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秦生祥已出任中共海军政委
原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秦生祥已出任中共海军政委

与江泽民“有仇”获重用 军中“黑马”秦生祥再挑重担

韩梅
2017-09-13 02:55

海军政委

秦生祥

苗华

原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秦生祥接替已经出任中共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的苗华,担任中共海军政委。

中共军方高层再添人事变动。今天(9月13日)有官方报道显示,原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秦生祥已“空降”海军,接替已经出任中共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的苗华,担任中共海军政委。

环球网报导,参加中俄“海上联合-2017”联演第二阶段演习的中方舰艇编队启航,中共海军副司令员田中代表中共海军司令员沈金龙、政治委员秦生祥到码头送行。

这意味着秦生祥已出任中共海军政委。这是习近平上台后第二次打破惯例,拔擢非海军将领出任海军政委。

2014年底,有浓厚江泽民派系色彩的原中共海军副政委马发祥跳楼自杀后,陆军出身的苗华由习近平钦点,出任中共海军政委,打破了此前海军政委多从海军系统内部、副大军区将领中拔擢的惯例。有分析说,有纪检背景的苗华是受命替习近平彻底整顿海军。

秦生祥被认为也肩负同样的重任。在今年4月底5月初,曾陆续传出多个中共海军将领被带走调查的消息,虽一直未获证实,但有观点认为,海军内部整肃仍未完结,不排除有更高层将领落马。

1957年出生的秦生祥曾任原中共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部长;2007年前后晋升少将军衔;2012年12月接替升任中共副总参谋长的王冠中,担任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2015年7月晋升为中将军衔。

海外明镜网等媒体曾透露,在2015年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调查后,感觉自己成为高危目标的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曾认为,抓了徐才厚就不会再抓他,因此千方百计把“火”往徐身上引,其中就曾散播秦生祥是徐才厚铁杆,与徐有金钱往来等消息。

之后,习近平在2016年启动军改,取消4总部、重设中央军委15个部门。中共军委办公厅排名从最末提至最前,成为15个部门中最重要的一个。

秦生祥不仅继续出任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并很快兼任中共军委改革和编制办主任。

在这15个单位中,一人担任两个部门主官的,唯有秦生祥。他也因此摆脱了此前的不利传言,并被认为是军改中的“黑马”。

今年2月,秦生祥晋升正战区级将领。

有观点认为,秦生祥之所以受到习近平重用,或与他曾任前中共北京军区副政委、前中共二炮副政委曹和庆的秘书有关。曹和庆是杨白冰的亲信。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借“六四”惨案上台初,军中掌握实权的是杨氏兄弟——前中共政治部主任杨白冰与其兄长、中共军委副主席杨尚昆。

江泽民为夺军权,曾离间邓小平与杨氏兄弟间的关系,称杨氏兄弟对“六四”心怀异见,使邓小平担心杨尚昆日后为“六四”翻案,最终令杨氏兄弟失去了邓的信任,失去了兵权。

据悉曹和庆患癌症去世前曾叮嘱秦生祥说:“我们与江泽民有深仇大恨,你要想办法替我们报仇!”

秦生祥出任中共军委办公厅主任后,网上曾传出一封公开信,自称是几个中共总政官员共同举报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信中提到秦生祥铲掉了“八一”大楼东门前江泽民题写的五句话。

从8月中旬至今,中共军方核心人事已发生多例变动,包括原中共海军政委苗华出任中共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原中共中部战区司令员韩卫国调任中共陆军司令员、中共空军司令员已经由丁来杭出任、原中共陆军司令员李作成履新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来说几句


崂山隐士
2017-09-13 06:51

一朝天子一朝臣
恶魔下世害众生
九柄神剑点死穴
退出邪党拥光明

  自救良机
2017-09-13 04:33
直接翻墙网址
2017-09-13 04:32

https://github.com/ogate2
https://github.com/cc999
https://github.com/osurf
https://github.com/zx166
https://github.com/zx169
https://github.com/tv365
https://github.com/tv72
https://github.com/5fan
 https://x.co/jyg8
 https://x.co/3tui

【注意:https ≠ http 请自筛更佳网址】
① 网址首次打开可能较慢,若网址未打开,请重试、多试、重新开机再试、或择时再试…若网址始终打不开,请转换其它各公司网络进行尝试(如:手机网络)……

② 使用直接翻墙网址,若文件始终无法下载,或重新开机再用欧朋(各类型)浏览器进行尝试……

————————————————————
《封网从未得逞过》  

常听有人说:当“翻墙”翻不出来的时候,就是中共灭亡或出大事的时候; 那么我想说:这句话本身就是在承认、在接受这种邪恶的存在与肆虐(至少在我的思想中: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根本就不承认、不接受这种邪恶的安排与存在)。

然而,是什么样的用意驱使之口【经常】这样说呢?是想提醒和安慰大家吗?还是想为谁“解围”呢(至少有这方面的嫌疑)?!当然,如果不是【经常】这样说,我还真希望只是前者、或者是认识上的问题。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