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边沟记事】上海女人(四)(音频)

明回
2017-04-17 22:42

女人

死亡

窑洞

窑洞里像是挂起一阵旋风,躺着的人急忙坐起,有的穿衣裳,有的拉被子。一个女人从台阶上爬上来,进了窑洞。她的头在顶壁上碰了一下,她扭着脸看着我,恭着腰说:我是从上海来的……

三天后董坚毅死去了,我们窑洞死去的几个人都是在睡梦中死去的,睡着后就再也没醒过来。而董坚毅不是,他死于白天,那是他委托后事的第四天上午,他围着被子坐在地铺上和我说话,说他女人快到了,看来用不着我为他料理后事了。他正说着话,头往膝盖上一垂就死了。这样的死亡方式我在电影里看到过,我总认为那是艺术的夸张,但自从董坚毅死后,我相信了,艺术是真实的……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