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從中國App Store移除VPN應用(圖片來源:網絡)
Apple從中國App Store移除VPN應用(圖片來源:網絡)

大陸網絡管控日趨嚴厲 杭州淘寶店主賣“VPN翻牆”服務被捕

劉瑩
2019-11-2 22:54
中共當局不斷收緊網絡管控,對VPN翻牆軟件的管控也越來越積極。日前,杭州一名淘寶店主朱某某,為近三萬人提供VPN服務,被杭州檢方以所謂“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電腦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批捕。

中共當局不斷收緊網絡管控,對VPN翻牆軟件的管控也越來越嚴厲。日前,杭州一名淘寶店主朱某某,為近三萬人提供VPN服務,被杭州檢方以所謂“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電腦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批捕。

綜合媒體報導,杭州拱墅區檢察院微信前日通報稱,今年四月至九月期間,易創(濟寧)網絡科技公司法人代表朱某某夥同劉某(另案處理)等人,通過“全球服務商貿”、“遊戲淘卡聯盟”等淘寶店鋪,以租用境外服務器架設VPN,倒賣VPN地址鏈接等形式,為不特定人群提供“翻牆”服務。

通報還稱,朱某某等人為2.9萬人提供“翻牆”服務4萬餘次,涉及金額120餘萬元人民幣。拱墅區檢察院周三以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批捕朱某某。

長期以來,在中共持續對互聯網進行封鎖的情況下,翻牆軟件在中國大陸日益普及,VPN已成為很多中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中共當局近年來逐步加大了對VPN的打擊力度。

2017年底,廣西網絡工程師吳向洋因所謂“未經許可”經營VPN銷售代理服務,被判處5年半監禁並處罰金50萬元人民幣。

今年1月,重慶公民黃成城因翻牆登陸境外網站,遭警方傳喚並恐嚇;廣東南雄市公民朱雲楓也因為在手機上安裝翻牆軟件“藍燈”(lantern),進行翻牆上網,被警方傳喚並罰款1,000元。

另據報,有調查發現,全球主要VPN服務商背後所有者,近三成是中資企業。

美國信息安全研究公司VPNpro日前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世界前97大VPN服務商僅由23家母公司所持有,而且其中有6家位於中國,這6家中國企業提供了29項VPN服務,但不少服務商向消費者隱瞞了背後母公司的信息。

美國動態網絡技術公司總裁比爾・夏說:“在中國出現了很多VPN廠商,也是因為有廣大的翻牆需求,這些廠商就是以VPN的名義,它不說是翻牆。”

VPNpro直接點名Innovative Connecting是一家中國公司,旗下擁有10種VPN產品。研究者之一的伊娜美迪諾娃(Laura Kornelija Inamedinova)表示,如果用戶知道,他們儲存在服務商那裡的數據,可以隨時被中共合法的調閱,一定會非常吃驚。她建議用戶在購買VPN服務之前,要對服務商進行調查。

調查指出,如果誤用了來自中國的VPN,按照中國法律,中共可以對這些用戶進行惡意調查,甚至將用戶數據、賬號密碼等轉移到境外。研究者警告,通過分析這些數據,可以辨別VPN使用者的身份和具體的上網行為,這使得人權人士、調查記者或檢舉人處于危險之中,即便是普通網民,也會因此遭到更為嚴密的網絡監控,但是大部分用戶對此毫不知情。

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說:“VPN服務商在中共當局的控制下,絕對不會公布自己的母公司或者它在對消費者服務的過程當中存在哪些風險,如果它公布的話,這些翻牆的網民就不會選擇它,這是一條重要的原則,所以它必須隱瞞這些信息。”

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表示,中共一方面全力封殺網絡,建立防火牆,另一方面又指使一些企業開展VPN翻牆服務,它有兩個目的。第一,因為外商在中國大陸的投資,必須和境外進行連網通訊,所以中共出台自己管控的VPN服務商,來滿足外資的需求。

古河說:“另外一個方面,它主要的作用是釣魚,把中國境內的網民,凡是有覺醒、有覺悟的這些人,想了解外部世界的信息,把這些網民封殺在萌芽狀態,所以就掌控了這些網民的翻牆信息。”

比爾・夏說:“中國大陸的網民,他如果是用在國內的服務商提供的VPN的話,他就有被監控的危險,很多時候可能要判斷這個服務商到底是支持大陸的還是海外的有困難,還是用最常用的‘無界瀏覽’或者‘自由門’,用這些軟件,安全性是最好的。

古河表示,中共對VPN翻牆進行打壓,網民也有很多反制措施,一些境外的翻牆軟件,如“自由門”,能夠比較完美的完成翻牆行動,所以中共的打壓,長遠來看,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