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叶群、林立果、林豆豆一家四口的合影
林彪、叶群、林立果、林豆豆一家四口的合影

“为党和人民立了大功”的林豆豆被整的死去活来

陈克江
2017-09-13 14:37

为党和人民立了大功

林立衡

林豆豆

1971年9月13日2时25分,林彪出走的消息是她林豆豆向中共中央报告的,因此,林豆豆一度被认为“为党和人民立了大功”。在后来,林豆豆遭到大会批,小会斗。为防止她再次自杀,她被关进一间只有8平米的小房间里,每天24小时都有人监控。不准出去放一次风。看守在墙上挖了一个小洞,每天让她伸出手臂,晒半小时太阳。期间,她的牙掉了6颗,头发掉了一半,体重只剩下70多斤!

今天是9月13日,是当年震惊世界的“九一三事件”46周年。

1971年9月13日2时25分,被写入中共党章的“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与他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乘坐的三叉戟飞机在蒙古的温都尔汗“坠落”,机毁人亡。林彪出走的消息是她林豆豆向中共中央报告的,因此,林豆豆一度被认为“为党和人民立了大功”。

林豆豆,学名林立衡,1944年8月31日,生于延安,是林彪和叶群唯一的女儿。6岁时,林豆豆曾跟随林彪莫斯科养病。1962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之后,因健康原因转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文革期间,年仅23岁的林豆豆就当上了《空军报》副总编。

1971年9月12日,林彪一家人都在北戴河海滨度假。当晚,林豆豆与张清林举行了订婚仪式。晚上11点多,林豆豆从北戴河中央警卫团给中央领导打电话说:叶群、林立果等人坐汽车把她的爸爸林彪搞走了。当时,林彪已经服了安眠药,在北戴河上汽车时,是由两个人扶着上去的。之后,便发生了至今为止疑点重重的所谓“九一三事件”。

“九一三事件”发生后一个星期左右,林豆豆和她的未婚夫张清林被责令从北戴河转移到北京玉泉山,之后又被转移到北京卫戍区某师师部驻地,接受中央专案组审查。专案组负责人是中央警卫局8341部队的女干部、毛泽东的“红颜知己”谢静宜。谢静宜开始让她交代的问题,主要是林彪与刘少奇、邓小平以及各位老帅之间的关系,特别追查9月12日晚叶群和周恩来通电话的内容。这是毛泽东最担心的事——自己的卧榻旁边,是不是还睡着一个“中国的赫鲁晓夫”?

9月18日,中共中央首次向党内下达关于林彪出逃的文件时,还赞扬林豆豆向中央报告林彪出逃的消息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因此,林豆豆开始接受审查时,心里是很不爽的。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讲:林彪是被叶群、林立果骗上飞机的。但这不是毛泽东想要的东西。于是,谢静宜反复软硬兼施,一会儿说:你交待好了,还能给你保留《空军报》副总编辑的位置;一会儿又说,你不要再冥顽不化,必须和家人划清界线,揭批林彪的阴谋,否则,将如何如何。

在受到谢静宜的反复批判后,林豆豆采取了另一种态度,大量“交代”林彪说毛泽东的一些“坏话”,还讲了“毛主席身边也有叶群那样的人”。这些材料送上去之后,专案组受到批评,林豆豆则受到更加激烈的批判,说她有意“放毒”,攻击“伟大领袖”。此后,她的处境开始恶化,身份由“九一三事件”的“功臣”变成了“林彪留下来的钉子”!

为逼迫林豆豆改变说法,谢静宜下令撤销她和张清林六菜一汤的优待,一日三餐,只能吃普通战士食堂做的大锅饭菜。然后,天天对她施压。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压出毛泽东想要的东西。谢静宜又想了一个新招——软化张清林,把他们俩分开,让他们各住一座楼。然后,谢静宜跟张清林做工作,要求他站在毛泽东一边,只有跟她好好合作,才会有好果子吃。
如此这般,谢静宜跟林豆豆、张清林苦争苦斗半年之后,张清林终于按照谢静宜的意图起草了一份交代材料,经谢静宜修改之后,再交给林豆豆重新抄写了一遍,然后,报送毛泽东过目。毛泽东满意了,这件事才暂告一段落。
1972年8月26日晚,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找林豆豆、张清林谈了一次话,参加的还有汪东兴、纪登奎、李德生、张才千、田维新、杨德中、谢静宜等。
周恩来批评林豆豆、张清林说:“听说你们和谢静宜吵架了?谢静宜是代表毛主席的,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
周恩来在询问了林豆豆9月12晚上的一些情况后说:“豆豆,你在北戴河向我报告,林彪的出逃,都是老虎(林立果的外号)搞的。他(指林彪)是副统帅,谁还能命令他?”
林豆豆不放过这一机遇,立即向周恩来陈述林彪是怎么被叶群、林立果骗走的,没说几句,周恩来就拉下脸来,开始指责说:“你林立衡的思想作风,完全是你林家的那一套!”
周恩来对林豆豆的“执迷不悟”很不满意,要求负责专案组的李德生继续管束林豆豆。李德生说:“我要出国。”周恩来当即宣布,由他本人亲自管束林豆豆,并要求林豆豆立即回空军,参加群众运动,接受“再教育”。
林豆豆回到空军后,空军派出著名女飞行员诸惠芬等三人轮番对她进行所谓的“帮教”。中组部负责人郭玉峰和公安部副部长李震也三天两头来查案情。林豆豆在高压之下,实在受不了,精神崩溃了,服用了一把安眠药,企图自杀。但是,经301医院抢救之后,又活过来了。活过来了,也不得安宁,立即被交回空军报社,再次被隔离审查。
在空军报社,林豆豆遭到大会批,小会斗。为防止她再次自杀,她被关进一间只有8平米的小房间里,每天24小时都有人监控。房间的窗户被用报纸糊死,房间内昼夜开着灯,不准挂蚊账。她的身上被蚊子咬得遍身是肿块,看守每天端来一盆稀释的敌敌畏,泼洒在地面上。屋内空气污浊,长达数月,不准出去放一次风。唯一能见到阳光的是她的手臂。看守在墙上挖了一个小洞,每天让她伸出手臂,晒半小时太阳。期间,她的牙掉了6颗,头发掉了一半,体重只剩下70多斤!
直到1974年7月31日,空军政委高厚良向监禁中的林豆豆传达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解除监护,允许她同张清林往来。经中共政治局讨论决定,林豆豆被下放到农场劳动改造。
1974年8月初,林豆豆和张清林一起来到黄河滩上,这里是空降15军43师的农场。林豆豆改名叫张萍。农场最初安排她给果树打农药,农药引起她皮肤过敏,浑身红肿搔痒,后来,改为让她牵牛种地,她使唤不了牛,又让她锄草、喂猪、做酒等,在这个农场,她干过很多种农活。

1975年10月,文革中被当着“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倒的邓小平复出,代替周恩来主持中央工作。邓小平提出,让林豆豆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林豆豆想回北京,但是,这一要求被拒绝,最后,被安排到了她人生地不熟的郑州。

林豆豆被分配到郑州汽车制造厂一分厂当了一个科级干部——厂革委会副主任。表面上,她是个小官,实际上,她是“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河南省公安厅对她的“安全”有严格约束,她的日常行动,由厂革委会指派专人给予“保护”,未经允许,不得离开工厂,经批准外出时,也必须有专人随从。

1976年5月,打倒邓小平的“反击右倾翻案风”刮起。由于她来郑州是邓小平圈定的,邓小平挨批斗,她也被说成右倾翻案风的残渣余孽,被剥夺革委会副主任职务,被下放到车间当工人。林豆豆深知自己还在软禁中,除了上班下班,一般都闭门不出,偶尔到食堂打打饭菜,从不与外人接触。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改革开放”后,很多人都发家了,致了富,林豆豆每月的工资一直只有70元,她丈夫张清林的月工资是90元。他们住在工棚改造的小屋内,买不起家俱,用木板和纸箱放置东西,最奢侈的物品是一架小的黑白电视机。

十年文革结束后,北京城里有许多上访户。当年元帅府的千金大小姐林豆豆,也成了上访大军中的一员。上世纪80年代,林豆豆不断的上访申诉,要求回北京工作。在林彪的老部下陶铸的夫人、时任中组部副部长曾志的帮助下,她的申诉信被递交上去了。最后,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她的信上作了批示,同意她回北京工作。

又经过了许多人的努力,直到1987年,林豆豆才被调回北京,被安排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1989年,林豆豆参与发起了一个名为“中国现代文化学会”的机构。后来,在这个学会下面设立了一个企业文化专业委员会和一个口述历史专业委员会。林豆豆花了很多精力从事“口述历史”方面的工作,直到2002年退休。

最后,再补充说几句:林彪死后,被打成“林彪反党集团”的主犯。近些年来,一些研究者通过深入研究认为,林彪根本就没有组织过什么反党集团。据《炎黄春秋》副主编刘家驹介绍,他曾应中共“解放军出版社”《星火燎原》编辑部之约,撰写《林彪传》。为此,他深入采访了近百人,获取了大量可信的史实,最后证明:“林彪反党集团”根本不存在!

来说几句


匿名
2017-09-14 22:43

吃一頓飽飯都有「問題」,那來“反黨”集團。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