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生前照。(網絡圖片))
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生前照。(網絡圖片))

傳涉權斗 在京西賓館七樓跳下 重慶高官任學鋒之死陷疑團

岳文驍
2019-11-4 16:21
北京時間11月3日深夜,重慶官媒發布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病亡”消息,但網傳的消息指其跳樓自殺,甚至地點指明是四中全會召開地點京西賓館。有關其曾被舉報,以及與重慶書記陳敏爾內鬥的消息也引起關注。觀察認為事件疑團重重。

北京時間11月3日深夜,重慶官媒發布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病亡”消息,但網傳的消息指其跳樓自殺,甚至地點指明是四中全會召開地點京西賓館。有關其曾被舉報,以及與重慶書記陳敏爾內鬥的消息也引起關注。觀察認為事件疑團重重。

重慶官媒3日深夜發布消息稱,“據重慶市任學鋒同志治喪工作小組消息,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同志近日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享年54歲。任學鋒同志曾任天津市副市長,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廣東省委副書記。”

10月31日,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剛剛落幕,作為中候補的任學鋒去世的消息令外界深感突然,官方簡短的聲明讓人難以確信。隨後一些傳言,使其死亡陷入疑團。

香港《星島日報》稱,任學鋒曾經墜樓,送醫院搶救。香港《明報》獲得消息也稱,任學鋒是跳樓自殺。也有網絡流傳的消息稱,任學鋒去北京開會,即被談話,他涉嫌在廣州任職時的一個P2P項目問題。當時他在京西賓館七樓跳下。重慶常務副市長吳存榮,在北京處理後事。

官方並未回應傳聞。這些消息的指向均是任學鋒自殺,且地點在北京,甚至還是四中全會召開地點的京西賓館。

四中全會召開地點京西賓館歷來是中共會議重地,實行軍事化管理,由中共軍隊直接控制。

據《多維網》引述消息說,網傳的任學鋒訃告顯示:任學鋒於10月31日在北京去世,其遺體告別儀式11月4日上午在北京昌平殯儀館舉行。

這顯示任學鋒的死亡時間為10月31日,也即在四中全會閉幕當天。

觀察認為,中共官方披露的消息似乎已經暗示了任學鋒死亡的不同尋常,至少已在三大疑點。

其一,這則消息的發布時間選擇在深夜時分,通報任學鋒的離世時間就顯的比較低調。過往但凡中共黨政官員離世在官方的報導中,重要政治人物的離世時間報導多精確于某天甚至某時某分,即使不是黨和國家領導人也會有具體日期通報。但是此次,重慶當地媒體對任學鋒去世給出的時間卻只是使用了語焉不詳的“近日”這樣一個比較籠統的說法。

如果按照其通報所稱,任學鋒因病醫治無效去世,應有更明確的時間記錄,而官方通報不詳,原因令人不解。

10月26日,即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召開前夕,官方報導任學鋒還在出席重慶市委會議,不過在11月1日的重慶市委常委擴大會議上卻罕有缺席。稍後的11月3日深夜即通報離世消息。也就是說任學鋒的離世時間是在過去的一周之內。不排除任學鋒之死有時間點敏感性。

而據網上流傳出訃告稱,任學鋒是在2019年10月31日辭世。當日正值4天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閉幕之時,照理說作為中候補的任學鋒理應出席,是否說明一如傳聞所說,在四中全會會場出事?

其二,任學鋒的遺體告別式是在11月4日上午的北京昌平殯儀館舉行的,地點並非重慶,說明其是在四中前抵京,否則不必要千里迢迢運往北京;其次,非按照常規在更大更具政治象徵意義的八寶山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別,惹人懷疑是否另有隱情。

根據官方慣例,中共官員在離世後達到縣級以上的官員即可安葬八寶山。但訃告所稱任學鋒將在北京昌平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別。據說,相對八寶山,昌平殯儀館被認為多少帶有負面的政治色彩。例如曾在“六四”運動中扮演爭議角色的北京原市委書記陳希同在1995年因巨額貪污而被捕定罪,2013年陳希同病故後未能入住八寶山也是在昌平殯儀館遺體火化。當局對任學鋒的安排似另有含義。

第三點,重慶官方通告消息對任學鋒的稱謂無變化。任學鋒去世前,其職務並未有異動,10月26日以及10月24日還密集參加會議及會見企業代表,似乎一切正常。離世後,中共官方的通報仍稱其為“同志”,這是否意味着當局因其死亡,而透過不開除黨籍而有所掩蓋?

已有分析認為,任學鋒應是死於權斗。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熟悉重慶官場的趙先生透露,年僅54歲的任學鋒原本是作為重要後備人才重用的,也是被當作繼黃奇帆之後,又一個懂經濟的技術型官僚。一度傳出要成重慶的接班人。其突然死亡,只能說高層權力之間又出了大事。

趙先生說,有兩個朋友正式告訴他,任學鋒是在京西賓館墜樓死亡的。因為他知道在這種時候選擇自殺的話,就把自己解脫掉了。

學者吳祚來也說,任學鋒是個“很能幹的傢伙”,是有可能取代劉鶴的人,但這次“在那個賓館直接跳下去”,這不是路線鬥爭是什麼?他坦言,“任學鋒的自殺,背後應該是體制內反對習近平的派系遭整肅的直接體現。”

重慶居民趙女士4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坊間對市委副書記任學鋒之死因,亦存在不同於官方的版本,包括任學鋒與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之間存在某種分歧。她說:“重慶坊間對這條新聞是有一些流傳。任學鋒自去年年底到任重慶,出任市委副書記以來,大家對他的印象並不怎麼深,他行事為人也比較低調。但他出事(死亡)以後,坊間有些傳聞說他跟市委書記陳敏爾並不是特別的合拍,甚至有一些爭吵,有一些不睦。”

另據《看中國》引述海外中文媒體過往報導說,2018年10月,旅美華人鍾國偉曾向廣州市委書記張碩輔,實名舉報新任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為廣東商人黃本堅站台。鍾國偉稱黃本堅行賄官場霸佔其財產。

舉報指任學鋒違規出席黃本堅豪筵,宴席用材山珍海味,席中消費僅茅台酒就有兩箱。舉報信又稱,身為黨政地方要員的任學鋒,入席時追隨黃本堅身後。黃本堅進屋自罰三杯時,任學鋒站在其身後,一副隨從人員的樣子。任學鋒又不許照相,並在宴席前後再三要求出席者不要泄露有關宴席的規格、場景和出席者的信息。

中共官場已經無官不貪,目前未知任學鋒出事是否與這一舉報問題有直接關聯。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