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生活在美国加州的徐绣惠
目前生活在美国加州的徐绣惠

她亲自见证了奇迹

慧光
2017-02-7 11:07

免疫性疾病

台湾人

台湾暨南大学

法轮功

法轮大法

红斑狼疮

红斑狼疮,这是一个听起来都挺吓人的名词,它是现代医学难以治愈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凶猛,而且会反复发作。不仅会伤害到患者的皮肤,还会伤害到患者的多种器官和脏腑。治疗红斑狼疮一般都用激素,需要长时间治疗过程,而且一停药就容易复发。

红斑狼疮,这是一个听起来都挺吓人的名词,它是现代医学难以治愈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凶猛,而且会反复发作。不仅会伤害到患者的皮肤,还会伤害到患者的多种器官和脏腑。治疗红斑狼疮一般都用激素,需要长时间治疗过程,而且一停药就容易复发。使用激素时间长了还有个最大的坏处,就是它会带来很多副作用,比如说胃溃疡、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甚至是肾功能衰竭等等。所以说使用激素有可能治好了皮肤,但却伤害了五脏,谁得了这个病,都会经历难以想象的痛苦。

徐绣惠是台湾人,目前在洛杉矶当记者。很多人都曾问过她,你在台湾念中文系的,怎么会跑到美国当记者啊?据她自己说“其实这是一个很奇妙的缘分”。

她在台湾念研究生的时候,就是在硕士班快毕业的时候,她的一位很要好的同学身体出现了一些很不舒服的状态。一开始只是掉头发,然后发现皮肤出现了一些斑点,那些斑点后来就溃疡、发红,最后开始流黄水,非常严重。她就对她说,你一定要去看医生,这个事情不能拖。然后她就带着她到几家医院去检查。那个时候医生都告诉她说,可能是红斑性狼疮。

这是一个很难确诊的病,在初期的时候不太好确诊。大概过了半年时间,同学的关节开始发热、肿胀、疼痛,晚上几乎没有办法睡觉。这个时候去摸她的手,关节是发热的,能感觉到那个手有僵硬、变形的感觉。当时那个感受真是无法形容,能预感到她的身体在出现一个全身性衰败。了解这个病的人都知道红斑狼疮是不治之症,它是一个全身免疫系统的崩溃,它的病不是只有一个症状、两个症状,而是会一步一步消耗肢体的免疫力,最后可能就是全身瘫痪,不能动了。

因为她们从大学时就是同学,又在一起读研究生,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她非常着急。那时候她们一起在台湾暨南大学读书,在南投县埔里镇,那是一个周围环境很漂亮的地方,可是她们已经没有心情欣赏那里的风景了。那个时候她心里就想,一定要想办法帮同学医好这个病。可是心里也已经知道同学的那个症状是无法控制了,因为在医学上是无解的。

有一天,同学就告诉她说“不行了,只能去练功。”当时她不解的问“练什么功啊?医学都无解的事情,你去练什么功啊?”心中充满着疑惑,其中也有一些不屑。而同学却认真的跟她说“可能只能靠炼法轮功来改变身体,调整身体了。”犹豫了一下,她只好随口说“好吧,法轮功。”嘴上这么说,心中却很无奈、无助,因为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因为那时候她还没有接触过法轮功。

大约是在2010年底、2011年初,当时还是冬天,刚刚跨完年,然后她们就一起去找炼功点。在那个淳朴的小镇,还真的在网上查到埔里有炼功点。当时她很惊讶,原来台湾有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各个小乡镇都有炼功点。然后就抱着好奇的心理,因为要帮助同学嘛,于是她就陪着同学去了炼功点。

炼功点每天早上都是从四点二十分开始炼功,这个时间对研究生来说一般是刚要睡觉的时间,因为她们当时在写论文,作息规律基本是颠倒的。同学也是几乎整晚都没有办法睡觉,经常处于失眠的状态。

记得第一天早上四点二十分,天很冷,她们两人骑着摩托车找到了那个炼功点。当那个炼功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同学就跟着炼功了。她当时在旁边没事做,也只好跟着炼功了。炼功之后明显地感觉到睡觉睡得香了,同学每天晚上本来都痛得不能睡觉的状态明显改善了。一开始她不以为然,以为那么早起床当然会睡的好一些嘛,但后来发现同学的掉头发的状况明显改善了。大约过了两个星期后,同学关节肿胀,晚上会发热,几乎是僵硬不能动的状态好了很多。她很惊讶!“太不可思议了!太Amazing了!”

在那以前,她们要经常去看医生,每次医生都会给开十几种药,因为医生也知道这是一种不治之症,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开一些药物缓解一下症状。炼功以后她们也意识到,的确不用吃药了。事实上没过多久,同学的身体就完全康复了。

由于亲眼目睹了同学前后判若两人的明显变化,徐绣惠最后说:“因为这个机会,使我认识了法轮大法,也让我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法轮大法有一种可以改变身体、心灵和改变一切的能量。我也因为这件事情走上了修炼的路。”

 

更详细内容请听徐绣惠的亲自讲述。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