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莲花】妙善公主的修炼传奇(十)

李明菲
2016-10-30 20:27

妙善公主

永蓮

蛇吞象

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专题节目《妙法莲花-妙善公主的修炼传奇》,我是东方。我是李明菲。

【东方:】下面就请听东方和明菲继续为您讲述妙善公主的修炼传奇

shuilianguanyin观音立像

 

 

【明菲:】

第十六回  天马峰歼除虎患  玻璃城路得光明

【东方:】话说妙善大师见这好好一个地方,却不产米谷,就动了慈悲之心,便向卢芸说道:【明菲:】 「员外呀!你们这里很好一个地方,却不料不生米谷,只有麦菽,真是一件大大的缺憾。现在贫尼囊中还有几升谷,里边粳糯都有,倒不如送给你们做了种子,弥了这缺撼。」【东方:】卢芸等一班人听了此话,都乐得手舞足蹈,谢天谢地。

【明菲:】 当下妙善大师便叫保姆将贮谷的布袋解下,交给卢芸。又将粳糯壳的分当,和莳种灌溉的方法,一起详详细细的告诉了他们。卢芸拜谢受领了,真是感激不尽。夜深时便各自去安息不提。【东方:】次日清晨,洗盥过后,大家在厅上相见,妙善大师便问起小官儿的病情,果真如那老医所说,已经神志清楚,泻泄停止了。

gaojie仙人赐药,有如醍醐灌顶;小官儿神志清楚,泻泄止了

【明菲:】 三众也兀自替他家欢喜,用过早斋,妙善大师便向卢芸告辞。卢芸那里肯放,并且说道:【东方:】「三位此去须弥,一定要从天马峰经过,不料半年前来了四头猛虎,专门伤食人畜,因此这条路就无人敢走。三位又都是孱弱之人,如何去得?倒不如权且在敝庄小住,待卢芸悬赏征求猎户,入山除了猛虎,那时再送三位过山。一则除了虎患,二来也略报三位的大德,此时却万万不可前往。」

【东方:】妙善大师笑道:【明菲:】 「不妨不妨!猛虎是佛家的巡山夜叉,我们既皈依佛祖,他决不至于伤害我等,请员外尽管放心,我等往朝须弥要紧,不敢在此多留,员外的盛意我等心领了!」【明菲:】卢芸还是不敢放行,两下争持了好一会,卢芸说道:【东方:】「既然三位一定要走的话,那么让鄙人挑选一队精壮壮丁,各带武器,护送三位过此天马峰,以免意外。」【明菲:】 妙善大师推辞不得,只索由他去挑选,片刻之间即已挑选得三十二位精壮力健之人,各执著刀矛叉棍,齐集庄外。至此妙善大师,方才告别了卢芸,同著保姆等二人,出了庄门,坐上白象,一直向天马峰大路而行。卢芸与合庄老少,又送了一程,才止了步。望着三众由一队庄丁护送而去,由此上天马峰。

guanyinlixiang修行路上无羁绊,至此妙善大师等三人,方才告别了卢芸,出了庄门。

【东方:】本来东西两条路径,西路比较险峻,林木也多,野兽容易匿迹;东路比较平坦,树木也少,似乎平安一点,故当下一班壮丁,因欲避免与虎相遇,直趋东谷而来。【东方:】 不料天下的事情,自有出人意外的,你要避时,却撞个正著。此时若走西谷,倒是平安无事,如今,走入东谷,却免不了一场虚惊。【明菲:】众人入谷,一路迤逦而上,走到半山腰里,却是一道石梁,四周乱石纵横,林莽丛杂,有一个老于走山路的人,关照大家道:【东方:】「留心着啊!生怕那家伙藏匿在乱草之中,兄弟们手中的兵器预备着啊!」

【东方:】大家哄然的答应了一声,不料这一声答应,就惊动了这山中的猛虎。原来有两只猛虎,夜间由西山出洞觅食,直抄到东山,一点东西也没寻到。天色已经大明,牠们也疲倦了,就在丛莽之中,伏著打盹,忽然听得人声,正是饥不择食,狂啸一声,分左右直窜出来,扑向人丛里去。【明菲:】 妙善大师吃惊非小,口中叫声苦也,已翻身跌下象背,永莲二人也都跌倒在地,休想爬得起身。
【东方:】那些壮丁各执家伙,向四下里散开,围攻猛虎,那猛虎煞也乖觉,见有人跌在地上,便舍了壮丁,争着去扑三众。壮丁抵死救护,只挡住了一只,另一只扑到妙善大师相近,说时迟彼时快,看看已不及相救,忽见那头白象,将身一横,障住三众,待虎切近时,牠猛地用鼻子将虎腰卷住,狠命的就是一摔,将那只猛虎摔到数丈之外,摔在巨石之上,跌断脊梁,再也窜不起来。那班壮丁见白象杀了一虎,顿时胆壮,叉矛齐举,将另一只猛虎也结果了。

xiangbi忽见那头白象,将身一横,将长鼻卷住

 

【东方:】在两下争持的时候,发出一片狂嘶乱喊之声,在山头更觉宏大,山鸣谷应,把睡在西峰的两头猛虎,也惊醒了。牠们一听人声鼎沸,又不见两个同伴,情知在那里争斗,便一同出洞,听了声音的方向,各腾起虎跳,一阵风卷去,飞砂走石,一对大虫便翻山越岭,直奔喧闹之处而来。这里一班壮丁见扑杀了两头猛虎,正想扶持三众前行,不料狂风过处,腥气触鼻,齐说声不好!又有大虫来了。于是各操兵刀预备迎敌,那头白象也迎风冲上前去,待得猛虎来到切近,他又是把鼻子一卷一摔,早将一头猛虎摔在尘埃。众壮丁一拥上前,刀棍齐下,又刺死了一个。余下一只,见三个同伴被杀,不觉大怒,磨牙奋爪来斗白象。白象究竟只有一个鼻子作用,其势有些难敌,幸得牠皮肉厚,虽被抓伤咬伤,他却满不在乎,依旧撩著大鼻子苦斗。那一班壮丁见四头已死了三头,明知这一头尽是猛虎,也不济事,于是便助着白象环攻。那头猛虎直斗到筋疲力尽,方扑倒在地,被众人所杀,却还被牠抓伤了好几个人,天马峰的虎患,总算由此除去。那四头死虎,回头自有壮丁抬回卢家庄上,我算一言表过。

menghu一阵风卷去,飞砂走石,一对大虫便翻山越岭,直奔喧闹之处而来

 

【明菲:】 再说当时妙善大师等,虽受了一场虚惊,如今已没事,便定了心从地上爬起,重新上了象背,向前途进发。壮丁直送她们过了天马峰的北麓,方才告辞回去。妙善大师等三人谢过壮丁,一路向琉璃城大路而来,一过了这座山头,景象就大不相同,一路上里镇市集,到处都有,不似那边的荒凉寂寞。
【东方:】三众行了两曰,才到城中,一样的设有官府,驿馆宾舍。妙善大师当时便取出路引,亲到府中呈验,加盖了印鉴,就有人引她们到驿馆中安歇,供应了斋饭。次日便离了琉璃城,向东取路往须弥山进发,这才是上须弥山的正路。【明菲:】 她们三人只因当时一个错误出了南谷,多走了三百来里路还不算,路上又着实多受魔难与虚惊,好容易才得此一条光明之路。她三人自此一路上晓行夜宿,非止一日,远远见了须弥山顶,大家的希望渐渐的接近了。勇气越发增加,行路也越迅速,平常每日走五十里的,现在竟能走到七十里,还不觉疲倦。

deguangming光阴荏苒,末后的辉煌都是由修行路上的每一步艰辛集汇而来

【东方:】行行重行行,已到得须弥山下。可是这座须弥山非但高峻连天,并且又十分广袤,大小山峰共有七十二座,峰峰连接,起伏不断,宛如游龙一般。【明菲:】 故妙善大师一行三众虽然到了山下,却不知那一座是雪莲峰,若要遍朝列峰,未免太无意思。一旦不遇雪莲时,仍旧不会知道此峰的着落,徒然多此一行。【东方:】那山峰左近十里间,又没有村庄居民可以探问,这一来,可把她难住,踌躇委决不下。商量了一下,永莲忽发奇想的说道:【明菲:】 「这座雪莲是须弥山著名主峰,一定是又高又大,此较不同。我们且不去管他是否,只拣高大的山峰往朝,就算走错了,万一精诚所至,那雪莲受了感应,也自会出现引导我们的。」

shenqi须弥山下雪莲峰位列何处?万一精诚所至,那雪莲或会受了感应。。。

【东方:】大家在没有办法之中,也只得依她的主意,于是把群峰的高低大小一比较,只有居中偏左的第三峰为最大,就认做目标,一同向那座山峰前行。到得山麓,又好容易寻觅了一条上山的小径,永莲便驱着白象,想迳从此路上去,不料那一向驯善的白象,今天却发起性来,犟住了一定不肯走,正是
【东方:】 莲峰究何处 白象暗中知
【东方:】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明菲:】 第十七回  上高峰巴蛇吞象  入幻境神将击人
【明菲:】 话说妙善大师等一行三众,走到那座最高峰的山脚下,只当它是雪莲峰,找到了一条路径,驱动白象,要往山上走时。不料那头白象,在一路上过来,都是驯顺异常的,今天却不知为了何故?却自只管犟住了,一步也不肯走。【东方:】 永莲见驱赶不动,便道这倒奇了,白象难道今天没有吃饭,故不肯向前。于是就在布袋里掏出一个化来的糢糢,去喂给他吃,白象却又不要吃,依旧站着一动也不动。

【东方:】 把个永莲恨得牙痒痒的,骂道:【明菲:】 “孽畜,如此怪张怪致的,敢是讨打,再不走时,赏你一顿精拳头受用。”【东方:】 那白象一听了此话,便侧转头向她望了一望,呼呼的透过一口长气,好像在那里对永莲说,那里边气味不对,一定有怪物藏着,危险的很,进去不得!永莲虽然号称聪明,但终究猜不透象的意思,只管顿足怒骂。

tankanbaixiang那白象一听了此话,便侧转头向她望了一望

【东方:】 妙善大师见了如此情形,便下象背,抚著象鼻道:【明菲:】 「白象呀!你是通灵的了,你自从金轮山中救了我的性命,随我朝山,一路上也吃了不少辛苦,到此为山九仞之时,难道却发起野性来吗?」【东方:】 那白象闻说,连连把头摇了几下,表示不对。妙善大师又道:【明菲:】 「既然如此,那么你不肯前行之故,大约因为这座山不是雪莲峰吧!」

【东方:】 白象又摇摇头,可怜牠喉间生著三寸横骨,不能将不肯走的原因,明白告诉出来,只是摇头。【明菲:】 把妙善大师弄得莫明其妙,做书的在这里倒不能不替牠表明一下,这座山峰到底是不是雪莲峰?那白象到底是个畜牲,叫牠怎生会知道?
【东方:】 牠所以不肯入山的缘故,只因闻得一股腥羶之气,异常触鼻,知道这山中一定有怪异的东西,而且那东西又是牠生平最怕的长蛇,因为是对头,牠的辨别格外真切。【明菲:】 论象这种东西,在野兽中性情虽极驯良,但生得皮粗肉厚,力大无穷,自卫的能力,极为充足,就是虎豹,牠也不怕。所怕只有两种东西,一种是老鼠,会从牠鼻孔中钻进去吃牠的脑子;一种就是长蛇,会缠绕牠不得脱身,到死方休。

ruixiang论象这种东西,在野兽中性情虽极驯良

【东方:】 故象对于这两件东西的气味,有特别的感觉,一闻便知。那么这种腥羶之气,白象已经闻得,妙善大师三众,却又如何一点都没有闻到呢?这因为兽类的嗅觉,比了人类来得灵敏,故三人还没有得知。【明菲:】 当下妙善大师又谆谆的向白象劝告,叫牠不要有始无终,功亏一篑,是十分可惜之事,得成正果与否,也只在此一念。白象似乎领会他的意思,才点了点头,好似在那里说我不走,并不是偷懒,只为前途危险,生怕于你不利,既然主人一定要去,我也顾不得许多了。

zhenchun修行路上不要有始无终,功亏一篑,是十分可惜之事,得成正果与否,也只在此一念

【东方:】 妙善大师见牠点头肯走,甚是喜悦,重又上了象背。白象果然缓缓的依山径而行,走了五七里,清风过处,三众也闻得风中夹杂一种腥秽之气,十分刺鼻,闻了令人作呕。永莲道:【明菲:】 「咦!这是甚么气味,怎地难闻?」
【东方:】 妙善大师道:【明菲:】 「山林阴森,经过日光蒸晒,潮湿之气上腾,故有这般气味。至于难闻好闻的话,永莲啊!你又说错了啊!你岂不闻,出家之人要六根净灭,何谓六根?你且讲来。」

chensi

何谓六根?你且讲来

 

【东方:】 永莲道:【明菲:】 「眼耳鼻舌身意,就叫六根;眼为视根,耳为听根,鼻为嗅根,舌为味根,身为触根,意谓念虑之根,这些事常常听得大师讲的,如何会忘怀呢?」【东方:】 妙善大师道:【明菲:】 「你既知道六根,却又说难闻的,六根岂不是还没有断绝吗?」【东方:】 永莲连连称是,收摄心意,跟着走了一程,那腥臭一发令人受不了。

【东方:】 那头白象好似中毒一般,步子逐渐的迟缓下来,十分勉强。妙善大师觉得奇怪,便招呼永莲等停了步,自己跳下象背,来看白象时,忽然平空呼呼的起了一阵怪风,刮得林木震撼,砂石齐飞,连眼也张不开来。风过之处,腥秽难当,妙善大师迎风看去,只见前边树林中游出一条大蟒蛇来,一个头,不说鬼话,有栲栳大小,两只眼睛,如同一对灯笼,一张嘴宛如小小一个月洞门,一条两歧的舌头,好像出鞘的一对双股宝剑,在林外已有二三丈长,还不知尾巴在那里,身长多少,实在无从测摸。

【东方:】 妙善大师叫声:【明菲:】 “不好,大蛇来了!我们快些避让。”【东方:】 那时保姆和永莲也都看见了,三人口中乱叫,一同飞步向斜刺里小路上逃去。那头白象,一见了蟒蛇出来,也不住的急叫,四蹄却是不能举步。那蟒蛇游到白象相近,张开了血盆般大口,对着白象呼呼的嘘气,那象一受了蛇气,便自筋疼骨软,不消片刻,再也休想支持得住,扑通一声,跌倒在地。蟒蛇过去一阵乱咬,把那白象顿时咬死,一口噙住,连拖带曳的游向对面一个山峰上。

【明菲:】 妙善大师等三人,逃了一程,不见动静,回身看时,却远远望见那条蟒蛇将白象拖去了,都说可怜可怜!此象护送我们到此,不料却伤在那孽障手里,真是可惜!

【东方:】 永莲道:【明菲:】 「可怜!可怜!牠倒负送了我们这么一程,我们如今眼见牠被大蛇吃去,却自救牠不得。」【东方:】 保姆道:【明菲:】 「如此我们只得多诵几遍往生咒,使牠早日登极乐,也尽了我们的一片诚心。」【东方:】 妙善大师道声好,于是三众都默诵起往生咒来,一方面仍旧觅路前进,上高落低,直走到天色昏黑,向下望望,离开平地却已好几十丈,再向山顶看时,仍旧与地上仰望无异,这许多路好似未走。

nilv修行如逆旅:前途艰险异常,也要前行

 

【明菲:】 当下便找了山崖边,一个石洞藏身,趺坐入定,但是三众因为日间看见蟒蛇,受了一番惊恐之后,心神不能十分宁静。心神不宁,是坐禅最忌之事,足以由此生出种种恐怖幻象,与常人做恶梦一般无二。【东方:】三众里边,自然是妙善大师功行最深,收摄住了心神,没有枝节。那保姆虽然功行不及大师,但还可以勉强镇住方寸,不让他旁骛。

ningjingzhiyuan心神不宁,是坐禅最忌之事,“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明菲:】 只有永莲功行最浅,坐不多时,便觉周身火热,如同在洪炉之中一般。急睁眼看时,只见满个石洞,都是熊熊的烈燄,三人一同处身火中,但那妙善大师与保姆,却自顾瞑目趺坐,一些儿不觉甚么。永莲暗想不好,他们没事,只我觉得发热,一定又是走了魔了,急急抛开杂念,收摄心神,那一洞的烈燄,果然熄灭无遗,身上也不觉得热了。

qingjing魔难之中,修行人,收摄住心神,自顾瞑目趺坐,一些儿不觉甚么。

 

【东方:】 可是她一颗心,却终于不得宁静,又隔了片刻,幻境又发生了,只觉得浑身冰冷,如同浸在冰屋里边一般,还觉似乎受到很剧烈的震激,再睁眼看时,只见滔滔滚滚,浊浪排空而至,满石洞都是水,三个人同浸在水中。只是妙善大师和保姆,仍是不知不觉,那浊浪却不近二人之身。

zhuolang只见滔滔滚滚,浊浪排空而至

 

【明菲:】 永莲暗道不好了,怎么今天却一味的走魔,如此还能得成正果么?她生了这么一念,心上不免有些烦恼,只这一烦恼,入魔愈深,转眼之间,那滔滔的浊浪,却又不见了。。。【东方:】 只觉得霹雳一声,半空中来了无数金盔金甲的天神,都生得身高丈二,腰大十围,手中都执著八棱金瓜锤,一个个怒目相视,内中有一个环眼的天神,飞身走入石洞,举起金瓜大锤,不问情由,照她顶门上飕的打下来,这一下不由永莲不吓得神魂出窍,极声嘶叫,啊唷一声,早惊动了妙善大师和保姆,争着问道:【明菲:】 「永莲啊!为何极声嘶叫?」【东方:】啊!到此她才如梦初觉。。。
【东方:】正是
【东方:】幻境由心造 何曾可当真
【东方:】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明菲:】
听众朋友,您正在收听的是专题节目《妙法莲花-妙善公主的修炼传奇》,这是第十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欢迎您继续关注下集节目。

来说几句


程浩
2017-05-07 19:22

节目太感人了,期待下集。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