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在体育馆举行反右斗争大会
武汉市在体育馆举行反右斗争大会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六)

齊月
2017-02-5 14:13

《反右运动》

戴右派

摘帽右派

编者按: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六十周年。六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特此重现本台十年前制作的系列节目--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反右运动》所涉及的面之广,人之多、时间之长以及中共所表现出的邪毒都是骇人听闻的。对此,本台记者蔡红采访了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其中包括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家、作家以及当年《反右运动》的见证人。通过翔实的史料,我们将共同回顾那泣血的岁月。

从1958年起,一些右派们逐渐被取消此身份,叫做“摘帽右派”。在文化大革命中,大部分“右派”和“摘帽右派”被再次冲击。在经历过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整治运动后,加上时间因素,二十年后活到1978年右派平反的仅有十余万人。

陈泱潮指出,中共是个官本位的财权阶级的政党。反右,毛泽东是主谋,打手是邓小平,它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他是具体执行整个反右的打手.棍子在他手里,比方说,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这个青少年研究所是筹备组,当时胡耀邦作为党第一把手以后成立的一个研究机构,目的是要成为智囊团,兰德公司那样的智囊团,给国家提出政策性的建议,一些方案,在思想理论上有建树。另外要成为情报中心,第三出栋梁人才。我因为《特权论》的缘故,就被青少所从云南调去筹备组.筹备组组长是张黎群,张黎群是何许人?是胡耀邦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时,他是中青报社社长.筹备组的副组长是钟沛璋,是当时中青报总编,后来是中宣部新闻局局长。他们两个人都被打成右派,由于张黎群和胡耀邦关系特别,结果胡耀邦亲自找邓小平说他这个是冲一点,他不是反党的.邓小平结果就是一句话,就是说,那就这样吧.”就不给他带帽.但是他既然冲就不能做报纸的工作了,就把他调到四川去了,他才免于戴右派的帽子.这个事情说明,邓小平是反右的主要打手。所以后来三中全会,为了收买人心,给右派摘帽平反这些事情是为了收买人心,重新挽回共产党濒临死亡的这样的命运,但是主政者是邓小平,所以他就不能彻底否定反右运动,而且中共知道如果彻底否定反右就会动摇它的基础,包括对毛泽东彻底的否定也会动摇他们的基础,所以他们就拒绝在这个致命的问题上他们是不让步的.他们就是坚持他们专政独裁,他们做些让步是为了蒙蔽群众欺骗人民.他们骨子里没有任何民主,自由,法制,人权的观念,是真正的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顽固派,反动派。

苏教授说道,共产党明确提出要对资产阶级全面的专政。所以一再强调,国家的职能就是镇压的职能。一切不符合中共意识形态的都是资产阶级,就要镇压。同时还要全力的愚化民众。中国的所谓知识分子们,根本没有独立的人格,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科学的思维逻辑,所以也没有独立的思考能力,更不懂什么是自由、人权和民主。所以也不做道义之士和社会的良知。他们所学的历史,是被中共任意篡改过的。所以他们对于过去也是淡漠的和健忘的。对于现实是能忍和能受,对别人的苦难根本没有同情心,对自身的屈辱也麻木不仁。只知道“明哲保身”,一切为了钱,一切为了个人的利益,不惜去认贼作父、歌功颂德。分到一杯羹后,又去感恩戴德、洋洋得意。在中共唯物论的毒害下,不知道人是什么、什么是心灵和精神,生命就变成了为了追求物欲而存在。愚化就是为了奴化,奴化就是专制政治存在的基础。而专制政治从来只培养两种人。一是屠夫,二是奴隶。中华民族已经堕落到了物欲化、奴性化、兽性化和谎言化的危机之中了。所以才背叛了道义和良知,出卖了人格和人权,无视自由与民主。无耻的追求肮脏的物欲。这一切正是50多年发生在中国社会上一切大大小小人间悲剧的根源。

刘宾雁先生对于反右运动曾评论说,在整个迫害过程中,因为这么多右派二十多年一直在那儿,所以给人一种特别深的、反面的印象,人们看到这些右派战战兢兢的活着。这是中共特意造成的局面,让人们内心恐惧,同时变得更加的冷漠,不敢再去接触受害者。

胡平认为,它当然是这个意图,就是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嘛!特别是在反右运动中。从反右运动开始就发动文化革命中叫“群众专政”的,就是把你放在普通人中间,让群众来监督你,同时一方面用毛泽东的话也是让群众把你把你当作反面教员。当时哪怕是红卫兵,他们在信誓旦旦的表示他们忠于党、忠于毛主席的时候,其实骨子里最深的层次还是恐惧在驱动。

举个例子,哪怕你是高干子弟,你们几代都是红透了的人,你要对有些事情、对现行的政策有不同的看法,哪怕是在家里提出来,长辈首先说:这个危险,这个危险!他是说:这个危险,不是说这个错。所以他首先考虑的就是,这种想法一旦出去会遭很重大的灾难。你比如说现在你在美国,你要提出不同意布什的,不同意民主党的意见,别人会和你辩出你错,但绝不会说危险不危险的问是题,对不对?所以你可见这种恐惧是深深扎在每一个哪怕中国高层的人员,他们对他们自己的亲属,他们都是被这个支配着。那么,毛泽东要这些右派做所谓的反面教员,就是做给大家看嘛!

“反右运动”已经过去50年了。它对当今中国的影响,还是非常深远的。我们大家都知道章诒和她被禁的那本书《往事并不如烟》。章诒和因为她的父亲章伯钧,就是著名的“大右派”,至今也没有平反,还依然是“右派”。所以,她作为“右派”的女儿写的这本《往事并不如烟》回忆性质的书,也就成为被禁之列了。

横河认为,这只是“反右”运动持续至今的负面影响之一。其实这个书被禁它只是一个现象。那么这个影响呢,其实是很深远的。这里有几个问题。一个问题呢,就是对中共历史的认识问题。所有想研究中共历史上重大事件的,特别是整人的政治运动事件的,其实都是在被禁之列。“文革”是禁区,“文革”研究是禁区。宋永毅先生回国去,收集文革的时候的小报,到地摊上去收集的,被抓起来说是盗窃国家机密。宋永毅先生是研究文革的专家。“六.四”也是不能研究的。当然现在的法轮功也是不能研究的。不过法轮功的问题呢是因为现在还在正在进行。就是说,历史上的事情,重大的、中共整人的事件都不让研究。这是对中共历史的认识问题。

第二个呢,是对中共官员的影响。就是一次一次的政治运动,它不断的在培养一代一代党的那些强硬派的官员。那么这些官员的最大特征呢,就是思想僵化、心狠手辣。就是说,是党的机器的螺丝钉。这么有计划的、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培养出来的这样一个庞大的官僚体系啊,它本身就具有压制言论自由和压制出版自由的动机。那么这是官员的因素。当然它对作家和读者也有影响。对作家来说的话呢,他有很多禁区。这些禁区也许它不会以条文的方式公布出来,但是它会以杀一儆百的方式让大家明白。这就是中共在言论控制、在出版控制上的一些,叫做“潜规则”。它一打章诒和其实是让大家知道这个领域碰不得,这个领域不要去碰。它就这么一个目的。当然它和毛泽东那个时代呢又不一样了。毛泽东时代就是公然的打,就告诉你,我就这么打你。现在呢,是打了不说。它还不敢说。你看,章诒和提出来最近这本书就是《伶人往事》,章诒和公开向新闻出版署去提出来要求说,你能不能给我回答。它现在不回答。要当年毛泽东就马上组织大批判,对不对。现在呢,就把你压掉,但是它也不敢回答你。换了个方法。但是呢,实质是一样的。钳制言论自由、钳制出版自由,这个实质没有变。

陈泱潮对中共的本质作了深刻的阐述说道,中共从本质上概括起来就讲就是土匪骗子党.土匪,他们打着打土豪分土地的旗号,从地主,资本家手里夺取了土地和财产。现在他们又一次化公为私,先是化私为公,抢来了,现在他们成为集体垄断,按权利大小来共同占有,按权利大小进行分配。但现在他们不满足于共同占有,要变成他们私有。所以,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有起来”就把抢来的公变成私.所以头一个化私为公的时候在”理想主义”的旗号下很能欺骗人,包括我们年轻的时候都认为共产党是为崇高的理想消灭一些阶级压迫一些阶级剥削的党.所以我家被没收财产,被撵到乡下,受尽迫害,我父亲死于非命,我母亲遭受了非常的迫害。可是,由于它的理想光环,我们都从内心原谅它。不仅不计较,而且认为它这是神圣的光荣的,我们自己应该献身在消灭人压迫人和人剥削人的神圣事业当中,所以我们是受骗上当。而且像我来讲,一生的心血后来都是献身在追求社会公益上,没有任何个人幸福可言。现在它这个光环去掉了,露出真相来了,因为它们是一帮土匪。他们那些理想,冠冕堂皇的话,都是欺骗,所以他的本质就是土匪骗子。他们没有任何人性.他们那么多运动,那么多迫害,死于非命是8千万人之多,这个是血淋淋的事实.

陈破空认为,“反右”已经五十年,但中共的本质并没有变。像现在又在禁章诒和的书,章诒和发出了大胆的呼声。但是扣除时间因素,过去了五十年,应该说这个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初的几个民主国家,也已变成一百多个民族国家,扣除这个时间因素的话,中共跟当时的情况是完全一样的。

胡平指出,从反右到现在已经五十年过去了,在四人帮垮台之后,中共对右派也经过改正。我想很多右派就出于一种侥幸的心理,觉得能摘掉帽子就非常非常的好,就不敢再进一步提出或进一步去争取真正的自由,就接受这种制度,有这种苟且的心理,我想很多人都有这种苟且的心理。所以这么一来,就使得这种专制制度得以继续延续下去。现在很多人谈到中国这个改了,那个改了,同样也出于同一种心理,这只会延长我们民族的灾难,所以我觉得这是大家必须注意的。

陈泱潮认为,从本质上来讲,中共不管要求他平反也好,道歉,赔偿也好,客观上的话就是与虎谋皮。但我们认为群众在中共那种政权下的那种可能有限的范围内进行要求,那么这些要求和努力应该给以肯定,应该给与鼓励.但是从更高,更本质上来看,我们不能寄予幻想,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结束共党暴政,结束中共,珍惜民主自由,形成制度,中国才能够有救,人民百姓的冤屈才不回再来。

据有关资料指出,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反右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定性为右派集团二万二千零七十一个,右倾集团一万七千四百三十三个,反党集团四千一百二十七个;定为右派分子三百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人,列为中右一百四十三万七千五百六十二人;其中,党员右派分子二十七万八千九百三十二人,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分子三万六千四百二十八人,高等院校学生右派分子二万零七百四十五人。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四千一百十七人。

在中共发动“反右”运动50周年到来之际,中共宣传部门下达指令,禁止中国的大众传播媒介谈论“反右”,禁止中国的出版社出版有关“反右”运动的书籍。与此同时日本主要报纸“产经新闻”从2月17还开始刊载历史回顾报导,题目是《邓小平秘录》,其中包括邓小平在“反右”运动中的作为。

请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这次节目是由齐月为您主持的。

相关文章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二)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三)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四)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七)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八)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九)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