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物理系创始人叶企孙
清华大学物理系创始人叶企孙

中国“大师的大师”被逼成乞丐 头顶罪名凄惨离世

宋月
2017-02-13 20:26

受冤入狱

叶企孙

大师的大师

在中国,曾有一位物理界“大师的大师”:他创建了清华大学物理系,并培养出50多位院士

在中国,曾有一位物理界“大师的大师”:他创建了清华大学物理系,并培养出50多位院士;中共建政后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有半数以上曾是他的学生;杨振宁、李政道、王淦昌、钱伟长、钱三强、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陈省身等大师都曾是他的学生,华罗庚也曾受到他的提携。

然而在文革中,他受冤入狱,出来时小便失禁,双腿肿胀难以站立,整个身子弓成九十度,整日穿着破棉鞋,踯躅街头,乞讨为生,临终还背负着莫须有的罪名,凄惨经历令人唏嘘。

他,就是哈佛大学博士、中华民国与红朝两朝院士,清华大学物理系创始人叶企孙。

ye-qi-sun-01-1

卓越成就

叶企孙,1898年7月出生于上海市南市区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清末科举出身,曾任上海教育会会长,分纂上海县志。叶企孙自幼聪颖过人,胸怀大志:“既重格致,又重修身,以为必以西方科学来谋求利国利民,才能治国平天下。”1911年12月,叶企孙被清华学堂录取,成为走进清华校园的第一批骄子。

从1918年到1923年,叶企孙怀揣报国梦想留学美国,先入芝加哥大学物理系,1920年夏又转入哈佛大学研究院,师从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布里奇曼攻读博士研究生。

叶企孙的第一个研究课题,是用X射线短波极限法精确测定基本作用量子H值。他改进了前人的实验设备和研究方法,于1921年3月成功得出实验结果,并在美国《科学院院报》和《光学学会学报上》发表,被国际科学界公认为当时最精确的H值。

据文献记载,这一数值被国际物理学界沿用达16年之久,这在现代科学史上是很了不起的,以至后人每提到叶企孙便会想起这一成就,这一年叶企孙年仅23岁。

叶企孙的另一科学成就是液体静压力对典型的铁磁性金属铁、钴、镍磁导率的影响。1923年,他以此研究完成自己的博士毕业论文,在这个领域做了开创性的工作,受到当时欧美科学界的广泛重视。

1923年,学成归来的叶企孙受聘于东南大学任物理学副教授。1925年,他被聘至清华学校筹建国学研究院。此时清华开始筹设大学部,叶企孙于8月应聘到物理科任副教授,不久物理科升为系,叶企孙升任教授兼系主任。从此,叶企孙就把清华物理系当作了自己的终生事业。

ye-qi-sun-05-2

1929年,叶企孙又亲手组建清华理学院,其中包括算学、物理、化学、生物、心理、地学6系。工程学系也附属其中,后来门类又有所增加。后任理学院院长,请来国宝级学者做各系主任,建博物馆、实验室,购进图书和最优良的设备……在他的努力下,短短几年内,“清华从一所颇有名气而无学术地位的学校,一变而为名实相副的大学”。

由叶企孙主持的清华“特种研究事业”开创于1934年。面对日本侵略的日益临近,叶企孙将科研事业与国防建设联系在一起,并全面铺垫开了中国尖端科技的合理布局。叶企孙作为清华大学特种研究所委员会主席,创建了航空研究所,该所不仅直接为空军服务,还利用航空风洞进行空气动力学方面的理论研究。

叶企孙还是中国兵工弹道学的开创人和扶持者。他最早预见到无线电技术对物理学和其它学科的重要性,并大力培养该领域的人才,不断提高自制相关设备的能力。1933年,他托人在美国订购了制造真空管的设备,为中国研制电子管创造了条件。

1948年,叶企孙被评为中央研究院院士。

学界伯乐

叶企孙不仅着眼于教书育人,还是众多科技精英的伯乐。以下仅举几例说明:

华罗庚:只有初中学历的华罗庚能够成为世界闻名的大数学家,除了自己刻苦肯学之外,与叶企孙的识才爱才也是分不开的。叶企孙发现他的才华后,破例批准华罗庚到清华算学系做职员,还特许他旁听大学课程。之后又毅然破格提升他为大学教员、送他到英国剑桥大学深造。

钱学森:钱学森原本是交通大学的机械工程学士,叶企孙主持清华公费留美学生工作时,向全国公开招考航空方面的留学生,才使钱学森得以转到航空这个新领域。在钱学森考取后,叶企孙还特意安排他在清华大学补修了一年航空方面的基础课程。

吴有训:吴有训是中国近代物理学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康普顿效应,也被称为“康普顿-吴有训效应”,是量子力学的重要奠基发现。叶企孙聘请吴有训至清华物理系任教,把其工资定得比自己还高。

李政道: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的成功也与叶企孙有关:李政道19岁那年,被他破格选派到美国留学。李政道说:“是他决定了我的命运。”

文革应难

1948年叶老是中央研究院物理组的院士,这是当时科学家的最高荣誉。国民政府离开大陆时,派飞机到北大、清华抢运教授,叶老就在其中,但由于他对中共政权抱有希望,没有走。

1952年,中国受前苏联影响,决定取消清华物理系,开始全国院系大调整。叶企孙被调往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他多年坚持的教授治校原则:“除造就科学致用人才外,尚谋树立一研究科学之中心,以求中国之学术独立。”就这样被打碎了。

然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叶企孙因其学生熊大缜的关系,被打成了特务、反革命分子。

熊大缜曾是叶企孙的得意学生,叶原来打算保送他到德国留学,但他听信了中共关于抗日的宣传,前往共军方面吕正操领导的所谓“冀中抗日根据地”参与抗日。

当时熊大缜担任冀中军区供给部部长,并吸收了一批支持抗日的清华学生。他们利用专业知识为根据地制造烈性炸药、地雷、雷管,熊又利用自己的关系及叶企孙的支持购得无线电等军需品,大大缓解了当时共军缺乏弹药支持的困局。

1939年春天,共产党在各个根据地都成立了锄奸部,发起了一个以抓特务为名的大清洗运动,年仅26岁的清华才子熊大缜,因失言被诬陷为“钻入革命队伍中的特务”,由晋察冀军区“锄奸队”秘密逮捕并处决,由于当时子弹奇缺,被活活用石头砸死。

此案还株连从平津来冀中参加抗战的知识分子近百人,他们一律被当作钻入革命队伍的汉奸特务而受到逮捕关押和严刑审讯。

文革中,吕正操受到审查,“熊大缜特务案”也被重新提出。作为熊大缜导师的叶企孙,虽然连普通国民党员都不是,竟也被诬为国民党中统在清华的头子,说熊大缜是受他的派遣打入根据地的。

叶企孙先生生命的最后十年,是炼狱般的苦难岁月。1967年6月,叶企孙作为“反革命分子”被北大红卫兵揪斗、关押、抄家、停发工资,并送往“黑帮劳改队”。已经古稀之年的叶企孙遭遇如此厄运,曾一度精神失常,产生幻听。

1968年4月,中央军委办公厅正式对叶发出逮捕令,连续八次对其进行审讯,迫其多次书写“笔供”,受尽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人格尊严荡然无存。

然而面对逼供,他只是回答“据吾推测……是因为吾对于各门科学略知门径,且对于学者间的纠纷尚能公平处理,使能各展所长”。1969年11月,因为缺乏证据,羁押入狱已逾一年半的叶企孙被释放回到北大居住,但仍以“中统特务嫌疑”受隔离审查。

本来风度翩翩的名教授,这时已经两脚肿胀,前列腺肥大,小便失禁,身体弯成90度。当时不少人在海淀中关村一带见到了这种情景:“叶企孙弓着背,穿着破棉鞋,踯躅街头”。“有时来到一家店铺小摊,或买或向摊主索要两个明显带有虫咬疤痕的小苹果,边走边津津有味地啃着,碰到教授模样或学生打扮的人,便伸出一只枯干的手,说‘你有钱给我几个,所求不过三五元而已’。”

有一次,叶企孙在马路上遇到他的学生、原子核物理学家钱三强,钱过来打招呼,叶马上叫他离开,以免影响到他的前程。他在海外的朋友和学生赵元任、任之恭、林家翘、戴振铎、杨振宁等人回国时想去探望他,也都遭到有关方面的拒绝。

1977年1月13日,近代中国科学事业的主要奠基者、一代宗师叶企孙先生溘然长逝,走得那样凄凉孤苦。当叶企孙在病床上向这个世界投去最后一瞥时,他的头上,还戴着一顶“莫须有”的罪名:国民党中统特务嫌疑犯。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