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将列宁鼓吹的暴力手段融合成为新型暴力并洞开中共酷刑之门(SOH合成)
毛泽东将列宁鼓吹的暴力手段融合成为新型暴力并洞开中共酷刑之门(SOH合成)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2)

冷涛
2017-02-6 07:42

72种酷刑

AB团

中共暴力

中共窃取政权

中共酷刑

中国酷刑

二十四种肉刑

以暴制暴

侮辱人格

列宁

富田事变

恐怖现象

戴高帽

新生代马列主义中共

李韶九

毛泽东

毛泽东的文革

流氓无产者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滥施酷刑

特务组织

肃托

解放日报

陈元方

马克思暴力崇拜

毛泽东在马克思暴力崇拜中汲取恶毒的成分,并将列宁有关“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的叫嚣发挥到极致,为流氓无产者洞开了中国酷刑之门,从而使中共在暴力中使用的酷刑登越了本次人类的罪恶之巅,并延续下来成为新生代马列主义中共的重要生存手段之一。

毛泽东的革命与中共酷刑之“伟创”

毛泽东在马克思暴力崇拜中汲取最恶毒的成分,并将列宁有关“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的叫嚣发挥到极致,为流氓无产者洞开了中国酷刑之门,从而使中共在暴力中使用的酷刑登越了本次人类的罪恶之巅,并延续下来成为新生代马列主义中共的重要生存手段之一。

毛泽东在马克思暴力崇拜中汲取恶毒的成分,并将列宁有关“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的叫嚣发挥到极致(SOH合成)
毛泽东在马克思暴力崇拜中汲取恶毒的成分,并将列宁有关“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的叫嚣发挥到极致(SOH合成)

毛泽东嚎叫的“暴烈的行动”是中共实施酷刑的理论依据。他在34岁发表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第一次肯定了酷刑存在与使用的“合法性”,而这一合法性也是中共窃取政权的重要手段之一。在中共的罪恶历史上,酷刑也成为中共暴力中不可或缺的最主要构成因素,成为中共治国的隐形纲领。

毛泽东宣称为了“革命的需要”,残忍、以暴制暴是理所当然的,把人打倒在地“并且踏上一只脚”,不过是“一点小小的镇压反革命派的恐怖现象”,在这个过程中,“温良恭俭让”等普世价值与传统观念遭到了最惨烈的蹂躏。

在报告中,“戴高帽”字样出现7次,毛泽东的津津乐道、大加赞许非人道手段,诱导了此后的中共党人的兽性。

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赞赏的“戴高帽”,在毛泽东的文革前期中成为主要侮辱人格的工具(网络图片)
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赞赏的“戴高帽”,在毛泽东的文革前期中成为主要侮辱人格的工具(网络图片)

就在毛泽东报告抛出的当年,在滥杀AB团的富田事变中,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范本嵌入了中共酷刑档案的首页。

AB团是中国国民党中反共者于1926年12月在江西成立的一个团体。据相关介绍,AB团的“主要工作是在与共产党争夺江西省国民党的党内权力”。

富田事变也是毛泽东“宠爱”的痞子们发起的,承袭了流氓、瘪三、下三滥引领毛泽东革命的党规模式。

与很多中共邪恶党人的背景一样,富田事变的引发者李韶九其父就是“嘉禾城里的流氓头子之一”。而他本人“从小跟父亲染上了许多不良习惯,在中学读书时,因胡作非为被开除学籍”。毛泽东启用此人也符合他将“流氓无产者”作为中共革命的中坚力量的一贯宗旨。

据作家张戎等有关AB团的详述,毛泽东杀AB团刷新了中国历史上的肉刑记录:坐轿子,坐飞机(各县皆然)坐快活椅子,虾蟆喝水,猴子牵缰,用枪通条烧红捅肛门(胜利县)……等。“刑法计有一百二十种之多。”此外还有“老牛拔桩”与“点天灯”。

一种刑法叫“打地雷公”,把竹签从手指头与指甲盖之间的缝里打下去,一锤锤钻心的痛。另一种刑法,用香火烧,受刑者如万箭穿心、痛苦万状。李韶九还为江西领导人的妻子备有专门的刑法。

据受害者事后的控诉,他“将女子衣服裤子脱下无片纱,用地雷公打手,线香烧身,烧阴户,用小刀割乳。

“有用洋钉将手钉在桌上,用篾片插人手指甲内,在各县的刑法种类,无奇不有……

有一种想像丰富的刑法叫“仙人弹琴”,用铁丝从睾丸穿过,吊在受刑人的耳朵上,然后用手拨拉,像弹琴一样。

杀人的办法也多种多样,“剖腹剜心”是常见的。

不得不说的是,李绍九在毛泽东授意下开发酷刑种类,又在毛泽东的“帮凶”与唱红脸的周恩来的“批评”中被处罚,

流氓头子的儿子李韶九在为毛泽东滥施酷刑之后,自己也遭处死(网络图片)
流氓头子的儿子李韶九在为毛泽东滥施酷刑之后,自己也遭处死(网络图片)

以此伪象蒙骗人性尚存的党人。1932年6月李任红军总司令部秘书长,两年后暴亡,“死因不明”,或被毛泽东假陈毅之手清除。

1935年的中共陕北肃反,“给鼻子里灌辣子面,吊起来拷打”之类的酷刑已经开始盛行。

到了毛泽东的延安整风运动,酷刑与刑讯逼供连带:为忠实执行毛泽东的“整人”指示,整风中“疲劳战、车轮战”、“捆绑吊打”成了家常便饭。

当时任靖边县统战部长的陈元方回忆说:“肉体上的有车轮战、坐小凳、五花捆绑、假枪毙等等”。还有什么老虎凳、鞭打、长时间带手铐、绑在十字架上抽打受审者等等不一而足。

仅据关中分区一个县的统计,在运动中就曾采用压杠子、打耳光、举空甩地等二十四种肉刑。

另据“中共济宁市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调查报告”在湖西“肃托”中,被关押待处决的中共党员、干部多达数百人,所使用的刑罚包括毒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过电(用手摇电话机)、点香烧脸、用子弹刮肋骨、压杠子等多达72种酷刑。

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只是中共酷刑中最常见的手段(网络图片)
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只是中共酷刑中最常见的手段(网络图片)

酷刑之下,人伦蜕变,谎言成为逃避酷刑的最有力武器。当时的《解放日报》甚至报导称:“16岁的小男孩马逢臣,手里提着一大包石头,坦白他是石头队的负责人,说这包石头是他在特务组织指使下,谋杀人用的武器。”

 

相关文章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1)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3)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4)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5)

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6)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7)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8)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9)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