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毛泽东希望中国人死掉一半(SOH合成)
恶魔毛泽东希望中国人死掉一半(SOH合成)

冷涛:中共杀人机器的制作者毛泽东(中)

冷涛
2017-01-22 21:39

三亿中国人

中共大跃进

中共杀人机器

中共镇反运动

反右运动

土改运动

地主

姚蜀平

杨开慧

核导弹轨道

残忍杀人

毛泽东

江西瑞金

活埋地主

苏联领导人

莫斯科

高耀洁

毛泽东发起的土改运动,为了掠夺原始资本而杀人。几百万地主被枪毙活埋;杀地主没有任何法律程序。杀人权限在区一级中共党徒手中。在反右中毛泽东又大开杀戒,镇反则是“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文革中江西瑞金更是“民办枪毙”。毛泽东首创的杀人权限放开,让每一个中共党徒都可以挥动屠刀,杀人不眨眼。

恶魔毛泽东希望中国人死掉一半

中共篡政后,其各级党组织无疑于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杀人作坊,毛泽东在世的时候,是中共杀人机器的总舵手。中共之所以直到今天仍然不敢让司法独立,除了其专制政党的基因决定外,也同时证明其惧怕失去对杀人机器的控制。

子弹掀翻天灵盖,红色的鲜血与白色的脑浆一路流淌(网络图片)
子弹掀翻天灵盖,红色的鲜血与白色的脑浆一路流淌(网络图片)

毛泽东发起的土改运动,为了掠夺原始资本而杀人。从1950年到1953年,450万人死亡,至今统计不了被行刑处决的人数。即使抛开逼死与被迫自杀的人数,那么也有不少于100万地主在短短三年时间里被处死。他们大多命丧在“党法合一”区委书记手中。

这些被处决的地主没有一个经过正当的法律程序,当然更谈不上被处决者知道自己被行刑的方式。这也是毛泽东首创的杀人权限放开,让每一个中共党徒都可以挥动屠刀,杀人不眨眼。毛泽东还彻底颠覆了中国古代仅“秋决”的“以类相应”(后文将谈及)的传统,滥开杀戒。在一个大“罪名”下,按照“比例”处死地主,其中有的并非就是地主。

网络上一篇“一个老公安局长眼中的土改酷刑”中说,地主小老婆被生割乳房后,临时决定将其枪决。

据当年经历土改的认识回忆,“掌握杀人权”的是地委主要领导。

土改中枪毙地主是“最轻的刑罚”(网络图片)
土改中枪毙地主是“最轻的刑罚”(网络图片)

高耀洁在“杀人手段何其多”一文中记述道:“土改区委书记们随心所欲、草菅人命。“土改”时,批准杀人的权力在区一级”。按照当时规定,要“村村见红”,当然也就不拟定任何标准。甚至发展到“某位乡干部要杀谁,甚至因私仇某位贫雇农要求杀谁,跟区委书记说一声”便会获批。

棍子打、锥子捅、绳索捆、石头砸、火钳烫、石灰扑眼、耳朵插捻点灯,有的干脆进行活埋,最“轻松”的是在“批斗”后被枪决,子弹掀翻天灵盖,红色的鲜血与白色的脑浆一路流淌……

还有压在石磨下,“后脑勺被石磨塌了,脊背上的肋骨全部磨的露出来,一根一根的,脑浆与鲜血一路都是”。

在毛泽东看来,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就是杀人。

在中共的反右运动中:毛后来对中共高层说他如何“开捉戒,开杀戒,湖南斗十万,捉一万,杀一千,别的省也一样,问题就解决了”。

湖北省汉阳县的三名教师、图书管理员被行刑,“死刑是毛泽东一锤定音”,这也是中共无法无天,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典型例子。

中共镇反运动中,毛希望每一次杀人都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要公开进行。“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而且还要“杀一批”。

杀人让谁来杀?如何杀?毛泽东在中国历史中看到的只有“法外杀人”。至于毛发动文革,还不是简简单单的“发动群众斗群众”,意图斩断中国历史的脉络,而是蛊惑拥有斧头镰刀的党棍杀死中国传统文化的承袭者们。

文革中江西瑞金的‘民办枪毙(网络图片)
文革中江西瑞金的‘民办枪毙(网络图片)

学者姚蜀平在“文革中江西瑞金的‘民办枪毙’”一文中写道,江西瑞金县发明了一个令人恐怖的名词:“民办枪毙”,就是把杀人的权力下放到大队干部一级。如此一来,瑞金县各公社仅从9月23日起至10月7日,就杀了177人,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只有11岁。

1958年12月9日,嗜血的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六中全会上说:“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可以做肥料。”,毛泽东对死亡欣喜若狂有一种吸血鬼的情结。他在莫斯科还对苏联领导人说:“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

中共大跃进的这个时期,毛泽东远胜于狂暴的精神病患者: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说:“人口消灭一半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好几次。”他从汉武帝说到宋朝,都是几千万几千万地死人。并由此发出了法西斯般的嚎叫:“原子仗现在没有经验,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

“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在喜好死亡的“强迫症”引导下,1966年10月27日,毛泽东下令进行一次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试验,而核导弹轨道的选择竟然是在中国西北部穿行八百公里,下有“人口稠密的城镇”。毛泽东轻描淡写称“失败了也不要紧”。

毛泽东第二任妻子杨开慧生前曾愤怒直斥毛泽东杀人的狰狞与残忍(SOH合成)
毛泽东第二任妻子杨开慧生前曾愤怒直斥毛泽东杀人的狰狞与残忍(SOH合成)

在毛泽东淫乱的数不清的女人中,有“名分”的包括毛泽东宠爱的第二任妻子杨开慧。29岁的杨开慧死后,毛泽东还曾为此填词哀嚎“我失娇杨”,悲情“直上重霄九”。但就是这个娇弱的女人在生前愤懑的写道:“杀,杀,杀!耳边只听见这种声音。人为什么这样狞恶!为什么这样残忍!为什么呵!?”

杨开慧并不知道,毛泽东在她死后升级了其杀人版本,还利用平民为战争服务。在中共与国民党的三个战役中,辽沈战役,毛泽东强征160万民工(二肤一兵);平津战役中的150万民工为毛与死神为伴;而淮海战役有多达543万民工为其“站起来”修工事、运弹药、抬伤员、送饭菜。浴血沙场。

在毛的眼里,庶民的生命相同草芥。

相关文章

冷涛:中共杀人机器的制作者毛泽东(上)

冷涛:中共杀人机器制作者毛泽东(下)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