改變了,他也變得活潑、開朗了。兒子大學畢業前給我打電話說:“媽,我馬上就畢業了,要自己找工作。”我知道兒子的意思,就說:“兒子,你爸是工人,媽這兒也沒有什麼關係,只要你認同法輪大法好,就有好的未來。”結果剛畢業他就被一家正規單位錄用,讓很多人羨慕。不少人問我:“你花了多少錢啊?這個單位可不是一般人能進得去的。”

在中國大陸,要想找到好工作,特別是那種相對穩定的工作,都得走後門、花錢。錢少了都不行,還得“門子硬”。可我們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家庭,一分錢沒花,孩子就找到了一個令人羨慕的工作,這不就是福報嗎!

我深知是因為法輪大法的指引,才使我這個在苦海中苦苦掙扎、甚至瀕臨死亡的人,有了健康和快樂,也活得更加豁達和從容!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