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念(原名姚念媛)(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郑念(原名姚念媛)(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好书推荐!《上海生死劫》一名与红色暴政抗争的上流社会名媛的故事

李雪莲
2017-09-12 21:06

上海生死劫

文化大革命

郑念

曾在英国壳牌石油公司任职的郑念女士,于1980年出国定居以后写下的英文自传性作品“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上海生死劫》,讲述了她在文革期间遭迫害,导致家破人亡,被关押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备受摧残,其独生女儿郑梅平遭红卫兵活活打死的前后经历。

1957年到1966年曾在英国壳牌石油公司任职的郑念女士,于1980年出国定居以后写下的英文自传性作品“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上海生死劫》,讲述了她在文革期间遭迫害,导致家破人亡,被关押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备受摧残,其独生女儿郑梅平遭红卫兵活活打死的前后经历。

郑念(原名姚念媛,1915年1月28日-2009年11月2日)祖籍湖北,其父曾留学日本,并任北洋政府官员。郑念1915年生于北平(今北京),先后就读于天津南开中学女生部(今第二南开中学),北平燕京大学,并留学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获硕士学位。她在英国认识了同是留学生的郑康琪,两人相爱结婚,婚后她跟随先生改姓郑。1949年带着唯一的孩子郑梅平从香港回到上海的,参与红色中国的建设。

1957年到1966年在英国壳牌石油公司任职。1966年到1973年被关押在上海看守所,1980年9月20日离开上海取道香港后至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三年后定居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

丈夫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派驻澳大利亚官员。后任英国壳牌石油公司(Shell International Petroleum Company)上海办事处的总经理,直到1957年死于癌症。妹妹姚念贻曾任上海电影译制厂配音演员。

文革期间,她先是被抄家,不久又被关进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在监狱里,她一呆就是六年,经受了无数的折磨。这六年里,她与女儿毫无联系,直到1972年出狱后才得知女儿早已被红卫兵活活打死。

郑念出国以后写下了英文自传性作品“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上海生死劫》,该书被译为多种文字在各国出版。在书中,郑念记述了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到1980年代初出国这段时间的个人经历。从1966年上海红卫兵以革命的名义对她进行抄家和逮捕,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习背景、丈夫与国民党有关联、在壳牌公司任职等经历,让她成为文革批斗的主要对象。

郑女士在书中着重讲述了自己在看守所单人牢房长达六年半的拘禁过程。由于她始终不肯承认对她的各种指控,坚持自己无罪,她所受到的折磨要比那些“听话”的人更为残酷。出狱后,在得知独生女儿郑梅平在自己入狱后不久就被打死后,她又开始了漫长的查找女儿死因的过程。

2009年11月2日,郑念由于肾衰竭在华盛顿去世。

在知乎论坛上,有不少人也在讨论这本书。网友云梦泽这样写到:

印象中最深刻的三个片段,一是郑念弟弟来探访,劝她承认莫须有的罪名,郑念写“弟弟应该对我很失望,因为我至死也学不会中国人逆来顺受的精明”;二是某次折磨毒打后,她写墙角开了一株小花,是春天来了,生命还在延续;三是铐刑期间,郑念十指指甲几乎脱落。但每次方便都要用左手拉开西裤拉链,以至于右手被铐的更严重。平反后,朋友问她为什么不干脆敞开拉链呢,反正当时牢房连窗户都没有。她说“这样不体面”。郑念几乎没有在牢房中哭出声过,同样是觉得“不体面”,哪怕是猜测女儿已死的时候。

我粗粗翻完这本书,感到真正的贵族,一直抱有一种孩童般的天真和乐观。这样带着岁月流逝的文字,没有抱怨,没有辱骂,有种哀而不伤的温情。只因当现实变成传记,所有的回忆都自带柔光,我们能做的只不过从文字中体味只言片语罢了。

网友绿竹翁:

“为数不多的,保留有中国根中国魂的中国人”——我这么形容她,或许很多人还不明白。什么是中国根什么是中国魂,短短二十几年的经历我无法去言明,但这是悠远的中华大地,一辈辈人为子孙后代攒下的文明财富。这些五十年前还保留在很多知识分子的心里。

文革十年几乎是毁灭性的。给我们还剩下什么呢。唯有在书里体会到只字片语,青年们哪,就像海绵一样拼命的吮吸吧,那才是我们活下去的源泉。  

郑念女士就是如此。  

说说我的感受吧。  

愤恨,敬佩,感念。     

愤恨,这一切竟然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们这片土地上,我们常去指控那些侵略过我们民族的国家歪曲历史,自己的教科书荒谬却又冠冕堂皇,否认过去,却何曾真正的知晓自己,那些烂掉了的伤疤。抛开这个感情,再来看过往,通过父辈,通过书籍了解到的一些哪怕是残缺的过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起码我们不会无知,不会狂妄,不会局限的在自我的小世界里。    

敬佩,敬佩她超乎寻常的智慧和坚持。寻常人在面对此等事情时,常常会无奈妥协,郑念女士的选择是四个字:不卑不亢。    

感念,感念仍有女士这样的人,仍在身体力行的告诉我们,中国传统知识分子骨子里应该有的东西。    

我想一个好的作品,无需太多的赞美,再多的溢美之词反倒是拉低了作品本身,我想生活本身就是如此吧,不表达的往往却饱含着深情。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