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难以控制微信言论欲取消微信群
中共难以控制微信言论欲取消微信群

中共难控微信言论欲取消微信群

田溪
2017-09-13 15:14

中共

微信

微信群

言论

中共网信办上周发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后,9月11号,警方再次紧急警告,多名群主被拘留处分,今后网民发微信要注意“九不发”。消息引起各界激烈反响。

中共网信办上周发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后,9月11号,警方再次紧急警告,多名群主被拘留处分,今后网民发微信要注意“九不发”,引起各界强烈反响。

警方《九不发》中包括:政治敏感话题不发、不信谣不传谣、所谓的内部资料不发、军事资料不发、来源不明的疑似伪造的黑警辱警的小视频不发等。

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因全表示,如果一个人发了不符合中共口味的文章,警方就可以抓群主,这完全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莫须有的罪名!第一,(微信群)这是言论自由,不是罪!第二,即使有人犯罪,你也不应该抓群主。如果按照这种逻辑,一个省里出现一个贪官污吏,是不是应该抓省委书记?一个国家出现这么多贪官污吏,是不是这个国家主席、总书记、总理、常委这些人你们都会被抓?你们还有行政权力、你们还握着抓人的权力,你都管不好一个国家、管不好一个省,一个群主什么权力也没有!既没有政治权力、也没有行政权力、也没有经济权力,你叫他怎么管?”

刘因全认为,群主没有任何职位、没有任何收入,完全是义务服务方便大家,凭什么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你不给他任何资助、不给他任何权力、你就来抓人,这是岂有此理!我们认为这完全是一种倒行逆施!是对普世价值的一种嘲讽、对普世价值的一种践踏、对言论自由的践踏。我相信希特勒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来,简直是一种大倒退!”

中国民主阵线主席盛雪认为,警方把中共模式的管理责任制分散下去。

“它用它自己党的系统,把整个它自己的管理和控制人的这条线就串起来了。现在是网络电子时代,中共这几年一直强调在搜集人的大数据。它一方面掌握国家政权,它同时当然也掌握了国家最好的技术和技术人才,它把这些资源都投入到对人的控制管理和迫害(上)。”

盛雪分析中共对网络管控试图达到几个目的。

“一个,中共把做恶分化到最小的单位,让所有的人都成为共产党专制暴政统治的其中一个做恶的因素,把这种责任强加给一个微信群的群主,你或者配合中共做恶、或者自己成为牺牲品、或者你放弃这个微信阵地。”

中共的做法会使部分分辨力不强的人扭曲自己的人性。

盛雪“一个是它管理的方式、再有一个,它其实对人从根本上、从内在深层,是一种非常深刻的影响。它用的这种方式会从根本上改变人性。因为每个人潜意识上知道他不安全,求生、求安全的本能就会跟当局合作,合作就会认同它的恶、认同就会成为它暴政统治的一部分,人性就变了。可怕就在这!80年代、90年代、甚至00年代,共产党做恶变成比较隐蔽的形式,现在‘恶’在中国大行其道。从99年镇压法轮功之后,其中非常鲜明的一个恶果,就是人们意识到做好人、做善事是有危险的;但是你配合中共做恶,你会从它那获得好处和利益。”

刘因全说,微信群其实就象朋友在自己家里随便聊天一样,谁想说什么群主管不了,谁说话不合适,怎么能把人家赶出去!所以警方的目的其实就想破坏传播信息的微信群。

“这样好多群主,我相信就会把群散掉了,因为留下一个群是一个定时炸弹,我不知道这个群谁贴上一篇文章,我就来了灾难!这是想把微信群,大家喜闻乐见的一种聊天形式要取消掉。”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