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小圖)在公安部的會議上,宣布“公安姓黨”。小圖為趙克志。(中共公安部官網截圖))
11月2日,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小圖)在公安部的會議上,宣布“公安姓黨”。小圖為趙克志。(中共公安部官網截圖))

陳光誠:“姓黨秀”助人民認清共產專制本性

轉載
2019-11-7 17:28
無論如何,既然姓黨了,“人民公安,人民警察”等帶有“人民”字樣的稱呼,就都應該改成中共公安或共產黨警察才符合實際。若仍然叫“人民警察”,豈不是名符其實的掛着羊頭賣狗肉了嗎?

在一年前中共喉舌中央電視台公開表態“央視姓黨”之後,2019年11月3日,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也公開宣示,“公安姓黨”。估計,這類路人皆知的“姓黨而不信黨”的“效忠”表演秀,還會有人代表部門繼續效仿。不過在民智已開的現在,這並不那麼重要了。明白的人誰都知道,共產專制政權一直是打着人民的旗號乾著反人民的事情,這是專制的本性使然。重要的是,面對一個不斷與民爭利,不斷用暴力剝奪民權卻厚顏無恥地聲稱“共產黨除了人民的利益外,自己沒有利益”的流氓政權,我們如何逐漸掌握包括話語權在內的主動權。

與其說他們是在向中共表忠心,倒不如說是他們在表態與人民切割。這種表態無異于直接告訴中國人民:當人民的利益與共產黨的利益發生矛盾時,他們會幫着中共鎮壓人民。中共豢養的狗頭們在此時做出搖尾討好乞憐式的表態,到底意味着什麼?這是中共感到危機後,向人民發出不要挑戰它的威脅嗎?


中央電視台公開表態“央視姓黨”。(Public Domain)

無論如何,既然姓黨了,“人民公安,人民警察”等帶有“人民”字樣的稱呼,就都應該改成中共公安或共產黨警察才符合實際。若仍然叫“人民警察”,豈不是名符其實的掛着羊頭賣狗肉了嗎?既然變成了共產黨的家丁黨奴,公安系統的所有開銷就都應該來自中共的黨費,不應該再從國家財政拿一分錢,否則你中共公安就是強搶民財的強盜。

其實,歷史不斷證明,越是這樣積極表態效忠的奴才,越是最為靠不住的。在利益面前、關鍵時刻,這類家奴最容易毫不猶豫地棄主,甚至殺主求榮。

春秋時期有這樣一個故事:齊桓公對易牙說,“你做的飯太好吃了,只是還沒吃過你做的嬰兒肉”。第二天,易牙就把自己的小兒子蒸熟了獻給齊桓公;還有一個大臣名叫豎貂,得知齊桓公對後宮不放心,就自己割了自己的生殖器去後宮服侍。可是等到齊桓公得了重病要飯吃,要水喝,宮女們都說沒有。齊桓公問,這是怎麼回事?宮女說,易牙、豎貂作亂,封鎖了王宮,什麼也運不進來了。齊桓公死後六十七天無人理會,直到屍體腐爛,蛆蟲爬到宮廷,人們才察覺國君已經死了。與易牙、豎貂相比,大大小小的趙克志們代表本來就屬於黨的部門、明確一下部門姓黨又算得了什麼呢?人民對此大可不必擔心,當中共大勢已去時,這樣見利忘義的官吏反而會較快地拋棄中共。應該擔心的是那些中共當權者們,當共產大廈傾倒時,這些趙克志們很可能會象易牙和豎貂對待齊桓公那樣對待你們。

中共官員的“姓黨秀”充分暴露了中共政權的專制本性,此舉幫助人民更加認清中共反民主、反法治、反人民的真面目。雖然中共在未奪得政權之前曾經說過,“要建立美國式的民主中國”,但是它從來沒有把“推動中國實現民主”寫進黨章,只是用來作宣傳而已。因此,如果說,老一輩被中共騙得很慘,利用得太狠了的話。那麼我們現在,再也不要相信共產黨,再也不要繼續上共產黨的當了。砸爛共產專制體制,建立民主憲政中國,這是中國人民的唯一出路。讓我們攜手共同努力吧!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