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大家听】姐妹易嫁(1)

雪莉
2017-12-17 10:54

命运

姐妹易嫁

故事新编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你来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雪莉。我是东方。

人们在生活中,遇到不如意或糟心的事,往往都要埋怨命运不好,老天不公平。可是人们不知道,好运不是强求可以得到的。有句老话说“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

但是也确实真的有人就是把降临的好运生硬的推开去,就是不要。您可能会奇怪,有这样的人吗?有啊。今天我们就给您讲这样一个故事:名字叫‘姊妹易嫁’。

这是发生在明朝成化年间的事情。

  山东掖县,大家对这个地名应该不陌生。在过去中国历史上将近两千年中,这个小小的掖县出过十一位在朝中做宰相的人, 其中有个名叫毛纪的,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他的故事。毛纪(生于公元1463年-1545年),字维之,山东掖县(今莱州市)人。明朝正德、嘉靖年间重臣。 后人称他为毛公。或毛相国。

  毛纪小时候家里很穷,靠父亲替人家放牛打工为生。当时本乡有一户姓张的大户世族,在本乡东山的南坡给自家建了一块新坟地。有一次,张员外外出经过这块墓地,听见坟墓里有人大声呵叱道:“你们快点搬走!别老赖在富贵人家的宅子里!”张员外听见了,心里有些疑惑,看看周围也没见有人, 觉得也许是听错了,或者是有人在附近吵架也说不定, 也没有太往心里去。可是回家后,又连连做梦。梦见有人警告他说:“你们家的阴宅,本应是毛老太爷的府邸,你们怎么能一直在那里占住?”   张员外想也许是自己日有所见夜有所梦吧。还是没有太在意。 可是从那以后,家中连连遭到不幸的事。有人就劝他家改葬,说这样可以逢凶化吉。于是张员外便听从劝告,把家人的坟墓迁到别处去了。 至此相安无事。

   话说毛纪的父亲有一天放牛时,经过张家的旧坟地,突然天降大雨,情急之中他就躲进了原来张家的那个墓穴中避雨。顷刻之间,那雨下得像瓢泼似的,地面的水哗哗地响着直灌入墓穴里,竟把毛纪的父亲淹死在穴中。

    毛纪当时还小,父亲忽然死了。母子形影相吊,家贫如洗。根本无力办理丧葬。 他母亲只好到张家去,请求张家能够给一小块地方,好埋葬孩子的父亲。张员外问她姓名,说是姓毛,死的丈夫叫毛敏。张员外不由大为惊异,想起梦中说的正是毛家,还说是毛老太爷!又亲自跑到毛父被淹死的地方去看,见正好不偏不倚是应当放棺材的位置,想到梦中言辞,更加惊骇。于是也不多说,就让她在原穴内安葬了丈夫。还资助了棺木给她。

  毛母心中感激不尽。事后领着儿子毛纪到张员外家登门拜谢。 张员外一见毛纪,虽是瘦弱,但双目有神,透着机敏,很是喜欢。 就对毛纪的母亲说:“你们母子也很困难。我看纪儿很是聪明。如果你愿意,就让他住在我家。和我家的孩子一起,每天进学读书, 当我自家的孩子看待,你觉得可好?”

 毛母一听,真是大喜过望。急忙要毛纪拜谢恩人。 从此毛纪就留在了张府,每日里和张家家族里的孩子们一起上家塾,读书学习。这毛纪本来聪明有天赋,又知道自己家境贫寒,受张员外恩赐得以读书,来之不易。所以格外上进,书读得非常好,私塾老师忍不住经常在张员外面前夸奖他。说这孩子日后定能成大器,做国家栋梁。 日子久了,这张员外就和夫人商量,要把大女儿许配给毛纪为妻。

张员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名叫金儿,小女儿就叫个银儿。一天张员外令人把毛母请来, 对她说了自己的意思。毛母一时不敢相信,心里担忧,自己家贫,哪里能配的上大家闺秀?舍地埋葬丈夫,又让儿子读书,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还没有报答,哪里还敢妄想高攀。吓得不敢答应。一再推辞说:“贫妇母子蒙受家主重恩,此生不知能否报答。心中十分愧疚,终日心内惶惶,那里再敢高攀金枝玉叶?恐怕委屈了千金大小姐啊。”说着叩头作揖不止。

张员外的夫人这时忍不住开口对她说:“毛太太不要过谦。老爷既然亲口提亲,一定是经过周全考虑的。儿女婚姻大事,岂能草率,那纪儿也是个好孩子,老爷看准了的,不会中途悔改的,就这么定了吧。”毛母这才答应。回去对儿子毛纪说了,这毛纪更加感戴张员外的恩德,越加努力上进,用心读书。

    话说张家大小姐金儿生得眉目俊俏,从小受父母宠爱,自恃甚高。 听说父母把她许配给了毛纪,心里十分不高兴。她瞧不起毛家,平时只要有人提起她的婆家,就马上捂住耳朵。说:“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穷鬼!”还说:“我死也不会嫁给一个放牛的儿子!”

一晃几年过去了。毛纪也到了娶亲的年龄。双方父母商量着定了喜日。到正式迎娶那天, 新郎来迎亲,花轿停在门口; 看热闹的人挤满了半条街。 可是毛家大小姐却用袖子捂著脸,对着墙角大哭。说什么也不干,既不梳妆,也不打扮;张员外老两口一劲儿的劝, 怎么劝她也不听。

不一会儿,外面新郎告请起轿,立刻鼓乐齐奏;可是这位大小姐还是连哭带嚎,头发蓬乱, 就是不肯。

张员外怕被外面听到,又担心迎亲的人等的心焦,于是跑出去告诉姑爷等一等,然后又亲自进去劝女儿。可是这金儿就是大哭,也不言语,气得父亲要硬逼她上轿,这下反而哭得就更厉害了。张员外急得没办法。这时家人又来报告:“新姑爷要走了。”

张员外急忙出来说:“梳妆打扮还没完毕,请姑爷再稍等一下。”马上又跑进去劝女儿。这样进进出出,脚不停步地跑了好几趟,外面催得越来越急,可这金儿就是始终没有一点回心转意的意思。 张员外万般无奈,急得几乎要寻死。

这时候,二女儿银儿在旁边,对她姐姐这种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也帮着父亲劝,劝她姐姐上轿。她姐姐扭头生气指着银儿骂道:“死丫头,你也来囉嗦!说的容易,你自己为啥不跟他去?”

没想到妹妹银儿回道:“爹娘没有把我许给他;要是把妹子许给他,我根本不用你来劝我上轿。”

老父亲听银儿这话说得乾脆痛快,正走投无路之际,如同得了救星一般。 便跟她母亲私下商议,用二姑娘顶替吧。她母亲就对二女儿说:“那个忤逆的死丫头不听爹妈的话,你爹和我想让你替你姐姐嫁过去,你肯去吗?”

银儿回答说:“爹妈让我去,父母之命,就是去跟着要饭也不敢推辞;再说怎么见得到毛家就会永远如此穷困呢? ”父母一听,非常高兴,马上就用本来给金儿准备的衣妆把她打扮起来,匆匆上轿, 到毛家去了。

   到毛家以后怎样呢?

好,听众朋友, 我们今天的故事,就先讲到这里。我们下次再给您接着讲。

【故事新编大家听】姐妹易嫁(2)

故事新编大家听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