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自由——从空气到言论 (音频/视频)

横河
2017-05-27 22:02

中国学生会

新鲜空气

杨舒平

毕业演讲

民主自由

环球时报

马里兰大学

杨舒平毕业演讲成为网络热点的关键点是马里兰大学中国学生会的呼吁和环球时报“辱华”说的煽动。CSSA直接受控中领馆。网络红卫兵的奉旨愤怒和真红卫兵的奉旨造反有一比,根子是中共党文化洗脑。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5月的中下旬是美国各大院校的毕业季,校方一般都会选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作为学生代表来发言。当然了,被选中发言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我们相信中国学生杨舒平站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的讲台上发言时候的情景,一定如5月阳光一般的和煦灿烂,演讲是从赞美美国的空气质量开始,转到赞美民主、自由、公民参政,演讲也赢得了当场听众的阵阵掌声;但是在互联网上却收获了铺天盖地的漫骂与攻击,也在中国大陆和美国华人圈爆发了激烈的争论。到底这位年轻的女士她说错了什么呢?

 

横河先生,这个杨舒平的毕业演说一夜之间就火遍了网络,多少都有点让人想不通,这件事情它怎么可能引发这么大的争议?

 

横河:从内容上应该是不容易引起注意的,就是从争议最早发生到发酵的整个过程看,我们看到有几个关键点:第一个关键点就是,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会,环球网说在杨舒平演讲结束以后,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会立即在微信群呼吁学生采取行动。

 

第二个关键点是《环球时报》写了一篇文章,说她演讲辱华,这才引起网络的围剿和攻击的,包括人肉杨舒平的家庭背景,连马里兰大学的校长也被连累,一并被人肉了,幸亏这个校长全家有先见之明,早在1949年就投奔自由了。

 

国外的留学生和国内的「小粉红」,五毛不在讨论之列,因为五毛是拿了钱在做事,他不算是自己的,「小粉红」有很多确实是自发的。国外的留学生和国内「小粉红」,他们是两个不同的群体,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所以我们不能一概而论。这两者相同的是什么呢?就是他们都是一生主要时间,受的是同样的党文化教育,现在虽然是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他们的信息来源还是类似的,绝大部人通过微信来得到信息,微信就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一个被监控的、被过滤过的信息。

 

今天我们主要讲一下不同,先讲讲海外留学生,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会在这里起了最主要的作用,而学生会是直接受领事馆领导的,它不是美国的非政府组织。美国校园里的组织它不需要注册成非政府组织,在学校注册就可以了。几乎所有大陆来的留学生都自动的属于学生会。这个学生会实际上是叫什么呢?叫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也就是说大陆来的留学生他们是知道自己没有言论自由的,是有人时刻在监视着他们的。学生当中有一部分人是要在领馆争表现的,还有一部分人是要受到学生会和同学的压力的,就是说留学生的表达方式实际上是受到外界,特别是来自中共方面的这种影响非常大的,不要以为留学生在自由环境下,留学生不在自由环境下,他们受到他们原来教育的影响和来自中国大陆的行政影响。

 

至少有一部分人进行抗议的是在这个浪潮当中被卷进去的,不是说出于本人的自由意愿,就是说当他在自己看到这个讲话以后,直接不受任何人影响做出反应的可能性几乎是很少的。

 

你再想像一下,如果一个留学生像当年清朝的时候的留美学生那样子,就是一个人来到一个城市,这个城市就他一个中国人,居住在美国人家里,作为个体的话,他有多少可能性在碰到这种情况下,一个人跑去举牌子抗议?

 

所以这里留学生的反应由两大因素所决定的,一个是意识形态,就是他受中共洗脑影响的程度;第二个是组织结构,就是在留学生当中是有现存的,实实在存在的中共的组织结构在影响他们。

 

主持人:我看到网上很多评论,有的人,当然是海外的,它就是说这一次围攻者的表现很像「网络红卫兵」,他这指的是什么呢?

 

横河:对,我们刚才讲的是国外的,现在讲讲国内的,就是说有相当多的围攻者可以说是叫做奉旨愤怒,这一点我觉得跟当年的红卫兵确实是很相像的,我们来比较一下,当年的红卫兵其实并不是造反。什么是造反?造反是要把统治者……

 

主持人:最高那个统治者。

 

横河:把统治集团要拉下马的,他们是奉旨造反,或者是奉旨清君侧,那时候是什么?保卫毛主席嘛,要把毛泽东周围的什么赫鲁晓夫式的人物都要清掉,所以是清君侧。所谓什么「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那是红卫兵的口号。那个时候的皇帝是谁啊?那个时候的皇帝是毛泽东啊!红卫兵都是保卫毛泽东的,没有反对毛泽东的。真正舍得一身剐去反毛的人都是没有资格加入红卫兵的,像遇罗克他就没有资格加入红卫兵。

 

为什么围攻者很像网络红卫兵?他们知道骂杨舒平在政治上是正确的,不会有麻烦;另外一方面,有党媒在引导,像《环球时报》、共青团等等,还有什么澎湃新闻网,它都是引导的,所以大家知道大方向不会错,党是认可的。

 

其实在围攻杨舒平的人当中,绝大多数,不是说全部,绝大多数根本就看不懂演讲的全文,他们也没有机会看到,因为是网络封锁的,这些网站并不是说你想看就能看的。再说这也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就是一个毕业典礼的演讲嘛,它是埋在无数信息里面的,就是说如果没有人有意把这条信息挑出来加以煽动的话,这件事情都成不了网络热点。

 

想想这件事情就很荒唐,绝大部分攻击她的人连她演讲的原文都没有看过,而且连直接看她演讲的权利都没有,你去抗议什么!无论这个参与抗议的人自己怎么认为,这是自己的行为,他仍然是受到党媒有意识的引导,或者有意识的误导的结果,就是如果没有人来误导你,没有人来告诉你发生这么一件事情,你都不知道在地球的那一边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当然,能够让这些误导实现的话,个人的世界观是一个最重要的基础,这个世界观是共产党文化的世界观,并不一定是真正的自我意识,他已经浸润在这个党文化里面了,所以他根本就认识不到这不是他真正的自我意识。

 

主持人:我们看这个围攻杨舒平的主要观点是集中在说她不应该讲昆明的空气,那昆明的空气非常好啊,怎么可能出门还要戴口罩?显然是撒谎。但是我们也看到有另外一批人,他们在少数媒体上的报导证明说,昆明人出门也要戴口罩的,而且空气也没有大家说得这么好,当然我们都承认昆明的空气在中国确实是算比较好的。按照国际的标准来说,这昆明的空气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横河:我想说这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昆明的空气不是问题的所在,因为她整个演讲的重点是自由和民主。昆明的天气好坏只是一个引子,把它引导到这个演讲的主题上来,昆明的天气好不好跟整个演讲的主题关系不大。

 

第二,昆明官方说昆明的空气是100%的好,这个是没有意义的,我们知道官方的说法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第三个就是关于戴口罩的愤怒,有些人对戴口罩是习惯性的愤怒。我记得2008年的时候,奥运会,美国运动员,好像是自行车运动员,在下飞机的时候戴着口罩,结果被抗议,最后逼着美国运动员道歉。

 

当时北京的空气就真的这么好吗?北京的空气那时候是「奥运蓝」,我相信那时候抗议美国运动员的时候,他们就认为那几天让整个北京市和河北省所有的工厂停工,创造出来的「奥运蓝」都是真正的蓝,他都不认为那是假的,那么他们这些人是不是现在很享受北京和整个华北地区的雾霾呢?所以关于口罩的愤怒,我觉得是没有道理的,而且也没有基础。

 

最后一个就讲昆明的空气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好?其实围攻她的人,自己下的定义,也没有说昆明的空气真有这么好,他说的是昆明是中国空气最好的城市之一,实际上在空气最好的城市当中,昆明排第九位。

 

这里就有几个问题了,第一个,它是按照中国的空气质量的标准,大家知道中国的空气质量的标准跟美国的空气标准在比较好的这一段上,它是完全不一样的,只有到了深度污染的时候,它才在同一个等级上,就是说如果说美国是 50属于比较好的话,它就是100属于比较好的,就是说它的标准订的比美国宽松得多,这是第一。

 

第二,即使按照它自己订的标准的话,人家就比较了同一天昆明的空气质量,跟马里兰州的空气质量相比,如果以数字指标相比的话,它至少的污染程度是马里兰州的三到四倍,也就是说你可以说在中国城市当中最好的,但是跟美国的普通城市比,可能你就比不过,更不要说跟美国最好的城市比了,所以这是有一个比较标准的。就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的话,过度责怪杨舒平谈到昆明的空气也是不公平的,但是我们也知道这本来就不是事情的要害。

 

主持人:还有一些人他批评的观点是说,那篇演讲稿的质量不怎么样啊!但是我们觉得这个很奇怪,一般来说,一个外国学生,就特别是一个中国学生能够在各方面胜出美国本土学生,特别是这位杨女士她修的是心理学和戏剧,并不是中国人传统擅长的理工科,那正常情况下我们都会想像说,国人都会大吹特吹的说我们怎么样战胜了美国学生,但怎么会到了她这里就会变得那么苛刻呢?

 

横河:演讲的质量我觉得是见仁见智,每个人自己有不同的观点,即使说她的演讲水平不高,那也不值得《环球时报》和团中央这么去着急嘛,人家美国人都没有着急她的演讲质量,你们着急什么劲?

 

也有人去专门列举了美国名校毕业邀请成功的人士去演讲,成功的人士演讲的话他就有资本了,这个成功的人士如果他没有成功,他讲同样的话,你肯定说他质量也很糟。夸他,你捧他不是因为他演讲得好,而是因为他成功了,这是属于一种成功崇拜。

 

另外一个,成功人士他去毕业演讲的时候,他是没有8分钟限制的,那是一个主讲人,他随便发挥他自己成功的过程,反正他成功了。学生演讲是8分钟,在8分钟当中你要把一个问题讲清楚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个人看法,她从新鲜空气转到民主自由,用8分钟的时间,有热情有理性,她的主题表达得非常清楚,而且能够引发马里兰大学中国学生会和《环球时报》、共青团的围剿,那就说明演讲本身是成功的,如果不成功不值得围剿。

 

而且我相信她所讲的是她自己真的感受,就是说她在美国读书5年就完成了这个转变。其实你去看她那个演讲词,这个转变不是这么容易完成的,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完成,能够去围剿她,就说明这些人没有完成这个转变,就是从党文化向普世价值的转变。我有些同学到美国几十年都没有完成这个转变,还是一套一套共产党的思维方式。从她个人的感受、她个人的经历,和她表达她的经历、思想转变的过程,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她的演讲是成功的。

 

主持人:对杨舒平这次的攻击就让我们想起来九年前对杜克大学学生王千源的攻击,我不知道有多少听众还能记得王千源,当时的情况是在杜克大学的一次,就是两批人,一批人支持中共,另外一批人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的两边的示威中,王千源是为西藏的支持者在后背上写了「Free Tibet」、「Save Tibet」的标语。

 

后来她又出现在两边的示威群众当中,她站在两边队伍当中摆出了T的手势,就是试图叫双方停止,然后试图与双方的领导人接触,促使他们对话,当然了,双方都拒绝了对话。后来她又用英文和反藏独的学生争论,她就被CCTV称为是最丑陋的留学生,也遭到了中国官方媒体的攻击。您怎么比较他们两个人的事情?

 

横河:我想这两个人有同样的思维和行为,就是说他们都偏离和抛弃了中共的党文化。相比较而言,至少在已经表达出来的内容当中,王千源的思维的深度和成熟度都要更进一步。当然我不是说杨舒平在类似情况下不会有那样的思维和表现,就是说如果有的话,至少在她的演讲当中没有体现出来。

 

我想对中共的反思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应该有个过程的,不这么容易的,要达到王千源这个程度也不是说很简单的事情。第二个是因人而异,每个人他过去的经历不同,被中共洗脑的程度不同,后来自己思想转变的过程也不同,无论达到什么程度,我觉得都是值得鼓励的,就是抛弃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和实际的控制,这个都值得鼓励。

 

主持人:虽然在网络上我们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对杨舒平的批评,但是国外有独立的媒体做了统计,统计的结果是说至少有70%以上的网民并不认为这个演讲有问题,当然这个统计主要是在国外嘛。

 

但是我们觉得很奇怪的是,为什么留学生同样也是在海外生活了一段时间了,而留学生的群体中似乎对杨的批评更多。为什么海外的留学生会反而更亲共?一般的来说,其实他们很多人毕业以后都愿意倾向于留在美国,但是他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表现得这么亲共?

 

横河:我想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是直属领事馆领导的,就是说其中有不少所谓的学生干部本身就是领事馆的线人,他们负责监视其他的留学生,因此在留学生当中,真正的民意不容易被体现。

 

我就举个例子,2008年奥运前,大家知道有很多地方不是抗议中国的奥运火炬吗?海外举行了一个人权圣火的活动,就到处去推广人权,批评中共的人权状态。人权圣火到达新泽西的时候,在普林斯顿大学有一站,当时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生就组织去抗议。

 

当时抗议的时候,他们去了大概有二十多个人,拿着中共的旗子,因为言论自由嘛,警察是不能干涉他们的。后来人权圣火的主办方就邀请他们,说你们可以进来,是在室外,到会场里面来,人家演讲完了以后,你们愿意演讲,你们可以上来讲,但是你们不能闹。

 

他们同意了,因为毕竟都是博士生嘛,就进来了,进来以后他们就听完了,听完以后,当然他们也提出一些问题,后来就开始互动了一下。结束以后,当时我也在场,就设法跟他们聊起来了,就是让他们不要走,我们聊一聊。经过聊了以后发现,个体之间是能够沟通的,而且他真的愿意听你讲。

 

讲完以后,我相信当时在场的绝大部分来抗议的人思想都或多或少都有变化,你可以看到在很多方面他是认可你的。就是说在失去了组织控制的情况下是能对话的,但是他们确实是来抗议的,就是说在摆脱了中共的实际控制的时候,他当时就能转变。

 

我也接触过一些现在新的留学生,不能说他们都能够像王千源,甚至都没有像杨舒平那样思考,但是他们真正从内心反对普世价值的也不多,这个时候,就中共在组织上的控制就起很大的作用,这是第一。

 

第二,国内也很多人认为演讲没有问题,国内的网民各个阶层都有,很多人对中共不满,因为中国有各种不公嘛,所以对中共的说法持不同看法的、持保留态度的人就会多一些。而留学生群体一个家境都比较好,即使不是富人也是小康,自己从来不当家,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所以他们不知道在中共统治下的生活有多艰难。而且他们以前受的是单纯的党文化的教育。

 

到了美国以后,他们还在留学生当中抱团,他们的信息来源是微信这一类的,完全没有进入美国社会,也就是说这些留学生可以说是既不懂中国,也不懂美国,虽然他们自称是既懂中国,也懂美国,但实际上是两边都不懂。

 

当然不是全部,我们这是分析那些按照中共的调子来围攻杨舒平的人。像杨舒平本人她就是比较愿意和美国人交往,她就跟美国人接触比较多。所以我说过了,如果留学生真正进入美国社会的话,对他加速抛弃党文化的思想转变过程是有帮助的。

 

另外一个就是参加围攻的人有各种原因啦,一个是被迫的,就是大家都去抗议了,他不敢不去;还有一个就是,不去他也不会公开站出来支持杨舒平,就选择了沉默,我相信多数人是这种状态。

 

主持人:那杨舒平她在准备和做这个演讲的时候,你从那录像能看出来,她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的,就是从一般中国人的角度去想,就会觉得很奇怪,说她怎么会涉及这个敏感的话题,一般中国人都知道,像类似这样民主、体制的话题,你都只能在私下讲,她怎么会到公开场合下这么公开去讲?那么她周围的同学都知道如何讲政治正确的话,她为什么就不懂?是不是跟她比较愿意跟美国人交往有关呢?

 

横河:跟美国人交往以后,她逐渐的就抛弃了党文化。中共的影响力,我刚才说了,一个是意识形态上的,一个是组织结构上的,当你在意识形态上完全抛弃中共的时候,你在组织形态上实际上就不害怕它了。组织形态上,因为在美国它管不了你,它只能让你感到害怕,就不害怕了。

 

那她为什么敢讲呢?我觉得这是她自己的肺腑之言,这是她独立观察和思考的结果。至于说后果,倒不一定她真的意识到这样的后果。她跟王千源不一样,王千源是自己意识到了她自己去承担,她倒不一定,我只能说不一定。

 

其中有几个原因,一个就是中共篡改和抹煞历史,我们知道中国学的历史教科书都是假的,包括「六四」中共镇压,教科书里面都没有的,这一代人的年轻人都不知道。但是它又有另外一个作用,年轻人不了解历史真相,但因此也比年纪大的人更少顾虑和恐惧。就是说既然这个历史都没有,他就没有害怕这一说,这也是一个因素,只有比较敏感的人或者不停被人强调的人,特别是那些中共领事馆直接控制的线人。这里是比较愿意自由思考的人就容易摆脱它。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人群当中他总是有那种向往自由、追求真理的人出现,从统计学上来说这是随机出现的,不管你杀多少精英,都不会改变的,你把地主杀完了,还会有人从别的阶层当中冒出来,这个阶级被你彻底消灭了,不表示这个阶级思想就不存在了,他在别的人群当中会冒出来,这是在人群当中一定会随机出现的。毛泽东搞了这么多的运动,到后来还是有勇敢的人出现,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第二个,每个人其实多少都有一点,多一点少一点而已,也就是说人都有善念和恶念,正义的、善的、好的力量占了上风的时候,或者在你这个人身上占多数的时候,那么你这个人就可能成为人群当中一个突变,中共党文化的异类就出现了,所以这个东西是不可能被抹煞掉的。

 

主持人:说到有感而发,其实我是很认同的,因为我刚到北美的时候也体会过那一种文化的冲击。那么回到这个话题,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的讲话,虽然没有像《环球时报》,或者共青团那么激进,但是他却要求说,中国公民在国外的言论都要负责任。那其中的暗示就是说,普通民众的言论也要跟政府保持一定才是对的。那您觉得这次网络围剿是不是就是来自高层的指示?

 

横河:先讲一下文化冲击,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强的文化冲击,就是中国人到美国来留学,如果他真正进入美国社会的话。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个文化冲击并不是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之间的冲突,是中共党文化和普世价值之间的冲突。至于说外交部发言人他和网络红卫兵的表现,实际上只是表达方式不同,红脸、白脸而已,就是说他们表达的是同一种内容,是用同一种思维方式来表达的。

 

比如你刚才讲的,任何一个中国公民对任何事情都应该做负责任的态度,还说这是有行为能力的人能够做到的。普通民众没有必要时时事事都成为外交部发言人,这是一种威胁。这个威胁什么呢?说普通民众在国外的言行也受中共制约。

 

当然这件事情的启动并不一定是高层,我相信高层不会管这种小事情,这种事情马里兰大学的学生会和《环球时报》就足以发动了,这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就是说有组织的行为是可控的,但是由基层发动的,就是在基层的组织的一种群众运动它是不可控的,这就是令人恐怖的地方。

 

我们以前谈过群众性的业余外交,这就是这一类的,就是说一种业余的情况下,用自己想像的中国的外交,或者是怎么样能够保障中共的利益而发动的一个地方性的,或者小范围之内的运动,当然它的基础是中共的意识形态的洗脑和仇恨宣传和仇恨文化,这才是基础。

 

还有一点我想说明,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他要求中国公民在国外的言论都要负责任,他正好证明杨舒平所说的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的真实性。杨舒平说:我一直有强烈的愿望讲这里的故事,哪里的故事呢?她看了一个1992 年洛杉矶暴乱的话剧,是她在谈观感的时候说的,说但我确信,就是说她以前曾经相信,只有当局才能讲这些故事,只有当局才能定义真相。外交部发言人的负责任的态度,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说只有共产党才能定义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而且即使是能说的,怎么说?也是只能由它来定义。正好是对杨舒平讲话的最好的注解。

 

主持人:您刚才分析杨舒平她讲这些都是有感而发,讲的都是肺腑之言,但是她还是很快就道歉了,是因为她不堪网络的压力吗?

 

横河:我想这个是杨舒平和王千源的区别所在。王千源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她的危险在哪里,愿意去坚持自己的信念,而且承担她的后果。杨舒平她在认识上的进步是可喜的,但是在多大程度上她是有意识的,而且主动愿意坚持这个信念?这个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当然她这么一做的话压力很大,但是有些人都已经愿意献身于民主事业了,还承受不住这个压力,不要说她没有献身(民主事业)。实际上她整个演讲并没有挑战中共的合法性,没有挑战中共的统治权,一点都没有。

 

我想说的是什么呢?自由是要付出的。美国有一句话叫做「Freedom is not free」,它的意思就是「自由不是免费的」。如果她说的是事实,我当然认为她说的是事实,包括空气质量,如果拿中美做比较的话,就是事实,那她就不应该道歉。当然从我的角度来看的话,她的道歉也不是一个真正发自内心的道歉,因为她实际上并没有否定她自己所说的话,所以我觉得她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坚持了。

 

主持人:那这次节目的时间快到了,我们再问最后一个问题。那些围攻杨舒平的人,很多他都举著「儿不嫌母丑」的大旗,这句话已经让我想起好早以前的事情。那我们现在想问的就是,这个观点真的对吗?对这些人你有什么话要讲吗?

 

横河:杨舒平讲的空气污染也好、没有自由也好,这是不是事实,你是不是认可中共的做法?因为多数说不怕母丑家贫的人,他实际上是认为空气污染和没有自由民主的说法是真实的,他只是认为不应该对外国人说。

 

也就是说如果你认为杨舒平说的是事实,那么你就不要害怕杨舒平说真话;如果你认可《环球时报》和共青团的说法,那么你就要大张旗鼓理直气壮的宣传,就说我们空气就是应该这样污染,这是我们发展过程当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我们不可能避免,你要这么说。你就不应该去围攻,而应该去支持杨舒平,因为杨舒平把你认为正确的东西讲给全世界听了,你自己认为对的东西难道不应该公开坚持吗?

 

再一个就是说,当中共的权贵把中国财富全部掏空,转移到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去,携家带口的移民走了以后,留下一个全面污染、千疮百孔没有办法生存的国家,那些跑不了的包括这次围攻杨舒平的大多数的「小粉红」、五毛你们怎么办?相比较杨舒平的演讲,我认为对她的围攻才真正损害中国的形象。

 

主持人: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次的节目就讨论到这里。其实中国人现在大家都觉得自己非常自豪,因为觉得可以挺胸抬头了,因为觉得我们有钱了,的确,中国是比30年前经济条件好了很多,这种物质财富的积累其实没有什么好自豪的,因为它是在一代之间就可以完成的,但是真正的强大其实是内心的强大。那么从杨舒平这个引发的争议来看,我觉得我们的国人在这一方面是还有一段不短的路需要走。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来说几句


匿名
2017-08-02 20:39

not critical comments and with personal emotion. Do you even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直接翻墙网址
2017-05-27 23:41

在人民币上的看真相网址(直接翻墙网址)———

   看真相网址
https://github.com/ogate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5fan

获取更多短网址(不拘于以上网址、请自筛更佳网址)
https://github.com/hao369/a/wiki/jyg
https://github.com/ogate/ogate/blob/master/README.md
https://github.com/bannedbook/fanqiang/wiki
https://github.com/zhen99425/free/blob/master/README.md

【注:https ≠ http 尝试相互转换】
① 网址首次打开可能较慢,若网址未打开,请重试、多试、重新开机再试、或择时再试…若网址始终打不开,请转换其它各公司网络进行尝试(如:手机网络)……

② 使用直接翻墙网址,若文件始终无法下载,或重新开机再用欧朋(各类型)浏览器进行尝试……

————————————————————
【特别提示】:
以上所有看真相网址(已经公示一年多),是否永久有效,个人无法保证、也无从预知;但是,经过逾一年来的探究与总结,至少迄今为止还未发现失灵、失效(暂时性除外)。至于把看真相网址放在人民币上,实乃个人许久的宿愿(恶党掠控媒体,钱币传播真相);当然了,全文均为个人抛砖引玉,利弊还望大家三思取舍!

2016年11月24日(始发此文)

直接翻墙网址
2017-05-27 23:40

《征邀相助》  

由于各种【跳转短网址】抵御封锁相比【原网址】不是更稳固,以及为了更好、更简便、更容易的“翻墙得到真相和传播网址”,同时也为了分散邪党的攻击(从而更好、更有效的防御)……

因此不得不“征邀恳请”以下【A组原网址】页面编制者相助,有劳其中“有识之士”将以下【B组原网址】(即:聚缘阁、网门、禁闻网、自由上网)“添加或替换”在你们网站的【首页位置】。

为此,我将非常感谢!在此,也期待“你们”———给“我”力量!!

2017年03月06日(始发此文)

————————————————————
【A组原网址】
https://github.com/5fan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ogate

【B组原网址】
https://github.com/hao369/a/wiki/jyg
https://github.com/ogate/ogate/blob/master/README.md
https://github.com/bannedbook/fanqiang/wiki
https://github.com/zhen99425/free/blob/master/README.md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