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王友群专栏】当代中国著名法学家当代中国著名法学家江平21年

蔡紅
2017-02-11 08:03

《这是为什么?》

中国政法大学

当代中国著名法学家江平

江平是当今中国大陆法学界泰斗极的人物,是中国民商法学的奠基人之一,虽然只当了两年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却被誉为“永远的校长”!虽然已到耄耋之年,却依然在为中国的法治而“呐喊”!

江平是当今中国大陆法学界泰斗极的人物,是中国民商法学的奠基人之一,虽然只当了两年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却被誉为“永远的校长”!虽然已到耄耋之年,却依然在为中国的法治而“呐喊”!

“有人问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一生最刻骨铭心的是划右派的经历!’1960年秋,我在北京门头沟大台煤矿劳动改造的时候被火车轧断了一条腿。当火车轧断小腿的时候,那个血淋淋的极限伤痛,终究是一时的,而划右派后‘撕心裂肺’的那种极限的精神伤痛,却是前后折磨了我22年!”

“从1957年到1978年,我该失去的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也失去了,最低谷时,除了这条命,其他所有的都失去了。”从1957年到1979年,江平与法律专业隔绝22年,这是他生平最苦闷的22年。“我在能够为中国法治事业做贡献的时候,已经50岁了,人生最黄金的时代,恰恰应该是在30岁到50岁这20年,我丧失了人生最宝贵的时间。”

江平的童年、少年、青年时期基本一帆风顺。他出生在大连,7岁到上海,9岁到北京,初中就读北平艺文中学,高中就读崇德中学。1948年到1949年在燕京大学新闻系学习。1951年8月,作为中国第一批留苏学生,就读于苏联喀山大学法律系;之后,转入莫斯科大学法律系学习;1956年底,以全优成绩提前一年毕业,回国任教于北京政法学院。他原以为从此步入“天堂之门”,没想到1957年给他开启的却是“地狱之门”!

1957年的春天,中共开展“整风运动”,一再号召知识分子给党提意见。天真如江平者,以为这是帮助党做好工作的一个好机会,找19位青年教师,联名写了一张大字报,提出五点意见:(1)认为学校整风不力,应当在党委领导下成立“整风促进委员会”,帮助党整风;(2)认为学校的问题揭的还不够,中层干部都不出来揭发,要求中层干部带头帮党整风;(3)认为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但真相究竟如何,没有下落,应当就一些重大问题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弄清真相,公布于众;(4)老教师中有一些在肃反中,由于肃反扩大化背了黑锅,应当予以澄清、道歉;(5)现今的工会选举不民主,是自上而下的指定,应当实现工会自下而上的民主选举。

第二天清晨,江平等人将大字报贴在了3号楼门前。因为这是青年教师写的第一张大字报,又有20人签名,引来很多人驻足观看。当时北京政法学院党委书记刘镜西,也专门跑过来看了这张大字报。看完后,还夸奖说,写得不错!江平心里美滋滋的,又约了三个人,把这张大字报的内容,以反映意见的方式,正式向学院党委作了反映,得到学院党委领导的表扬。

未想到,1957年6月8日,风云突变。毛泽东授意《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开始向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发动猛烈反攻,帮党“整风”一下子变成“反右”,请大家提意见,成了“引蛇出洞”。7月的一天早晨,江平起床后,到校园各处走走、转转,转来转去,转到一堵墙跟前,发现上面有一张大字报,竟然是专门揭发他的右派分子真面目和严重罪行的。不久前,他写的那张被交口称赞的大字报,转眼间,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江平的心一下子掉到冰窟窿里了!江平刚从苏联回国不久,有人请他谈在对苏联的看法。他讲了,斯大林的问题,不能仅仅从个人品质上看,苏联的制度也存在缺陷。这番话,也被翻出来了,说他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满腔热情提前回国效力的江平,报效祖国还不满1年,就被打成恶毒攻击党的“右派”,变成了“人民的敌人”。这一年,他27岁!

不久,他在苏联相识的新婚妻子跟他离婚。他被发配到北京西山劳动改造。在一次抬重物过铁轨时,由于心力交瘁,被风驰电掣的火车带倒,直至拖出几十米远,性命虽然保住了,但无情的车轮碾碎了他的一条腿。打成右派、离婚、断腿,接二连三的灾难,象泰山压顶一样,全都压在了他的头上。一年前,他还在莫斯科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作为留学生代表演讲;半年前,他还在作为青年专家接待来访的苏联法律代表团。昨日的意气风发,转眼成了失意坎坷。婚姻、家庭、名誉、地位,全没有了!他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无论多苦多难,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活着,可能还有希望!就这一个信念,支撑他在人生的最低谷,没有倒下去!

在那之后的岁月里,江平一直在苦难中求生存:1963年,他开始教俄语;“文革”期间,被下放到安徽“五七干校”劳动;1972年,北京政法学院正式宣布解散。然后,他回北京找工作。在多数同事都找到接收单位后,江平却一次又一次吃闭门羹。他首先找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希望能在这里教俄语或者英语。但是政审后一句“政治不合格”彻底断送了他的希望。“什么第一批派出去的留学生啊,成绩全优啊,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最后,在北京远郊的延庆中学当了一名老师。那一年,他以为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再搞法律了,把自己省吃俭用从苏联带回来的珍贵法律书籍,绝大部分当废纸卖掉了。1977年反右20周年,江平虽已摘掉右派帽子,但政治待遇依然是“摘帽右派”。悲情难禁的江平曾写过一首诗:“莫道系铃已解铃,风吹时闻旧时腥。长握笔管悲难禁,强闭喉舌心欲鸣。鬼域犹得诉罗殿,圣朝无处哭昭陵。为何三纪用兵者,却怕书生纸上兵?”“强闭喉舌”和“欲诉无门”正是这20年江平苦闷压抑心理的真实写照!

1978年的秋天,江平从延庆中学回到刚刚复校、还没有学生的北京政法学院。不久,江平接到了通知:正式为1957年划定的右派身份“彻底平反”,同时恢复了一系列待遇:团员身份(虽然他已经48岁了),助教身份。而后一个身份意味着他又能够光明正大的研究法学,能够站在传播法学知识的讲台上。1982年,江平任北京政法学院副院长;1984年,任改名后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1988年6月,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1990年2月15日,因支持八九学生运动而被免职。

毛泽东大规模打击知识分子的运动,始于1942年延安的“抢救运动”。1943年8月8日,毛泽东在中央党校作报告时说:中央党校挖出特务250人,行政学院除1人外,教职员工全部是特务,学生中很多是特务,恐怕过半数。据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回忆,“抢救运动”中,“延安80%的知识分子上台‘坦白’,被‘抢救’成特务,结果,这些人中,一个特务也没有”!

中共夺取全国政权后,1951年批判电影《武训传》,1951年至1952年搞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1953年批判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1954年批判胡适,1955年制造“胡风反革命集团”冤案。这些运动都是1957年大规模整肃知识分子的预演。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则是毛泽东消灭了地主、富农、资本家、反革命、坏分子之后,在全国范围内打压知识分子的第一个高峰。

反右运动开始前,毛泽东笑咪咪的对中国知识分子说,有意见尽管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反右运动结束时,据中共官方说,全国打了 55万右派分子,实际上,可能远远超过这个数字。自此,中国大陆所有敢言的知识分子,几乎全都闭上了嘴!可以说是:“知不敢言,言不敢尽,言者有罪,闻者动怒”!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