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三)

齊月
2017-01-29 11:32

“反党势力”

《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

《反右运动》

中国知识阶层

平反右派

编者按: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六十周年。六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特此重现本台十年前制作的系列节目--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反右运动》所涉及的面之广,人之多、时间之长以及中共所表现出的邪毒都是骇人听闻的。对此,本台记者蔡红采访了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其中包括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家、作家以及当年《反右运动》的见证人。通过翔实的史料,我们将共同回顾那泣血的岁月。

1957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其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包括: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民主集中制;反对共产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领导地位;反对社会主义和反对共产党为目的而分裂人民的团结等六条。

实际上,在具体执行中,尤其是在运动的后期,很多单位将标准简单化,为下级单位指定右派分子的百分比,造成更多的人受迫害。

对此,横河说道,中央发了个标准,怎么样定右派。但实际上它发到下面都有指标的,每个地方要完成百分之几的右派指标,一旦有了指标以后,那个标准就是活的了,指标是硬的,这样的话呢有很多地方呢就是定了右派指标以后呢,比如说你们这个部门有十几知识分子,我现在要定一个又派或者两个右派,怎么办,谁当时发了言的,谁当时提过意见的就定了,如果大家都没有发过言,大家都没有去大鸣大放过,那就选一个人。有一个例子,就是有一个人开会的时候谁都不是说谁,然后这个人呢憋不主要上厕所,他认为上厕所呢要比选一个右派出来更重要,他就离开了,回来的时候发现,右派的那个位子就留给了他,因为大家在谁也不好去说谁,谁不在大家就指他了,他去当右派去吧,所以这个人回来以后呢他就变成右派了,很多地方呢是有超额完成任务的,文革的时候大家知道有一个很有名的事件,是聂元梓的一张大字报。聂元梓还有一张大字报,是炮轰当时北大工作组的组长常溪萍,常溪萍原来是华东师大的党委书记,后来呢在文革早期是调到北大工作组,聂元梓曾经专程跑到上海去炮轰他。那么据我所知呢其实常溪萍这个人呢个人在生活问题上确实是很严谨的,个人生活上没有什么坏事。但是这个人作了一件最大的坏事,反右斗争的时候超额完成右派指标,多打了很多右派。所以对人民犯罪呀其实在很多程度上并不看你这个人个人品质是好是坏,而往往是看你是不是真正的忠诚的,认认真真的执行了党的路线。如果你是真正的认真的执行了党的路线,超额完成任务,你实际上对人民犯的罪更大。

据1978年平反右派过程中的统计,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中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这还是中共所公布的数字,据调查统计的数据显示,真实的数据应该是中共所公布的数字的五倍。

横河继续说道,这些右派呢,他是很惨的。绝大部分的右派,可以说99.9% 的右派吧,是真心真意的替共产党提意见。几乎没有“右派分子”真正是反党的。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呢就是说,《从“右派”到“民运”到法轮功》。它分析中国民间被称为“反党势力”的这些人,他们实际上原来都不是真正反党的。他其中分析道,右派他是真心替党在提意见。当然后来提到就是说,民运它是真正有了一个意识,有一部分的人确实是有了一个民主的主张。他自己也认为法轮功呢是另外一个最不可能反对共产党的。但是到最后呢,被中共镇压以后呢,是真正一个有意识的维护自己权利的群体。因为右派他其实一直没有有意识的维护群体权利的这个过程。我记得“文革”结束以后,“右派”平反以后,还专门扶出了一个“典型”,叫做曲啸,还说什么是“母亲打孩子打错了”,所以没有关系。记得我一个亲戚吧,就是大右派。他一听到“曲啸”就一头的火,就非常非常愤怒。所以这个是中国知识分子一个很大的悲剧。这些人一直到后来平反的时候也很少有人有真正反对共产党那种想法的。“反右斗争”的整个运动就是错的。

陈破空认为,我觉得中共第一比现代不如日本鬼子,比古代不如古人。现在连日本方面,都愿意为战争侵略来进行道歉、认罪、忏悔甚至提供赔偿。中国的公民它们的子孙后代,甚至都可以到日本的法庭去打官司要求日本政府做出赔偿。而现在的日本政府是个民主政府,并不是当时军国主义者,他都据理做出赔偿,而中共连迫害自己的同胞,不要说给同胞赔偿,连同胞打官司的权力都没有。如果有同胞敢到法庭去打中国政府的官司要它赔偿的话,恐怕要被抓起来做更多的牢,所以连日本鬼子都不如。再一个问题是连古人不如。 宋代,当时有个宋神宗继位,太后就委托人到乡下去问赋闲在 家的著名宰相司马光,说现在新皇继位,该怎样治理天下?当时司马光建议说:让民间大鸣大放、让民间提意见,你通过民间的鸣放,知道民间的疾苦,然后就知道 怎么治理天下。结果皇帝这边就拟定了诏书,但诏书还没公布前又拿给司马光看。这诏书中有几条虽然是接受了司马光的意见,但是暗藏了几条说,如果这些民众在提意见的时候,不安本分,非其所分的话,就要严加惩治,就加了六条标准。司马光看了坚决反对,要求把那六条拿掉,他说既然你要他提就让他提,既往不咎,不能够追究他。结果宋神宗采用了让民间提意见,士大夫、知识份子上书,他的的确确是诚恳的让大家提意见,诚恳的接受了。宋朝的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当时立了三条祖训,其中第三条就是“不得杀士大夫和进言之人”,这是宋朝流下来的古训,所以后面的皇帝谨遵,而且宋朝的那些宰相都遵守。毛泽东这个人,连八百年或者一千年前宋朝的这些古人都不如,那不仅是谈不上进步,完全是大大的倒退。历次运动中国 都是如此,的确是如此,可谓罄竹难书。什么土改、三反五反、土改复查,什么打击反革命或反右,一直到后来文化大革命,一波推向一波!中华民族有双重的悲剧,共产党统治已经是一个悲剧了,任何国家被共产党统治,它就是成百万、成千万的被迫害致死。而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阵营里面最坏的,结果中国人就有双重的悲剧。当 共产党国家在1956年停止大规模的迫害和侵袭,专制相对减轻,像东欧和苏联,专制相对减轻,人民的苦难相对减少的时候,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却在给中国人民加 码,把苦难、迫害、专制更加码,向反右、向大跃进、向大饥荒、向文革这样去推进。所以中华民族何其苦难,双重的悲剧,这就是我们过去五十年的历史。

胡平认同的说道,一九五六年、五七年,对国际共产主义阵营是个很重大的转折,在那之后大部分共产党国家,苏联、东欧都告别原来那种最残酷、最野蛮的斯大林主义,走向比较温和的修正主义的道路。而唯独中国由于毛泽东,在那之后走上了比原来还要更左、更恶劣的一种变化。从反右,然后是大跃进、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等等这一路发展下来。我觉得就这点来说,中共的这种特殊罪恶,是在所有共产党国家中比别的还更恶劣这一点,我想对大家是非常重要的一条。

陈破空认为,中共不需这么做,如果它真的是为了维护政权,为了渡过什么危机的话。事实上开放言路,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右派,所谓的右派其实不是右派,是左 派。为什么这么讲呢?像储安平、章伯钧这些人,他们在所谓的解放前都是从国统区去投奔解放区的,都是左翼知识份子。他们投奔延安、投奔所谓新的解放区,他 们是彻头彻尾拥护共产党的,结果他们出来提意见被共产党一下子打掉了。按道理严格来说他们不是右派,是左派,这是一个问题。另一个问题就是,当时右派提的意见如果共产党接纳了,那是完全可以巩固它的政权,甚至是能循序渐进的国泰民安。就像历代统治者刚刚建国,休养生息,修文偃武,让老百姓过过好日子,它的政权就更巩固。但是它却反其道而行之,它本身的政权就是来自于恶,所以它用之于恶、行之于恶。它靠暴力和谎言起家,它的贪婪、它的腐败、它的暴力、它的谎言、它的专制和独裁是深入骨髓的,所以它不愿意接受任何别的意见。我们看有个区别,当五七年的时候右派提意见,你可以看出每个右派的意见,他是讲道理的,他是讲共产党有哪个地方不好;你不能让人说话或者高干享受小灶;或者你的生活待遇不一样;或者说过去国民党专制,你比他更专制、党天下等等。基本上右派讲的话是讲道理。而共产党当它反右的时候,你看反右的《人民日报》、《文汇报》的社论那些东西,它不是讲道理,是漫骂、是辱骂、是攻击;甚至是把人家个人生活都拿出来扯,说谁又是丧心病狂,谁又是跳梁小丑、谁又是吃了豹子胆、谁又是癞蛤蟆、乌龟、王八…。你可以看到整个共产党就是完全的流氓嘴脸,它这个执政的一方是流氓嘴脸,而民间反而是谦谦君子,你可以看到这么一个最坏的东西反而在政权里待着,中国人民怎么不遭殃呢?

横河认为,通过《反右运动》共产党的整人手段得到了进一步加强。第一,反右运动为以后中共历次的整人运动奠定了基础。因为在这之前,它不是整人,它就是杀,就是消灭一个阶级。但是在这里开始呢,它有一整套的怎么整人的方式在意识形态上把你搞臭的这一套方式。在全国范围内奠定了这么一个基础。当然,“延安整风”是一个,但是那时候不是在全国范围内。第二个呢,中国的知识阶层、民主党派,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发出声音来了。也就是中国的知识阶层的脊梁彻底被打断了。另外呢,它政治上反右呢,很快的就转向了,在经济工作上也要反右。实际上直接导致了第二年开始的“大跃进”。那么后面的“四清”运动啊,“文革”运动啊,这些呢,其实都是从“反右”运动开始延伸过来的。所以“反右”运动对后来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那么在“反右”之前,中共曾经有一段时间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在这之后,就是以阶级斗争为中心了。这就是毛泽东后来创立的所谓“继续革命”的理论。一直延续了很长时间。那么对中国整个经济,对中国整个社会和中国的政治生活所造成的危害那是不可估量的。

苏教授对中共的流氓嘴脸说道,对于这场残酷的、大规模的迫害知识分子的运动,中共至今不但不去认罪,反而一直捂着盖着。海内外的专家、学者们、民运人士们近20年来一直在做着对于过去历次运动中死亡和受迫害人数的调查。对于“反右”运动,中共自己承认给四十万人戴上了“右派”分子帽子。而我们目前调查出的数字,是至少60万。在各个领域和学科中,有作为、有贡献和有名气的知识分子,被划成了“右派”。而一场波及全国的政治运动,难道只是为了搞出60万“右派分子”吗?这对于杀人成性的毛泽东来讲,肯定是不满足的。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中指出,毛泽东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份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

其实,他何止坑了儒,更严重的是摧毁了他们的信仰和心灵。

这次节目是由齐月为您主持的。

请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相关节目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二)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四)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六)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七)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八)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九)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