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王友群专栏】“文革”中第一个被打死的部长张霖之

蔡紅
2017-02-13 22:26

“毛主席的一条狗”

文革

部长张霖之

1964年12月20日,在一次中共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讨论部长张霖之的主要矛盾时,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发生了争执。

1964年12月20日,在一次中共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讨论部长张霖之的主要矛盾时,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发生了争执。

毛泽东说:“我们这个运动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不是什么四清、四不清运动,什么多种矛盾交叉的运动,哪有那么多的交叉?所谓四清、四不清,什么社会里都能整;党内外矛盾交叉,什么党都能用。没有说明矛盾的性质!不是别的什么主义教育运动,是社会主义的教育运动,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刘少奇“请教”毛泽东:“对这个派,我总是理解不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有,但资产阶级都要消亡了,怎么可能有什么派?一讲到派,人就太多了,不是到处都有敌我矛盾。煤炭部、冶金部,哪个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毛泽东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张霖之就是!”张霖之是时任中共煤炭工业部部长。

就是毛泽东的这句话,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经过自称是“毛主席的一条狗”的江青和紧跟江青跑的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戚本禹的一再煽动,到了热血沸腾的红卫兵小将那里,便成了“打倒张霖之”的圣旨。1967年1月21日,59岁、正年富力强的张霖之,被活活打死,成为“文革”中第一个被打死的中共正部级官员。

1967年1月21日,这一天,是张霖之根据中共的安排到北京矿业学院“接受群众批评教育”的第33天。这一天的大白天,张霖之举着“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牌子,被批斗了整整6个小时!到了晚上6点左右,看守他的红卫兵王某和田某推门侧倚,放进五六个红卫兵来,未等张霖之张口,就将他拖到地上,接着又把他按跪在一张长方条凳上,脖子上用粗铁丝挂上一个东西。虽然是大冬天,张霖之觉得沉重无比,不一会儿,汗珠噼里啪啦往下掉,原来那是一个用褥子裹着的铁炉子。见他颤颤巍巍的,红卫兵们揪住他的头发,把他稳住,不让他倒下来。

王某大声吼道:“张霖之,你是不是彭真的死党?”张霖之不承认!王某左右开弓,打得张霖之两眼冒金星,嘴里连血带沫子淌下来。此时,不知是谁,照准凳子的腿一脚踢过去,凳倒人翻。张霖之的头被那个铁炉子掇着,重重磕在水泥地上。接着,红卫兵又用带着铁卡子的皮带和军用帆布腰带对他一顿暴打,张霖之终于支撑不住,扑倒在地。1967年1月22日凌晨,滴水成冻的北京,为中共出生入死38年的张霖之,死了!

张霖之的妻子李蕴华和他的子女们是3天后才得到他的死讯的。天寒地冻,孩子们搀扶着母亲,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东郊火葬场。一位工人告诉他们,3天前,北京矿业学院的造反派把遗体拉来,扔下就走了。要不是你们找到这里,再过些时候就火化了。张霖之的女儿张克非后来回忆说:“我们见到爸爸时,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月前,他还笑着鼓励我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现在却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爸爸赤裸着上身,下身穿着条棉毛裤,光脚,嘴里满是紫色的血块,背上尽是鞭伤、刀痕,头上有几处血洞……他的面容上凝留着愤恨,微张的嘴像在抗议。这是谁专谁的政,谁革谁的命?一个没有倒在日寇屠刀下的老战士就这样完了。我想不明白,一辈子也想不通!”

从1966年12月26日开始,张霖之被先后拉到煤炭部机关、煤炭文工团、煤炭科学院等单位游斗,遭受毒打。12月26日,是毛泽东主席的生日,张霖之正在囚室内看毛泽东发动文革以来的一系列指示,忽然,门被“嗵”的一声踢开了。一群红卫兵呼啦啦拥进来,没等他看清那些陌生的面孔,一个黑大个就对准他的腹侧,猛击两拳,张霖之应声倒地。他抬起头来,大声喝道:“不许胡来,不能武斗!”话音未落,一个人扑上来,揪着他的头发狠命的拖扯,另一个人把一块写着“彭真死党张霖之”并在上面打着黑叉的大牌子挂在他头上。混乱中,张霖之的半边头发被连扯带剪的剃光,斑斑血水滴落在胸前的牌子上,染红了上面贴的纸,又滴在眼前的水泥地上。最后,他被押上了楼外的大卡车,开始了第一次游斗。

下面是当年参加批斗张霖之的人写的日记:1966年12月28日(张霖之被押回煤炭部大礼堂批斗):“张部长被送至台上,强行按倒跪下。他使劲抬头,李××、戴×猛扑上前,用力压。接着,又有4个人一齐踩在他的小腿上,让他无法再站。又有些人拿着一根钉着木牌的棍子插进衣领,张部长拼力反抗,棍上的倒刺把他的耳朵、脸、鼻子都划破,顺着脖子淌血。会刚开完,李××和一群人扭着张的胳膊穿过大、小礼堂游斗,后又到院子里斗、大门口斗。张部长站在一把凳子上,上衣被扒光,在零下17度的严寒里冻着。他遍体鳞伤,双手举着木牌,又气又冻,全身哆嗦。有几个家伙说他站得不直,就用小刀子捅他、割他……”

1967年1月12日:“汾西矿务局的李××来京,还带来一个特制的60多斤重的铁帽子……斗争会一开始,几个小子就拎着铁帽子往张部长头上扣。他双腿打战,脸色蜡黄,汗珠直往下掉。不到一分钟,铁帽子就把他压趴在台上,口吐鲜血。这么折腾了三四次,张部长已奄奄一息,昏死过去。”

为什么这些红卫兵敢这么批斗张霖之呢?因为毛泽东发动文革,就是要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谁是“走资派”? 早在1964年毛泽东就明明白白说张霖之是“走资派”。毛泽东在文革中最倚重的一个人,就是他的妻子江青。1966年12月14日,“毛主席的好学生”、“文化大革命的旗手”、中央文革小组的核心人物江青,亲自接见了北京矿业学院的“群众代表”。她说:“你们刚才问到张霖之,我可以明白的说,他不是我们的人,是彭真的死党,也可以讲是私党,就是亲得很呐!小将们,你们一上阵,真是摧枯拉朽,就可以把他和支持他的中国赫鲁晓夫打倒呀!呵,呵,我们支持你们,不过,我要声明,谁要与我武斗,我一定自卫。我们要把张霖之这些走资派批倒批臭批深批透,批得他就像当年的托洛茨基一样臭!”

毛泽东要打倒张霖之,他的妻子要批倒批臭张霖之,还要有人贯彻落实,这个关键人物就是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戚本禹。1966年12月24日,戚本禹亲自到北京矿业学院煽风点火说,他是奉江青之命来的,“你们炮轰煤炭部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行动好得很!”“不过,现在你们的火力还不够,还要集中轰,狠狠地轰。煤炭部在北京饭店对面,那里发生点什么外国人都可以看见。你们搞得热闹了,在那里、在大门口造反,可以震动全世界!”这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整张霖之,就是要震惊全中国,震惊全世界,给毛泽东打倒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制造国际影响!有学生当场问戚本禹:“有没有这方面的材料供群众批判用?”戚本禹答:“材料你们自己找!”“要活材料,不要死材料!”

造反派一次又一次的批斗和毒打,就是要从张霖之亲口说出他是“彭真死党、攻击毛主席”的证据来。但是,张霖之一直咬紧牙关,先是不承认,后是沉默。直到被批斗52次后的一天,他粒米未沾,滴水未进,在写交代用的白纸前,默默坐了5个多小时,最后,他端端正正的写道:“我再次申明,说我在党的会议上攻击毛主席的那些话,纯属造谣陷害。你们搞了我这么多天,费了这样大的工夫,给我扣上死党的帽子,可是没有任何事实,今后像这样的逼问,我一律拒绝回答。”这就是张霖之生前最后的“坦白”。直到张霖之被打死,造反派也没有从张霖之那里拿到张霖之他们想要的任何口供!

其实,毛泽东1964年脱口而出说张霖之是走资派,只是为了表达了刘少奇的不满而已!而在文革中,江青、戚本禹等人要打倒张霖之,也不过是要拿张霖之的血祭旗而已!张霖之是不是“走资派”根本不重要!他只不过是毛泽东认定的“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的替罪羊而已!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