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官家不言善
从此官家不言善

李仁:从此官家不言善

蔡紅
2017-01-27 19:02

《神奇秘谱》

《道德经》

《黄帝四经》

中国五千年历史

明白了善的道理

黄帝以道德治国

涂磊是这些年中国一个颇有名气的节目主持人,话语犀利,常有一些超乎寻常的独到见解,言语之间对传统典籍、汉字本意多有了解,显见读了不少古书,被尊为年轻人的爱情导师。就是这样一个被当作智者之人,在一次节目中,竟不敢说,或不知晓一个“善”字。

涂磊是这些年中国一个颇有名气的节目主持人,话语犀利,常有一些超乎寻常的独到见解,言语之间对传统典籍、汉字本意多有了解,显见读了不少古书,被尊为年轻人的爱情导师。就是这样一个被当作智者之人,在一次节目中,竟不敢说,或不知晓一个“善”字。

在那个节目中,有一个青年女子性格直率,出口即伤人,却认为自己真实,不虚伪。涂磊踌躇再三,终于点评说,你只讲了真,人还需要真诚。言下之意,真与真诚不同。《说文》 中有,诚,信也。又如:诚款(真诚垦切);诚敬(真诚,敬重),所以真诚是两个基本意思重迭的字构成的词。实际上这位女子的问题很简单,她知道真是一种美德,但是不知道善也是一种美德。每句话都是真话,但是出口即伤人,明显不善,不懂得善待他人。

善,作为一个中国五千年历史中最核心的文化内涵,熟读传统典籍、又有相当领会的涂磊似乎不应当不知,但从涂磊的踌躇中,似可以看出,涂磊不敢说出这个善字。细思极恐,善,作为一个古今中外,无论谁都不会,不敢,不愿意否定的人间美德,竟然在中华大地不敢被人提及。

霍然醒悟,自1999年后,中共官方有关的所有文章、文件、出版物中,除了地名、人名、善款、善用等外,以善良本意出现的“善”字近乎绝迹,更无一语弘扬善良美德;自1949年后,中共发动的一切政治运动,核心要点是要把善从历史、文化、思想、习惯(俗)、书籍、杂志等等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完全移除。

都说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绚丽璀璨,何也?其中一个最关键之处就是因为这个文明、文化中记录了无数先人身处君、臣、庶,为人父、母、兄、弟、姐、妹,事农工商等三百六十行中,对善的领悟。凡在自己的处境中对善有所领悟,称之为入道或得道,而所悟出的为善之道则称之为“为君之道”、“为臣之道”、“经商之道”等等。这些“之道”均为以善心、善念履行自己的职责,做好自己的工作,而不是现在理解的一般工作方法,更不是欺压善良、坑蒙拐骗。

商贾之人虽添“末”位,也有入道之法。旧时买粮时粮行都会在称量到最后一升或一斗时,在已抹平的升斗内加上一小撮粮食,使已经抹平的粮食隆起一个「尖」,去布庄扯布,也有「足尺放三」之说,在丈量到最后一尺时,也会量足尺寸后再加放三寸,打油打醋打酒都会有「添头」,打到最后一提时,都会另加半提。古代,但凡做生意的,总会给客人一点「添头」,“无商不尖”由此得名。此为商家对买主表示出的善意。即使是为了招揽回头客,也是以善的方式。

武人以武入道,则往往留下了一些脍炙人口的故事。晚清时期的著名武术家耿继善先生的习武经历很好地展现了武术「以武入道」的过程。耿继善先生回忆录中有:他早年练习拳术时,视同道如仇敌。后来师从深州刘奇兰先生学形意,自感性格慢慢起了变化,从没见同道之人无不相合,到遇有同道者无不相爱,偶与人较量,并无先存一个打人之心在内,于习武之中明白了善的道理。

文人以文入道。“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的作品中处处都流露着悲天悯人的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千古绝句,万人传颂。

另外,百善孝为先,为人子女,有二十四孝为楷模;为人父母,有孟母三迁永流传;夫妻,有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如此种种圣人教化经典,汗牛充栋,无不以善为核心。

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历史中,朝代的君王、国家的首脑扮演者重要的角色。因此中华文明在开创之初就给出了一个为君之道的典范——黄帝。黄帝以治世而入道,以道治国。黄帝在涿鹿大战前夕曾得到过九天玄女的传授,平定天下后,他又四处寻仙问道,潜心修炼。《庄子》记载:黄帝登帝位十九年后,听闻广成子在崆峒山仙居,便不顾路途遥远,前往拜见,询问“至道之要”。这一次拜见受到广成子的拒绝,广成子说:“你治理天下以来,云气还没凝聚好就变成雨掉了下来,叶子还没待枯黄就落了,还跟我谈什么至道?”黄帝回宫后,静思三月,了悟了治世要先治身的道理,再次去拜见广成子问询“治身之道”。广成子见时机成熟,便高兴地向黄帝讲授了“至道”的精髓,并传授给他一卷《自然经》。黄帝后又登王屋山,得取《丹经》,并向玄女、素女询问修道养生之法,过后又回到缙云堂修炼。

黄帝以道德治国,教化百姓。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了《黄帝四经》,记述了黄帝的政治法律思想。道、理、法及其相互关系是《黄帝四经》论述的基本问题,法必须合理,而理渊源于道,理是法之源,道是理之本,有道有理,无道无理。 通过长期的道德教化,对天下百姓进行疏通和引导,使大道畅通,天下百姓皆重德修善、归于大道,合于自然,一切都自动依道而行,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不再需要过多的干涉和管制,仿佛君王和朝廷不存在一样。《神奇秘谱》记载:黄帝梦游华婿国而受到启悟,历二十八年,天下被治理得安宁和谐,百姓幸福,成半神国度。

《史记》记载,黄帝治国得道后,采来首山的铜,在荆山下铸鼎。鼎成,有龙从天而降迎接黄帝登仙。黄帝当即骑上龙身,跟从黄帝修行的后宫及大臣共有七十余人,也一起爬上了龙身,飞升而去。从而留下了一个治世而入道,以道治国,最终得道成仙的千古佳话、楷模,为后人留下了一条经过证实的“为君之道”。

后世圣贤对此多有注述。《老子·道篇第二十三》(《道德经》第二十三章)中有,“圣人执一以为天下牧”。圣人掌握“一”这个根本的自然之道,并因此成为天下的主管。眼里没有自己,反而得到彰显;不自我表现,反而光明耀眼;不自我夸耀,因此才有功勋;始终保持谦逊,因而能够长久。正因为圣人不与人争,因此没有谁能够与他争。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这句话,出自春秋时期成书的《礼记》。《孔子家语》记载,孔子的学生冉有曾求教于孔子:先王制定法律,规定刑不上大夫。如果大夫犯了罪,就可以不适用刑罚吗?孔子作了这样的解释:对于君子的治理,通常以礼教驾御其内心,从而赋予其廉耻之节操。古代的大夫,如果有违法犯罪行为,不必直接定其罪名,以避讳不名之耻。因此,大夫犯了罪,如在五刑范围之内,不必派司法官吏对其加以捆绑羁押,而令其自己请罪;如属于重大犯罪,也不必派司法官吏对其施以死刑,而令其跪拜自裁。所以,即使刑不上大夫,而大夫也不会因有罪而逃避惩罚,这实际上是礼教在潜移默化地发挥着作用。

从黄帝、老子到孔孟儒家,都是奉行的以善德为基本纲领之一的“为君之道”、治国方略。得道之人,必不会借公器之利谋取私利,为害百姓。这种“为君之道”、治国方略在中华五千年历史中一直被奉为正统,经过历朝历代的丰富和发展,从文字、文学、艺术、建筑、习俗等等社会的所有方面,都浸透了这种以善为主要内核的道德和礼教教化。正是在这种文化的支撑之下,中华民族也独一无二的在世界上延续了五千年。

但是在中华民族到了第五个纪元的最后一个世纪,前所未有的劫难降临。1949年,中国共产党驱逐国民政府,开始对中华民族进行全面彻底的“社会主义改造”。所谓的社会主义,源于十九世纪的两个理论:进化论和历史唯物论。进化论是会说世界上的所有生物都是通过物竞天择,用进废退的物种间竞争,从最原始的生命进化而来。人类同样是这样从原始藻类,一直到猿猴,最后到人,通过一系列的个体和物种之间的斗争,进化而来的高级动物。

即是动物,衣食生存就是最基本、本源的追求。所以人类社会也是一路由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依照获取衣食能力的高低,而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一路战天斗地,直到实现作为动物的最高理想: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的共产主义社会。所以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是要毁灭一切的恶的哲学。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在《绝望者的魔咒》一诗中写道:“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我剩下的只有恨仇。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以健康观点看待世界的人,将会转变,变得惨白和死寂。他被盲目和寒冷的死亡所占据,将给他的快乐淮备坟墓。”

这样的一套理论与中国始于黄帝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念、社会思想意识格格不入。这种理论的基点是物质利益,利用人的物欲来控制人,不能从心灵上使人信服。要让这样的一套理论在中国落地生根,必须要把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彻底清除。回顾中共一九四九年之后在中国的掀起的一次次政治运动,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极度血腥、残暴、又系统的清除过程。

1950年开始,先是对全国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配合组织清理,压制住了有独立思想、也有能力发表自己思想的知识分子,如于风正在《改造》一书所说,“无论是自愿的归属还是被迫的依附,知识分子集团在这个运动中的表现,说明新中国的知识分子正在成为革命中造就、革命胜利后迅速扩张的新的思想权威的奴隶。”随后是镇压反革命运动。该运动把前政权的基层公职人员和各种民间组织人员几乎屠杀一空,从而基本消除了社会对“社会主义改造”有组织的抵抗。

这个时期特别要提出的一件事情是对汉字的阉割。汉字是中华文明的最基础的文化基因,每一个正体(繁体)汉字都包含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只要中国人学习汉字、使用汉字,中华传统文化就会得到承传。因此中共政权使用了非常阴险毒辣的一招——汉字简化。如:亲(亲)不见,爱(爱)无心,产(产)不生,厂(厂)空空,面(面)无麦,运( 运)无车,导(导)无道,儿(儿)无首。 当今中国学习汉字,已无字法,不去讲汉字的本意,不讲汉字的构成,不讲汉字的历史内涵,汉字的意思只是在词句中来体会、把握。

之后,对已经被压制住的知识分子,采用引蛇出洞的策略,所有敢表露自己思想的知识分子全部被劳改、劳教、下放、开除公职。自此,对“社会主义改造”有自己思想、看法,对中华传统文化有较全面了解的人群被彻底襟声。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后来文革《十六条》又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标。1966年8月1日至8月12日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进一步肯定了破“四旧”的提法。 从这之后的十年中,九州之地上记载着文化的书籍、建筑、器物等等被一遍遍地清缴、砸碎,然后过筛、过箩。浩劫过后,数百万平方公里上只剩下有数的几个古城还让人能够看到五千年历史的遗迹,整个中国几乎已经无书可读。

在这十年中,人们习惯的恭谦礼让、仁义礼智信被羞辱、批判,人们被裹挟在”与天斗、与地斗和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无休止的斗争中,“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举国上下停工、停产闹革命,整个一代年轻人,不读书,不学习,打架斗殴成常态。

这样经过三十年,以实物记载的文明、文化、历史已基本不可见,以文学、艺术、习俗承传的文化也已几乎消失殆尽。唯有留存的是人们的一些思想、道德观念。在这之后,中共开始了政治、意识形态严格控制,经济开放的策略。在经济开放中,用经济利益无节制的刺激人们的贪欲,整个社会鼓励“闷声发大财”,强食弱肉,丛林法则,恶人横行。政权的恶法、恶行骇人听闻。

如在撰写此文时看到一则新闻。2013年,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720」特大拐卖儿童案专案组解救被拐卖儿童21名,3年后的2016年渭南市政府网站发布公告,要求认领这批被寄养在渭南市儿童福利院的被拐儿童。是基于怎样的考量,才人为推迟了这么多家庭3年前的团聚啊!完全不顾丢失儿童家庭的痛苦,让这些家庭多承受了三年的失子之痛,中共政权部门冷血、恶到极点。同样是这个富平县,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期间,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医生张淑侠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等为由,先后将七名婴儿拐卖给他人。

政府为了卖地赚钱,强制拆迁中,时有强拆时把人活埋在房中的案例。政府一方面禁火柴、禁菜刀,判天津老太摆玩具枪射击摊三年徒刑,另一方面大规模活摘良心犯的器官贩卖。中共政权突破了所有传统伦理道德底线,整个政权变成了谈善色变,唯以恶性。在这个恶政的操控下,社会戾气冲天、崇尚丛林法则、心狠手辣,人人为近敌,国不宁,家不安。

中国共产党从它的指导思想、基本理论、统治策略等等都是完全恶的。它奉行的是斗争哲学,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专政。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是赤裸裸的弃善从恶暴政,后三十多年,只是把这些恶加装了经济改革开放的外衣,本质、核心并没有改变。中共官员的贪腐更多的是在危害中共政权,但是中共政权的恶却在把整个中华民族拖入万劫不覆的深渊。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