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photo from RealClear)
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photo from RealClear)

漢森教授:社會主義註定失敗 為什麼很多美國人還支持

楊曉
2019-11-7 16:53
世界上各種形式的社會主義都慘遭失敗,但今天在美國卻變得很時髦,這究竟是為什麼?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維克多·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撰文分析了導致這種現象產生的四種人。

世界上各種形式的社會主義都慘遭失敗,但今天在美國卻變得時髦。維克多·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周四(11月7日)在福克斯新聞網撰文,分析了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漢森教授是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軍事史資深研究員、軍事歷史專家。

漢森教授在文章中說,世界上多種形式的社會主義一直都在相繼失敗,從強硬的斯大林主義到歐洲的財富再分配無不如此。

俄羅斯和中共仍然掙扎在共產主義種族滅絕的臭名中。經歷了數十年蘇聯強加的社會主義災難後,東歐仍沒有從痛苦中解脫出來。

古巴、尼加拉瓜、北朝鮮和委內瑞拉是沒有自由、貧窮和失敗的國家。作為泛阿拉伯國家社會主義代名詞的“復興主義”摧毀了戰後的中東地區。

相反,當前美國放鬆管制、減稅和激勵措施,以及創紀錄的能源生產使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體。

那麼,為什麼民主黨兩名領先的總統候選人伯尼·桑德斯和伊麗莎白·沃倫,要公開或暗中推行社會主義?為什麼美國的極左翼“進步主義者”–紐約的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OC)、密歇根州的特萊布(Rashida Tlaib)和明尼蘇達州的奧馬爾(Ilhan Omar))要呼籲建立社會主義的再分配計劃?

為什麼民調顯示,美國大多數的千禧一代對社會主義有好感?

有很多的催化劑促成了“新社會主義”的泛濫。

大規模的移民改變了美國的人口結構。在外國出生的美國居民和他們的孩子估計有接近6千萬人,佔了美國居民的20%。而加州有27%居民是在國外出生。

這些移民中的許多人逃離被國家主義和社會主義所蹂躪的拉丁美洲、墨西哥、非洲和亞洲的貧困地區。通常,他們來到美國並不知道國家社會主義之外的經濟和政治形式。

當他們來到美國時,通常都沒有什麼技能,也不會說英語。他們很多人只是認為美國有一個比他們逃離國更好的國家社會主義。因此,他們很多人把美國政府為他們提供的一系列社會服務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們也就支持“進步社會主義”。

另一個促進新社會主義瘋狂的罪魁禍首是那些向左轉的富豪,如硅谷、美國大公司和華爾街的富人。

一些“進步主義”的新富豪對他們自己的空前爆富懷有犯罪感。因此,他們擁護重新分配財富,以減輕如同中世紀的罪惡感。

那些有影響力的富有階層通常都太富有了,以至於加稅對他們沒有什麼影響。但加稅導致的財富重新分配卻傷害了掙扎中的中產階級。

在加州,左傾的富豪們時髦地大力吹捧社會主義,但他們仍然像特權資本家一樣生活。與此同時,中產階級要應付難以承受的稅收壓榨和糟糕的社會服務成本。

如今已是百萬富翁的奧巴馬,從2008年到2017年,無論是在競選總統時,還是當總統時,都在高喊各種各樣很酷的社會主義口號,如:“分散財富”、“現在不是贏利的時候”、“你沒有創造財富”、“在某個時候你已經賺夠了錢”。

大學也在同流合污。他們操縱聯邦政府向學生擔保貸款,這樣他們就可以不負責任地漲學費。文理學院教育質量差,學生畢業後無法推銷他們昂貴的學位,但校方無所謂。

現在有450萬人背負着學生貸款,總數達1.6兆億美元,利息還在不斷攀升。這些負債延遲或者阻止了鼓勵保守主義的傳統力量,例如結婚、生孩子和購房。

相反,單身、沒有孩子、大部分為城市青年的一代人感到被騙了,因為他們的高學歷並沒有為他們賺到滿意的薪水。數百萬這些痛苦的大學畢業生將永遠無法還清他們的負債,因此希望有機構幫他們把債還清。

以自相矛盾的是,青少年被認為是精明的成年人,已經足夠成熟可以承擔巨額貸款。但是他們又被當作脆弱的青春期孩子對待,他們被警告校園庇護所之外的世界是徹頭徹尾的卑鄙、性別歧視、種族主義、同性戀恐懼和不公平的。

最後,教條的共和黨人幾十年來高喊自由貿易,而不是公平貿易。他們贊成創造性地淘汰工業,而不關心支持共和黨的內陸州被掏空,導致大量失業。

總之,剛清醒和破產的一代大學畢業生、一波對美國經濟傳統不了解的貧困移民潮、推崇社會主義的富豪和沉睡中的共和黨人,這些就清楚地說明了為什麼歷史上災難深重的社會主義突然間變成了時髦。

遺憾的是,天真和不滿的人必須重新認識到,從天上掉下來的社會主義餡餅遠比人們認為的不平等弊端要糟得多。

不幸的是,社會主義者掌權後,他們不僅毀了他們自己,也把所有其他人毀了。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