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6月12日,里根總統訪問西柏林時在“柏林牆”的勃蘭登堡門前發表演說:“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牆!”(圖片:維基)
1987年6月12日,里根總統訪問西柏林時在“柏林牆”的勃蘭登堡門前發表演說:“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牆!”(圖片:維基)

“柏林牆”未能抵住民眾擺脫共產獨裁 擁抱自由社會的意願(4)

張玉文
2019-11-7 15:31
至少有7萬人參加的萊比錫大規模示威遊行以及隨之而來的持續不斷的各地抗議遊行和東柏林市中心的亞歷山大廣場約50萬人參加的抗議示威,使東德共產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不得不做出新的決定,放寬民眾出國旅行的要求。新聞發言人臨時出錯,邊境值班守衛的人道考慮促成“柏林牆”瞬間倒塌。

至少有7萬人參加的萊比錫大規模示威遊行以及隨之而來的持續不斷的各地抗議遊行和東柏林市中心的亞歷山大廣場約50萬人參加的抗議示威,使東德共產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不得不做出新的決定,放寬民眾出國旅行的要求。新聞發言人臨時出錯,邊境值班守衛的人道考慮促成“柏林牆”瞬間倒塌。

在記者招待會上新聞發言人臨時出錯

昂納克禁止民眾到捷克斯洛伐克旅遊的決定,遭致民眾的強烈抗議。為平息不斷升級的抗議活動,接替昂納克的克倫茨在1989年11月1日廢除了到捷克斯洛伐克旅遊的禁令後,東德當局很快做出決定,放寬私人旅遊限制的決定。

 據BBC近日報導,一位名為君特·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的新聞發言人沒來得及仔細閱讀新決定的文件,就召開了例行記者招待會。根據美聯社周三(6日)再次發表的當天的報導,沙博夫斯基在宣讀新的旅遊規定時表示,東德正在取消跨境進入西德的旅行限制,那些想移民的人可以從東德直接去西德,而不必經過第三國。這一決定意味着,所有東德人可以通過東德的任何一個邊境檢查站到西德旅遊。” 他還表示,那些想要去其他國家旅遊後再返回(東德)的人仍然需要簽證,但是簽證申請將會得到及時處理。

參加記者招待會的記者們驚呆了,一名意大利記者問新規定何時生效?沙博夫斯基猶豫了一下,繼續注視着手裡的稿件,結結巴巴的說:“據我所知,這生效了……這是立即的,毫不拖延。”

事實上,新規定第二天生效,東德並沒有打算完全開放邊境,到西德去還需要辦理包括申請簽證等具體相關手續。

臨時出錯的消息傳遍世界 東德民眾湧向邊境

很多通訊社都發出了這一消息,但只有美聯社在發出的消息中提到,沙博夫斯基的聲明實際上意味着東德已經開放了邊境。消息發出不到一個小時,西德廣播公司和西柏林廣播電台在最重要新聞節目時刻收到了美聯社發出的爆炸性新聞。隨着新聞的播出,令人震撼的消息即刻傳遍了世界。大批東德人聞訊湧向東德邊境。

                

1989年11月12日西德警察(左)向通過裂縫爬過“柏林牆”的東德邊防軍人伸出援手(美聯社照片)

群眾活動是以和平方式還是流血犧牲方式結束取決于擁有權力者

那天晚上的負責人、邊境警衛哈拉爾德·耶格爾(Harald Jäger) 2009年對《明鏡周刊》(Der Spiegel)表示,他在困惑的觀看完新聞發布會後,很快就看到湧來的人群。是阻攔,還是放行?他不知所措。面對數百名憤怒的民眾,少數幾名邊境守衛,使用武力也無濟於事。

耶格爾拚命給他的上級打電話,上級向他既沒下達打開邊境大門的命令,也沒有下達開槍阻止人群過境的命令。人越聚越多……

耶格爾對《明鏡周刊》說:“即使不開槍,在混戰中,或者聚集在邊境的數千人中出現恐慌,也會造成傷亡。所以,我命令我手下:打開城門!”

成千上萬的東德人湧入,歡呼着,哭泣着,把邊境守衛都擠到了一邊。場面傳遍了全世界。互不相識的東、西德民眾相擁而泣。許多人爬上柏林勃蘭登堡門的城牆,用鎚子和鶴嘴鋤鑿開城牆。

東德共產黨獨裁政權阻攔民眾擁抱自由世界的“柏林牆”在和平中倒塌了。

                                                  鶴嘴鋤(維基百科)

相關鏈接:

“柏林牆”未能抵住民眾擺脫共產獨裁 擁抱自由社會的意願(1)

“柏林牆”未能抵住民眾擺脫共產獨裁 擁抱自由社會的意願(2)

“柏林牆”未能抵住民眾擺脫共產獨裁 擁抱自由社會的意願(3)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