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王友群专栏】刘少奇女儿刘涛、儿子刘允真的一张大字报

蔡紅
2017-02-2 21:20

一张大字报

刘少奇

炮打司令部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中国传统文化最重人伦亲情关系,提倡“家和万事兴”。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中国传统文化最重人伦亲情关系,提倡“家和万事兴”。

当初齐景公向孔子问政,孔子讲了八个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意思是说,国君、臣子、父母、子女各自要有各自的样子,要遵守各自的道德行为规范,这样,国才象国,家才象家。

中国古代把父子、君臣、夫妇、兄弟、朋友五种关系,称为五伦关系。孟子讲:“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人伦中的双方都是要遵守一定的“规矩”,才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中共老祖宗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却说:“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两个“最彻底的决裂”,就是要彻底破坏千百年来由传统道德和宗教维系的正常的人伦关系。

1966年5月16日,由时任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发动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就是严格按照马克思的两个“最彻底的决裂”,“革”五千年来最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让君没有君的样子,臣没有臣的样子,父母没有父母的样子,子女没有子女的样子,让父子反目,君臣不义,夫妻成仇,兄弟相残,所谓最好的朋友,就是最关键的时候出卖你的那个人!

刘少奇曾经是毛泽东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当时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但是,阶级斗争之弦紧绷的毛泽东,在党内寻找“阶级敌人”。找来找去,找到他的接班人刘少奇头上,听他说话,像要“篡党夺权”,看他走路,像要“篡党夺权”,听他打呼噜,像是“睡在斯大林身边的赫鲁晓夫”!1966年8月5日,毛泽东亲自撰写《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将当时中国大陆所有恶的因素全部调动起来,向“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发动总攻。

刘少奇的女儿刘涛和儿子刘允真的一张大字报《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就是当时毛泽东和自称是“毛主席的一条狗”的江青置刘少奇于死地而催生出来的一道催命符,也是毛泽东将中国延绵五千年的人伦关系彻底摧毁并且遗祸到现在的毒气弹。

1967年元旦,刘少奇次女刘涛和三子刘允真去看望生母王前,根据王前的揭发,写成了这份轰动全国的大字报。1967年1月3日,这份大字报一式三份分别张贴在清华大学、中南海职工食堂门口等地方。后来辗转传抄,加上各种红卫兵小报大量翻印,很快流传到全中国。其对刘少奇的杀伤力不亚于毛泽东的大字报《炮打司令部》!

这张大字报首先谈了毛泽东妻子江青到清华大学煽风点火的情况,称“江青跟我谈话时也指出,必须和家庭划清界线,真正跟毛干革命”。于是,姐弟俩“决心按毛的指示办事,不辜负江青的希望……与自己的反动老子彻底决裂”!

1945年中共七大上,正是刘少奇将“毛泽东思想”供上了“神坛”。一位参加过中共七大的人回忆说,刘少奇在七大作报告时至少105次提到“毛泽东”。在中共党内,刘少奇是宣传“毛泽东思想”最卖力的人之一。刘涛、刘允真却写道:“刘少奇在政治上一贯反对毛泽东思想,搞他自己资产阶级的那一套,用来对抗毛,表现出他最大的政治野心。”“刘少奇确实是中国的赫鲁晓夫”,“今天毛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刘少奇揪了出来,挖掉了毛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真是大快人心。”“告诉你,刘少奇,你想要篡党,那是白日做梦,你的野心永远不会得逞的。”

0203

大字报还揭发说:“刘少奇无耻到极点,竟然贪污!”“刘处处为自己打算,自私自利到极点”!“刘少奇是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他就是这样卑鄙,无道德到极点。”“要不是这次文化大革命,确实是这一辈子也别想见到妈妈了。他为什么对妈妈这样狠毒,恨不得把她置于死地而后快?就是因为他有把柄在妈妈手中,怕她揭发。”

毛泽东通过不断的洗脑,将这一大堆中共政治词汇灌输到那些年轻人的脑子里,使他们张口毛语录;动笔写东西,第一段就引毛语录;写的东西里面,动不动就引毛语录;将那个时代的年轻人,都变异成了由中共党文化塑造的政治动物。毛泽东、江青通过刘少奇的女儿刘涛、儿子刘允真张贴揭发批判亲身父亲的大字报,为全中国的儿女造父母的反、妻子革丈夫的命,树立了一个榜样。从此,儿女揭发父母,妻子揭发丈夫,父母、夫妻、子女划清界线,断绝关系的事,遍及中华大地,千百年来和谐的家庭人际关系变成了冰冷的“阶级斗争”的关系,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荡然无存,人人都成了丛林中随时提防被别人吃掉的狼!

比如,著名经济学家顾准的儿女联合签名“和顾准断绝父子关系”。1974年,顾准的晚期肺癌爆发!临终前,为了最后见儿女一面,顾准违心地在一份事先准备好的认错书上签名!11月24日,顾准终于盼来儿子顾重之从外地寄来的一封信。信上写着:“在对党的事业的热爱和对顾准的憎恨之间,是不可能存在什么一般的父子感情的……我是要跟党跟毛走的,我是决不能跟着顾准走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采取了断绝关系的措施,我至今认为是正确的,我丝毫也不认为是过分……我相信在我们的亲属中间也存在着严重深刻的斗争,这也是毫不奇怪的。”1974年12月3日零时刚过,顾准含冤而逝。他的5个子女没有一个来看他最后一眼!

又比如,原毛泽东秘书李锐的妻子范元甄,在历次李锐挨整的时候都要揭发李锐,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写。 “文革”开始后,女儿李南央在学校挨批斗,回家一言不发。范元甄看出女儿神色不对,和蔼地盘问。这是难得有的。李南央有些受宠若惊,感到了一丝母爱的温暖,不觉流下了眼泪,告诉妈妈,自己因为爸爸的问题,也有她的因素,在学校里挨了同学的批斗。没想到的是,还没有等她说完,妈妈的嘴角向下一撇,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  “啊哈!你不是一向标榜自己不要母爱,自己最坚强吗?哭什么?跟我说什么?你在学校挨不挨斗,跟我无关,不要往我身上扯。”那时,李南央还不到16岁。“看着妈妈那毒得近乎狰狞的面孔,只觉得自己向一个大冰窟里沉下去。”从此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绝不向母亲诉说了!

又比如,被毛泽东当作“阴谋家”、“野心家”、“反党分子”打倒的饶漱石的女儿陆兰沁回忆说:“1955年,他被开除党籍并被捕入狱。从此,我们父女真的一刀两断,再没有见过面,也从此杳无音信。同一年,母亲也因受牵连,第一次被捕接受隔离审查(文革期间又被关押在秦城监狱近7年之久)。从此,背着家庭‘黑锅’包袱的我,也开始不断地经受种种考验。”有一次,“我工作单位的一位领导曾试探式地问我:‘想不想见你父亲?’我心里一怔,想这是不是组织上又一次在考验我的立场,就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想见。’‘如果他想见你呢?’他追问,我坚决回答:‘也不见。’这个回答确实反映了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后来,陆兰沁得知,“被关押10年之久的父亲于1965年才被判刑,而后有一段时间被假释出狱。从时间上来看,正好是我被询问见不见父亲的那段时间。难道真的是他在那时提出过要见我?但那位领导已经去世,详情已无从得知。我也许就这样失去了与父亲见面的最后机会,成为终身遗憾!而令我同样遗憾和懊悔的是,文革期间,当我母亲再次被关押入狱后,在担心随时有可能再被抄家的恐惧心情下,我把自己一直保存的和父亲合影的照片,全部销毁了。”

毛泽东的一张大字报、刘少奇女儿刘涛、儿子刘允真的一张大字报,加上全国红卫兵的无数张大字,硬生生把刘少奇变成了“文革”时期中国大陆最大的“走资派”。1968年10月31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批准了由周恩来任组长的“刘少奇专案组”提出的审查报告,认为“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全会决定“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1969年11月12日,刘少奇在被举国上下火烧油煎,批倒批臭,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之后,在河南开封被折磨致死。死时,没有一个亲人陪伴,骨瘦如柴,头上蓬乱的白发有一尺多长,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了,下颔有一片瘀血。11月15日,刘少奇的遗体被当着“烈性传染病死者”匆匆火化。当专案组向毛泽东汇报刘少奇被整死的消息时,毛泽东只撂下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说几句


匿名
2017-02-03 23:14
直接翻墙网址
2017-02-03 23:11

在人民币上的看真相网址(直接翻墙网址)———

    看真相网址
 https://a8.168dns.info/20
 https://git.io/jyg10
 https://git.io/free

【注:https ≠ http】
① 网址首次打开可能较慢,若网址未打开,请重试、多试、重新开机再试、或择时再试…若网址始终打不开,请转换其它运营商的网络进行尝试……

② 使用以上某些网址,若文件始终无法下载,或用欧朋(各类型)浏览器进行尝试……

————————————————————
【特别提示】:
以上所有看真相网址(已经公示一年多),是否永久有效,个人无法保证、也无从预知;但是,经过逾一年来的探究与总结,至少迄今为止还未发现失灵、失效(暂时性除外)。至于把看真相网址放在人民币上,实乃个人许久的宿愿(恶党掠控媒体,钱币传播真相);当然了,全文均为个人抛砖引玉,利弊还望大家三思取舍!

2016年11月24日(始发此文)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