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国汀】论共产党暴政的罪恶
【郭国汀】论共产党暴政的罪恶

【郭国汀】论共产党暴政的罪恶(一) 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蔡紅
2017-01-24 19:11

共产党暴政

共产党暴政的罪恶

朝鲜

流氓暴政

金正日政权的罪恶

今天我想转入另外一个主题,这个主题是一个系列评论,我给它起的名字叫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评论系列。在做评论之前我简单的说明一下,为什么选择这么个主题?因为在前几年,我已经比较系统的对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做了全方位的揭露和批判。

今天我想转入另外一个主题,这个主题是一个系列评论,我给它起的名字叫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评论系列。在做评论之前我简单的说明一下,为什么选择这么个主题?因为在前几年,我已经比较系统的对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做了全方位的揭露和批判。该系接近尾声。这个系列评论是我个人长期跟踪研究中共的犯罪行为,中共暴政的统治给中国人们造成的灾难,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新闻、媒体、法院、律师等各方面做的一个评论。我作为个人,作为学者,作为研究者,根据对中共当局的了解,最近我选择了一个主题,即共产党暴政的罪恶系列评论。

为什么选择这个主题呢?原因有下述几点,首先,从个人角度来支持我批判中共专制暴政的系列文章论点的可信度、权威性,这是我研究本系列的直接动机。其次,当今世界,在全球范围内,仍然有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包括自由派,民运人士,民运前辈,甚至还有很多有政治学博士对政治有相当有研究的人,仍然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愿望,期望在中共的主导下进行政治改良,以点点滴滴的进步来逼迫中共和平转型。

换句话说,这么多人,普通的工农大众及城市一般白领阶层,姑且不论。我们先评论社会精英阶层对共产党暴政本质的认识,仍然是处于这种现状,这是令人非常担忧的事。为什么呢?因为根据我在大陆执业二十一年的经验,我在中国大陆对社会的了解,对工农大众、对上层社会、对法律界、学界,以及工商各行各业人士的接触,我早就得出了结论。

这个结论是在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以及为清水君辩护以后得出这个结论。我的结论就是共产党暴政永远不可能自我实质改良。它可以有非实质性的支节改良,但绝不会有实质性的改良。因为一旦实质性改良,它必定灭亡,必定丧失权力,所以中共暴政永远不会自我改良,永远不会愿意与民运反对派或者中国反对派进行协商、妥协,还政还权于民。

这个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就是由中共暴政本质决定的。什么是中共暴政的本质呢?中共暴政的本质如果归纳为一句话来说,它的本质就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一个极权、特别是流氓政权是无可救药的。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仅仅是我郭律师所说的,那是不是事实呢?这就是我研究这个系列的第二个目的。

第三个目的,我想通过研究全世界各国共产党政权的垮台,以及世界各国共产党的革命,归纳、总结出一个原则性的东西来,或者公认的结论来,这就是我进行这个项目研究的第三个原因。

第四个原因,既然已经了解了中共政权是个什么东西以后,那么中国人民是不是还要继续支持这种暴政?是不是还要继续容忍这样邪恶的政权?是不是还愿意甘心情愿的受这种流氓暴政的蹂躏呢?我想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选择,都应该做出自己的决定。中国人民一旦不再畏惧这个暴政恐怖,每一个人都能说真话,能做真实的事情,不做违心的事情,不与暴政合作,那么中共暴政的末日即将到来。就已经来到。这就是我研究这个系列的第四个目地。

今天选择了第一个对象,就是北朝鲜金正日政权的罪恶来跟各位听众朋友交流。选择这个主题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胡锦涛在2004年10月份召开的一次中共内部会议上说:朝鲜和古巴的政治是正确的,它们的经济困难是暂时的,我们应当向朝鲜和古巴学习政治。在此之前,我对胡锦涛一些口头上的说法,至少是表示认同的,比如说:人权入宪,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少了最重要的“权为民所有”,其它三项基本上可以认同。及他后来的所谓和谐的政策,但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胡锦涛表面说的一套,做的完全是另一套。而自从他提出向北朝鲜和古巴学政治以后,我对胡锦涛就有初步的盖棺定论。胡锦涛是清华大学毕业、据称的高材生,听说他具有超常的记忆力。当然胡锦涛能够爬到中共高层成为党魁,说明他是有两下子,他不是个白痴,尽管我称之为政治白痴。既然如此,听众朋友就可以理解,我为什么选择朝鲜做为第一个评论对象。

言归正传,我想把今天的主题简单的陈述一下。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是一家中国大企业驻朝鲜的常驻代表,十年前他跟我讲述了朝鲜的见闻。他说在朝鲜,电视和无线电收音机只有一个频道,也就是说在生产的厂方,就已经刻意的把这个无线电收音机的频道变成一个,就只能收官方的宣传报导,而不能接收任何外界的讯息。

也就是说,从仅此一点我们就可以知道,在金家的共产极权暴政之下,朝鲜人民没有任何思想、言论、新闻、舆论、出版、结社的自由。换句话说,朝鲜是在一个铁桶般的共产暴政下,这是一。1995年我在香港齐伯礼律师行工作时,曾经订阅了三年英文“时代周刊”,1996年8月份,有一篇文章详细报导了朝鲜正在经历一次大饥荒,而这个大饥荒有将近两百万人饿死。

同时我还读过戈巴乔夫的诺贝尔和平奖英文获奖感言。戈巴乔夫这篇感言写得非常棒。我记得他提到,他的历史使命就是结束共产党暴政。所以我对戈巴乔夫非常欣赏,非常敬佩他。因为他有良知,而且他运用他的权力和良知在正道上,终结苏联共产党暴政。给全体苏联人民带来了真正幸福的人生,也给全世界共产党国家受欺压的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前途。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已经充份证明,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以暴力、恐怖加欺骗谎言统治人民的。这里我仅仅提及共产党暴政的三个特征:暴力、恐怖、欺骗谎言。实际上所有的共产党政权远远不只这三个典型特征,它至少有十几个特征,我将在后而的系列评论中一一展开论证。
自1989年到1991年,苏联和东欧共产党政权纷纷垮台,最先崩溃的就是波兰,然后是匈牙利,接着捷克斯洛伐克,后来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一个个跟着垮台,阿尔巴尼亚是东欧国家最后一个垮台的,接着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加在一起一共有将近有四十个共产党政权纷纷垮台。包括苏联的十五个加盟共和国。

中共暴政却成了一枝独秀,原因是由于邓小平以“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统治”这个残暴下流的决策,使得中共暴政得以苟延残喘至今。目前,全世界共产党残余政权只剩下五个:即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老挝。

有关共产主义研究专家公认中共与越南共产党,实际上已经严重背离马列原教旨,而朝鲜和古巴,则是仍坚持马列原教旨的国家。比如朝鲜和古巴都是仍实行铁桶般极权政治,所有的专家都公认朝鲜和古巴仍然是典型的极权政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胡锦涛居然说要向朝鲜和古巴学习政治,认为它们的政治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就来看一看,朝鲜和古巴的政治到底是什么玩意?

第二胡锦涛公然指责戈尔巴乔夫先生是共产主义的叛徒,而我恰恰对戈尔巴乔夫先生非常敬佩,让我们来看一看,苏联共产党在戈尔巴乔夫手上,通过政治改革开放和民主化,经过最后政治民主革命而终结,他到底是叛徒,还是人民的救星?或者对人类立了大功?还是犯了大罪?这都是重大的原则问题。我就是因为知道胡锦涛对这两个重大问题上的态度以后,从此,我就公开宣称,胡锦涛是个政治白痴,是人权恶棍,还是个政治精神分裂症重症患者,如今还得加上一条,胡锦涛还是个标准的政治流氓。

有些听众可能听到我这么痛斥胡锦涛,认为这是一种咒骂,一种谩骂,我认为不然。所谓谩骂是指无中生有,或者诽谤造谣,旨在侮辱、污蔑他人。但是我指责胡锦涛是政治白痴,人权恶棍,法盲及政治流氓,都是有充分的依据,这叫做事实陈述,而不是谩骂,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既然敢指控胡锦涛上述五项定义,我就能充分举证证明他就是这样的人。

今天我们来看看,朝鲜与古巴的政治到底是什么玩意?限于时间的关系,我今天只讲朝鲜,下一节再讲古巴。对于朝鲜共产党的罪恶,到今天为止,朝鲜依然在金正日铁桶般的共产党暴政极权统治下,几乎所有信息都是国家秘密,这点跟中共很像。所以对朝鲜的评论,它的资料证据的来源,主要是来自国际人权组织的报道,及朝鲜官方的一些片段的报道,还有朝鲜人留亡海外的政治良心的证词,大体上归纳出朝鲜社会、政治、经济、司法的真实概况。可以肯定朝鲜的实际情况只会严重得多。

这里我归纳第一点,就是朝鲜党内争权夺利的反复大清洗。朝鲜第一届政府一共有二十一名高级官员,其中十七人先后被暗杀、被枪决,或者是被清洗。其中1953年8月3号朝鲜劳动党,也就是朝鲜共产党开始向党内高干开刀,十四名党高级干部被政治罪名提起指控、逮捕、酷刑,然后作秀审判,再枪决。也就是朝鲜共产党夺权以后,首先在清除党外的竞争对手以后,就开始对党内的竞争对手开始大捕杀了。

这十四名高干其中包括党中央的中央委员会书记,内政部长,文化宣传部助理部长。而外事部长也就是他的外交部长朴宪永于1995年12月15号被判死刑,三天后就被枪决,这个信息表明朝鲜的所谓审判的虚伪,判一个人死刑,三天就枪决,这说明根本没有上诉,也根本没有像样的律师辩护,这一点是所有共产党政权共同现象。

另外一个武庭将军曾担任过中国八路军少将,还担过朝鲜炮兵司令,而且是中朝联军的主要负责人,研究显示1956年被杀害,不过根据另一个信息得知武庭将军,受彭德怀的关照以后是病死在长春。不管怎么说,他肯定是被清洗出去的。

凡是与苏联或者中国关系密切的官员,以及支持赫鲁晓夫改革的官员全部受到清洗,这个信息表明金日成虽然获得苏联和中国的大力支持,但是他反过来,把朝鲜共产党内和苏联及中国关系密切的官员全部干掉,这是世界各国共产党内部的争权夺昨之争皆残忍无情的表现。

比如许嘉谊,被指控为苏联间谍,金枓奉被指控为中国间谍,实际上他们根本不是所谓的间谍,只不过是因为中共对朝鲜支持援助很多;苏联同样大力支持朝鲜,当然有些官员就会亲苏,或者亲中共,他们都被金日成枪杀。

此后在1960年、1967年、1969年北朝鲜反复进行过多轮党内的清洗,1972年一位副总理,政治局委员朴金喆被捕入狱;1977年,前政治局委员李咏义被捕入狱;1978年、1980年、1997年党中央书记徐宽熙与其他17名高干一道被处死。

金日成就是通过这样反复清洗,把所有的党内竞争对手一网打尽,缔造了他的金家皇朝,中共十次所谓路线斗争,及迫害党内同志的规模、恐怖程度决不亚于朝鲜。中共政权对中国整个社会进行了一轮又一轮反复清洗,把所有的从党外到党内、到全社会、到知识分子,各行各业每一种人,只要任何与共产党不同心,或者不赞同共产主义的所有的人全部反复迫害修理了一番。

这修理包括枪杀,判重刑,酷刑,或者用各种各样的方法逼迫自杀。所以从朝鲜共产党迫害异己的这个事实,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所有的共产党政权都经历过大清洗党内的竞争对手。换句话说,所有共产党都奉行黑社会流氓强盗的竞争规则。也就是厚黑阴谋术,也就是大家互相打,比赛谁的拳头大,比赛谁更黑,谁更黑心手辣,到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最下流最流氓、最无耻、最强暴的家伙,这是所有共产党政权的规律。

第二,朝鲜的司法黑暗与恐怖。朝鲜刑法可以判死刑的法条高达47条,但是据我的初步统计,中共刑法在1997年修改以后,死刑的条款大为增加,现在至少有77条,81项可以判死刑。朝鲜可以判死刑的法条是全世界第二名。这是它的恶法突出表现之一。

根据朝鲜的法律专家估计,1958年到1960年两年期间,至少九千名朝鲜共产党员被开除以后经审判处决。他还推论朝鲜一共进行过九轮大清洗,而每一轮清洗都有上万名党员被处决。所以加在一起,朝鲜共产党至少枪毙了九万名的朝鲜共产党员。在朝鲜,家庭出身至关重要。这个至关重要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几乎所有的法官,所有的律师都是根据朝鲜共产党的指令行事,法官全是共产党任命的,所有的律师都是按照共产党的指令行事的,并严格按照马列主义指导。

有一位逃到海外叫丽萨(Lisan Ok)的干部,是负责为朝鲜共产党干部保留特供品的负责人(在中国社会也有专门为毛泽东,为各省的省委书记,共产党高官生产保留特供品的部门),曾经被判刑13年。她作证说,在她所关押的监狱有六千名的犯人,其中二千名左右是女犯,每天凌晨五点三十分至午夜十二点被强迫象奴隶般的劳动,而且任何女犯人如果怀孕,全部被强制打胎,如果孩子生下来,立即窒息而死,或者割喉而亡。

在朝鲜,如果一个人犯罪,牵连祖孙三代;1953年第一次清洗开始实行这个野蛮制度,有一个叫康(Kang Chul Hwan),九岁时跟他父亲,一个哥哥,还有他的祖父母一起被关进监狱,朝鲜共产党居然还有这种一人犯罪牵连祖孙三代野蛮制度。

其次所有死刑在朝鲜共产党夺权以后都是公开进行的,直到1984年才秘密执行,为什么呢?它就是要用公开执行死刑这种恐怖场面来恐吓人民。到1984年开始所有的处决都采取秘密的执行,但是女犯人几乎很少被平静的处死,总是要经过各种羞辱和残暴野蛮的刑法。其中一个证人作证说:我看见女犯人的乳房被割掉,阴道被用拖把插入,看守每抓获逃犯就能获得入党,或者上大学的奖励。因此导致有些看守强迫犯人爬墙,然后当场击毙,以便邀功请赏。像这种政策,确实会激发人性中邪恶的一面,这种现象当然并不是朝鲜共产党独有的,中共政权同样大量存在这种现象。

在朝鲜,逮捕通常都是秘密进行的,没有法律程序,亲属和邻居都不知道真相。而当得知某人失踪以后,所有的人都避免谈论,以免自己陷入麻烦,这就是全社会陷入恐怖状态真实写照。

朝鲜还在西伯利亚设立了一个至少关押有二十二万人的特大监狱,朝鲜的领土有一部分在西伯利亚,因为这个地方特别寒冷,与世隔绝。从1968年以来,在那里每天平均每一万人死亡五人,也就是说每年至少死亡三万六千人,截止1997年,一共四十六年间,合计单单在这个监狱死亡人数就接近一百五十万人,这就是朝鲜的司法黑暗和它的恐怖。

第三,朝鲜的政治“正确”,也就是胡锦涛声称的要向朝鲜学习的政治“正确”,我们来看看政治“正确”表现在什么地方。朝鲜劳动党党员占总人口的14%,比例居全世界所有共产党政权之冠。中共党员约占中国人口总数4%;阿富汗的共产党员占0.5%;埃塞俄比亚的共产党员仅占人口的0.1%;像苏联占6%左右;像捷克等这些国家都是占3%、4%,都不会超过6%;朝鲜共产党居然占14%,换句话说,朝鲜似乎已经实行全民党,14%的人口,也就是成年人当中可能有1/3都是朝鲜共产党党员。

1996年1月3号,朝鲜的广播中称在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的领导下,整个社会应当团结成一个坚强的政治实体,同呼吸、共思想、同行动。而朝鲜当代的口号是像金日成和金正日一样思想、言说、行动;促进团结的党的十项原则;必须强化领导的绝对权威。这些口号,我们每个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是耳熟能详,统一思想、统一行动,那是共产党的马列原教旨经常出现的口号,在朝鲜仍然如此。

在朝鲜,任何朝鲜人必须参加每周一次的理论学习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会议,每个人至少要自我批评一条政治错误,要批评邻居,或者同事至少两条政治错误;这又是从中国文化大革命学来的。那怎么办呢?没有的话他只好瞎编了,就是人为的把人的思想弄混乱,逼迫人们变得虚伪,逼迫人们说假话。

朝鲜的干部都享有物质的特权,军队粮食保障供应,所以军人是从来不会挨饿;但是所有的干部都享受物质上的特权,同时又受到严密监控;而且他们被强迫居住于指定的地区,他们所有的电话通讯全部都被严密监听监控;任何音像都被定期严格检查,所有的电视、无限电、收音机,只能收听朝鲜官方的新闻信息,而且任何朝鲜人国内旅行都要获得地方相关部门和工作单位的批准。换句话说就像中国一样,中国当初都是要单位介绍信。比如说你从北京到上海都要有介绍信,否则连票你都买不到,旅店也不能住,朝鲜就是这样子。

而且首都平壤所有房屋都受到政府严密的控制。朝鲜当局对人的迫害和恐怖,是全方位进行的,直接影响人的心灵和身体,政府宣传除了马列主义以外,另一套就是金家皇朝代表“天的意志”,代表“地的意志”。 因此它试图为金正日家族有合法继承权,就是要代代相传,所以金家皇朝有两套东西,一套是马列原教旨主义;另一套就是金正日家族皇朝的那一套东西,而且在朝鲜的全社会,都是按照阶级出生,以及现行忠于政权的程度来划分的,在1950年年代,它划成了51个分类。

换句话说,朝鲜是个标准的人为划分等级的社会,依此为据决定每个人的社会地位,政治,物质待遇与未来。在朝鲜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残疾人不准生活在首都平壤;出身于好家庭者,不得与出身在坏家庭者结婚,这都是中国文革中常有的东西;而侏儒被逮捕并关入集中营,不仅被强制与世隔绝,而且不得生育,因为金正日说侏儒的根源必须消灭。

1959年有数百名日本妇女随她们的丈夫返回朝鲜,尽管当时朝鲜政府承诺,但是到今天没有一个人被允许回日本,哪怕是短期的探亲访友也不被允许。而许多日本妇女被关入了集中营,大多数都被迫害致死。朝鲜当局还时常以这些日本妇女作为人质来与日本政府谈判,要求日本政府提供粮食援助,这就是个典型的流氓政权,以人质逼迫对方给它提供援助。

第四个方面,朝鲜共产党就是极权统治的恶果,1994年开始,朝鲜就陷入了大饥荒。1996年它的谷物年产仅370万吨,比十年前,也就是比1986年整整减少了一半,减少了300万吨。根据世界媒体组织的估计,有两百万人受害。而德国红十字会估计,每个月有一万名孩子饿死,但朝鲜军队的粮食供应充足。

值得一提的是二十世纪,也就是1900年到2000年,全世界所有的自由、宪政、民主国家,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发生过饥荒。但是苏联,前东欧的共产党国家,中国、越南、朝鲜、柬埔寨、老挝、罗马尼亚、埃塞俄比亚都发生过大规模的饥荒,饿死的人数从几十万、到数百万、到数千万不等,中共夺取了冠军。在1959年到1961年中共饿死的中国农民至少是三千八万人,至少是这个数字。

那么金家共产极权暴政,它统治朝鲜50多年来,党内一共九次大清洗,大约造成了十万共产党员的丧生,有一百五十万人死于集中营,其中还有一百三十万人死于内战。这个内战就是中共所称的志愿军跨越鸭绿江“抗美援朝”这个大战,有一百三十万人死于这个内战;饿死的人数至少在五十万以上到二百万之间。此外中国志愿军战死在朝鲜战场上的约四十万人,另外伤残四十五万人。

50年共产党统治在二千三百万人口的朝鲜死亡总数至少在三百万人以上,这个就是朝鲜的所谓的正确的政治造成的后果。而这么可爱的胡锦涛先生,居然要向朝鲜学习政治,他是不是个白痴呢?当然是!那他是不是个政治白痴呢?肯定是!那他是不是真正的白痴呢?不是。

胡锦涛是个邪恶的东西,因为胡锦涛能够爬到中共党魁这个位置上,他肯定不是个白痴。他至少是有知识,而且很懂得玩阴谋诡计、玩厚黑学的家伙。那么他作为一个党魁,他有没有可能不知道朝鲜的这些基本情况呢?显然不可能的。他底下一大帮的秘书,早已为他准备好了方方面面该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基本情况。所以可以推定的胡锦涛实际上明知朝鲜的实际情况,朝鲜政治是个极权政治,而且是流氓政治,朝鲜政权是被国际社会公认的流氓政权,那么胡锦涛要向流氓政权学习政治,这个胡锦涛是个什么东西?胡锦涛显然就是个政治流氓。

好了,谢谢各位收听,下周再见。

来说几句


小草
2017-01-24 21:55

郭先生您好!我又看到了您的评论,非常激动。很多年不见您上来,我非常想念,甚至非常担心您出了什么事。因为一个专制的流氓政府,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现在看到您又出现了,我感到很高兴,也感到放心了。您的评论都是精品,看得出来您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所以我要向您表示感谢。回头我还要多看几遍您的大作。先在此送上我的感想和感谢!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