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血腥的土改”是一场大规模迫害人类的罪恶(SOH合成)
毛泽东“血腥的土改”是一场大规模迫害人类的罪恶(SOH合成)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3)

冷涛
2017-02-9 07:00

下流酷刑

中共酷刑

刘玉明

土地革命

恶魔毛泽东

掠夺土地

斗地主

晋绥土改中的酷刑

智效民

李鲁翁

株连

毛主义的恐怖酷刑

毛泽东土改酷刑杀人

毛泽东血腥的“土改”

痞子

贫农团

连坐

迫害人类罪

酷刑杀人

阶级

黄花岗杂志

1950年开始,在毛泽东强令中国农民“面对面”从地主手中掠夺土地的所谓“土地革命”中,上演的是一场大规模迫害人类的罪恶。在这个“血腥的土改”中,毛泽东将“土地和以乡绅自治为形式的传统文化”彻底毁灭的同时,其肉体灭绝论、“消灭一个阶级”被痞子发挥到了极致。

性格古怪与并患有类似强迫症的毛泽东,将马列的共产主义与野蛮社会陋习糅合,在颠覆中国古老文明的基础上构建出一整套“治国”的残酷手段。即使是在其已坐上党魁之位,控制了中国社会,掌控了所有的暴力机关(国家机器)、并炮制了伪法律,画地为牢,酷刑也从来没有消停过。

中共建政后毛主义的恐怖酷刑

毛泽东建政后的酷刑,毗连毛泽东屡次发动的“运动”,伴随着这些为中共存亡及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而掀开的运动,无一例外都使用了毛恐怖的酷刑手段,这些令人发指的酷刑,惨绝人寰、罄竹难书,成为毛泽东建政后的“酷刑升级版”。

土改中的酷刑

在湖南农民痞子那里拾掇罪恶“甜头”的毛泽东,身居万人之上仍然紧握屠刀。

1950年,在毛泽东强令中国农民“面对面”从地主手中掠夺土地的所谓“土地革命”中,上演的是一场大规模迫害人类的罪恶。在这个血腥的“土改”中,毛泽东将“土地和以乡绅自治为形式的传统文化”彻底毁灭的同时,其肉体灭绝论、“消灭一个阶级”被痞子发挥到

毛泽东血腥的土改中“斗地主”(网络图片)
毛泽东血腥的“土改”中“斗地主”(网络图片)

了极致(参见《中共杀人机器的制作者毛泽东(中)——恶魔毛泽东希望中国人死掉一半》)。

毛泽东土改酷刑杀人的亲历者李鲁翁在2014年4月1日的《黄花岗杂志》刊登的文章中,将毛泽东杀“地主”的“酷刑杀人”方式归纳了五种,包括“拉望蒋杆、活埋、拖死、开膛挖心、对女性用下流酷刑”,但翻阅更多的揭露文章,毛针对“地主”的酷刑杀人方式远远不止这些。

智效民在《晋绥土改中的酷刑》中叙述了土改的多种酷刑方式:

其一、“磨地”。脱光受刑者衣服在“有棱有角的炉渣”上拖行,甚至在肚子上放一个小石磨并坐上人。一个叫“周二掌柜”的在受刑中,“后脑勺也被磨塌,脑浆流了一路,后脊背的肋骨白生生的,一根一根的,就好像打场的链枷一样。”

其二是“坐圪针柜”、如棺材的“大躺柜”中“均匀地撒上剁碎的酸枣树圪针”,受刑人被赤条条扔进,施刑者抬柜晃动,受刑人如万箭穿心、致遍体鳞伤。

其三、“扔四方墩”,意即在长城烽火台上将被斗人推下去,而下面铺满了石头。

大量的史料证明,中共在历次“运动”中,除了其主要对象实施酷刑,还有许多并非运动定性者遭受酷刑,形如株连与连坐式的迫害,包括当事人的家属、亲戚朋友或怀疑对象,这也是毛泽东衍生的的罪恶之一。

毛泽东血腥的土改中惨死的地主和被牵连而死亡的人(网络图片)
毛泽东血腥的土改中惨死的地主和被牵连而死亡的人(网络图片)

智效民在书中披露,一位姓韩的教书先生被打成化形地主以后,贫农们为了迫使其招供,竟然对其妻子施酷刑,这个可怜的女人在经历了火钳子烫、磨地、坐圪针柜等酷刑之后,最后竟然因为施刑者为了留下其裤子而让其裸露下身“扔四方墩”……

还有,中共“老党员”刘玉明莫名其妙在土改中被斗,“贫农团”的人对其先施酷刑“打耳光,扎锥子,打棒子”,石头砸头,最后将其扔到河滩,贫农“端起刺刀在刘玉明胸脯上扎了两刀”。

刘玉明死后,一个姓任的贫农,“用刺刀将刘玉明的胸膛挑开,掏出心脏用布包好,回到家中在炉子边上焙干,给家里的病人吃了”。

相关文章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1)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2)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4)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5)

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6)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7)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8)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9)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