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

齊月
2017-02-2 19:13

《反右运动》

《天云山传奇》

民主党派

留美回国

编者按: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六十周年。六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特此重现本台十年前制作的系列节目--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反右运动》所涉及的面之广,人之多、时间之长以及中共所表现出的邪毒都是骇人听闻的。对此,本台记者蔡红采访了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其中包括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家、作家以及当年《反右运动》的见证人。通过翔实的史料,我们将共同回顾那泣血的岁月。

一般来讲,受到中央点名的,在国际国内有一定影响并在中央政府担任领导职务的大右派,如章伯钧、罗隆基等人受到冲击较小,大多是降低待遇,撤销行政职务等,而来自 基层单位默默无闻的众多右派,很多都经历了比较悲惨的命运,一些人因此客死他乡。

苏教授以他家人事列说道,我的姨父。浙江杭州人,1920年出生,父亲呢是富商,所以他在15岁便被送到了美国读书。大学毕业后又考入了医学院学医,用了10年的时间,最后取得了医学博士的学位。于1954年途径香港,回到了别离19年的杭州。当时就被派到杭州人民医院做了专家级医生,月薪500元人民币。1年后,又被委任以该院的副院长职务。同年,他把我的阿姨和他的5岁的儿子从美国接回到了杭州。2年后的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他也被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原因是姨父与几位当时在杭州和上海的同事、留美回国的同学和朋友们给中共中央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他们都是抱着爱国和报国之心,几经辗转才回到祖国的。但几年来呢,在祖国看不到任何民主的迹象,更感受不到任何的自由。他们要求中共应有步骤的逐渐实行中共在1946年到1948年期间,在《新华日报》上对全体中国人民许下的“自由、民主”的诺言,中国才会真正富强起来。

这封信使得包括我姨父在内的几十位欧美留学归来的专家、教授们进了监狱。牵扯到了他们的同事们、学生们,几乎上千人都成了“右派分子”。下放的、劳改的,都被送到了边远、贫困的乡村,度过了20多年。其中不少人就永远回不了城并也见不到亲人们了。我的姨父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被关了5年监狱。到了1962年放了出来,又被直接送到浙江省淳安县的一个山村里落户,劳动改造。我的阿姨和她儿子呢,已经在半年前就被送到这里了。我阿姨原在杭州的中学里面教初中的语文课,月薪为80元。姨父进了监狱后,阿姨便不准再教书了,改做学校的清洁工人,月薪也降到了30元。这次来到了山村里,又改为每个月18元,在村小学里教书。姨父则是挖泥塘、挑大粪、积肥的劳动改造。到了1964年,姨父被叫到了公社卫生院,做了一个挣工分的医生。同时一早一晚还要负责打扫卫生院的清洁工作。

1966年“文革”开始后,姨父又被送回了山村的小村子继续挖泥塘,并且接受批斗、游乡、认罪等等的虐待。在1967年初的一次全公社的批斗大会上,由于被批斗的姨父头低的不够低,被一位红卫兵“义愤”的一巴掌打在后脑上,姨父当即倒在台上,再没有醒过来。享年47岁。

我的姨父花费了一生中的28年的时间,在读书、学习。其中整整用了10年的时间在攻读医学,为的是要治病救人、造福社会。但真正用在治病救人的时间却是不足5年,但却花费了9年的时间是在监狱和劳改、批斗中度过的。我的阿姨在文革结束后呢,带着儿子回到了杭州,今年已经80多岁了。

我们有多少亲朋好友,以及多少文学界的名作家、科学界的、医学界的精英被惨烈的害死,《反右运动》的确是民族浩劫。

流亡海外的中国最后右派林希翎提到过一件秘辛,即关于八十年代初电影《天云山传奇》的审查。她说,赵紫阳认为电影将党委书记描述得太坏,怕影响不好而不放行。该部“右派”电影在胡耀邦的干预下最后“死里逃生”。这件事透露出一些颇为值得人深思的问题。

胡平认为,这反映了共产党的统治和它的暴政,比以前那些专制政府都更残忍、更残酷、更恐怖,其实这一点共产党自己都很清楚。比如说,文化大革命中要打倒刘少奇,后来王光美预感到她也要被关到监狱里去,她就不放心。她一个小女儿才六岁,就说我如果被关到监狱去,我们只有把小孩带到监狱里面去。刘少奇跟她说那不行,她说那个小说《红岩》里不是有个监狱之花嘛,监狱之花是个政治犯的小女孩,就是小萝卜头。刘少奇就说那是国民党的监狱,不是共产党的监狱。

所以共产党它们自己都知道,它们要比原来的政府要残酷的多。这一点不只对一般的右派份子,对其他人的恐惧,深深地压在每个人的头上。包括当时很多人自以为他们自己在拥护党、拥护毛主席的人,其实他们骨子里还是恐惧。

这有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当时如果你们家里、你的亲友,或是你们老师谁谁是右派份子,一般人大多都会跟他保持距离。没有人去细细打听说我叔叔是右派,我也不会去问、也不去问他本人,一般都不会去问。那为什么说是右派?他说过什么话?他有什么错,都不去问;不去问,这表明什么问题?表明下意识的他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个坏人。

而他知道如果我一去问,一旦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么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回事,那么我就面临该怎么选择的问题,先就知道这一点。所以人们当时虽说年纪很小,你觉得很你很热爱毛泽东、热爱党,其实你骨子里都是这么个东西。

所以这点的恐惧是最根本的,当然在恐惧之上呢?整个一套谎言机构,共产党它很会用洗脑、思想改造的技术,所以使得很多人在那种情况之下,他要…过去一个人挨了整可不一样,在中国古代也有一些忠臣受到陷害,但是那些忠臣都表现得很勇敢,因为他知道他有精神支援,有古往今来的、有在他之前的仁人志士的榜样。他知道老百姓另外还有民间舆论是同情他的,对不对?所以哪怕把一个忠臣砍头了,你也看到有很多人是哭着去看,他知道能赢得别人的尊敬和同情。

但共产党不是这样子的。第一,它把传统文化摧毁,所以当一个人受到迫害的时候,你就很难在历史上以那些先贤做榜样。另外,因为它完全控制媒体、控制宣传,使每个人之间都分开,明着感觉到自己是孤零零的。

然后共产党和别的专制不一样,别的专制很简单,整你就整你,它并不要求你非要你说它好,它杀了你就杀了你,你就默默地挨整就算了。可是共产党一般整了你,还要叫你、逼着你说出拥护它的话来。还不用说你的亲戚、朋友,那都要表示划清界线,这么一来就使得受害的人完全陷入一种心理上的绝对孤独,他发现他的妻子、儿女、同学、老朋友这些都在跟他划清界线。

你想本来很多人提出不同的意见,他觉得我是在为民请命,我是为了人民利益在着想,可是一看怎么人民都在反对我,他那心里就不踏实了。一个人在做好事情,对很多问题提出一些看法,总要跟周围的人谈一谈,如果别人赞成我的看法,你心里就踏实;如果你周围的人全都不赞成你的看法,你心里就虚了,对不对?这道理很简单。

那么过去的专制政权再可恶,它不可能把人们的这种交流彻底封锁、彻底隔绝,只有共产党做到这样。所以当时的受害人,你看很多人特别是民主党派那些人,你说在过去国民党时代面临国民党威权统治的时候,有些表现的很英勇,对不对?证明他们是不怕死的人,怎么共产党整起来,一个个就那么驯呢,对不对?当然也有很英勇的,但是很少,大多数都受不了。原因就在于它让你造成那么一种绝对的隔绝,使他们精神上完全没有依靠,除非你有个信仰。你要有信仰,信仰上帝也好、信仰某个神也好,你觉得神和我同在,你心里就踏实了。一个人不可能靠自己去对抗那么大的力量,你必需觉得你背后人民是支撑着你、历史是在支撑着你。但你看共产党,它把这些都弄没有了。所以你觉得自己是绝对孤独的,当时它这个力量就很大。

你看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现在共产党还是那么整人。但现在人们就少一种精神的孤独,所以很多人就敢于起来反抗。当然我们说过去像林昭就是典型的例子,反右的时候就表现得很英勇,像在我们知道林希翎被批斗时,也一直都是很英勇的,还是有这种人,但是这种人的英勇抗争的例子都被严密的封锁。你知道的全是低头认罪的,其实也有英勇的人,这也是共产党做得比较绝的。古代把你推出午门斩首,还能让你喊两句口号、还准许你唱两句。现在共产党不让你一个人成为烈士;即便你是烈士,但是你的烈士事迹不为世人知晓,所以别人就都看不到。你看整个社会好像都在害“软骨”病,就没有一个能让你效法,激起你敬仰精神的榜样,其实这种人还是有的。所以这是很多原因造成的这么一种结果。

陈破空指出,这的确是共产党所创造的、特有的党文化的一部份。从共产党迫害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出一个规律,中共迫害的不仅仅是它的对手,对它的对手,毫无疑问的它是赶尽杀绝的,包括国民党。国民党人哪怕是起义了、投诚了、被俘了,结果在中共抗美援朝的时候,为了清点后方、稳定后方,又把那些起义、投诚和被俘的人,又杀了一百多万。而且他们在接管这些城市之前,也通知各国民党军政人员,各守其职等待解放军的接管,人家等它来接管,结果接管的结果是它把人家又给杀了,所以共产党明目张胆的干这个事情。

所以我们看它对对手是无情的,但是它对自己的同路人也是无情的。中国古人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还有两条。就是逆我者,你去亡;但顺我者,你昌。但是共产党是顺我者也亡、逆我者也亡,所以它把这个最底线给破坏了。

所以看到它迫害的很多同路人,它先迫党外的同路人,就是把民主人士打成右派,打党外当初支持他的人;最后迫害党内的同路人,像林昭,以前是亲共的,共产党的干部。最后他迫害到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像彭德怀;最后到了刘少奇这些出生入死的战友。也就是说毛泽东也好,中共也好,这样一个机制建立起,它们没有任何道德底线。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这么恐惧的原因,因为它不讲任何底线。你在过去来讲,我们读过无数的历史,包括《三国》、《春秋战国》、《隋唐演义》。当一个对手被杀死之后,像袁绍,战败而死,曹操赢了,他跑到袁绍那边去哭坟,还称赞他。而那些忠于袁绍的人,曹操还非常的尊敬,说他们是忠臣、袁氏的忠臣;而那些小人去揭发对手的,去出卖对手的,曹操反而是把他斩了,说这样的小人有什么用,不忠不义!

但是共产党反其道而行,告密的、偷奸耍滑的,它就收为己用,就像康生、张春桥之流,姚文元这些。反过来,忠义之士它一点都不尊重,毫不尊重。所以在毛泽东眼里,是什么都没有,他是无法无天!他自己说的嘛,“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他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他简直是五千年来老子是天下第一了,什么法、什么道德、什么都不要。

所以说中国人真是不幸,这个民族落到了共产党手上,又落到了毛泽东手上,而且到现在有人还不觉醒。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原来是左派,后来被打成右派人的下场,我们就知道,投共、亲共的下场是什么!
所以今天还有人替共产党辩护,甚至海外还有人亲共的,那是非常可惜。这个结局是很明显的,只有两条:要么你就是被共产党所害,要么就是跟共产党同归于尽,这就是“亲共”和“投共者”的下场。

今天,我们回顾反右,研究反右,清算反右,既是为了历史,更是为了现实。哲学家桑塔亚那说得好:“忘记历史教训的人注定重蹈覆辙。”

请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相关文章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二)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三)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四)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六)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七)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八)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九)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一)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