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国汀】恶性相对较轻的共产党政权(六)
【郭国汀】恶性相对较轻的共产党政权(六)

【郭国汀】恶性相对较轻的共产党政权(六)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蔡紅
2017-02-5 13:43

共产主义的歪理邪说

共产党政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智利的共产党政权

阿联德共产党政权

今天我们接着讲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第五讲: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政权都是源于马列;既有苏联为首的正宗欧洲式共产党政权;也有以中共为代表的亚洲共产党暴政;还有非洲埃塞尔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版本;最后一个版本是以古巴为代表的尼加拉瓜、秘鲁、拉丁美洲版本的共产党暴政。

今天我们接着讲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第五讲: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政权都是源于马列;既有苏联为首的正宗欧洲式共产党政权;也有以中共为代表的亚洲共产党暴政;还有非洲埃塞尔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版本;最后一个版本是以古巴为代表的尼加拉瓜、秘鲁、拉丁美洲版本的共产党暴政。此外还有一个很独特的是智利的共产党政权,即阿联德共产党政权。总体上看,拉丁美洲的共产党政权,相对来说杀人比较少。但是它们的性质,统治的模式和危害则是如出一辙。共产党政权全部都是由一小撮极左、邪恶的知识分子,受马克思、列宁似是而非的共产主义的歪理邪说的迷惑。

刚开始都是抱着战天斗地,改天换地的狂热激情,用“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以人民的名义,或者以工人阶级,无产阶级的名义,不惜牺牲千百万工农,及普通民众和广大知识分子最宝贵的生命,践踏人类千百年来积累的一切文明成果,颠倒所有的社会道德伦理,毁灭一切人类社会的伦理道德,狂想人为创造共产主义新人。

因为它们全部都是不把人当成人,而是把人抽象化,当成是可以随心所欲屠杀、毁灭的垃圾、害虫。因此凡是共产党政权,它必定杀人如麻,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全部都是采用纯属黑社会流氓的竞争规则。

黑社会流氓竞争规则就是强盗分赃式的模式,完全不遵守或者故意毁弃人类文明社会的最高价值之一,就是公平竞争。公平竞争实际上就是奥运精神,也就是二千多年前在古希腊形成的奥运精神。这个精神就是大家在平等的基础上公开的条件下公平竞争,这实际上是人类文明社会最高的价值。而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它一定是无视人类社会的这个最高价值。

这个最高价值就是人人遵守公平游戏规则,人人遵守,当然包括所有的政治领域,政治家,所有的竞争者。正由于共产党无视人类最高价值,它必定采用强盗流氓的手段,屠杀一切反对派,这是它首先要干的。然后要杀尽党内的异议派,或者党内的反对派;再杀光社会上所有其它团体,及任何异议人士。在这种条件下最后胜出者,一定是最厚黑、黑心烂肝毫无人性的家伙执政。所以共产党政权,最后取得政权的家伙,大体上都是这样的人。

共产党对其控制下的人民,实行超法西斯的极权暴政,然后以实现独裁独占全国所有的权力,包括政治权力、经济权力、文化权利及各种权利,达到它最终独占国家一切经济财富的目地,最终是为了一小撮共产党党魁当权者的私利。

根源在哪里呢?根源是人的自私贪婪的天性。因为人的天性就是自私的,由于西方传统长期层出不穷的思想家们,特别是政治思想家对于人性,社会政治制度,它们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非常深入,非常细致,远远比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世界上的各种文明更先进,更发达。所以西方政治法律界,早已找到了解决人性恶的问题的方法,预防由于人性自私贪婪的天性造成的社会后果。

因为在不受限制的权力腐蚀下,人必然变异,而且必然恶性膨胀,那么有效的方法及可操作性强的方法,就是一种政治制度,这个政治制度用一句话来归纳就是,限制当权者的权力。也就是说要把国王,或者总统的权力锁定,或者关入法治的牢笼内。

政治权力主要分成三大块,一是立法;第二叫做行政;第三叫做司法,所以三权分立,相互制衡,这种政治设计以及安排,就使得任何人,不管是谁当权都必须在三权分立的框架下,使得任何人的权力欲望、政治野心,以及自私贪婪的天性都能得到有效的限制,从而最终保障了社会每个成员的每个公民的根本利益。

中共的胡锦涛,贾庆林,李长春之流,迄今一直反复公然反对三权分立,说决不采用西方的那一套,要用中国特色,所谓中国特色,就是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这是最通俗的说法。如果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最坏的资本主义”。中国特色的所谓社会主义,它实际上是一个大杂烩,它是将最坏的资本主义的一面和社会主义最差劲的、最坏的东西,以及封建主义最坏的东西,杂交的产物,就变成了一个极权的专制流氓暴政。

自由资本主义有它的弱点与不足,社会主义有它的优点,也有它的缺点。而当今的中共政权是抛弃所有好的东西,留下的全是最坏的东西。所以当今中国特色的所谓社会主义,是一个四不像的大杂烩,是对一小撮当权共产党最有利,而对全体公民最不利的极主不公不义的政治制度,这种政治制度必然造成政治社会生态极度不平衡。而一个政治生态严重失衡的社会,它必然危机四伏,随时可能爆发严重危机,甚至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的社会动乱。

国际共运史无可辩驳的证明了这么一个真理,所有共产党毫无例外,全部都是极端自私自利、残暴无耻、虚伪至极、杀人如麻、抢劫成性、道德沦丧、毫无人性,充满兽性,所有的共产党都是依靠暴力、欺骗、封锁信息,以及恐怖来维持其一党极权专制的流氓暴政。

斯大林公开承认,“共产党党国体制能够生存,唯有对其人民,包括高级官员完全与世隔绝才有可能”,这是斯大林的原话;而戈尔巴乔夫是因为在1970年代当担任部长级官员时,才第一次出国,到西欧各国访问,主要是法国、意大利、英国,他转了一圈以后,对于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观念,有非常深的震惊与触动。

而叶利钦是1989年,才第一次访问美国,他得到的印象跟戈尔巴乔夫第一次出国印象是一模一样的,也就是说从这个时候他们才打破封锁,得知信息。无论是朝鲜还是古巴,或是中国,当今的越南,还有老挝,这五个国家,之所以还可以苟延残喘,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些国家全部都是严密封锁一切信息,利用虚假的,被阉割的信息误导欺骗全体国民和整个国家,它才能够生存。

所以一旦人民不再上当受骗,一旦人民拒绝谎言,一旦所有的人民都只说真话,不说假话,而且勇于争取和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也就是共产党暴政垮台之时,正是所在这个意义上,我曾经反复强调,法轮功精神运动,讲真相运动,“三退”运动,《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弘扬神韵文化,突破网络封锁运动,以及法轮功信众的不屈不饶,英勇顽强,坚韧不拔,正在进行的真正意义上的和平、理性、抗暴、争权运动,对即将来临的中国自由、法治、人权、宪政、民主共和大业功不可没,这是我多年来一直强调的一个论点。

今天我们前面所说的算是开场白,现在我们接着继续介绍尼加拉瓜共产党暴政的罪孽,在拉丁美洲,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它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共产党国家,而是共产党几乎掌权。尼加拉瓜1930年开始,受一个名字叫做索莫佐家族统治,这个家族相当于一个国家的皇帝、皇族。

1962年这个家族出了一个名字叫做迪伯勒的将军人,迪伯勒用假选举的方式在1962年被选举为总统;换句话说,尼加拉瓜有民主的形式,但它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尽管是形式,它有法定的选举。这个皇家家族拥有全国25%最肥沃的土地,以及全国大多数的烟草、糖、大米和咖啡的种植园和相当数量的工厂。

换句话说皇家非常富有,1961年在尼加拉瓜成立了一个组织,叫做民族解放阵线,这个民主解放阵线就是尼加拉瓜共产党,实际上是由古巴煽动扶持起来的,就是古巴派专家以及资金援助设立了尼加拉瓜共产党,北朝鲜也介入帮助民族解放阵线,加上1967年在首都蒙那瓜发生暴乱,当时迪伯勒将军的政府军派军队镇压,枪杀了七百多人,很多人曝尸街头,在这种情况下使得尼加拉瓜的人开始接受共产党,也就开始反政府。1978年自由报纸老板切靡罗(Pedro Joaquin Chamorro),及另一反该家族的民族阵线领导人被暗杀后,

1978年自由报纸的老板叫做切莫罗,以及另外一个反该家族的民族阵线领导人被暗杀,解放阵线开始游击战。由此内战暴发。共产党政权往往是利用国内的骚乱,或者内战夺取政权,苏联当初就是这样,中共政权也是利用中共跟国民政府的内战中趁机夺权。尼加拉瓜共产党也是这样。

1978年2月21日,尼加拉瓜摩萨亚城起义。8月份游击队的领导人帕斯托拉占领了蒙那瓜首都总统府,扣押了一千二百人作为人质,然后逼迫政府释放了数十名共产党领导人,换取这些人质。9月政府军在收回被游击队占领的埃斯特里,在巷战中屠杀了好多人,并用燃烧弹轰炸该城,结果十六万人逃往到考斯特维塔。

1979年4月在另外两个城市,再度发生起义,而解放阵线占领了越来越广大的农村,逐渐逼近首都蒙那瓜。1979年7月17号,已经丧失国际支持的独裁者被迫离开尼加拉瓜,共产党在内战期间一共杀死了三万人左右。而解放阵线,也就是共产党自称有五万人丧生。

解放阵线是由冯塞卡和博格这两个人发起的,也就是共产党是由这两个人发起的,但是这两个人的政治观念有所不同,冯塞卡崇拜卡斯特罗;博格崇拜毛泽东,多年以后形成了三股的政治力量,一个叫作人民战争派,也就是毛派,这一派主张通过农村包围城市;马列无产阶级派,寻求萌芽的无产阶级支持,在尼加拉瓜有一些工厂,有一些工人,但是仅仅处在初级阶段;而冯塞卡派是马克思异议民主派,也就是第三派,马克思异议民主派主张通过与非马克思主义者的联盟,组建城市游击队,发动群众起义。

因此共产党党内分成了三个派别,即毛派;马列无产阶级革命派;和马克思主义异议民主派。1977年在尼加拉瓜数个城市组织发动起义,皇家卫队以及索莫佐在空军的联合打击下,塔斯托拉以及欧特加只好逃到丛林里避难。

1987年全国到处发生起义,帕斯托拉率领军队攻占议会,并解放了博格和其他所有的政治犯。1979年9月共产党胜利以后,帕斯托拉担任内政部副部长,而欧特加被选为总统,欧特加非常亲古巴,他允许古巴军事顾问和国际主义者大量涌入首都蒙那瓜。

帕斯托拉主要是致力于宪政议会民主,因此两人日益分道扬镳,1981年6月份,帕斯托拉辞职,在南方组建军事抵抗力量,共产党夺权以后,组建了“国家重建军人执政团”,它是由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民主人士和中间人士组成,该军人执政团提出了一项十五点计划,建立一个全民公投自由多政党的民主政治,同时行政权保留在该军人执政团,随即军人执政团被解放阵线即共产党控制。执政团承认跟古巴的特殊关系,但不排除跟西方国家联系。也就是说西方国家也参与国家的重建计划。内战一共造成了八亿美元的财产和基础设施的损失,但是民主派很快就被边缘化。

1980年有好几个民主人士,因为不满政权被解放阵线,也就是说被共产党独裁控制而辞职。共产党控制的军人执政团,一方面由于政治危机的爆发,导致共产党建立秘密政治警察组织。共产党将六千名的游击队员转换成秘密警察,十年后秘密警察扩大到七万五千人的部队,并对全国实行无孔不入的严密控制。这是尼加拉瓜共产党管理国家的手段,跟所有的共产党国家一样,都是用秘密政治警察对国民进行特务恐怖统治。1980年共产党政权又将志愿兵役制改成义务兵役制,凡是17岁到35岁的男性公民,只有服完兵役以后才能够上学。这是共产党的好战本性,在这里反映出来。

共产党执政以后,立刻实行中央计划经济,迅速推行国有化,而国家很快便控制了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所有的生产,共产党政府控制所有的组织,这此组织就是妇女组织,学生、居民组织等全部都被严厉控制与监控;工农商各行各业也都在共产党的控制下。政党普遍的没有真实的自由,媒体被严格审查,而十六万印地安与西班牙混血儿在前政权时期享受有相当大的自治,免税以及免兵役等等的待遇,可是共产党夺权后不久,即开始侵犯印地安社区。

1979年8月份,一位印地安领袖,阿斯德斯被逮捕,并于两个月后被杀。1981年初,一位全国印地安联盟的政治组织的领导人被逮捕;而81年2月21号,政府军杀害了七名印地安人,伤了十七人。81年的12月23号,政府军也就是共产党的军队,又屠杀了七十五名要求支付底薪的矿工,另外三十五人第二天也被杀害。

1982年,共产党军队逼迫一万名印地安人内迁,也就是强制迁徙,并且用粮食作为可怕的武器。七千到一万五千名的印地安人被迫避难于洪都拉斯,也就是逃亡,另外一万四千人被捕入狱。而共产党军队枪杀试图越镜的任何印第安人。

共产党的群体屠杀造成了政治种族的灭绝。印第安人被迫组建了两支反抗共产党的游击队,内政部长帕斯托拉在任时,公开谴责共产党的这些作为,他说即使是独裁政权也让印第安人自治,他们可能有所剥削,而你们则要强迫他们变成无产者。

毛派总统博格,回敬帕斯托拉说:“内政部长,革命不能允许例外”,这表明什么问题?就是说,共产党掌权以后实际上还不如它的前政权,前面的政权还能够尊重印第安人的自治权和他们的免税权益,及免除兵役的权利,但是共产党当权以后把这种权利全部给夺走。

1982年到1987年共产党政府对印第安人采取强制隔离,暴力打击毁灭印第安人的村庄,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等等,试图逼迫印第安人就范,整个国家到处发生反抗和新的内战,战火又起。1981年的7月9号帕斯托拉正式与共产党解放阵线决裂,并离开了尼加拉瓜,两支反抗力量主要是由前政府官员,还有真正的自由战士,解放阵线中反对集体化者,以及印第安的流亡者组成,其中帕斯托拉担任军事领袖,另外一个叫波波若的担任政治领袖。

共产党政权与反抗力量双方均有不少暴行,也就是说共产党政权的暴行和反抗力量的暴行同时存在。但是共产党的暴行是体制性的,或者是制度性的大规模的暴行,而反抗力量的暴行是个人性质的,不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这是两者的区别,其中1984年5月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九位常委之一阿尔斯发表演说,“我们尼加拉瓜政府支持极权主义和马列主义”。这是公开表示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要实行极权主义。

1984年7月份尼加拉瓜共产党为重建形象,组织了总统选举,而保守派候选人克鲁兹中途因为共产党流氓使用暴力而被迫退出竞选,因此欧特加也就是共产党的候选人自然获选。换句话说,共产党组织的竞选是用来蒙骗大众,然后背地里采取流氓手段,把别的候选人给干掉,或者恐吓威胁对方退出。

1985年5月1日,美国和大多数的西方国家对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实行经济制裁,百分之五十的国民收入被共产党政权用于军费开支,导致整个国家的生产全面破坏,到1989年通货膨胀高达百分之三万六千。这个时候尼加拉瓜共产党采用配给式供应市民。

每个中国人都知道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什么东西都是配给式,甚至连火柴都是配给的,食糖、油、粮食,以及肉类全部都是凭票证配给的,这些都是共产主义政权造成的普遍现象。尼加拉瓜共产党政府时常采用镇压的手段来处理反对派,夺权一开始它就成立了特别法庭来处理政治反对派。

1979年12月5号颁布第185号法令,专门用于处置前皇家卫队官员,以及平民军官,上诉审由同一个法院受理。到1982年的3月15号,尼共政权宣布国家实行军事管制,关闭自由电台,停止结社自由权,限制贸易结汇自由,开展反宗教运动。也就是说共产党政权,皆用所谓特别法庭,也就是人民法庭,或者贫下中农法庭,或者说公检特联合特别法庭之类的伪法庭进行政治审判。

它们采取的军事管制,关闭自由电台,停止结社自由权,宗教迫害,所有的共产党都有类似的经验。到1982年6月份,大赦国际估计一共有四千名皇家卫队,及数百名政治犯被关押,一年以后政治犯上升到二万多人,更为惊人的是大量的反革命失踪,也就是被强制失踪,以及在逃亡中被杀害。

1983年成立的专门审理政治案件的法庭,法官全部是由共产党任命,他们多数都与秘密警察有密切的联系。律师大多数都是做走过场的做秀判辩,法庭通常接受任何法外允许的有罪证据,这些情况跟所有的共产党政权类似。也就是说法官是伪法官,而律师是被阉割的律师。所以在这种法庭做的抗辩,或审判实际上都是做秀审判。

1984年共产党在农村中兴起了逮捕潮,凡是反对党、自由党、社会民主党、基督教民主党,联合党的党员全部被逮捕。而且不可能上诉,秘密警察有权逮捕任何人,无期审判,无限期的关押,有权采取任何方式拘押、拘留,而且阻止当事人会见律师,也就是它的司法黑暗,根本没有正当法律程序来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迅速创设高效镇压体制,其内务部有一万五千人的部队,内务部对国家实行全面控制,尼加拉瓜共产党秘密政治警察,是由古巴和东德专家帮助建立,一共有七万五千人的秘密警察部队。根据大赦国际报导,在秘密警察监狱中,狱警经常使用电棍酷刑虐待犯人,1987年尼加拉瓜仍然有三千七百名政治犯在狱。

共产党政权在农村地区处决犯人时经常采用断肢,也就是把手脚砍掉,男性被阉割生殖器,群体屠杀农民,凡是属于反革命者,房屋皆被毁,财产都被没收,活人被驱逐,目地在于强化恐怖政策,并通过这种恐怖消灭反抗运动的社会基础,报复反叛者的家属,肢解尸体强制失踪,在首都内务部时常随意处决政治犯。

共产党党内争权发动的内战使这个国家一共至少有五万人丧生,绝大多数都是平民,还有另外有四十万人逃难到考斯特维加,以及洪都拉斯,或者美国。1987年签署和平协议,然后尼加拉瓜重新开启和平进程。到1987年9月份反对派的日报重新获得公开发行,到十月份共产党政权与民间反对派,双方达成停火协议,超过二千名政治犯获释,另外一千二百名政治犯一直到90年的2月份才获释。

从1988年3月开始共产党政府与反对派直接开始谈判,1989年的6月份,也就是总统选举的前8个月,一万二千名的反共武装回到洪都拉斯基地,由于无法用暴力强制其意识形态,在海内外力量联合打击之下,加上党内斗争,共产党被迫重新回到选举。1990年2月25日,民主派的候选人切莫罗当选总统。

独立一百六十年后,由于当权共产党求助其它共产党政权,为了维持其独裁权力,采取极端恐怖手段,尼加拉瓜终于首次通过和平方式实现了政治权力的转移。但是由于共产党强行推行它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理念,而没有考虑尼加拉瓜的政治现实,推行共产主义的政策导致了一场真正的革命,这个革命实际上是对真正革命的背离,引发了第二次内战,严重的延缓了民主的进程,付出了重大的生命和财产的极大代价。

上面介绍的是尼加拉瓜共产党统治期间所犯的罪恶。但是我们注意到跟亚洲共产党,非洲共产党,以及欧洲共产党比较,尼加拉瓜共产党具有拉丁美洲特色。拉丁美洲共产党的特色就是杀人比较少;第二尼加拉瓜共产党虽然也和所有的共产党政权一样,都是暴力、恐怖、谎言、统治,但是相对来说不那么残暴,或者说还具有某种改良的性质。

原因何在呢?原因在于拉丁美洲的社会基础,它的文化背景,尼加拉瓜前面的政权,实际上是西班牙统治下的殖民地,所以西班牙文化在当地有相当深厚的基础,在这种背景下,它共产党虽然作恶多端,但由于民主的意识存在,所以它们仍然不敢公开抛弃民主,也进行选举,而且多次进行了作秀式的选举。尽管如此共产党的本性没有变,给人类造成了危害,给当地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的危害。

今天我们先介绍到这儿,谢谢各位收听。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