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播】《上海生與死》(5)

齊玉
2019-11-7 14:30
上次節目中說到,陶峰的批判會結束後,鄭念也被要求要像陶峰那樣好好改造、反省自己。她帶着難過而又憤怒的心情離開會場,回家的路上,她遇到了她的好友薇妮女士,並邀請她到一起回家吃晚飯。請您繼續收聽岢嵐為您播出的《上海生與死》。

共產黨接管上海後,婦女被鼓勵參加工作,一九五零年薇妮便成為了醫學院的教師。之後不久,中共開始了思想改造運動。因為,毛澤東想要所有的大學都在共產黨的控制之下。 

這時,薇妮和亨利突然醒悟過來了。雖然他們兩人在這次運動中活了下來,但他們都遭受了侮辱。他們需要經常就各自 的家庭背景、國外接受的教育和生活境況做自我批判。他們必須反覆坦白自己的生活歷史。亨利還要對建築設計中表現出來的世界觀及教育思想進行自我批評,自我反省。每一次黨的領導者,都要求亨利做更加深刻的自我檢查。

運動後期,亨利被免去了建築系主任的職務。而在當時,很多大學都已經改用蘇聯高等學校的教材上課。中國的傳統工藝和來自西方的建築學內容,被認為是封建的和頹廢的。

1951年思想改造運動結束後,共產黨的幹部被任命為各個級別的大學管理者。雖然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受教育不多,從來沒有當過教師,但他們卻控制了教職員工的生活、工作的每個方面。

亨利和薇妮住在單位分配給他們的房子里,按月領取薪水,老老實實的按照黨的書記的指示工作。這兩個曾受過良好教育、富有活力而又有着美好理想的年輕人,曾經對共產主義制度充滿憧憬,但在毛澤東懷疑、批判知識分子的政策下,這種政治熱情大大的減低了。不過,他們還算幸運。全國各地高校里的許多人更為倒霉。有的被趕出校門,有的還被送去勞動改造。

朝鮮戰爭結束後,毛澤東對知識分子的迫害暫時有些緩解,強迫專家們參加各種活動也少了很多,知識分子的境況有了一些改善。亨利和薇妮在我家附近得到了一套比較寬敞的宿舍,薇妮經常到我家來,借走一些我從香港及英國辦事處進口的雜誌和書籍,或者來我家享受一下立體聲的音樂唱片。

……

 

【長篇連播】《上海生與死》(4)

【長篇連播】《上海生與死》(3)

【長篇連播】《上海生與死》(2)

【長篇連播】《上海生與死》(1)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