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 学生在填写选票(图片由作者孙文广提供)
山东大学 学生在填写选票(图片由作者孙文广提供)

【孙文广投稿】:投票日票箱进我家学生去大厅

李濤
2016-12-23 16:08

孙文广投稿

投票日

票箱进我家

10点20左右,管院的刘先生和办公室的毕主任,来到我的家门口,房门被打开,他们背后六七个公安人员,其中两个人端着录相机(见录像),一个人捧着票箱让我投票。我当即表示这种方式不合适,堵我家门是侵犯人权。

12月22日是投票日,上午10点管院电话通知,一会来人,让我在家中投票。

12月18日开始对我的四度囚禁已经有几天时间。每天公安,日夜值班,楼上三四个人,堵死我的房门,楼下还有三四个人不让外人上来。

10点20左右,管院的刘先生和办公室的毕主任,来到我的家门口,房门被打开,他们背后六七个公安人员,其中两个人端着录相机(见录像),一个人捧着票箱让我投票。我当即表示这种方式不合适,堵我家门是侵犯人权。他们拿出选票和选民证给我看,我写选票的时候他们就站在旁边看着,我把所有的四个官定候选人全部打了叉号(反对),在另选他人栏中,写上了我的名字孙文广和李晶(历城区的独立参选人之一)。

这次投票的形式和2011年我所遇到的情况几乎完全一样,不同的是上一次我以选举违法为名,拒绝投票,这次我改变策略,我投反对票。

868e31cdd99eba9a160007e1b1cc779276377fa27e8c17b59cpimgpsh_fullsize_distr_%e5%89%af%e6%9c%ac

(图片由作者孙文广提供)

同一天,山东大学各个校区都在上午投票。学校通知学生在办公楼前集合,由班长清点人数,记下缺席者姓名,辅导员会找这些人谈话,一般的学生出于恐惧,都会到场。然后分批进入办公楼的大厅,进入大厅后,先要听党委书记讲话,说投票要慎重,不要乱投。有的学院指名道姓的说不能投孙文广。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学生们挤在几张桌子上,围在一起写选票,根本没有隐秘性,在这里没有填选票的间隔,谁都能看见别人的选票。

投票时工作人员站在票箱后面,每个人投票时,都要把选票给他,然后由他看了之后投进票箱,毫无隐私可言。

有学生在投票日给我发短信说:“孙先生,我认为这个选举毫无意义,是被操纵的,我请假了没有去。”

“我不想投违心票,可是如果按照自己意愿投的话会被作废,还不如不去,没有选举自由的投票实在不想参加”。

在这种严密的监视下,到场的学生隐私权无法保证,多数学生都是投了赞成票,也有部分学生投了自己喜欢的老师,或者弃权。这就是山东大学投票日的现状。

为什么他们不让我去现场投票呢?我现在想到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怕我到现场去拍照录像,然后发到网上,使他们丢人现眼。

2007年,准许我出去投票,我照了一些照片发到了海外的网上,(见本人《参选纪实》)看来他们吸取的教训从2011年开始,在投票日一定要把我堵在家中,使我不能去拍摄记录。

但是他们忘记了一点,现代科技和网络技术使我通过短信、微信群以及搜索软件在家中就可以看到选举的现场。

我曾问他们为什么我要在家中投票,他们的回答是:为了照顾80岁以上的老人。其实这完全是托辞,我住在山大宿舍,从我家到投票点只有5分钟路程,我对他们说我现在可以走路,还可以开车,为什么不让我到现场和大家一起投票呢?

我隔壁住着一个和我同岁的退休老教授,今天问他才知道,根本就没有把票箱送到他家,票箱送到我家完全是一种作秀和限制我人身自由的借口,我通过电话问了很多退休的老师,他们都说既没有叫他们去投票也没有叫他们去提名,也没有把票箱送到他们家。

2016年12月23日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