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九)

齊月
2017-02-14 21:59

《整风反右运动》

中共玩弄阴险

死于非命

百万知识精英

编者按: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六十周年。六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特此重现本台十年前制作的系列节目--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今年是中共发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中共玩弄阴险、狡诈、毒辣的权谋,摧残了中国数以百万知识精英,更使其中许多人死于非命。《反右运动》所涉及的面之广,人之多、时间之长以及中共所表现出的邪毒都是骇人听闻的。对此,本台记者蔡红采访了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其中包括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家、作家以及当年《反右运动》的见证人。通过翔实的史料,我们将共同回顾那泣血的岁月。

据报道,中国主管意识形态的官员已经向各地宣传部门以及媒体负责人打招呼,把反右五十周年和六四天安门事件,文革纪念相提并论,列入敏感题材,不得宣传报道。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指出,现在关于57年的事情,文学作品不准反应,评论不准发表,就是他想把这段历史湮没掉,他不让人们知道。现在去问中学生也好,大学生也好,他们有的人就不知道,什么57年反右,怎么还有那么一种事情?因为现在的文艺作品,电视连续剧,小说全都在中共的控制之下。它不准他反映57年反右的这种情况,这右派的遭遇,这惨绝人寰的遭遇,那么他们这些发起人,在他们七、八十岁暮年,在人间的时间没有多少年了,他有一个责任感,觉得我呢,应该把这个事讲出来,通过签名呀这种方式来让大家知道,就是把57年的事情让大家知道。

李昌玉认为,他们联名致人大与国务院的公开信,不是为自己想要争几个钱,而是争这个理,把理弄清楚,把历史搞清楚。特别今年是反右五十周年,反右运动和文革有所不同有所区别,就是反右是文革的前奏曲,反右整的人呢,和文革整的不一样。文革整的人有很多都是共产党的干部,后来都官复原职了,现在他们都不愿意说文革了。而我们这些人始终处在社会的低层,我们这些人感受最深,所以我们就要出来说话。也是为了中国社会的民主化,因为反右足以看出共产党的专制、独裁。我们可以查一查所有关于反右的指示文件,都是毛泽东一个人做出来的嘛,所有步骤、方式、方法都是毛泽东一个人说了算嘛,这可见得共产党的专制、独裁导致的结果。现在敢于为反右辩护的人至今没有看到一个人嘛。那么海外互联网上,关于反右,我自己写了几十篇文章,其它的右派也有啊,那是数百篇文章发表在海外互联网上,都是在揭露反右,我们没有看见一个官方学者出来为反右做辩护的,没有一个人有一篇文章,一句话为反右做辩护的,至今没有看到。

海外媒体在报道中共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的时候,焦点集中在这场斗争给中国知识分子个体带来的悲痛和迫害,给中国整个知识分子层带来的灾难上。相比起来,中国大陆媒体在提到中共反右的时候,忽视这个运动给五十五万个家庭带来的不幸,也不提这个运动造成的后果。

孙文广认为,这是个历史真实,有少说55万,有人说还要多,把他打成右派22年,这个非常残酷的。有的是家破人亡,离婚率非常的高,有的男方打右派以后,女方要离婚。甚至孩子在共产党的教育下还要和父亲划清界限,这个更是残酷。你想想看,一个人在外面受到打压,回到家里子女,配偶给他些安慰,这样也好一些。结果没有,回到家以后,它就组织一帮人,在家里斗争。妻子批判你,孩子埋怨你,老婆哭,孩子叫,这个场面,我自己是有些体会的。我过去没打右派,被打成反革命了,最难受的是这个东西,你没有一个避风港。所以,有的是自杀了,有的人只好弯下腰来认错。像这种事情在世界上发生,这个是在20世纪,除了德国法西斯统治下找不到其他地方的,就是在共产集权统治下的国家才有这样一种惨状,用各种方式在折磨你。二十二年,57年,批斗、孤立,让学生来批判你,要你的孩子批判你,让你的妻子来批判你,后来文化大革命更是这样,发动所有周围的人,让你低头,让你认罪。你不认罪,他就不断的折磨你。我觉得这个对人性,对人权的摧残,这是非常残酷的一种共产集权的暴政。

李昌玉说道,假如说我们错了,那我们甘愿承受任何的惩罚。现在极左的人也不出来给反右唱赞歌嘛。假如反右真是必要的、是正确的,那么从事实层面,和理论层面,来对我们这些翻案的右派言论进行反驳。那我们也愿意来进行辩论嘛,现在没有啊,一个都没有啊,共产党完全是处在一个接受历史审判的地位啊,我觉的是很可笑,也很可怜啊。那我们是理直气壮的对这件事情来说话,我们是对反右进行历史的审判,并非是为我们个人来谋取什么东西。很多人早已表态了嘛,就是要是赔偿给我的钱我将来都捐献出去,我们不为自己。

孙文广谈到他们所受到的压力时说道,这个信写出来以后,当时受到了很多打压,当地的团委找人谈话,我也被找谈话。谈话的时候就是这样讲:就是你们不该在海外发表,那么我们这些人就是说,我们之所以在海外发表,是因为国内没有条件。如果国内的报纸,杂志能够给我们发表,我们一定要在国内发表。就是说,大家认清了它的面目,就是封锁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国内他们控制所有的出版资源,国外又不让你去,最后就是你不要讲,不要说,不要做。这个是不可以的,我们觉得大家应该是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这是公民的权利,写在宪法上,为什么不让我们讲。所以都给他顶回去。每个人都谈了,就是我们知道的,凡是签名的,不管山东的也好,北京的也好,上海的也好,云南、贵州的也好,都挨个找来谈。当然他是全国统一布局了,也就是中共对这个事情是很害怕。

比起海外媒体对中共反右斗争五十年的报道热来,中国大陆官方媒体可以用一个冰凉来概括。用中国大陆最流行的互联网搜索引擎搜索反右斗争五十年这几个关键词,只得到了14篇新闻,而且大部分来自博克网,中国新闻媒体没有进行任何报道。

孙文广继续说道,这个签名,有这么多人签名,结果国内媒体没有一家,包括网站没有报道这个事情。为什么呢?这个有压力,中央他们有统一文件,不准报57年的事。如果你报了就要封了,就像“冰点”那样被封掉,中国青年报“冰点”杂志登了袁伟实先生一篇文章,最后就给他封掉了,那么谁敢登呢?他就是希望把这个声音完全淹没掉,完全盖掉,等你们死了以后,大家都不记得这个事儿了。这确实是种无赖的手段,你做过什么事情,历史得让大家知道。你现在用一只黑手,把历史捂住,能捂住么?知识分子,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方式,要讲出自己的声音,所以我觉的发起签名的几个朋友,我是非常支持他们的行动。他们起草完了之后,我也签了名。历史一定要澄清,有人说过一句话:“要消灭一个民族,就要消灭这个民族的历史,”失去记忆了,忘了这个事,那么最后就没有民族的良心,没有民族价值观。

“中共正因为还不起这许多‘正义’,因此采取了回避的态度,但中共忽略了‘平反’的更积极意义在于‘鉴往知来’,唯有正视历史,才能面对未来,而回避的结果,只能让错误一再发生。”

李昌玉指出,曾经被划为右派的55万人几乎全部改正,中央认定的“只摘帽子,维持右派原案,不予改正”的五名右派是: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他们五个人到底做了些什么?说了什么?不改正。第一个当时的毛泽东定下了张罗联盟,右派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要反党,要夺权,共产党的权是不能丢的。首先,张罗联盟就不存在,因为张和罗两个人在许多问题上矛盾很大,两个人不能坐到同一张桌子上来相处,没有任何共同语言,两个人见了面就要辩论,就要抬杠。两个人起码在反右之前一年当中,他们没有任何私交。那这样他们怎么能联盟,并且还要联盟起来反对共产党呢?这不是个矛盾,不是一个笑话么?是不是呀?那么这一条就没有了。那么在分别说,章伯钧起了一个政治设计院,这是反右当中的三大理论,第一是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政治设计院章伯钧说的是工业有设计院,政治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进行建设,那要方方面面来提意见,建言献策,所以就把它看作是政治设计院。那和今天共产党提得各民主党派要建言献策不是一回事么?几乎是没有任何不同,其实完全是为共产党好,丝毫没有反对共产党的意思啊。章伯钧他几十年的历史都证明,从前他还参加过八一起义,都和共产党是一条战壕的战友,只是不是共产党员,这是章伯钧。罗隆基提出的平反委员会,共产党到反右为止,就搞了好多冤假错案,当时大家反映最强烈的就是肃反。肃反怎么搞得呢?你们难以想象。肃反首先是因为反胡风,毛泽东说胡风集团有多少潜伏的中美合作所的特务,国民党的特务,国民党的军官等等。于是在反胡风之后在全国发起了一个肃反运动,全称是肃清反革命运动。所有的政府机关,高等学校,军队,工厂,到处都要肃反。就把每一个怀疑的人先关起来,然后天天开会,没有任何的司法程序然后就逼供信

李昌玉继续说道,在知识分子当中,反响最大的就是肃反。罗隆基提出建立肃反委员会,就彻底平反。应当说是为共产党出谋献策,解决这个问题。结果不但不接受罗隆基的意见,反过来把罗隆基打了右派。文革以后,胡耀邦出来平反冤假错案,不就是要平反嘛。当初平反冤假错案不做,到了后来共产党冤假错案像滚雪球似的滚出这么多冤假错案。而且罗隆基讲得平反冤假错案主是要肃反运动,胡耀邦平反的时候一直上溯到1931-32年。就是江西中央苏区搞了个AB团。共产党官方的文件都承认在江西时期,反AB团,肃反杀了十万人。在毛泽东,在张国焘的手下杀了十万人。这是反右的第二个论点,第三个就是储安平党天下,储安平他在国民党时候,他在观察杂志上写的批评蒋介石的党天下,文章写得更加尖锐。什么事都没有。反过来蒋介石的党天下和共产党的党天下相比那是差得远了。所有反右的这三个主要的论点和这五个不改正的人来说,都不存在问题。彭文应为什么要打他的不改呀,共产党最忌讳的就是我整你,你不认错。彭文应是一个绝对没有,始终没有认过错的右派呀。

中国时报报道说:“中共这种定调方式的错误,首先引起章诒和为她父亲章伯钧和其他九十五名‘右派’鸣不平。根据大陆学者金观涛的研究,这些右派当时的言论,既不反对社会主义,也不反对共产党领导,他们只是指出共产党偏离了它宣传的理想和目标。”

李昌玉最后说道,总的说,我们觉的我们能够说话了,共产党现在没有对我们进行打压报复,当然也不是说它内心愿意,它也是无可奈何。因为现在打压我们这些人,在世界的舆论面前,它就更加丢脸了。它现在还是希望在世界舆论面前少丢一点脸。我们就看这次关于邬书林禁八本书这件事情的时候,网站上一喊,他马上要出来表态。他还要把袁鹰加进去,登门拜访去解释嘛,可见得它们还是重视这个舆论的。因为现在互联网啊,上帝送给中国人的礼物啊,也是送给共产党的一个“礼物”啊,毕竟还是有份量的。

大纪元时报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第四章-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表现中指出,德国总理勃朗特(WillyBrandt)在华沙下跪忏悔对犹太人的罪行,而中共领导人却从来没有向全国人民忏悔。如果在德国的格言现在是“千万不要忘记”,而在中国则是“千万不要记住”。可是,忘记历史的社会能够自救吗?

请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这次节目是由齐月为您主持的。

相关文章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二)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三)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四)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五)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六)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七)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八)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

【精彩回放】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十一)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