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毛泽东仅在大饥荒中就导致3700万以上的中国人死亡。而这些人中有些还遭受酷刑(SOH合成)
暴君毛泽东仅在大饥荒中就导致3700万以上的中国人死亡。而这些人中有些还遭受酷刑(SOH合成)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4)

冷涛
2017-02-11 12:52

中共暴力

中共酷刑

于超负荷的劳动

信阳事件

共产主义罪恶

反右运动

古拉格

右派劳改营

嗜血的毛泽东

大饥荒酷刑

夹边沟记事

奥斯维辛集中营

暴君毛泽东

生理酷刑

知识分子

酷刑致死

饥饿

饿殍遍野

中共在借助暴力来形成其权力的过程中,毛泽东对马列主义的真正“实践”成为凝铸了一个个血泪斑斑的典型案例。而每一次在暴力中强化酷刑手段,都积淀下来成为中共灭绝人性的“革命”经验,并被中共历代领导人承袭下来,成为“维稳”的利器。

中共在借助暴力来形成其权力的过程中,毛泽东对马列主义的真正“实践”凝铸了一个个血泪斑斑的典型案例。而每一次在暴力中强化酷刑手段,都积淀下来成为中共灭绝人性的“革命”经验,并被中共历代领导人承袭下来,成为“维稳”的凶器。

反右中的“生理酷刑”

1957年,中国大地在经历了短暂的平和之后,嗜血的毛泽东以软暴力的方式将屠刀挥向了知识分子。

毛泽东的“反右运动”延续了“按比例、下指标”的套路,“让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并让他们“自投罗网”;划定右派作为标靶之后,暴力开始登场。55万右派的遭遇书写的血泪史触目惊心:“右派分子被迫离开原来的工作,到边疆、农村、监狱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由于超负荷的劳动和不久之后到来的全国性的饥荒,这些被发配的右派分子大量死亡。”

这些在毛泽东“阶级论”中被界定为“敌对势力”的羸弱书生们,手无缚鸡之力,毛泽东的中共动用的又是怎样的“生理酷刑”?

作家杨显惠在《夹边沟记事》

饥饿与死亡的真实叙述——《夹边沟记事》(网络图片)
饥饿与死亡的真实叙述——《夹边沟记事》(网络图片)

中揭开的夹边沟事件真相,堪比奥斯维辛集中营与《古拉格:一部历史》的古格拉集中营。在这个位于甘肃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荒凉之地的右派劳改营中,2000多“右派”在与死亡争斗中备受“饥饿”惩罚的变相酷刑演绎了中共无数黑幕中的一幕。

作者写道:兰州市西固区工商局的一位科长俞兆远在荒漠上寻找到兽骨,烤黄刮下粉末吞食。年近六旬的牛天德竟然将兰州中医院的右派高吉义的“呕吐物和排泄物收集起来,在其中仔细地挑拣洋芋疙瘩吃!”他们吃浸泡过六六粉的麦种“嘴都被农药杀得麻木了”。

右派找野草的草籽充饥(网络图片)
右派找野草的草籽充饥(网络图片)

在别人的呕吐物中寻找还没有完全消化的土豆疙瘩、活人吃死人。饿死的人皮包骨,“他们的胸腔经常被划开,内脏被取出”。

1500多名右派在这种“生理酷刑”中失去了生命。

大饥荒酷刑:连死人也不放过

当大饥荒席卷中国大地的时候,毛泽东享受着“专用主席瓷、特供雪茄烟、专机空运活鱼”。

人们至今看到的是饿死的几千万中国人,但其实其中因酷刑致死或死后仍遭受酷刑的人数很难统计。如信阳事件中100万人非正常死亡,饿殍遍野。除了大批农民被饿死,还有许多人外逃人员在被拦截后病死、被打死在狱中。

乔培华根据中共档案撰写的《信阳事件》调查报告中写道,在毛泽东“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煽动与唆使下,甚至对死者也不放过,大队干部“用火钳在死者的肛门里捅进大米、黄豆,一边捅一边骂:‘要叫你身上长出粮食来!’”

惨绝人寰的1959年信阳事件(网络图片)
惨绝人寰的1959年信阳事件中,酷刑成了攫取粮食的手段(网络图片)

大饥荒中,酷刑成为向无粮的农民索取粮食的武器,“绳子穿耳,并捆绑吊在梁上用扁担打、冷水淋”,更有拔头发、割耳朵、竹签子穿手心、松针刷牙、点天灯、火炭塞嘴、火烙奶头、拔阴毛、通阴道、吊鸭儿浮水、猴子搬桩、拖死猪等酷刑折磨,让人不寒而栗。

毛泽东与中共一手导致的所谓“大饥荒”死亡人数不少于3700万,而这些死在共产主义罪恶中的无辜者,没有一个是平静的离开尘世的。

相关文章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1)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2)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3)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5)

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6)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7)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8)

冷涛:毛泽东与中共酷刑的演变(9)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