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论】美国白宫前顾问班农: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的德国 正处在拐点 (音频/视频)

石涛
2017-09-13 09:59

911

川普顾问

德州飓风

班农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今天是九一一,今天的天气跟十六年前当时的天气非常相像,这个天是湛蓝湛蓝的,没有风,温度也差不多。我印象中大概在九点一刻的时候,我当时在电视里眼睁睁看到了第二架飞机撞进了第二幢塔楼时的样子,我当时第一个印象是拍电影,当时我只是觉得CNN怎么会放电影呢?那是不敢相信的。在撞完之后,CNN的这个节目中充满了惊叫,充满了这种一切失控,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这个时候有朋友打电话进来就哭了,就是说美国遭到袭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时候就是整个场面陷入那种完全恐慌的状态,那九一一十六年前当时我并没有在现场目睹,但是那一份痛苦,那一份整个故事的过程都是历历在目的。

 

结果在今天的早晨的新闻的时候呢,我看到的是电视都在播放,ABC、BBC、CBC、CBN几乎都在播放昨天飓风艾玛在佛罗里达登陆的惨状,因为飓风已经过去了,已经降到一级,基本上就过去了,所有这些新闻的人再回到他们曾经经历过的现场,迈阿密、佛罗里达的南端,包括加勒比海的一些地方,包括古巴。飓风经历过的地方太惨了,整个佛罗里达州大概,他说将近有六百万人被政府强烈要求必须离开。我看过那镜头,基本上是美国军人,大概美国军人当时在现场九千六百多人,美国军人在强迫这些人离开。

 

比较让我感触的就是佛罗里达州旁边几个州的供电的公司,他们在飓风来之前都已经集中在一个地方,飓风过后之后他们再进入到佛罗里达州里面,包括远在加州的,包括加拿大的安大略省的,多伦多市的这些电力公司都派出他们自己的人,我相信这应该是无偿的了,如果政府给一些资助的话,那就是政府资助了,但我相信这种主动都是人的生命的一种自然反应。

 

昨天在德克萨斯州的橄榄球场,在德克萨斯遭受水灾时,第一个率先募捐的橄榄球球员,他好像捐了一百万,在他带动下,包括川普自己也捐了一百万,包括好莱坞的一些影星。昨天他在进场比赛,进场比赛的时候他拿着德克萨斯州的州旗,那我看新闻里就晃了一下,然后旁边比赛的管理工作人员也就很快的把他德克萨斯州的州旗就给抢过来了,我觉得这个镜头很有趣,他没有什么英雄的颂扬,他没有什么领导的讲话,什么都没有,他就是一个质朴的人,他是个球星,因为他打球打得好,所以他挣钱,他看到这样的事情他愿意拿出钱来,他觉得应该拿出钱来,就这么简单。他是德州的橄榄球的球员,他拿着德州的旗,就是德州不能在这种灾难中倒下,而应该起来。

 

我记得跟大家分享内容的时候,曾经我看过一个推文,飓风可以带走一切,唯一不能带走的是人性。早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说二零零七年是净化和回归的一年。我跟大家描绘过,我说利益至上,以利益为中心,然后它外延出包括你的财富,你周围的一切都包括在其中,但这些东西,可能会遭到相当相当规模的伤害,让一个在乎利益的人,会痛心疾首,为自己所失去的一切;而在这种灾难中,也同时为那些明白的人,有悟性的人,品味着自己的生命。

 

一再跟大家解释说,文艺复兴时期为什么意大利有那么多艺术家,就是文艺复兴时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起始,一三七几年,也是席卷欧洲四百多年的这个黑死病开始时期;而文艺复兴结束的一七七二年大概七三年,也是黑死病最后一个在莫斯科出现之后再也没有了。黑死病贯穿了整个文艺复兴时期,从它的开始到它的结束,你不知道文艺复兴时期的时间,那你只要查黑死病的第一个黑死病和最后一个黑死病你就知道文艺复兴时间,文艺复兴在灾难降临的时候人们无可奈何,人中的一切什么都不是,当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但他曾经创造了那样的财富,对不对?当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完全无可奈何的时候,人们重新去恢复,就是被迫无奈的去祈求神灵,对后人而言那叫文艺复兴时期,那叫经典的古典主义哲学,古典主义。

 

当时分化的就是我说的是哥白尼,变成更加的物质化,而哥白尼却没有贯穿整个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复兴时期哥白尼是被打压的,他死的也很惨。而在文艺复兴时期结束之后,一七七几年结束之后,到了一七九几年到了一八几几年,十九世纪,马克思出现了,达尔文出现了,英国的工业化革命出现了,弗洛伊德出现了,就这些人渐逐渐都出现了,开启了工业化的革命,就是现代科技的先导。所以在灾难面前分出了两条路:一个更加物质化,哥白尼;一个回顾,是精神的。那哥白尼带领下走入到我们今天最物质化的环境中,就是你现在看到了,科技的一切。而文艺复兴实际是回归神的敬仰,却是我们今天大家看到的真正你称为艺术,称为精神,称为信仰,称为生命,称为人性,你称为什么都可以。

 

而这个哥白尼所倡导的物质化的东西,日心学说,日心学说是物理上的太阳系,以太阳为中心;地心学说是以人的生命,人性为中心的,那叫信仰。而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再次重复同样的故事。当物质化的一切瞬间就被摧毁,人们都没能力去记录他,谁昨天晚上,昨天敢?有,我转发过几个视频,那看起来很可怕对不对?人能记录的一切就是人不可抗争的一切。这家房子倒塌了,你能抱着它说我不倒,就说这意思了。我觉得这是,历史如果是重复的话,在我眼睛里,那可能现在又重新开始重复一三七几年在欧洲大陆曾经出现过的黑死病与文艺复兴时期的萌发,所以这完全是一个生命的认识,在我现在能理解当中其实都是这个过程。我看到在迈阿密也好,在佛罗里达的整个这个州也好,很难说后面会怎么样,很难说。

 

在今天的新闻当中一开始报的是这个,到了大概八点四十一分,那应该是十六年前第一架飞机撞世贸中心的时间,川普跟他的太太在白宫默哀了一分钟,记时性的透过推特转出来。当时我看到那个推文的时候,我自己也满感触的,因为十六年,十六年前我们都经历过一切,那个时候还没有Youtube,我们也没有做这些节目。我记得那时候写的文章就是说,在那一天里,一个骑着毛驴的,从来不会用电话的,传纸条的,一个亿万富翁,在短短的四十五分钟的时间里,他劫持了大概四架飞机。我当时对比了有个电影叫《德黑兰》,那是美国人当时去德黑兰,去伊朗,营救被关的四十多个人质。美国当时去了在波斯湾聚集了三艘航空母舰,动用了最先进的包括特种部队、武器装备,所有都动用了,那是个夭折的事件,没救成。一个骑着毛驴的家伙,他有点钱,干了美国人。那美国人几年前聚集了国家的力量去救自己的人,就没做成,你说这是什么?你说叫科技引导一切吗?我觉得这是莫大的嘲讽,这命运中显示出来的一切在提醒着那些妄自尊大,崇拜科技像宗教一样,崇拜教育像宗教一样的这样的高级动物。

 

我印象中当时爱国主义在国内很盛行了,每触及到爱国主义的问题的时候,很多人就根本不接受,就这个概念,完全是粗暴的粗鲁的方式。这件事情在零八年奥运会前夕也出现过。零八年奥运会我们已经开始做节目了,在YouTube上,不多,但是已经有了,我印象很深,每每在这段时间里,每每触及到爱国主义的时候,反对我的人远远超过赞扬我的人,那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在我眼睛里。在我个人的眼睛里觉得这就是一个过程,这正是一个机会,这正是一个触及到一个真正真正关键的问题,触及到一个对很多人来讲,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价值观的问题。有人说,涛哥你可能打到别人的痛处了,我想不叫打到痛处吧,我想这正是一个高级动物与人的本质上的区别。举个例子,美国在这次川普今天默哀的背景下面,在他的推文下面,当时在线的大概有三万多人,全都是“神保佑美国(God Bless America)”,这句话在美国的货币上,一块钱上就有,一百块钱,就是他的货币上印的这句话。那整个推文下面几乎,要不然上帝保佑美国,上帝保佑那些在九一一,十六年前死去的亲人和家属,都是这样的,上帝在先,上帝保佑,这几乎是在留言当中百分之九十九。

 

其实当我看到这个之后,让我感触相当深刻的,美国是科技大国,美国是崇尚着个人的一种发达,对不对?川普在他的移民政策中,有关实现美国梦的这些移民者,可能被川普给查了,为此很多人在抗议他。川普的说法很简单,让移民实现他的美国梦,不如先让我的国民,年轻的国民实现他的祖国梦,一样,跟习近平说的一样。实现美国梦的代表,其中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不就是钱吗?它是一个最现代科技的代表的城市,无论是在得克萨斯州生产石油,休斯顿是美国最先进的航天技术中心,到了佛罗里达,佛罗里达其中就有一个航天飞机跟航天导弹的发射基地,佛罗里达有。而佛罗里达同时又是北美最著名的休假地方,是那些退休的有钱的人,那边老人多,有闲钱的人多,就是因为他有闲钱他的度假的地方,他休息的地方,他的闲钱放那儿的地方,玩儿的地方,包括加勒比海,全都给摧毁了,对不对?

 

所以在讲述了很多内容的时候,他这个钱上写的是“上帝保佑美国”,美国政府美国人是不是都是神棍?当你不相信这些,你来到了这个国度,你去欣赏这个国度的时候,当你触及到神的和灵魂之间故事的时候,当你去诅咒别人是神棍的时候,你是什么东西?因为你今天无论别人谁给你的钱,你怎么赚的钱,上头都写着这句话“上帝保佑美国”,它是形容词吗?那美国人科技这么发达,最现代的最实惠的人,他是神经病,他神棍屎棍,你想过没有啊?昨天是飓风,今天是九一一,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我觉得相当悲剧的。

 

今天早上应该,我看了一下有人说,哎,涛哥,不喜欢你的超过了喜欢你的,这个概念重温了十年前,十年前那时候我们没有上YouTube,二零一二、一三开始上YouTube,在十年前奥运会的时候出现的场面,今天出现了。我刚才说这是打到痛处了,里面有很多再次重新骂我是神棍,我刚才讲的很清楚,你拿着每一个美元,按照你的概念那就是神棍,钱哪,疯啦,他写“上帝保佑美国”?说点有用的,管用不管用啊。在面对生命理念的这种大家的交流和探讨,你却用这样的方式去表达的时候,结果你今天还在美国的本土上买了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八个九个十个房子,你在挣着美金,你在出卖着别人的东西,你在出卖着自己的道义,出卖着别人的信任,勾肩搭背去骗取着更多的人,利用你的所谓的影响力去骗取着更多的人,在一个高级动物的理念上的所谓的一个这个,但你挣的全是美金,美金上说,“上帝保佑美国”,但你是实惠的,你说这个没问题我装兜里,但那个有问题你就是神棍,那就是嗑瓜子嗑出一臭虫来。

 

我们生活在这种真正的现实环境中,当你没能力认识的时候,你讲一句话你就惨了,你只要一张嘴你就惨了,表现出来的是你的自我的虐杀,自我的侮辱,你说这是不是自我的虐杀和自我的侮辱?可能有朋友听完这,不成,我还就骂你。无所谓的,没跟你说吗,你根本骂不着我,如果我能懂得神保佑美国,他的内在的民族生命的内在的含义的话,你懂的是你只要把这一块钱装我兜里面,小样儿吧,我多了一块钱,你就永远够不着我,你够不着我的原因就是你是高级动物哩。水跟油都是我们现实生活中每一个人所需要的,把油倒进水里面,水永远覆盖不了油,但它们生活在一个层面上,能理解我说什么?我不是嘲笑你,谈不上嘲笑任何人,我只是想说这种道理。

 

因为当你那样的话说出来的时候,慢慢来吧,我只能这么说,大家随缘了。中国人讲悟性,一个竖心一个吾,我用心对着我,自己要知道自己在干嘛,才叫悟,张嘴骂别人那是傻瓜,不能叫你缺心眼,因为你连心都没有,更不用说心眼儿了,多简单的道理啊,我以为这是一个在现实环境中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其实讲这些就是跟大家讲在真正灾难来的时候,今天早上在瑞士两辆火车撞在一起,刚才说是伤了三十多人,那种事情在我眼睛里我就像年初说的,二零一七是净化和回归的一年,人们对事情的看法,对意见的看法大家相左甚至冲突。对错,对人而言是这样,但是任何的对错都在一个层面上。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想到自己另外一面,这就是利益中的人的愚蠢,高级动物的愚蠢,难道不是吗?所以只是想跟大家分享在这种过程中,这种大变革的年代中,能够看到其中的故事,真的,在利益中你只会伤害到你,一点用都没有。

 

今天的节目跟班农有关系,班农,川普最高的(首席战略顾问),已经离开白宫了,但是呢被人们讲成说川普的精神领袖,原来班农在白宫的时候,川普就是前面班农的木偶一样,川普的政策完全是班农的思想,班农回到了他的那个媒体。而班农这个人很特别,班农是反犹太人,纯白人主义,极右的概念,而正是他旗帜鲜明的特点造成他有很大的这种Fans。而且班农他不得了,就是说他既是银行家又是剧作家,同时又是海军陆战队出来的人,而且他是个金融家,他做过投资的高级主管,应该是高盛,他在好莱坞拍过十八部片子,他既是编剧又是导演。他同时又在管理着这个网站,那个网站的起始不是他,但他今天是这个网站的新闻媒体的一个执行长,他拿过这家媒体时是二零一二年,在当时是一个左右不知道去哪儿的一个媒体就是说方向上失准了的媒体,透过这几年他的网站一下飙起来了,在去年美国大选的时候,他的网站的点击量超过了CNN,超过了福克斯,超过了ABC,所以这是班农,班农有着他鲜明的特点。

 

班农十一号他来到了香港,在香港他参加了一个论坛会,这个论坛会呢是一个金融投资的券商的一个论坛会,在这个论坛会上克林顿曾经来过,格林斯潘来过,克鲁尼来过(电影演员),戈尔来过(克林顿的副总统),所以这些人你看到都是在政治层面是有一些影响力的,而克鲁尼呢他虽然是演员,但是他很注重政治,所以有人认为他可能会竞选美国总统。班农在十二号在香港有所表达,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个具体的内容,这是班农在白宫工作了七个月,离开白宫之后,第一次向中国的券商,主要以中国投资者为主要人的券商,在阐述他对中国的看法,而班农在现在的川普政府中呢,他是最反共的,最坚决反共的人。

 

BBC登了一篇文章提到说,中国中共政权将是他下一个开战的对象,十二号举行的券商投资大会,班农将发表主题演讲,呼吁美国采取强硬政策。他曾经跟《纽约时报》说,一百年后,人们会记得我们为阻止中国称霸世界所做的努力。在德国之声这篇文章里,他讲了一个很关键的概念,他说现在的中国,今天的中国,就是一九三零年的德国,它正处在一个完全的拐点上,它可以走这条路也可以走另外一条路。他说,现在中国年轻的一代,如此的爱国,几乎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这是一个很特别的说法,他本身被人们描绘成是一个极端右翼者,但是在他眼睛里看到,在今天的中共环境中,被党用文化教育出来的中国的年轻人,跟他是不可调和的。可能朋友会说,那他也是不可调和的,因为他是反犹太的,反种族的,反移民的,反这个反那个的。

 

他明确表达自己是反犹太人,但是我们知道川普的女婿是犹太人,这次班农离开白宫呢也有人说就是库什纳造成的,如果是库什纳造成的话,可是库什纳跟他老婆,这个中国人的最爱,昨天刚拒绝来访中国,九月份。这闹得很特别,如果库什纳完全反对班农的政策的话,这次为什么库什纳不来中国?可是在过去的这七个月时间里,如果按照去年的十一月份,吴晓辉跟库什纳之间又有接触,他获选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川普针对美国的友好的表达都在他女儿身上,而他的女儿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她的先生库什纳的影响,她的女儿为了嫁给库什纳,而改信犹太教,这是很有趣的。其实就在班农工作的媒体当中,布莱特巴特媒体,里面有很多犹太人,所以他是一个纯白人主义,但是他去接纳,他不是完全拒绝。

 

离开白宫后重新掌控着右翼新闻网站,布莱特巴特媒体,班农一向大胆著称,不过他说这一次比较还是相当具有震撼力的,把现在的中国比喻成一九三零的德国,中国处在一个完全的十字路口上,没人会知道会发生什么?当时的德国处于魏玛共和国的末期,欧美经济大萧条,德国经济十分惨淡,纳粹在议会的力量不断壮大,希特勒不计余力的宣扬日耳曼主义,反犹太主义和反共产党主义,几年之后的历史众所周知,随着纳粹党夺取,希特勒将魏玛共和国转变成一党专制和独裁统治的纳粹德国,二次大战从而产生。

 

这里面就很有趣,他却把现在的中国比喻成当时的十字路口的德国,而那是希特勒从一个正常的民主的社会转变成一党独裁的专制社会,现在的中共一党独裁的背景之下,往哪转?当然他这里主要强调的就是一个日耳曼主义,有反犹太主义跟反共产党,这是当初纳粹,今天的对比来讲,我相信班农讲的是年轻人的这种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精神,这东西是延续下来的,那它是一个背后有着不到六十八年的一党专制的残酷的高级动物的社会制度,所以我想说他比喻成这个是讲,今天的中国完全处于一种权力大变革的年代,这是班农看到的。

 

在两天前《纽约时报》登了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里,其实跟刚才那篇德国之声的文章有些重复的地方,德国之声的那篇文章基本上是在参考《纽约时报》这篇文章写的,但是他里面披露出来一些特别内容比较有趣。班农将到香港,在一个投资的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但邀请班农的香港经纪公司,里昂证券,而里昂证券却隶属于有着政治背景的中国投资银行中信证券,这是很有趣的一个背景。中信我们知道在二零一五年股灾的时候,李克强王岐山习近平给了中信证券一千亿,被人家中信证券玩里了。当时谈到金融政变呢,中信证券是核心式人物。这个时候中信证券的背景请了班农,我相信里昂证券完全就是一个摆设是个表面的,是件西服啦,马甲,真正要请他的应该是中信证券,中信证券有着这种大的背景,有着跟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之间的这种摩擦的背景,那现在的领导人请他来,意味着什么?要班农说什么?

 

他讲班农在此之前曾经跟基辛格有过很深刻的交流,他说基辛格的书他都读过,他尊重基辛格,但是他不会因为基辛格而改变他的想法,所以明显他跟基辛格对待中国的态度是不一样的,这里面将会涉及到中国政策移民税收和贸易。所以这篇文章里谈到的主要的内容也是我们刚才在德国之声当中谈到的内容,现在的中国像一九三零年的德国,处在一个拐点上,极端民族主义,这里面讲述的内容基本上是类似的,但是他比较强调,直截了当的谈到在这个论坛上曾经来过比尔克林顿,来过佩林,戈尔,格林斯潘,乔治·克鲁尼,他说这意思就是,在香港的这个投资者论坛是一个相当有水平,相当高格调的论坛。克林顿我印象中他出场一次演讲二十万美金啊,估计应该不下二十万美金,那我相信班农现在的价钱也不会比他低喽,那也就是说在一个投资者论坛会上,应该是分摊到这些参加论坛的人,那是有钱人,那也就是说班农的政策,班农的态度,对这些中国投资者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班农也谈到朝鲜问题,他说其实中国跟美国之间的很关键的问题是朝鲜,但是朝鲜今天刚刚发表声明说,他们一定达到它最后的目的,威胁讲一定达到最后的目的,任何对它的制裁,真的触及到它阻碍它达到它最后目的的制裁,都将采取最后手段,这是朝鲜劳动党的一个什么副党魁跟一个日本议员刚刚说的话,这个日本议员星期一到朝鲜去访问,这里他说他最后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让它的洲际导弹,成功运载小型核武器,这就是他最终的目的。那最后的手段,恐怕也是最终的目的,就是用我最终的目的打击你,当成最后的手段。这是我们看到的这个冲突了,因为在朝鲜进行了氢弹爆炸之后,美国在安理会上提出了最新的制裁条例是,在公海水域,美国军舰可以阻拦那些被认为运载运往朝鲜货物的船只,那显而易见会引起激烈的冲突,这是有道理相信会引起冲突的。这是我们看到的与班农有关的跟中国之间的故事。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