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这个巧夺天工的设计,无坝引水的设计,顺应自然的设计,为世界上所有的人所称颂,也就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都江堰这个巧夺天工的设计,无坝引水的设计,顺应自然的设计,为世界上所有的人所称颂,也就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王维洛访谈】巧夺天工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怎么被破坏的?(音频/视频)

静汝
2018-01-3 23:00

周永康

圣兴电站

王维洛访谈

生态破坏

磨儿潭水库大坝

紫萍铺水库 引发汶川大地震

都江堰水利工程

现在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是个摆设,什么对都江堰水利工程起了最大的破坏?周永康在位时建的、也就是被后来证实是引发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的紫萍铺水库,就已经废掉了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功能,与紫萍铺水库配套的磨儿潭水库大坝也建在都江堰保护区内,它的破坏也远远超过了圣兴电站。 中国的生态环境破坏的问题是很严重,那么你怎么样来恢复这个环境保护?政府应该要拿出钱来帮助企业来搞环保的,而不是把这些小企业都给扼杀了。

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中国四川的都江堰是中国历史唯一完整遗留下来的无坝引水水利工程,据记载2000多年前战国时期,任秦国蜀郡太守的李冰为治理巴蜀水旱灾害,尊崇“天人合一”的思想,顺自然,应天时、地利建造了都江堰,两千多年来它一直发挥着防洪灌溉的作用,使川西平原成为后来富庶、世人瞩目的“天府之国”。李冰的治水奇功如今被誉为“世界水利文化的鼻祖”,都江堰也因此成为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今天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已遭到破坏。在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来谈谈这个话题。

记者:王博士,您好!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不是起着相当于现在水库的作用?

王维洛:它不起水库的作用,它起调节水流的作用

记者:那水库不也有调节水流的作用吗?

王维洛:水库调节水流,水库一档,放多少水和蓄多少水是受人控制,(因为它(都江堰)是无坝的,它这个水工程主要由三个东西组成 (见下图),不是有一个横在江上的水坝筑成的,最上面那一段是个鱼嘴,鱼嘴后面的这个江心岛其实是人工堆出来的,堆出来一个所谓的堰,就是顺着江流的这个一个堤坝式的东西,这是鱼嘴。第二个鱼嘴往下有一个叫飞沙堰,上面这里画的其实是现在的一条路,这个是一个很巧妙的设计。第三个是个宝瓶口,就是旁边这象庙一样的建筑,之间的水流进来的地方叫宝瓶口。它是由这么三个东西,如果是一个江上的水库的话,它必需在这里立个横坝,把水流全部挡住,那么往哪里流由水坝来控制,就是由人来控制。

由于有了人工设置以后,就把岷江分做二条,上面是一条主干流,看图左手边叫外江,右手边叫内江,就通过这个堰这么来分水,枯水的时候,水少的时候,它让60%的水进到这条比较窄的内江,而让40%的水流到外江。反过来,在洪水的时候,能让60%的水进到外江,就宽的地方,40%的水进内江。内江这里的宝瓶口是人工开的一条灌溉渠道,可以比较近的流到四川成都平原,现在这里还是属于山区,属于青藏高原,也叫西藏高原。西藏高原和四川成都平原交界的地方,通过宝瓶口人工开了一条引水渠道,从这里直接引水到成都平原上去,用于灌溉农田。就说在水少的时候我能让比较多的水往这里来,洪水的时候不是让洪水进我这里来,而是让洪水从外江仍旧流走,它是没有抗洪的功能,只有减洪的功能,减少洪水流量的功能。

飞沙堰有什么功能呢?发洪水的时候如果内江的水量太大,对四川平原就成都平原造成洪水威胁的时候,这个飞沙堰其实是一个人工的沙堤,它不是很高,它会在洪水的冲击下自然溃掉,就可以理解了,一部分洪水又重新回到外江来,就不会对四川平原,成都平原造成洪水的灾害,就是利用他的设计自动控制。

当时有一个德国地理学家,他考查了都江堰工程以后,他就说这个工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就是这个设计,而且是二千多年以前这么巧妙设计,一个巧夺天工的设计,他认为是不可能的。有点像埃及的金字塔一样,在技术上没有办法解释,怎么能造出这么辉煌工程呢! 因为它不是破坏自然。

鱼嘴的旁边有个叫外江闸,在当时李冰设计的时候是没有的,这个闸是1974年建的,他就说我不照李冰的这个四六分水,而是等到往内江蓄水的时候,我把外江闸门全部关起来,水就通过内江流,如果我要让进内江的水少一点的话,我就把外江闸全部提起,其实这已经破坏都江堰功能的工程。很多人想以为李冰当时建的时候就有一个横在江上的这么一个闸,其实是错的,是1974年的时候建的。

我们很简单总结一下,都江堰建造的地方是在岷江上,岷江是长江一条很重要的支流,所处的位置是青藏高原向四川盆地过渡的这么一个地带,就还在青藏高原边缘地带,那我们就知道它也是一个强地震的地带。2008年四川大地震就发生在这个地方。

它建造时间是公元前256年,距离我们今天已经是2300多年了。关于李冰,他当时是一个太守,说大一点就像四川的省长这么大的官,由李冰父子俩人建造。建造主要的目的是引水灌溉,是这样子设计的,它能四六分洪,实际上也能起到分洪减灾的作用。它的技术特点是在河流当中筑一道堰,无坝引水,没有横在江上的坝,它没有闸门而能自动的控制水流,运用六四分水或四六分水,同样它有一个很巧妙的泥沙控制,泥沙通过雨水二八分沙,80%泥沙不是进内江,而是进外江,这样就不会阻塞内江灌溉的水道。这样巧妙的设计使得我们成都平原成为中国当时最富裕的地区。

中国历史上不是有四大天府吗?成都平原是一大天府,还有关中平原、湖广平原,还有太湖平原四个天府之国,四川就成了当时的天府之国。由于都江堰这个巧夺天工的设计,无坝引水的设计,顺应自然的设计,为世界上所有的人所称颂,也就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记者:最近有报道提到圣兴水电站建在都江堰保护区内,对都江堰起到了破坏作用。

王维洛:我们先讲是什么东西对都江堰水利工程起了最大破坏?现在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是个摆设。当初德国地理学家他去考查都江堰的时候,他带着水文地理测量队去的,他测量完以后才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他说技术水平很高。如果他今天再带他的队伍去的话,他得不出这个结论了,因为现在都江堰水利工程就是摆设,就是摆给你看的,你只能想像。

因为1974年在这里建一个横在江上的外江闸门,2003年的时候,在上面建了紫坪铺水库。紫坪铺水库从谷歌图测量它的直线距离是4.6-4.7公里,就是说紫坪铺水库控制了水流了,也就没有旱和涝的这个水流区分了。都江堰汛期能进内江六,进外江四,在旱期的时候,水少的时候能倒过来。紫坪铺水库以后本身岷江就没有旱和涝的季节之分了,只是根据它的需要,根据它的供水,根据它的发电的需要这么往下来放水,所以就废了(都江堰)这个功了。

最早1958年他们已经设计紫坪铺水库,我们要讲的下面一个水库。两个水库是一套组成的,请来的专家是苏联专家,多牛啊,苏维埃的专家,我能输给中国古代二千多年前的一个人吗?设计以后当时五八年那一次他们都没有成功。在这篇文章里面,还留下一个什么苏修大坝,说水库是利用了这一段来修的。

记者:您提到没有成功?

王维洛:第一个他设计错了,第二个,五八年以后大跃进以后,中国经济发生困难,也没有钱去建,所以都下马,但是下马以后,他的建了一部分设施还在,上面那一部分被洪水冲掉,下面那一部分还有一段坝在,是苏联人建的。中国的现在这些技术人员,他们想我们现在技术要比二千多年前还好,所以就不在乎,我废你(都江堰)这个功能,我这个功能比你大,我何苦要保留你的功能。

特别是20世纪结束,21世纪开始的时候,刚好是周永康在四川当省委书记,他很想干出一点什么名堂来,要有业绩,所以他就把紫坪铺水库做为他第一个大的水利工程来建设。01年的时候开工,2005年的时候结束,紫坪铺水库就是一个违法工程,我们具体讲一下它的建造过程,2000年12月,水利部批准这个工程初步设计报告,2001年2月份,国家发改委,那个时候不叫发改委,叫发展计划委员会,批准了这个工程,并列入国家重点项目。2001年3月份开工,但是根据另外一个<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报道,报道时间是2000年11月6日,写这篇报道的时候说当时紫坪铺水库已经开工,比官方报道的时间要早。2001年3月份开工时周永康还亲自出席开工典礼,宣布紫坪铺水库打响了中国西部水电开发第一枪,吹响了冲锋号,这是周永康自己亲自说的。

到了2003年3月份的时候,就是二年以后,国务院批准紫坪铺水库的可行性报告,这个大坝快建完了,这是违反建筑程序、违反中国法律这么一个东西,先上马,我钱投下去了,快建完了,你说让不让我建吧。整个颠倒这个过程,到了2005年,第一台机组就发电,2006年工程就完工,2008年四川大地震的时候,紫坪铺水库地震中受到很大损坏,差一点点溃坝。

现在更多的资料证明,紫坪铺水库确实是诱发了2008年的大地震,诱发过程是先诱发在紫坪铺水库下面一个小的断裂带上的一个地震,然后这个小的地震又诱发大的地震,现在基本上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李有才现在说了,李有才是当时四川省地震局工程师,他是坚决反对紫坪铺水库的建造。他说是在他的建议下,紫萍铺水库当时在地震之前就紧急降水,怕诱发地震。但中国人可能对国外这些资料掌握不是很全,水库蓄水可能会诱发发地震,这是大多数人想到的事情,但是水库快速的放水也可能诱发地震。但是放水的功绩就是当时地震的时候,水库里的水位很低,如果溃坝的话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当时地震刚刚发生的时候,和温家宝一起在同一时间到都江堰的还有水利部的副部长,他们当时马上就赶到这个大坝去,而且温家宝马上派了两千武警官兵去进行急救,怕这个大坝溃了。大家都知道2008年,温家宝能够调动的部队没有多少人,其中的两千人主要的兵力都放到了这个大坝上。如果这两千个武警官兵去救学校的学生的话,就是很多的学生可能会被救出来……

我们现在讲到下面的磨儿潭水库。你要在河流上建一个大坝,往往要配套的,下面要建个小坝,比如说 三峡大坝和下面的葛洲坝是配套的。

记者:为什么要这样配套?

王维洛:配套的原因就是为了利用上面的大坝放下来的水流的能量,在重新利用一下,更高的利用效率,而且能再减缓一下冲下来的水流的力量,平缓一下水流,更加容易调节。现在的争论就是当时要不要在这里建现在叫的磨儿潭水库,当时就吵了很厉害,说不能建这个水库,因为这个水库离这里没有几百米,中国有的文章说是一千三百米,我用google量的是不超过七百米,好像四百多米,我们从图上能看见,直接就破坏了整个景观,紫萍铺是破坏了它的功能,这个水流又通过水库的储蓄,在中间又打了一个堤堰,到都江堰的水流也不是当年李冰的水流了,你怎么来理解李冰他设计的巧妙,已经就无法理解了。能很清楚的看到,磨儿潭水库的大坝破坏了整个自然景观,这个大坝是2005年建造的,也是在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区里面。如果我们要拆的话,不但圣兴电站也要拆,而且磨儿潭水库也必须要拆,它的破坏远远超过了圣兴电站的破坏。

记者:但我看的的这篇报道只提到圣兴水库。

王维洛:报道上说圣兴电站是没有经过批准的,这不是事实,这是经过批准的,有一个副市长批的,最后是批下来了,走完所有的程序,所以它不是一个无证的水电站,而是有证的水电站。而且我们说这个电站和大坝来比,你说哪一个对景观的破坏严重?哪一个对都江堰的破坏严重?从照片上就能看见了。

我们再说建筑许可的事情,2008年四川大地震以后,我们大家知道有很多的小学被震塌了,但是政府的楼没有被震塌,震塌最多的是小学,所以大家都很义愤,当时很多人去调查,像谭作人、黄琦这些人都自发的去调查,写了很多报告,希望中国政府能对这些建筑质量差的、偷工减料这些有关人士进行严厉的处罚。当时清华大学的组成的调查组也下去了,也写了报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学楼大概是50%几受到严重破坏,而政府建筑楼大概13%,就是这里出现一个明显的质量上的差异。

当时就查所有的小学建筑谁审批的?谁建的?谁监工的?谁验收的?一个个的找出来,四川省说我们这些建筑审批的文件都没了,丢了。四川大地震这些震倒的小学没有一个人承担责任的。

现在圣兴电站,他就说是没审批的,我查到2015年那些文章,是审批过的,而且已经说出了是谁审批的,有审批文件的。所以在中国他要说他有就有,他要说他没的时候,就没有。

记者:报道还说圣兴水库已经被拆除,表明中国现在的环保力度加大

王维洛:前不久我们还看到说有一个山东的老板,因为环保设备没钱买还是建不了什么的,最后自己吊死在工厂的门口了。

中国的生态环境破坏的问题是很严重,那么你怎么样来恢复这个环境保护?是不是用一个这样的“虎狼药”,像医生看病一样的用“虎狼药”,就说有时候治病是不能用虎狼药的,不是说环境坏了就全部让它下马,如果大家一视同仁的话,可以。你不能对这些小的民营企业这些来个很严重的,你看看那些大的炼钢厂,大的水泥厂,你为什么不叫它下来?你就抓住这些小的,拿小的这个开刀。

搞环保不能这样,政府要帮助这些企业来搞环保的,而不是把这些企业都给扼杀了,政府要拿出钱来帮助这个人来搞环保的。这些企业家肯定是有这个心搞环保的,但你要给他创造条件,不是说我就给你掐死了。环保如果像中国这样搞的话,是搞不了的,就像中国说停产。就是说那个事情对环保有破坏的,就非得把它坎下来。

所以环保治理要到老百姓、得到企业的支持,政府要拿出钱来的,帮人家改造的,政府不是说拿出你的杀的命令,关掉、停掉就可以了。以前是你自己没管的严,那是你的错,你现在不能拿人家来杀头,所以关于关闭这个电站的,我是持完全反对的态度,这不是环保,这是扼杀小的经济,扼杀民营的经济。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说几句


wpDiscuz